数据载入中...

因与聿案簿录

收藏至火袋下载电子书给本书评价
【因与聿案簿录之不明 第六卷】第十话
作者:护玄  上传:anny6597  更新时间:2010-5-5 18:30:27

 

    他们最後还是回到了别墅。

    因为是下什时间,当天空还是大亮的时候并没有发生到任何异常。

    可能是现在警方专注在搜索上面,所以别墅外也没有其他人来了,顶多是久久一次会看见躺着机车的巡逻员警经过。

    再度打开了别墅大门,虞因突然惊觉自己好像是头一次这麽「早」来这个地方,前面几次几乎都是半夜摸进来的。

    後面的小聿突然拉了他一下,视线放在他背着的工具上,似乎带了一点不安。

    「……安啦,反正他们自己说我们可以出入的,顶多敲破地板的再赔给他们就好了。」循着视线看到自己背着一袋工具,那是向旅馆的人借来的,听说是他们平常改建旅馆一些小造景所用的工具。

    因为这次事情急迫,虞因已经等不到他二爸那边把事情全部查清楚了。他算了一下,已经过了好几天,那些人本来没死的也差不多快死了,无论如何他一定要先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猜错﹔就算要赔钱,他也会拿自己全部的积蓄赌下去。

    锁好了大门,确定一时应该不会有人来之後,虞因直接走向那间一楼的双人房。

    到处都静悄悄的。

    某种像是老鼠在跑的声响从地板下传来。

    他不知道为什麽认为一太的直觉没有错,地板下面一直都很吵,一开始他们也注意过那个声音,但是并没有放在心上。

    如果说这间房子有问题,那麽十之八九就是出在这个地方。

    用力拉开已经解锁的拉门,虞因一眼就看见床边坐了个黑影,在砰的开门声中断之後那个影子也完全消失。他很快地把矮床给踢到旁边去,然後用借来的工具开始把地板上装饰木一块一块地扳起来。

    看他真的打算挖了这个房间,小聿也蹲下来帮忙拉开木板。

    巨大的房子中不断传出木板断裂的声音。

    大概迥了一个多小时之後,他们已经把房间原本攞放床位的地板全部弄开来,木板被丢得四处都是,破坏之後的地板下露出了丑陋的灰白色水泥痕迹。

    一摸到水泥面时,虞因觉得整片灰色的水泥都是冰冷的,而且冷到令人奇怪的程度,几乎让人缩手,好像这是冰块而不是水泥。

    又弄开了几块板子,看见旁边的水泥地之後,小聿愣了一下,连忙用力拍了拍虞因的肩膀让他也看向这地方。

    在冰冷区域旁边的水泥地上面出现了黑斑,不是普通的那种陈旧痕迹,而是如同虫一样扭曲的怪异斑纹。

    摸了摸那些斑纹,虞因发现那不单纯只是颜色,而是种凹下去的痕迹,不知道是抓出来的还是被腐蚀的,总之到处都是,非常诡异。

    让小聿站开之後,虞因拿起工具包里的尖镐,对着冰冷的水泥地面重重地敲了好几下。似乎并不相当厚实的水泥地很快就出现了裂痕,碎开来之後再挖了一会,下面就是泥土层了,几乎同样冰冷的泥土层让虞因皱起眉。

    看着这麽薄的水泥层,虞因有点惊讶,毕竟房在建造时都有一定的规格章法,但是显然这边有点不太一样。

    往泥土层又挖了好一阵子,最终铲子碰到了东西,戳了两下发现似乎是塑胶袋的声响。

    虞因和小聿对看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伸手一起将那个应该是塑胶袋的东西给拖了出来,不过因为年代有点久,#塑被这样一拉,突然破了,里面露出了搭棚子用的防水布。

    「他好像是直埋的耶……」注意到东西呈长条状往下插而不是横放,虞因有点头痛了,只好又花了许多时间再把旁边的土挖松、挖开。

    等到窗外天色几乎都变成橙红色之後,才挖出了个大洞来。

    抓住了防水布,两人再度合力将东西往上拉。这次那条东西松动了,在几分钟之後一点一点地被扯了上来。

    那是只比虞因高一点的大型物点。

    其实他还未挖开时心里隐约就已经有底了,不只是他,说不定旁边的小聿在挖开看到那一瞬间都有同样的想法。

    整包东西和泥土一样非常冰冷,活像是刚从冰箱里拔出来的,让他们连手指都冻得有点发红。

    站起身,小聿打开了房里的灯。

    亮度提高後,他们看见物体以红色尼龙绳绑得相当牢固,起码有十几圈,还圈圈都打了死结。拿了剪刀把那些尼龙绳剪开,虞因翻开了那层防水布,底下用一样的东西包了很多层,一层层不断抓开後,某种难以形容的恶臭也开始从里面散发出来。

    拉开最後一层之後,底下是已经发黑湿透的麻布料,扯开时,里面的腐肉就跟着被撕开、流出了黑色的液体。

    捂着嘴巴,虞因当场冲去厕所吐了。

    还呆在原地的小聿倒没有跟着一起冲过去,只是默默地拿出了背包里的手帕捂住嘴巴和鼻子,不过那股强烈的恶臭几乎完全没有减弱。

    在灯光下,包裹在最里头的就如他们所预料的是具屍体,但是屍体才只腐烂到一半,整具遗体泡在冰冷的黑水中,皮肉全呈现黑色,夹着怪异的黏液。

    如果没有弄错,这应该就是他们要找的第二十一个人,但推算死亡时间,对方起码应该已经死了五年以上……

    摸了摸冰冷的泥土,小聿猜想应该是这种低温造成了屍体现在还保存着,但是那个低温现象却不知是从何而来。

    吸引小聿注意的是这具屍体穿着厚重的外套,已经看不出原本是什麽样子了,脸上戴着面具,完完全全就是攻击他们的那「东西」的外型。

    「这味道真是够呛的。」

    转过头,小聿看见第三个人站在门口。

    ****************

    虞因从厕所吐个半死出来之後,第一眼就看见不该出现在这边的人。

    「你来这里干嘛?」连忙跑过去,他一巴掌直接打在一太的肩膀上,後者不知道是什麽时候来的,回头微笑地望着他,「喂﹗你应该在医院里面好好休息吧﹗」

    「嗯……不亲自过来处理事情不太安心。」回以莫名其妙的话,一太看了一眼放在泥土上的屍体接着慢条斯理地捂住自己的口鼻。

    「啥意思?」

    完全听不懂他的话,虞因整个脑袋被那种强烈的恶臭刺激到晕晕的,一闻到已经扩散出来的臭味又想冲回厕所了。他以前见过的屍体味道都没有这麽可怕,这个简直都要变成毒气了,薰到人想晕倒。左友张望了一下,他在客厅弄了件不知道是谁的外套也捂住自己的下半脸,免得真的难过得昏去。

    没有回答虞因的话,一太只是默默地看着防水布里面的屍体。

    拿来旁边的铲子,还蹲在一旁小聿在屍体边上拨了拨,某种细微的声音传来,接着一个小#塑被他拨到旁边。

    这次这个就没有绑了,拨弄了几下,里头的东西滚出来,是把尖刀,上面不知道为什麽会有红色的血迹,和黑的液体混在起格外地诡异。

    「面具应该是被别人绑上去的。」靠近腐屍,一太接过工具把屍体的头颅往旁推了下,让他两人看见了脑後绑的死结。

    「我打电话给我二爸。」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味道,虞因拉着还想弄屍体的小聿退出了房间,然後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先拍了几张相片,接着就通了虞夏的号码。

    手机待待接通时,他看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画面。

    还留在房间的一太站在屍体旁垂目注视,眼神异常冰冷,冷得让人有点发寒,几秒之後他举起脚,重重地朝戴着面具的脸部踩了下去,动作自然得好像他只是踩在柏油路上,完全不突兀。

    腐屍的头部发出了某种奇怪的声响,然後面具和脸部就凹了个角度下去,呈现了非常诡谲骇人外加点滑稽的画面。

    在地上蹭了蹭脚底之後,一太转过来刚好面对虞因全然错愕到不知道应该做什麽反应的脸。「礼尚往来而已。」他微笑地说,感觉好像不过就是踩了只蟑螂﹕「毁坏屍体理由什麽的随便你讲,说实话也可以,我不介意。」

    因为他的态度太过於自然了,反而让虞因完全反应不过来。直到旁边的小聿用力拍了他好几下後,他才意识到手机已经接通了,通话另端的对方都传来骂声了。

    匆匆说明找到屍体和一些大概状况之後,他连忙挂断手机。

    似乎没有打算让庥追问的一太迳自晃向公用厕所,开了水洗鞋子。

    实在不想知道面具下的脸变成怎样,虞因压下了还想吐的感觉,就推着小聿到玄关等人了,顺便打开一些门窗让空气流通。几分钟後一太就过来了玄关边陪他们一起等,也没有要回医院的举动和意愿。

    很快地,警车的声音从傍晚的道路上传来。

    ****************

    在别墅被拉起封锁线之後,他们三固也被叫到了一旁。

    「我不是叫你不要乱来吗?」一拳直接掼在虞因的头上,跟警方过来的虞夏直接凶狠地劈头就骂。

    「唉呦……不是有发现吗?」捂着剧痛的脑袋,差点没被自家二爸打趴在地上的虞因无限委屈地缩着身体,「还有那个脸是不小心踩到的……」

    他还是决定包庇了一太,不知道为什麽,毕竟故意毁损屍体在某个程度上来说是有罪的,虽然这样做非常不妥,但他还是选择了这边。

    虞夏搧搧手表示那没什麽,反正自家小孩之前也曾和屍体脑袋撞脑袋,在记录上写一下就好了。「还有你,跑出医院干什麽?」这次他矛头对准了旁边正在喝杯装水的一太。

    「我有在傍晚运动和跑步的习惯。」一太回给他会让人吐血的答案。

    一视同仁地朝眼前不怕死的小孩头上巴下去,虞夏板起脸狠狠地把三个来挖屍体的小孩全部教训了一顿,之後才让别人带开做笔录。

    很快地,盖不住消息而引来的媒体记者包围了别墅四周,闪光灯在黑色的天空下格外耀眼。

    转头看着另外一端,虞因看见了警方联络来的民宿员工,但是并未见到老板和老板娘,面对一些询问,员工也都一头雾水,连连摇头说不知道,只方又打了一会儿的电话还是联络不上别人的主人。

    看着围在线外面的好事人群,虞因突然看见了民宿老板站在远远一角,挂着一种非常冰冷的表情盯着他看。

    「二爸,我离开一下。」注意到那个人突然转身离开,虞因连忙丢下这麽一句话追了上去,後面的小聿也跟着跑了过去。

    「给我站﹗」

    拉住了正想追上去的虞夏,一太突然就冲着他莫名地微笑,「虞警官,那边有人在叫你。」他指着屋里正在对他们招手的员警,这样说着。

    气急败坏地瞪了一太一眼,虞夏随手招来了员警让他将人送回医院之後,转头就往屋里走去。

    另外一边,脱出了围观民众之後,虞因在小路的尽头看见了民宿老板快步往黑暗中走去,他没有多想,拉着小聿就追了上去。

    持续追着对方好一会,跟着绕过了小树林後,他们才发现老板的最终目标是那座百姓公庙。

    他就这样站在黑色的土戏台前。

    感觉到四周的温度偏低,虞因意识地搓了搓手臂,看见老板动也不动地站在那边等他们,似乎完全料定他一定会追上来。

    环顾了一下,虞因没有看到早先遇到的那个矮老头,估计不知道又跑到哪边捡东西了。重新将注意力摆在民宿老板上,他试图开口﹕「刚刚为什麽你不过去,警方在找您喔?」

    「你知道多少?」没有招呼作态,谢谢清海劈头就问。

    看对方连打哈哈伪装一下都没有,眼神非常王对劲,虞因就心里有底了。

    「我不清楚你在说什麽,如果你是指刚刚挖出来的那东西,那就是一连串的巧合所造成的结果。」耸耸肩,虞因用失也是千百个不愿意的态度告诉对方,「要藏东西也藏好点嘛,真是的,害我浪费一堆时间才挖出来。」

    「为什麽你知道我把屍体放在那边?」盯着眼前的两个学生,语气非常冷淡的谢清海森森地询问着。

    虞因笑了声﹕「我没有说屍体是你埋的。」

    「你套我话也没用,那时候我可以杀死一个,现在把你们两个杀死也无所谓。」摇摇晃晃地往前走,谢清海从口袋里抽出了水果刀、退出了塑胶鞘,表倩空洞地直逼向他们。

    「你确定你只杀死一个人吗?」护着小聿开始往百姓公庙的方向退去,虞因眯起眼问着﹕「你真的只有杀死一个人的话,那为什麽整个布袋戏团的人都会跟着到你的别墅里面?那麽多地方不去,为什麽非得等到这个时候,搭着那些学生进去你的房子里面?」

    他想过这件事情,想过好几次,但是一直都是无解。

    僵硬地扯动了嘴角,谢清海吸了吸鼻子,表情相当不自然,几次脸部闪动着不规律的抽动,让他看起来有些狰狞,「看来你真的知道不少……一开始我就反对瑜芬让你们进去找……算了,现在收拾也没关系……还来得及……」他的话断断续续的,时小时大,让人并不能完全听得清楚。

    银白色的刀被高高举起,像是处决时刻已经到了,他露出了笑。

    「没关系,还来得及。」
您下载的文件由w w w.27 t x t.c o m (爱去小说)免费提供!更多小说哦!

    虞因抓起身边的长椅丢了过去。

    已经没时间去管这间庙里的东西会不会抗议了,他一把抓住供桌就往旁边用力一甩,桌子发出了悲惨的声音横了几十度,上面的花瓶应声而倒,才刚被装满的水全都洒在桌面上,不断地扩散开来。

    「那不是我们的错……」失神地这样呢喃,谢清海一刀插进了塑胶的花瓶里,然後甩开了附在上面的物件,接着将横在前面的桌子一点一点往旁边推。

    抓住了这点时间,虞因拉着小聿往庙後面跑。一踏出庙後方时他顿住脚步,看见出口处站满了人……不是人。黑色的人影在外面围了一圈,青色的目光直视着他们。

    不知道他为什麽停下来的小聿连连推了他好几下,後面传来了巨大的声响,供桌似乎被人掀开了,轰然的声音回荡在黑夜当中。

    像是专程等待他们一样,无视於後面危险的程度,黑影突然开始向他们招手了。

    「去你们的﹗不要太不知好歹了﹗」凶狠地骂了一声,认为活人威胁比死人还大的虞因心里一横,拉着小聿就往有空隙的地方冲,「回头再找你门这些死浑蛋算帐﹗」不帮忙就算了还陷害他们,有没有搞错﹗

    那些黑色的影子不断骚动着,随後就被後面的刀尖冲散了。

    跑出庙宇之後,虞因看见空地附近都是模糊的影子,他分辨不出这些到底都是来看热闹的,还是……?

    被拉着在後面的小聿突然踉跄了一下,差点连虞因一起拉着摔例,他回过头正想拉人时,就看到刚刚那些黑影从反方向拉着小聿的衣服不放。

    「不要搞错朋﹗你们要找的是我不是他﹗等事情过後爱怎麽来都随便你们,快给我放手﹗」冲着那些该死的黑影一吼之後,虞因看见那些黑影猛地咧开了像是嘴巴的一条缝,全=都是向上扬的,露出了里面红色的部分。

    他听朏有人对他耳边笑了几声,冷冰冰地拂了过去。

    那一瞬间,所有黑影全部散开了,取而代之的是直接朝小聿脑後刺下去的尖刃。

    快了对方一步将小聿拉回来,虞因避开了那把刀,就在他想有可能会完蛋的同时,站在他们面前的谢清海突然发出了个怪异的声音,然後整个人猛地摔倒在地,原本要朝着他们刺下来旳水果刀落在地上发出了声响,接着被人给一脚踩住。

    「我说……好歹我也是伤患,你们能够不要跑那麽快吗?」弯腰拾起了那把水果刀,随後才追上来的一太转着手上的刀、一个回身重重地踹了正想爬想来的谢清海一脚,正中他的胸口,把人踢在地上拼命咳嗽暂时无法法挣扎爬起,「还有……阿因,如果你每次都是这麽危险的话,我建议你最好去学点防身术会比较好一点。」

    他将水果刀转了一个方向,将刀柄那边递给虞因。接过了水果刀,虞因有点尴尬地点点头,「谢谢。」

    蹲下身,一太拉了拉谢清海的衣服,就着衣服直接把人给打结起来让他无法动弹。旁边的小聿则是拿出自己的手机,看见录音模式还在进行之後他也松了口气。

    看看已经停下挣扎的谢清海,先脱下外套把刀包起来的虞因叹了口气,「失火那时你不是去买饮料,对吧?」冷眼回望着他,躺在地上的人突然怪异地笑了,「你在讲什麽?」

    看他的样子似乎是不会透露任何话了,虞因叹了口气,「好吧,那麽你为什麽要杀他?你到底跟他有什麽仇啊……」一想到埋屍的方式,还有挖出来的那种画面,他又开始有点想吐了,屍体的味道好像一直拈在他们身上,到现在还隐隐约约可以嗅到那令人作呕的气息。

    「我当然要杀他……那个小子敢跟跟我女儿……」模糊地说了几句话之後,他又静下来了。

    「你女儿在哪里?」

    这个问题像是突然刺痛了谢清海,他咆哮了一声,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突然恶狠狠地接开了正压制他的一太,然後挣扎站起来冲向站在前面的虞因。

    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一张椅子就当头朝谢清海砸了下去,他整个人被砸晕在地上。

    「又是你们这些死崽子﹗」打了一个呕,抓着椅子的矮老头语意不清地骂了几声,「还多一个﹗」

    注意到他是从黑戏弁下面出来的,虞因连忙扶住脚步踉跄的矮老头,同时也从他身上闻到浓浓的烟味,「阿伯,你酒喝那麽多喔?」

    「一罐米酒而已。」将人给挥开,矮老头蹲下身,就着昏暗的灯火打量着谢海,「我还在想是哪个家伙把百姓公庙撞得大声小声。原来是你这个大老板……按怎,今天又不是祭日……来拜你那些团主朋友啊……哈哈…早就跟你讲过免拜了啦……送人往生还来拜人……」他大笑着拍了拍地上那个人的肩膀。

    「免了免了……拜不动啦……」

    和虞因对看了一眼,一太蹲在矮老头旁边细声地诣问﹕「请问他了谁往生?」滆了声,矮老头斜眼看着他﹕「猴崽子,告诉你们也没关系啦……这个大老板啊,上戏那天因为一个女人在後台跟人吵架……後来拿了罐东西砸了人,大火就烧起来了……你看他每年都会来这里拜……拜没用啦……烧死那麽多人……」

    「那时候吵架你有看到?」错愕了下,虞因暗骂自己早些时候应该问得更清楚才对,害他们又绕了一圈。

    「废话……不然你以为是谁在帮他们捡垃圾买茶水啊……」搭着一太站起身,矮老头指着地上的人﹕「他啊……带女人进後台,那个女人一屁股……坐在放偶的箱子上……团主就抓狂了啊……吵得很凶啊……台上在吵,後面也在吵……後来他拿了个瓶子砸在团主身上,就碎一声烧大火了……」

    「瓶子里面是什麽?」虞因连忙追问。

    矮老头搧搧手,表示自己不知道,接着抓着张椅子,又摇摇晃晃地往黑戏台的方向走过去。

    几个人对望了一眼,同时松了口气。

    看着地上已经昏过去的人,这次一太连他的脚都用外套绑好,然後才看向虞因﹕「那这个人就麻烦你了,阿因。」

    「咦﹗我要扛回去吗?」估计至少有七十公斤的人,虞因腿软了。

    「我是伤患喔。」一太露出了非常温和的微笑。

    旁边的小聿则用一种「我会垮掉」的表情看他。

    哀号了一声,虞因开始觉得自己没事追过来真是自找麻烦。

    「骗你的,我们打电话请虞警官他们带人过来吧。」拍拍小聿的肩膀,一太还是维持着骗死人不眨眼的温和微笑。

    一听到他这样讲,虞因才想起来他们都有手机这回事,就连忙走去旁边打电话了。

    看了地上那个人一会儿之後,确认他应该暂时没办法醒来的小聿才转过头。一回头,发现站在自己旁边的一太正用一种若有所思的表情看着自己的手掌。

    注意到注视後,一太冲着他微微地笑了下,「没事,只是觉得刚刚那个阿伯的身体跟手很冰冷而已,希望不要在这种天感冒了。」

    他们同时望向黑色的戏台,隐约还可以听到喝酒打嗝的声音。

    没多久之後,接到消息的警车驶入了空地。

    於是,谢清海被逮捕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型小说排行
01. 因与聿案簿录(833769)
02. GOSICK(841749)
03. 戏言系列(874354)
04. 终物语(12927)
05. 冰果(193113)
06. 冰菓(125738)
07. 绝望的幸运(159664)
08. 霞浦高中推理纪事(1489)
09. 万能鉴定士Q事件簿(22140)
10. 伪物语(875344)
11. 杀人契约(1844)
12. 紫云学生会事件簿(14888)
13. 侦讯记录(73492)
最新轻小说排行

免责声明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粤ICP备10062407号 | 粤网文[2012]0726-109号 [C] 2005-2012 SFAC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