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3:骸骨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7/11/19 15:03:09 字数:3095

“额..额…额…..”高乐捂住自己的喉咙,眼睛中还写满了不敢相信。他想过自己可能会失败,想过甚至被抓去坐牢,可是却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因此而丧命,而且是死在浅雪宫幽的手里。

站在高乐的身体前方,浅雪宫幽就这样看着他的生命一点点消逝,最终化作一具冰冷的尸体。

在学校里,杀了人……浅雪宫幽没有一丝恐惧的情绪,反而是升起无限的兴奋,特别是在嗅到空气中甘甜的血腥气味后,她身体暗藏的某种疯狂好像要破壳而出一般。拿着小镊子的手都在微微发抖,很难想象只凭这镊子前段的一点尖锐就可以将一个活人的喉咙彻底划开,连里面的动脉都给割断,这需要非常大的力道和速度以及对人体的熟悉程度。

这种杀人的手法,显然已经在浅雪宫幽的手中练习过无数次了,已经让她养成到拿起任何一点带着尖锐的物体都可以将人刺杀的程度。

她第一次杀人的时候,还只有十二岁而已,在那个不知名的女人带着那个臭屁的男孩子走进了家门,当那个小子对自己母亲的遗像露出不屑并宣布从此以后那个女人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之后。

当浅雪宫幽看到那可恶的小鬼霸占了母亲的房间,将那些她视之为珍宝的东西全都给丢出后,她如同疯魔一般跑到院子中提起修剪观赏植物的剪刀冲进卧室,然后将那个小鬼给碎尸万段。

一块一块,直到连他妈都认不出来为止。看着那被染红的房间,遍地的尸块,还有那女人和男人恐惧的神情,她感到了快慰。那是一种难言的**,甚至在那一刻,仅有十二岁的她第一次在生理上达到了高潮。

原来,杀人是一件如此快乐的事情,特别是那些看上去令人无比厌恶的面孔,当看到他们绝望的神情时,那种欣慰简直无法形容!

浅雪宫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潮红,神情之中带着迷醉,像是吸过卡洛因后的瘾君子般。任何人都能够看出现在的她情绪非常不对劲,如同精神病患者一般,处于一种自我意识朦胧的状况之下。

M国心理学家曾经写过一份关于快乐杀人的报告,快乐杀人又名淫乐杀人症,因人格障碍和心理问题所产生的精神问题,通过杀人可以获取**。无需性行为,仅仅通过杀戮就可以达到自身生理上的**。

而浅雪宫幽显然就是患有快乐杀人症的人。

过了许久,浅雪宫幽才将这种心里的激动平复下去,或许是因为距离上次杀人已经隔了太久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这是第一次在学校里杀人的原因,这一次她的性奋来得非常突然,甚至没有准备。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现象,因为太危险了,万一被人发现的话就糟糕了。

浅雪宫幽掏出那原本放在口袋里的小瓶子,将里面的液体浇在了高乐的尸体上,一股焚化焦尸的刺鼻味道出现,而高乐的尸体也在约一个小时候化为了一滩水,仅剩下的几块硬骨头被浅雪宫幽连同衣物一起打包带走。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了关于高乐的痕迹。

做完这一切,浅雪宫幽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离开了学校。

“淫乐杀人症,比我想象中要稍微困难一点啊。”浅雪宫幽不知道,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全都被一个人看在了眼中,而这个人就是顾墨笙。

点燃一根香烟,他喜欢在思考的时候闻到尼古丁的味道,不是出于生理需要而是一种习惯。自从他死过之后,就再也不会被尼古丁,酒精之类的东西麻痹了。你见过死人会喝醉酒会因为吸烟而上瘾吗?

没有错,他从一开始接近浅雪宫幽就是有所图谋的,并且今天一天都在暗中跟踪她。他只是在观察而已,嗯,或许用他的话来说,这叫看诊。先了解病人的基本情况和病理信息,才能着手治疗。作为一个医生,望闻问切是少不了的,咱们总得对症下药不是。

在高乐要强女干浅雪宫幽的时候,顾墨笙没有出手,因为他知道浅雪宫幽不可能不会是高乐的对手;而当浅雪宫幽要杀死高乐的时候,他依旧没有动静。因为他不想因为这样一个家伙破坏了自己的疗程。而且,在顾墨笙看来,他该死。

“等今晚上把那些个埋藏好的尸体挖出来看过后,就可以开始疗程了。”顾墨笙丢掉手中的烟头。而那烟头丢弃的地方也不知是因为偶然还是刻意,正是浅雪宫幽扔掉处理过的高乐衣物和残骸的地方。

烟头的火苗在触碰到衣物上残留的化学物质后迅速燃烧起来,在空气中形成一股股黑烟和令人作呕的气味。

Ω—27分化离合剂,俗名化尸水,这是浅雪宫幽之前用的那瓶液体的名称,这东西遇到蛋白质即溶,遇火即燃。经过这一烧,才真正将高乐最后死亡的证据毁灭的一干二净。

这玩意儿用起来还算好,就是气味太冲了,而且弄到身上非常麻烦。顾墨笙想起当初自己研究出这玩意儿时可把自己折腾的不轻。

能把这东西调配出来,这个浅雪宫幽非常聪明嘛。顾墨笙想起一个和她很像的女孩子,一样的聪明,一样的好学,一样能够将自己的技术和学识融会贯通。她的名字,叫做云霏雨。

……

是夜,顾墨笙披上一件黑色的雨衣出了门,临走前顺手拿走了放在门后面的铁锹。在这样的无雨的深夜里,穿着黑色雨衣拿着铁锹出门的顾墨笙看起来就像一个盗墓的,还好这附近没有什么人,否则一定会报警把他给抓起来。

“大概,就是在这一片吧。”顾墨笙抓起脚下的一些泥土放在鼻尖闻了闻,“是调和了某种化学试剂来掩盖气味么,这种微弱的刺鼻感让嗅觉灵敏的动物很是讨厌,所以才能一直埋在这里不被发现么。医化知识学得不错嘛。”

顾墨笙挥起铁锹开始挖动脚下的土地,最上面的土是硬的,可是当挖到中间的时候就开始变得松软起来。看来还用了类似土地固化剂之类的东西让最上面的一层土坚硬看起来不像是新挖过的。

手法娴熟,心思缜密。顾墨笙在心里的评价又高了一分,对于心灵手巧的女孩子,他一直是相当欣赏的。

足足挖了两三米多的深度,顾墨笙才感觉手里的铁锹碰到了一个坚硬物。他弯下身子拨开覆盖在上面的一层细土,然后将那个物件拿了出来,这是一个腐烂了大半的人头,而颅骨上还有明显的一处口子,正是刚刚顾墨笙的铁锹敲出来的痕迹。

最后,顾墨笙在这处地方一共挖出了三个这样的头骨,不完整的身体肢件若干,腐烂程度非常严重,基本已经看不出死亡时间和原本的模样。如果不是因为顾墨笙本人是一名医生,且对人体的各个部件极为熟悉的话,肯定以为自己手里拿的是某种坚硬是石块。

用一个大背包将一部分骸骨和泥土装好,然后顾墨笙又用了约一个小时的时间将这里恢复原样。

而为什么要将这些被丢弃的骸骨挖回去,那只有顾墨笙自己才知道了。

“从资料上显示,这里失踪过的人口约为一十四人,最早的一个是在大约三年多以前,也就是浅雪宫幽刚刚到这里居住的时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人大概都是死在了她的手里吧。第二年,失踪人口总数达到了八人,第三年总人数达到了12人,而去年到现在只失踪了两个人。是因为这里的住户逐渐减少至没人了吗,还是因为她渐渐需求变小了呢。”顾墨笙有些不确定。只看手上这份失踪人口,和当初被屠杀的一家三口,再加上今天的高乐,以及她12岁那年杀死的一个男孩子,浅雪宫幽手上一共沾染了19口人命。

这个数量绝对可以让其他人倒吸一口凉气,区区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居然已经杀了近二十人,这件事是不可思议,简直是令人发指。

不过顾墨笙对于这个数字倒是没多大反应,如同吃饭喝水一样轻描淡写,他见过许多像浅雪宫幽这样的女孩子,比她可怕的大有人在。曾经有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子,杀死了一栋楼层的所有住户,整整五十二人,全都丧命在她的手中。而这个女孩子,最终被击毙。

赶到场的顾墨笙当时非常唏嘘,看着那娇小的身影心里有些难过。那本来是他病例表单上的一个病人,可是还没来得及等到他去治疗就已经丧命。至于那些其他人,顾墨笙只能说句遗憾了。

三观不同,站的角度不同,自然看待也不同。你指望一个死人对活人抱有多大的同情心呢?

那个本来站在活人这边的顾墨笙已经死了,而当他的胸膛里跳动的是一个病娇女孩的心脏时,他此后的任务注定是为了这些女孩子而奔波。

在他从尸堆里爬起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明白了,那是他的罪过,需要他去偿还;那也是他的责任,需要他去背负;那更是她希望他去做的事情。

从此,我顾墨笙只活在病娇的世界之中。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