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11:病发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7/11/28 19:38:20 字数:2866

“生病?”浅雪宫幽笑了,她知道自己病了,而且病得非常严重,当她第一次挥下屠刀的时候,当她第一次在杀人时感觉到满足的时候,她就步入了一个永远无法解脱的深渊中。

每当午夜梦回之时,她不会因噩梦恐惧而是以此为乐,那亲手结束生命时的畅快,那种鲜血肆意喷洒出的美丽景象,多么令人痴迷。

当伫立在阳光之下,她也会为那阴暗的情绪和扭曲的心理感到恐惧,甚至有的时候,她不敢相信那是自己。

对于心理病患者而言,他们就和瘾君子一样,在清醒时后悔,在隐症时又沉迷在那种疯狂之中。可恨,可悲又可怜。

而顾墨笙的出现却如同一支药剂,这药剂并非遏制而是催化,把原本散在各个角落里的癌症因子聚集在一起,让它形成瘤,把无形化为有形,将本来难以彻底解决的病症变成了可以一刀割下的具象物。

可是,这又是危险的,因为心理病实在是太难以捉摸了。任何一个心理病患者都不是单一的问题,而是多种复杂问题的结合体。而在病娇的身上却又有所不同,因为不管哪种心理病都是围绕着病娇这个前提,它们只是为病娇服务而已。

你,根本就不明白病娇的想法,也不懂她们对待感情的态度。她们并不想你我所认为的那样深陷阴霾而不自知,相反,在疯狂的同时,她们对于自身却又有着无比清醒的认识。

她们明白自己在黑暗里,可却不想爬出来,反而要把自己所在乎的也拉进来。对于她们来说,在永远的黑暗里一直行走,就是天长地久。

她就像是饥荒一样,一旦开始就会不断蔓延,那种永远也无法饱腹的滋味是可怕的,任何可以吃下的东西都会被吞进肚子里,连渣都不剩下。病娇就是这样的一种疾病,或者说是一种状态。一旦她将你认定为食物,除了被吃个干净,你无法摆脱。

这是一层薄薄的膜,顾墨笙将它捅破了,然后有什么孵化而出。

“你爱我吗?”浅雪宫幽脸色羞红的说道。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此话不假,顾墨笙能够通过这扇窗户看见她心中的所想,那是被希望,渴求,温柔,爱意,孤独,阴暗,占有,疯狂以及杀意所拼凑成的——爱情。

当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浅雪宫幽也真正踏入了病娇的大门之中。

顾墨笙摇摇头,他永远都不会对爱情撒谎,正如他永远不会逃避自己的过错一样,那是他的罪。他想说是,可是他无法说出口。

你不懂得,我也不懂得,任何一个围观者,无论是从书中听闻还是亲眼所见,亦或者上帝视角的我们,永远也不会明白顾墨笙,浅雪宫幽以及他们的情感。

但是可以看到的是,浅雪宫幽眼中的某种光芒正在暗淡,虽然她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可是顾墨笙却感到了撕心裂肺的痛。

这世上没人能感同身受,可是顾墨笙却可以,那是胸膛里跳动的这颗本不属于他的心脏,在让他去体会那种痛。

“你不明白我的痛苦,好的,那我就让你亲自去感受。”曾经的某个少女,她说到也做到了,这颗心从此便能让顾墨笙感受到每一个病娇的心痛。

“不爱我,为何接近我?”她靠近顾墨笙似询问又似自问,“如果你不来的话,让我一个人那样堕落下去多好?或许有一天,我会因为杀人暴露,而被抓起来。我所犯下的罪,足够被枪杀十次。”这是第一次,浅雪宫幽将自己深藏的秘密说出来,她的心里反而放下了一块好大的石头。

“你,或者其他人,永远也不会懂得。对于别人来说不值一提的温暖和情感,对于我来说到底有多么重要。”浅雪宫幽双手捧住顾墨笙的脸颊,眼角泪水晶莹,“我大概能够感觉你似乎有别的企图,对于喜欢的人,女人的第六感很强的哦。可是,我不在乎,只希望你能喜欢我。但你的眼睛告诉我,这似乎永远也无法实现。”

“对不起。”顾墨笙苦涩的说道,“我连心都没有,又怎么去喜欢上别人呢?”

心?浅雪宫幽直接撕开了顾墨笙的衣服,将自己的头贴在他的胸膛处。

“你的身体,好凉。”浅雪宫幽说道,“像是尸体一样呢。”她的指尖在顾墨笙的胸前轻轻划过,伸出猩红的舌头在那微凸的部位一舔。

顾墨笙身体一僵,正想挪开来躲避,可却被浅雪宫幽死死抓住了,她的双眼带着一种狂意,然后一把扯开了自己的衣服,连里面的胸衣也被扯下,露出饱满而坚挺的**。

“呵呵呵,没有心?好啊,那就让我把你的胸膛剖开,看看里面到底是装了什么。如果你真的没有心来爱我,那我的给你!”

听到这句话的顾墨笙双眼一凝,身上忽然涌现出巨大的力量,一把挣脱了捆绑自己的绳索。

“住手!”顾墨笙按住浅雪宫幽,眼中还带着一丝赤色,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情绪激动过了,可是浅雪宫幽刚才的那段话让顾墨笙的脑海中浮现出那永刻在他灵魂上的一幕。

“你怕了?”浅雪宫幽嘴角带着一一抹嘲讽,“这里有什么,对你这么重要么?”她的指尖顶在顾墨笙的心脏处。

顾墨笙深吸一口气,他加快了疗程,可也推动了浅雪宫幽的病症提前爆发,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快刀斩乱麻是最好的选择。

既然不可躲开,那就直接面对吧。早痛,晚痛,都是痛。病娇不会随时间的流逝而减轻,她只会越来越严重。

“浅雪宫幽!”顾墨笙忽然大声喝道,洪亮的嗓门将浅雪宫幽震得一愣,借由这个短暂的机会,顾墨笙想要直接擒住她。

可是他的手却停在距离浅雪宫幽十几厘米的地方,他的小腹传来一丝比蚊子咬还要细微的疼痛,可是那里却有什么顶住了他,制止住他想进一步的动作。

那是一根尖锐的木刺,一头已经**了顾墨笙的腹部。

顾墨笙静静的看着浅雪宫幽,没有询问更没有愤怒。

“对不起……”浅雪宫幽流着泪水,却更加用力的将木刺顶进顾墨笙的身体中,“可是,我克制不住啊,克制不住的想要杀了你。你会去告发我的吧,他们会将我带走,关起来,然后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可是,我不想这样啊。正是因为我如此爱你。你会逃跑吧?你会觉得丑陋吧?...那还不如,把你凝固起来,放在福尔马林里。我会一直,一直,注视着你的......”

深爱的如果不爱怎么办?要放弃吗?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深深深深爱着的飞向其他的地方投入其他的爱情里吗?而自己则一边说着只要喜欢的幸福就好了,一边夜深静的时候痛哭流涕?

不存在的,既然爱了,又怎么能够放手呢?

喜欢他,就拿出杀死他的意志喜欢他吧。不喜欢我么?那就杀死吧!没关系,只要在身边就可以了,无论以什么形式都可以。活着也好,死掉也好,都可以。那么爱,是不会乎这点小小的瑕疵的。

我爱你,所以可以请你去死么?

......

(PS:我写的是病娇,哪怕所塑造的女孩子再怎么完美,她们始终是病娇。别用我们那狭隘的观念去定义病娇,那会死得很惨。

关于病发的问题,我想解释一下。心理病有隐症,即是大多数看起来正常的人其实有很严重的潜在心理疾病,这样的人一旦爆发出来将会造成巨大危害。

浅雪宫幽本身患有淫乐杀人症,可以说病症已经很严重了。可淫乐杀人症并不是病娇,且这种严重性隐僻是很难治疗的。但是心理治疗中有转移治疗一说,浅雪宫幽本身具有病娇的潜质,或者可以说是浅度病娇,于是顾墨笙便在这方面着手,把她那隐症给导出来。严重的并发症总还有得治,而如狂犬病这样的隐症只能等着潜伏十几年后爆发等死。

强调一点,本书与普通病娇文有些不同,但依旧会出现一部分致郁情节,毕竟世上没有完美一说。

最后,顾墨笙的三观与正常人不同,心理医生本身也是心理病患者......

写书不易,这样的书更是难写,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会竭尽全力。文笔不好的地方,思路不对的地方,我都会尽力去修改的。而且本人也一直在学习和读书,会加强各方面的文学功力。

望多多支持,感激不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