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13:祈求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7/12/1 18:44:49 字数:3091

我的梦是白色的

你的梦是彩色的

那我们的梦是什么颜色的

究竟是你的彩色将我的白色渲染

还是我的白色将你的彩色吞没

还是混合在一起

变成一种不伦不类的颜色?

……

“墨笙,墨笙”

是谁在叫我?顾墨笙感觉自己的意识如石沉大海般,他努力想要挣扎着清醒,可偏偏身体不受控制的向着更加黑暗的深处沉去。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不会喝醉,不会昏厥,甚至不会睡眠。他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清醒着的。可没人知道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痛苦。

睡吧,睡吧,就这样永远的睡下去吧。这是…是一种解脱,不是吗?

“墨笙……”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一遍遍叫我的名字?话说回来,这声音好熟悉,似乎在曾经在哪里听到过。

顾墨笙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到了一个温暖舒适的地方,特别是头部,正被一种幸福所包裹着。

“你都这么大了,难道还要一直像个小孩子吗?”

再次听到这个声音,顾墨笙身体一震,不敢置信的睁开双眼,可视线正被一片肉色所遮掩着。他忍不住扭了扭头,可正上方传来娇呼声。

“哈哈,别闹,好痒啊。”

呼,顾墨笙猛地将头从这团柔软中抽出来,看清了面前**着的人儿。

“霏雨?”

“嗯,怎么了。你干嘛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鬼?

顾墨笙伸出手来轻轻抚上云霏雨的脸庞,那细腻柔软的触感告诉他,这一切似乎是真的。

“你已经死了,为什么会……”顾墨笙不敢相信这一切,难道自己在做梦吗?可他已经太久没有做过梦了。

“不,我没有死哦。”云霏雨微笑着,她的双手捧住顾墨笙的脸颊道,“是你已经死了,亲爱的,难道你忘了吗?”

我已经死了……顾墨笙的神情有些恍惚。

“没错,是我亲手将你杀死了啊!”云霏雨的面容忽然狰狞起来,她那正放肆大笑的嘴巴一直咧开到耳根。

顾墨笙惊骇的想要逃开,可是头却被她的双手死死的钳住了。更加恐怖的是,云霏雨的脸居然在一点点融化,像是雪糕一般,连皮带肉化作血水一点点从头上流了下来滴落在白色床单上,这恶心的场面简直令人作呕。

而在那融化了的面容之后,居然又出现了另外一张脸。那是浅雪宫幽的脸!

“早上好,亲爱的,有没有想我?”

顾墨笙本能的张开嘴巴想要发出一声“啊”的叫喊,可是只吐出了一串气泡。

他那禁锢在福尔马林液中的肉体瞬间睁开了双目,周围的一切包括那从云霏雨变成的浅雪宫幽都不见了,刚才的所有,原来只是一场久违的噩梦。

我这是……顾墨笙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他正像是一个尸体般被泡在了装满40%甲醛溶液的固化玻璃缸里。

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全身都动弹不得,连话也说不出来,除了思维还在继续外,他已经如同一具真正的标本一样了。

这是怎么回事?

顾墨笙并不知晓,死而复生不代表他成为电影中那无所不能的Monster,特殊的体质也代表着更多的限制。浅雪宫幽所给予的致命伤不会杀了他,可是被破坏的器官也让他瞬间失去了大部分的力气。而紧接着,那透心凉的一击,让顾墨笙体会到了久违的陷入黑暗之中。

当他失去意识后,便被浅雪宫幽装进了这福尔马林之中。而更加重要的是,福尔马林对他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克制作用。浸泡在这里面,他便如同真正的死尸一般,丧失了所有的行动力。

接下来,顾墨笙尝试了无数次,可是他的身体就像不属于他一样,和他的意识彻底分家了,根本就控制不能。

来人啊,有没有人?!

顾墨笙想要大喊,可是他的嘴巴无法张合,只能在自己的意识中一遍遍咆哮。

这是一个幽闭的黑暗空间,顾墨笙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也丧失了时间的概念,维持在这样的状态下,一分钟比一个小时还要难过。

他或许不惧怕死亡,可是这种明明拥有意识却什么也做不了的感觉却让他害怕。难道说,自己以后会永远保持这样下去吗?那一定会疯的!

浅雪宫幽,你在哪?你快出来!顾墨笙在意识中一遍遍呐喊着。或许是他的呐喊和祈祷起到了作用吧。在这黑暗的空间中突然出现了一丝光亮,那是门被开启后从缝隙中挤进来的光芒。

浅雪宫幽在入口处摸索了一番,找到了电灯的开关。

“啪嗒”

白炽灯点亮了这幽暗的地下室。

在这小小的空间中却隐藏着足以令人窒息的罪恶。无论是被张贴在墙上的人皮,还是那摆放整齐如同装饰品的人骨,亦或者风干后制成标本的肝脏,都将这里装点得如同鬼屋一般。

当然了,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在这房间最中央的巨大玻璃缸,矩形的设计让人可以更好的从每个角度看到里面的景象,顾墨笙就静静的漂浮在里面。而浅雪宫幽看见他之后的样子,就像是见到了这世上最珍贵的艺术品般。

着迷,狂热,独占等情绪在她脸上全都演绎一遍,最后她抱住这玻璃缸,像是在拥抱着里面的顾墨笙一般。

“你终于,彻彻底底属于我了。”浅雪宫幽开心幸福的像个天真而无邪的孩子,甜甜的笑容中带着不可置疑的坚决,“你是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真正拥有的,我不会让别人将你带走,也不会允许你逃走。现在这样的你,才是最好的。”

“来吧,亲爱的,像平常一样,来对我说早安吧。”浅雪宫幽双手背过身后,露出期待的神色来。

顾墨笙微张的双眼看着面前的虚无,他不会动,也不会言语,他只是一具已经凉透了的尸体。

过了许久,浅雪宫幽的笑容一点点褪去,脸上慢慢冰冷,连这空气也被凝结。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回答我?!”浅雪宫幽一拳砸在固化玻璃上,里面的福尔马林液体被震动的荡起波纹。她拳头因为撞击而发红,直至流血,可她仍然一拳拳打在玻璃上。

“不对,这不是我想要的。我要你对我说话,我要你对我笑,我要你说你也喜欢我!”浅雪宫幽打到两手指结处的皮肤都血肉模糊,她跪在地上,眼泪像断线珍珠。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浅雪宫幽抬起头,哭红的眼睛看着玻璃缸中的顾墨笙,“明明不需要这样的,为什么你偏偏不爱我呢?如果你当时说爱我,又怎么会落到如今呢?”

得不到的就毁灭吗?毁灭了还要后悔吗?

不择手段也要占有吗?那最后霸占的还是你想要得到的吗?

她不可恨,也不可怜,她只是像你,像我,像大多数人一样,在贪婪的欲望后不知所措。

人啊,分不清罪与恶,也弄不懂真与假。所以,连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也不知道,连自己做的是对是错也不知道。

天使与恶魔的杂交,不是黑暗,也不是圣洁,而是那朦胧混沌中的迷茫。

浅雪宫幽啊,你在放纵自我占有欲望之后,终究是后悔了。

如果,每个病娇都是无怨无悔,那么她们也不过只是被恶念支配的刽子手罢了。而哪怕她们有一点点悔意,也会在得到自认为想要的一切后流下眼泪。可往往,鲜血已掩盖了泪珠。

疯狂的脸上,你看不到那深藏的悲戚。

有人疯狂偏爱,也有人唾弃指责。

那偏爱的无道理,那指责的也无资格。她不过是你,是我,是芸芸众生。

顾墨笙眼中不可察觉的闪过一丝怜悯,他也想拯救她,可是他无能为力。自以为是的认为能够救赎一切,可到头来不过是个跳梁小丑。

顾墨笙啊顾墨笙,你真的以为自己是所谓的救世主,是那背着光环无论做了什么,不管对错,永远能够被洗白也能够洗白别人的主角?

不,你只是一个嘴上说着错了却永远不知悔改,虚情假意又自以为是的混蛋!

爱你至深,相思入骨。结发相伴,轮回相随。在我们的古老文化中,对这种至死不渝的感情最为推崇。

爱一个人可以到什么地步?占有他,杀了他,一生一世离不开他。

可对于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来说,杀了他,再陪他一起去死,这不才是最她渴望得到的最为美满的结局吗?

“我知道,你故意不说的对不对,你想让我去陪你对不对?”浅雪宫幽笑了,她找来一个旧板凳,踩着它爬到了玻璃缸的上方,“那,我来了。”

“噗通!”

在飞溅起的福尔马林中,浅雪宫幽抱住了顾墨笙。

不!

顾墨笙看着那和自己面对面的少女,他眼中真正的闪过了惊恐,这不是他要的结局。他还没有来得及去真正治疗好她。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太自以为是了,如果我再小心一点,如果我再谨慎一点,如果我再多关心一点,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这都是我的过错!

谁都好,快来人,快帮帮我啊!

求求你,让我做点什么,求求你,我求求你啊!

我不能再一次这样看着一个女孩子在我面前死去了,

我求求你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