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19:小丑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7/12/9 20:59:54 字数:3859

小丑的世界,总一分为二

一半阳光,一半阴影,

一半快乐,一半凄凉。

在日渐麻木的人生中,我是否也曾向往着什么?

就好像我把你当做这故事的开头,可现实却告诉我这就是结果。好比翻开一本书,你以为第一页就是开始吗?那不过是执笔人在他心中的故事里,截取的某一段罢了。

我,也不过是命运眼中的小丑,作者书中的配角,你眼中的过客。

这对浅雪宫幽来说必定是一个漫长的梦,她有足够的时间去思索和探求自己的一生。或许正如那句话所说的一样:

在一切罪恶的开头,都是悲剧的收尾。而在一切罪恶的尽头,都是悲剧的开端。

……

浅雪宫幽在这梦境中已经徘徊许久。这里没有痛苦,没有疲惫,没有一切的是是非非。

她不想理会这一切是梦还是真,她只知道,她很快乐。

“你会陪我多久?”浅雪宫幽倚靠在顾墨笙的身旁,他们坐在空旷的原野之上,头顶是明媚的阳光,悠悠的白云,还有一碧如洗的湛蓝色天空。

“我想一直留在这里。”浅雪宫幽又说道,“如果这是梦的话,我希望自己不要醒来。我已经失去了一切,不想再失去你了。”

从始至终,顾墨笙都没有答话,他只是静静的坐在她的身旁,似乎只要她在一旁,自己就永远都不会离开。

“小幽,小幽…”浅雪宫幽的耳畔传来声声呼唤,可她不想去追寻那呼唤来自何方,她只想安安静静的待在这里。

“你该走了。”顾墨笙忽然开口。

“什么?”在浅雪宫幽抬头去看的瞬间,仿若时空交替变换般,眼前的一切,无论人还是物,都像是从相片中被生生抽走一样,整个背景如被弄乱的积木拼图,在支离破碎后重新拼凑在一起。

顾墨笙不见了,蓝天白云不见了,脚下也已不是那片绿草如茵的原野,而是变成了清白瓷砖铺成的地板。

檀香古木支撑起梁柱与框架,梨花木雕刻俊雅的东方家具,明明是现代建筑风格的别墅,可里面却一派古典韵味的摆设。不显突兀和别扭,反而给人一种别致美感。

“小幽…….”一声呼唤在身后响起,听得这个声音,浅雪宫幽全身不由自主一颤。在转身后望见那经年未见,却如魂牵梦萦般在梦中辗转出现的面容。

“你……”浅雪宫幽檀口微张,对见到眼前之人充满了不敢置信。与之对望的妇人,慈祥的脸上带着宠溺,还有那一丝掩盖不了的病容。

母亲两个字就像卡在喉咙里的鱼刺,浅雪宫幽怎么也无法叫出口。最后,所有的话语都变为了三个字:不可能。

浅雪宫幽面色复杂而心情更加复杂,她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过世已久的母亲?遗忘是岁月对人类最大的恩赐,可它偏偏对浅雪宫幽过于吝啬,随着时间的延长,这张脸却越发在记忆里深刻。

她忘不了这个女人在童年中给予自己的唯一温暖,也忘不了她临死前那不甘,担心,悲伤的神情。浅雪宫幽一生的坎坷和波折,都从她的母亲开始。

“小幽,快点准备一下,爸爸今天要回来咯。”妇人脸上带着喜悦,虽然她的身体很是虚弱,可依旧努力将这偌大的别墅仔细打扫了一遍,身上的衣服和那略施粉黛的脸颊都能看出她有精心打扮过。

听到爸爸两个字,浅雪宫幽皱了皱眉头,心中升起一股无名之火,尤其看到妇人那欣喜激动的样子,这股火焰更是一点点燃烧起来。

“怎么了小幽,别愣着,赶快收拾一下,和我一起迎接爸爸回来。不然,他会不高兴的。”

在妇人这样说着的时候,开门的声音已经响起。浅雪宫幽向着脚步声的方向看去,一个男人很快便映入了她的眼帘。

这个男人,俊朗的脸上带一点淡漠,眼神如鹰般锐利,而单薄的嘴唇让人能够感觉到这是个无情之人。这是一个令她非常厌恶的男人,一个她从名义和血缘上要称之为父亲的男人。

“你回来了。”妇人有些激动和兴奋的问道,同时又有一点局促不安,生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到位,比如房子收拾的不够干净,自己的装扮不够好看。

可男人压根儿就没有怎么在意这些,他甚至都没有多看妇人一眼。

浅雪宫幽的眼睛眯了起来,在看到这个男人的一刹那,她心中的火焰便要爆发出来了,而当紧随男人走进来的女人和男孩出现时,浅雪宫幽心中的火终于烧到了顶点,偏偏脸上却如冰山般冷漠。

“他们是?”妇人也注意到了后面这两个人。

“他们是我的妻子和儿子,有问题吗?”男人随意的说道,语气像是帝王颁布了封禅的旨意。而身后的女人和男孩更是用一种嘲讽的目光看着妇人,像是在看着一个小丑。

妇人脸上的笑容一僵,她眼中露出悲戚和一抹隐藏很深的绝望之色,但还是强颜欢笑的说道:“没问题,只要你高兴就好。”语气是那样卑微和顺从。她的一生之中,从来都不知反抗是什么。哪怕,有人要夺走她所拥有和珍视的一切,她也只是卑微的顺从而已。

可笑,而又可悲的女人。

而浅雪宫幽也同样露出嘲讽的笑容,只不过这笑容对着的却是妇人对面的三人。她抄起果盘里用来切水果的小刀,用手比量了一下刀身的长度,是刚好可以刺入心脏的长度呢。

“不要!”在妇人惊恐的目光中,浅雪宫幽已经将刀子刺入了男人的心脏。

“噗!”刀子入肉的触感,鲜血飞溅,染红了浅雪宫幽的脸颊和衣衫。

她露出畅快淋漓的笑容,雪白的牙齿也被鲜血浸染,看起来狰狞而可怖。

“我等这一刻太久了,在很多年前我就该这么做了。解决你以后,你身后的那两人,我也会解决掉的。不要着急,现实中我也会回去找你算账!”浅雪宫幽在男人的耳边轻声说道,语气冰冷而残酷。

浅雪宫幽用另外一只手按住男人的脸轻轻一推,他已经失去生机的身体便向后倒去,刀子从伤口处抽出又带起大片的鲜血,于空中绽放出鲜艳的死亡之花。

“到你们了。”

几分钟后,地面上又多了两具尸体,鲜血将洁白的地面都染成了黑红之色,持刀而立的浅雪宫幽如同九幽而来的使者,冷酷而残忍的将生命收割。

“为什么?”妇女跪坐在地上,惊骇的脸上布满泪水,她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哭泣,只有呜咽之声不断传出。

“不为什么,只因他们该死罢了。”浅雪宫幽将刀子随意一丢,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屋中回荡,“他一点都不爱你,你苦苦哀求可最终换来的只是他无情的抛弃。等你死后,你的一切都会被别人占据,无论是在他的心里,还是在这个家里,你的痕迹,连一丝一毫都不会留下!”

“那就要杀了他吗?!”妇人带着哭腔大声问道,“他可是你的父亲,我的丈夫啊!”

“闭嘴!”浅雪宫幽脸上布满厉色,“他才不是,他根本就不配!你知道你以后会死得多么凄凉吗?你知道他和那个女人是怎么对待你的吗?这些你都不知道!”

“算了,就算和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反正这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你早就死了,不会看到这一切,也不可能指责我什么。你只是我心底的梦魇,是我一直放不下忘不掉的过去。”

看着妇人独自坐在那里悲哭的样子,浅雪宫幽心里感到一丝疲惫,是啊,又有什么用呢?就算杀了又能怎样,你早就不在了。而那些过去的,也早已无法挽回了。就算你还活着的话,也会因此而埋怨责怪我吧。愚蠢而懦弱的女人。

浅雪宫幽现在觉得好累,好像很久都没有睡过觉了一样,只想好好休息一下。难道在梦里也会累吗,也会想睡觉吗?

我这一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

不断的杀戮,不是为了守护什么,只是为了找寻所谓的愉悦,只是为了填补些什么。可到头来却发现,缺失的都再也补不上。

她想起了顾墨笙,当杀死他的瞬间,她那病态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身体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可在迸发出愉悦**之后,换来的却是更多的空虚。占据了就等于拥有吗?

抱着杀死你的决心而将你永远留在身边,可为何我感觉不到想要的满足和开心呢?就好像当初看到自己母亲那软弱卑微的样子,在心中祈祷着她的死亡,我在她吃的药里加进了安定。

看到她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我是多么为她感到开心,因为她终于不必再去担心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属于她了,也不用再每天在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下苦苦挣扎了。

可这锥心刺骨的疼痛又是怎么回事呢?明明渴望拥有温暖,却又亲手将它熄灭。最愚蠢的人其实是我啊。

因为爱你,所以不忍心再看你受苦,亲手将你杀死。

我们都是小丑,在舞台上供人愉悦。谁关心我们是笑还是哭,他们只看到了滑稽,哪怕是不可理喻。

“妈妈,再见了。”

……

PS:这章估计有一些读者没有看太懂,我讲解一下。很久没有用这种写法了,其实我个人是很喜欢以梦境写实,来隐喻心里的想法顺便穿插讲解过去的事情。可能由于文笔不是太成熟,所以写起来有些生硬吧,大家勿怪。

首先,这是一场梦,在浅雪宫幽昏迷的过程中做的一场梦。梦是混乱的,不合理的,没有道理的,这点大家都懂。我借此让浅雪宫幽回想起她过去最难以释怀的一件事,那就是小时候的家庭问题。

著名心理学家皮格说过,世界上所有心理症的来源,基本都源自家庭。病娇的养成和童年经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浅雪宫幽在一个比较有钱的家庭里,她的母亲很爱她的父亲,可是她的父亲嘛就是个渣男,在外面早就有了女人,还生了个儿子。其实在现实中也有不少这种人……

时间线上,浅雪宫幽的母亲过世后,她的父亲才将外面的女人和儿子带回家,而那个男孩已经被浅雪宫幽给杀了。这点,前面说过。

至于浅雪宫幽的母亲,其实也是浅雪宫幽本人杀死的。别急,听我道来。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记忆大师这部电影,反派小时候由于看不得母亲遭受家暴,所以把自己母亲杀了。

是的,因为爱她,所以杀了她。矛盾的心理,可在心理学上却有说得通,这是一种病态心理没有错,可却是基于爱的原因之上。

浅雪宫幽的母亲一方面患有重病,一方面又思念着自己的丈夫,而浅雪宫幽和她母亲都知道了那男人在外面早有了别人,也不再爱她。

所以,浅雪宫幽看不得母亲再这样继续承受痛苦下去,于是便在药里加了安定的成分,让她在睡眠中死去了。

我多次提到小丑一词,是因为我们都是命运面前的小丑,爱她却只能杀了她,那个年纪的浅雪宫幽已经找不到别的方法来让她解脱。多么可笑,又多么无奈。

在这个人生的舞台上,有多少人演绎着另类的悲欢离合,有多少人在我们不能理解的情况下诠释着自己的爱。到底错的是什么?

浅雪宫幽:我用什么来祭奠这悲喜无常的人生…….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