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10:弟弟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7/12/31 22:49:57 字数:2993

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另一个自己,只是大多数人是看不到另一个自己的。但有些时候,例如此刻,关岚见到了她。一个与自己外貌完全相同的女孩子,只是她脸上带着令人有些毛骨悚然的笑容。

“你是谁?”

“我?我不就是你咯。”另一个关岚说道,“还真是老套的对话,难道就没有更多新意一点吗?”

关岚哑口无言,或者说她根本就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该说点什么。

“怎么,你还想逃避吗?装弱者是很有趣的一件事?看看你自己,这些伤痕。”不知何时,关岚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见了踪影,全身**着,雪白的肌肤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黑褐色伤疤。

而另一个关岚也同样**着,不过她的身体却光洁如美玉一般。只见她走到关岚的身后,两只手抚上她的身体,顺着肌肤的纹理,从上到下,沿着颈部,胸脯,小腹,大腿,一直到那神秘的高丘。

随着她的抚摸,关岚感到自己的身体在隐隐发烫。

“嗯…”那指尖顺着缝隙突破进幽深的洞口之中,一阵酥麻感传遍全身,让她几乎瘫软下来。

“啧啧,真是丑陋啊。无论是外表,还是里面,你都是这样不堪入目。”她在关岚的耳边轻声诉说着,可话语却是无比恶毒,“还在隐藏着自己吗?明明就是个下流到极点的女人呢。我都知道的哦,你瞒不住我。在每个夜晚偷偷看着自己的弟弟,想象着他身体的温度,想象着被他抱在怀里的滋味,甚至想象着被他压在身体下面吧。”

“不,我没有……”关岚否定着,可身体中的那根手指不老实的动着,像是锁住了她全身的力气,让她无法挣脱也无法反抗,两只腿已经没有了力气,若不是有人在后面抱着,她大概已经像烂泥一样倒在地上了吧。

“口是心非哦,你真是个爱说谎坏孩子呢。必须要好好惩罚一下!”

“啊~”关岚口中发出不明意味的呻吟,只因身后的她又多加了一根手指。

“恶心,真是恶心啊!瞧瞧你自己,多么可笑而又滑稽的小丑。我都知道的哦,你对弟弟那份不该有的妄想,如果被他知道了会怎么样呢?自己的姐姐居然会对弟弟抱有非分之想呢,恶心!”

“不,不是的!”关岚想要辩解,可是却显得那样无力。

“还有哦,被打的时候,想过杀死妈妈吧。”

听到这句话,关岚脸上的潮红尽退,只剩下了惨白之色。

“哈,我说对了吧。你果然是个坏孩子。一直装作,我好听话的样子,乖乖顺从着,可是心底却想着杀死她呢。不仅仅是她哦,还有其他人也一样吧,那些伤害过你的人,统统都死掉就好了,你曾经这样想过吧。”

“我没有,我没有…”关岚拼命摇头,想要否定她所说的一切。

“哈,没有。你在自欺欺人吗?快点看啊,你身上的这些伤口,它们每一个都记录你那残忍恶毒的心思哦,那些疼痛,那些恐惧,它们都在叫嚷着,叫嚷着说要杀死那些该死的家伙们呢!”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关岚的脸颊,她脸上那邪恶的笑容被怜悯取代,“一定很害怕吧,一定很不甘吧,一定很痛苦吧。这些,我全都了解。因为你的痛,就是我的痛呢。”

“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不知该如何是好吗,那就全都交给我吧。我会保护你的,就像当初那样,我会把所有企图伤害你的,全都杀掉。我也会把你想要得到的给你,比如你的弟弟,我会让他心甘情愿的变成你的所有物哦。”

“真的吗?”

“真的哦,相信我吧。因为,我就是你啊,相信我,就是相信你自己。”

是这样子的么…关岚的身体一震剧烈的颤抖,好像迎来了某种高潮,她疲惫的睁不开双眼,只想沉沉睡去。睡去就好了吧,因为她不必再担心什么。所有的一切,都会由另一个自己来接手,她会保护自己,也会保护好弟弟的。

她,就是我。

在现实中,这具肉体恢复意识的刹那,如灵魂互换般,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格倒置。她已从那软弱的羔羊,变作危险的毒蛇。

“你不是关岚!”关山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模样没有丝毫变化,可是这种感觉,完完全全就是一个陌生的人。而且,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

“我当然是关岚咯,也是你亲爱的姐姐呢。”她捧着关山的脸说道,“居然连自己的姐姐都认不出来了么,我愚蠢的弟弟哟。”

“唔…”柔软温暖的嘴唇印了上来,还没等关山来得及反应,一条灵活的舌头就游进了嘴巴里,那股带着甘甜的舌头就像一条小蛇般,在口腔里肆意探寻着,无论是牙齿还是腔壁,它都没有放过,最后它瞄准了那老老实实躺在那里的另一条舌头。

舌尖轻触,然后纠缠在一起,她拼命**着关山的唾液,好像一个饥渴了许久的野兽,饮到了久违的甘霖。

“波~”关山努力提起最后的力气将她推开,一道细长的透明状胶拉丝在半空中连接着二人的唇。

“你干什么?!”

“弟弟的初吻哦,我拿走了。”关岚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像是在品尝着什么美味一样,“话说,这是初吻吧,应该没有哪个家伙抢先一步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吧?”

看着关岚的模样,关山的脑子里只浮现出一个名词:人格分裂。除了这点,他想不到别的可能性。对于关岚可能会有精神病这点,他早该料到才是。在那样的环境下成长,人的心性不扭曲才奇怪。

只是一直以来关岚表现出的都是懦弱卑微的样子,他才没有往其他方面去细想。可现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喂,你有认真听我说话吗?”看到关山没有搭理自己,她的脸色一沉,两只手用力的掰住关山的头,然后把自己的脑袋也凑了过去,两人的眼睛几乎要对在了一起。

“告诉我,这是你的初吻吧,我的弟弟?”

关山感到了恐惧,他的背后有一种发寒的感觉。眼前的这个女人,非常危险!

“是。”

得到确定的回答,她脸上的阴郁才消退,重新泛起笑容来。

“很好哦。”她露出满意的笑容,“因为我作为姐姐就要好好保护弟弟呢,无论是想要伤害你的人,还是对你做了什么的人,或者是想要把你夺走的人,我统统不会原谅的。你,知道了吗?”

关山点了点头,他知道现在不能忤逆关岚所说的话。先暂时让她稳定下来,再想办法解决吧。事到如今,只有想办法带她去看心理医生才可以。他的脑海中忽然闪现出一个身影,那个叫顾墨笙的男人,似乎就是个心理医生。

关山正想着,脑袋忽然触碰到两个饱满温暖的挺起,他的头被关岚抱在胸前,只听她温柔的说道:

“弟弟,我真的好爱你啊,就像是爱着我自己…”

……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您的女儿和儿子的确是来过我这里,可是在一个多月前,他们就走了。至于到底是去了哪里,我真的不知道。”顾墨笙有些无奈的说道,这对夫妻已经纠缠了自己一个多月了,明明连警察都调查完了,确定自己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他们就是揪着自己不放,无论怎么解释都没有用,也真的是醉了。

“再说了,两位,如果你们执意纠缠的话,那么我也只好把一些事情向警方透漏了,比如你们虐待自己女儿的事情。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到底是因为什么,他们才会离家出走的吗?”顾墨笙的语气沉了下来,一想到那个夜晚,女孩**的后背上那些伤痕,顾墨笙就一阵火气,对眼前这对男女也就没有了好脾气。

“顾先生,能不能让我和你单独谈两句。”郭翠兰说道。

“好吧,不过你要保证,以后不要再纠缠我。”

“好的,我保证。”郭翠兰劝退了自己的丈夫,跟着顾墨笙来到了屋子里。

“我知道顾先生应该和他们的失踪无关,但是我觉得顾医生应该不会什么都不知道。”郭翠兰说道,“不要问这是为什么,因为女人的直觉。”

顾墨笙耸了耸肩。

“如果你知道他们在哪里的话,请一定告诉我,因为我很担心我的儿子。我知道,因为关岚的事情,你可能对我有所不满。我承认,自己不配做她的母亲,我知道那些行为与禽兽无异。但是,这一次,我真的是想救我的儿子。”

“什么意思?”

“其实,关岚曾经还有一个亲生弟弟。”郭翠兰说道,“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她已经忘记了他,也忘记了曾经发生过的很多事情。”

“亲生弟弟…他现在怎么样了?”顾墨笙问道。

“他死了。”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