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12:麻烦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8/1/2 20:56:45 字数:3335

果然不能放任不管啊……想起那通只说了一半的电话,顾墨笙的直觉告诉他,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虽然关山在电话里没有说清楚,但是他既然能给自己打电话,本身就说明了问题。还有之前郭翠兰所说的那件事情…看来自己有必要亲自去走一趟了。

其实,顾墨笙之所以会来到这个城市,是因为偶然间接到了阮筱筱的消息,他追寻着线索来到了这里,可却突然断了线。无奈之下,只能暂且停留至此暗中继续搜集着信息。那个神秘的组织,它的一切对于顾墨笙来说都是一个谜。

不过既然遇到了关岚和关山两姐弟的事情,那就是有缘,坐视不管的话也不太符合他的性格。祥阳么,那个人口约100万左右的城市,不大也不小,从这里坐火车过去的话大概只需要六个小时的时间。就当是出诊了。

草草收拾一下关了诊所,反正平时也没有什么人来。要是指望着这个赚钱,他估计早就去街头行乞了。钱,对于顾墨笙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曾经那鼎盛一时的家族,它在灭亡后给顾墨笙留下了一笔不菲的财产。

当到了火车站,才能体会到人口大国这四个字的含义。临近春运,每天的人流量简直多到吓人。坐票卧票早就销售一空,顾墨笙只能买了张站票。好在时间不是很长,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不过在火车上,顾墨笙倒是认识了一个有些特别的人。一个看起来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男人,若不是对方一身男装,估计自己也分辨不出来吧。如果稍加打扮,一定会是个美人。或许这就是宅男们趋之若鹜的女装大佬?

之所以会额外注意到他,不仅仅是因为对方就坐在自己的旁边,还有那偶然间看到的他包里面的几瓶药。

因为视线的缘故,顾墨笙只看到两瓶药的名称,一瓶叫做齐拉西酮,另一瓶叫色普龙。前者是含有镇定成分缓解精神方面疾病的药物,而后者则是抑雄的药物。

当推着午餐车的列车工作人员吸引了周围人的视线时,他偷偷从包里把这些药按剂量一颗颗拿出来,然后就着矿泉水仰头吞下。吃完这些药后,她的脸上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悄悄打量了下四周,确定无人注意到,她松了口气。可却在抬头的一刹那迎上了顾墨笙那略带深意的目光。

心里咯噔一下,她赶紧把头低了下去。这个男人,刚刚看到了?没事的,就算看到了他也不会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药才对。他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可却没有勇气抬头再去看顾墨笙一眼。他好像第一次偷着抽烟被家长抓到了一样,那种做错事后的感觉,让他害怕。

明明是个无关紧要的人,可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怕。大概是因为那个人长得很可怕不像个好人吧。对,一定是的!

“这种剂量,你有经过医生的允许吗?”顾墨笙忽然开口问道,他好管闲事的毛病又犯了,大概是出于职业习惯吧,既然对方当着他的面吃了这些药,他就忍不住多说两句了。

“我…我……”他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白皙的小脸一下子涨红,这个男人果然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药了,秘密被人看穿,那种自己丑陋一面被暴露人前的羞耻感让他有些无地自容。他想要逃走,可是这火车上哪有给他逃窜的地方。

顾墨笙叹了口气,对方的心理表现已经全都表现在脸上了,他哪还不知道自己一不小心多说了不该说的话。可是,如果放任不管的,一直按那样的剂量服用,会出事的。

他抬起头来怯生生的看了一眼顾墨笙,带着无奈和不知所措。第一次,吃药被别人看到。

激素类的药物会引起精神方面的问题,那种蕴含雌激素的药如果经常服用的话,会引起抑郁症等不良反应。是因为这种缘故他才会自己加上那些治疗精神类的药物吗?顾墨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现在的孩子,一个个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顾墨笙弯下腰靠近他的耳边轻声说道:“氯丙嗪的镇静作用已经很强了,你再和那么多其它硫杂蒽类药物一块服用,很有可能引起粒细胞缺乏症。无论是镇静类药物还是激素类药物,最好都是在医生的叮嘱下服用,你如果不按剂量和疗程随便乱吃的话,对身体伤害可是很大的。”

热气呼在他的脖子上,让他整个颈部都染上了粉红色,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体过于敏感的缘故还是因为心里面觉得害羞。不过他还是感激的看了看顾墨笙,说了一句:“我一开始只是因为好奇才吃的,可是慢慢的就戒不掉了。因为想要保持…保持身材和模样,不得不吃糖丸(雌激素),可就像你说的那样,这种药会引起一些不好的反应,我听吧里的人说可以加服一些治疗精神方面的药物,所以才……”

“那你知道吃这些药可能会带来的严重后果吗?”顾墨笙问道,“如果你长期服用的话,不但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严重影响,对精神的损害也不小,你可能会得抑郁症,甚至精神分裂。”

他显然没有料到后果会如此严重,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

“戒了吧,你应该诚实面对自我。”

他低下头没有说话,直到站点临下车的时候才对顾墨笙说道:“抱歉,我戒不掉的。因为,你不懂伪娘。”

是的,明知道这种吃药的行为如同行走在刀尖上,可是却依旧忍着痛苦走下去;即便前方是万丈深渊,还是有人会义无反顾的跳下去。因为,你不懂得美丽对于一些人来说到底多么重要。美丽,本身就是一种痛苦。而为了美丽而承受的痛苦,她们心甘情愿。

伪娘么……最后那句话说得不是挺有男子气概的么。顾墨笙是不懂这些宅文化了,可他对此也不存在所谓的歧视心理。他只是对那些伤害自己的人感到不太能够理解吧。毕竟,活着已实属不易,又何必再给自己施加那么多额外的苦痛呢。

这是什么?顾墨笙发现座位上遗落了一张折叠起来的纸,打开后是一张手绘的二次元卡通人物图,而纸的右下角有一个署名:祝九。

祝九,这是他的名字?

顾墨笙想了想,没有把这张纸丢掉,而是装进了衣服口袋里。就像是海边捡起一个贝,路边拾起一片叶,但谁知道下次再路过时,会不会有机会把贝还给海,把叶埋于根呢。

火车呼啸着驶过,载着相聚,载着离别,载着那告一段落又不知何时会再提起的缘分,将人们送往一个又一个的站点。

而顾墨笙的目的地,祥阳,也终于到了。

此刻,在这个城市的一角,好戏正要上演。

“怎么样,都准备好了?”

“放心吧,磊哥,兄弟们都到齐了,这次定然帮你好好教训教训那个不长眼的崽子。”

黄毛点上两根烟,一根放到了自己嘴里,另一根递给身旁这名未成年的小弟。

呼出一口烟雾,道:“下手注意着点,别把人打死咯,敲断一条腿就行了。至于那个小姑娘,留给我,等我发泄完这脖子上伤的怨恨,你们再随意。”

“行,都听磊哥的!”他虽然是个混混,但毕竟只是个中学生,常常听人说女人的好处,可还从来没试过,这次能尝个新鲜,心里兴奋得紧。不止是他,这批来的大部分都是十来岁的毛头小子,虽说大部分人都看过苍老师,波多老师等诸多德艺双馨女艺术家在屏幕上的倾情奉献,可那左右互搏术哪比得上真枪实弹来得让人激情澎湃。

这不,虽然是寒冬腊月的气候里,可这些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们一个个都像是打了鸡血般,荷尔蒙急剧分泌。

“好,我已经调查清楚那小子住在哪一户了,一会我一声令下,咱们就上。我已经跟上面打好招呼了,只要不弄出人命来,随你们折腾!”黄毛把嘴里的烟往地下一扔,狠狠踩了两下,他那被纱布裹着一圈的脖子到现在还隐隐作痛。特别是关岚当时那疯魔般的眼神跟气势,他连觉都睡不好。这是着了心魔了,除非破了它,不然自己一辈子都在心里落下个坎。

他想清楚了,只要把那女人压在下面狠狠蹂躏一番,这心里的恐惧和愤怒才能烟消云散。他们不过是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野小子野丫头,也敢在他武磊的地盘上猖狂。虽然自己只不过是帮里垫底的小人物,可那也不是谁都能惹的!

“上!”武磊一马当先,照准房门就是一脚,老式的木头门直接就给踹开了,然后七八个拎着棍棒的混混便蜂拥而入。

大厅里没人,就直奔卧室,可当武磊率先看到卧室里的场景时却愣了一下,那身凶神恶煞的气势也顿了顿。

只见关山被捆绑在床上,嘴巴也用毛巾堵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不仅武磊愣住了,后面一群小弟也愣住了。难道有人先他们一步收拾了这小子?

“嗯嗯呃嗯!”看到这群混混,关山扭动着身子,想要说些什么,话都嘴边都变成了不明意义的哼声。

“小子,没想到啊,爷爷还没来找你,你居然就先栽坑了。行了,我也不为难你了,就打断你一条腿就可以了。”武磊恶狠狠的说道,他可没有想过放过关山。

关山的眼睛猛然瞪大,脸上露出惊恐之色来。

“怎么,怕了,现在晚了,爷得让你知道,有些人你是得罪不起的!”看到关山脸上的恐惧,武磊心里涌起报复的**。

关山的眼睛瞪得更大,不过这惊恐不是来自武磊和这群混混,而是那如幽灵般出现在他们身后的关岚。

感受到关山的目光,她面带微笑,一手提刀,另一只手的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然后,手起刀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