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15:果实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8/1/5 22:57:06 字数:3058

大火已经燃到了尾声,它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吞噬着身边的一切,那赤红之中闪烁着诡异蓝色的火焰,就像是来自幽冥的使者,宣告着生命的脆弱,世人的渺小。在遍地的焦灰中,隐隐可见三具已成碳状的尸体。

碍于人多眼杂,顾墨笙不能上前去仔细检查尸体的状况,那对姐弟会不会就在其中?想到这种可能性,他的一颗心沉到了谷底。没有想到自己匆匆赶来,最后看到的却是这样的结局。

“啪”

胳膊与跻身而过的人相撞,顾墨笙下意识看去,只捕捉到那藏在帽檐下的一道锐利的目光。

“这是…”顾墨笙看着那消泯于人群中的背影,刚刚擦肩而过的瞬间,他忽然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像是被极端危险的猛兽给盯住了一样。重要的是,这样的目光顾墨笙并不陌生,那是漠视所有的生命,将其只当做一堆数据或者尸体的目光。

杀手,法医,还是殓尸人……他曾经与这个圈子里的人打过交道,他们不是疯子就是冷血动物。

被火烧过的硝烟扩散开来,一缕缕钻进周围人的鼻中,那藏匿极深的化学物质味道让顾墨笙脸上变作凝重,他嗅到阴谋的气息。

男子压低的帽檐下,嘴角微微上勾,熟悉他的人看到这个表情大概就知道他这是见猎心起了。

“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开心?”鬼火问道。

“刚才碰到了一个有趣的家伙,他身上有着既让我讨厌又让我兴奋的气息。”男人回想着刚刚惊鸿一瞥所感受到的。

“就像是医院里那些披着白色人皮呼喊上帝仁慈口号的伪传教者一样,不过却又有着腐烂尸体的邪恶味道。真是好奇特的存在啊,我真想把他解剖开来好好研究一下,再制作成标本加入我的收藏行列里面!”

“喂喂,你该不会要在这里动手吧?”鬼火听见那远远传来的警笛声,要是这货突然疯魔,在人员如此密集的地方暴露了什么,那可就不太妙了。

“不,我现在有更重要的患者要面见,一位十几前年就预订好了的患者。至于这一个,就留待下次吧。我已经做好了标记,他跑不了的。”想到有如此多的乐趣在等待着自己,他一改之前那冷静淡漠的样子,脸上露出迫不及待的表情,就好像是被艳女勾起了所有情欲的奥姆真理教教徒一般。

当初那个小小的青涩种子,如今已经成长为怎样甘甜的果实了呢?既然可以杀掉黄毛他们,那想必一定是得到了很好的施肥和浇灌吧。想起当初那寒芒乍现的一瞬间,那个年纪的孩子居然能够做到那样的致命一击,真是惊艳。

他的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脖子,直到今天,这伤口处还不时隐隐作痛。

真是好啊…最早时本来只是想着多个用来实验的白老鼠而已,没有想到居然给了自己这么大的惊喜。这惊喜留待十几年后再打开,更加让人欲罢不能啊!

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那种莫名的兴奋,随着心脏的每一次跳动,在血管的膨胀和收缩中向全身传递而去。你懂得那种兴奋的感觉吗,那种得到圣诞礼物将要打开时候的激动。对的,就是现在这样的感觉。

太期待了,期待她如当初一般充满抵抗和杀意的姿态,更期待她在绝望中被放空鲜血,身体在扭动中渐渐冰冷的一瞬。生命之花凋零的刹那,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里,有着一个同样的生命之花又绽放。这种毁灭与新生的**,他就像是造物主般玩弄并赞叹和欣赏着生命。

“好了,我们快一点去追上他们吧,我手中执掌诞生与死亡的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

关山在一个人迹稀少的胡同里喘着粗气,背着一个人跑了那么大段路,已经消耗了他八成的体力。可他不敢休息太久,也不敢在大路上随便冒头。每当看到有穿着类似警服的人员经过,他都会心虚的躲避开来。

不知道黄毛是不是已经清醒过来并报了警,那屋子里的死尸是不是被人发现了呢?想到接下来即将面对警察铺天盖地的通缉和逮捕,关山是真的感受到了恐惧和压力。生活在这个时代里的人,头上永远悬挂着一把名为法律的刀子。在从幼儿园到中学再到大学,与知识一同灌输进我们大脑中的便是规矩二字。

而在规矩背后藏着的,便是惩罚!法律和执法机关的威慑力,早就深入每一个公民的心中,一旦违规,一旦触犯了法律,那等着自己的便是令人生畏的惩罚。看看关岚被冠以罪犯女儿的名头所生活的这些年,便可知在这个时代,这个国家中,违法是多么严重的一件事。

“怕么?”关岚问道,她能够感受到背负着自己的这具身体在颤抖着,此刻大汗淋漓的关山自然不可能是因为寒冷而颤抖,那么只能是因为恐惧。

“怕,但是怕也要做!”关山说道,没有回头路,他不会丢下关岚一个人的。“我们走吧,趁着警察还没有发现,趁着他们还没有追来。我们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吧。”

幼稚中带着坚定,他铿锵有力的说道,没给关岚拒绝的机会,便背着她再次向前迈步。他并不是无目的的,出了祥阳西边就进山了,那里人迹罕见,或许能逃出生天也说不定呢。

呵,年轻人的想法。这个国家很大,这个世界更大,可是能够给他藏身的地方又有多少呢。在这个通讯发达的社会中,每个人都无所遁形。

就像此刻,他那逃出这个城市,逃进山里的天真想法还没有实现,便已经被人给追了上来。在他回头想要走出胡同的时候,狭窄的入口已经被两个身影给堵住了。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本能的觉察出眼前这两人身上散发出的敌意,关山将关岚放下并护在身后。

“我们又见面了。”男人直接无视了关山,他的眼睛紧盯在关岚身上,“十几年前匆匆一面,如今你已经成长至此,我真是感到无比开心啊。”

在看到这个男人的刹那,关岚就忍不住向后倒退,曾经的一幕如同梦魇般缠绕在她的心头,所有的记忆如同被刷上了一层漆黑,恐惧,茫然,不可置信。

“你是谁?”关岚的声线在颤抖,她能听到自己牙齿在上下碰触的声音。

“看你的表情,不是已经想起来了么。是不敢相信么,曾经被自己亲手杀死的人,如今又重站在面前。”男人把脖子上的黑色围巾摘掉,露出那道伤疤来,“怎么样,看到这个,相信了吗?”

“不可能,你已经…”

“我已经死了,被你亲手杀死了,对不对啊?”男人笑道,“可惜哦,只差了那么一点点。我是个医生,我懂得自己的身体,我更懂得如何救人和杀人。所以想要在那种情况下活下来,并在人前制造出假死的现象,也不是很难。”

“其实,我大可不必如此费劲。可是你知道么,那个时候,我看到你眼中的绝望和杀意,看到你如同世界被撕碎的样子时,我感到了无比兴奋,我看到了一颗终有一天可以长出甘美的罪恶果实的种子。那个时候,我决定了,我要为你创造出一块合适的土壤。”

男人上下打量着关岚,就像是在看由自己亲手培育养成的圣果一般:“你是出落的如此完美。当然了,这一点我还要感谢你的父母,他们不负重望。”

“我要杀了你!”

听到关岚的话语,男人拍手大笑:“好,就是这个样子。说实话,命运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我虽然只是给你创造了一个条件,可是它却推着这一切向我所期望的方向发展过去。我更是没有料到,你会就这样忽然有一天就回到了我的面前。”

“看来,这是它,对我辛勤劳作的回报。”男人指了指头顶,面带虔诚,“现在,是我回收成果的时候了。”

关山死死挡住关岚不让她冲出去,这个男人很危险,还有他身后那个不知虚实的家伙,如果放任关岚过去的话,后果一定会非常非常糟糕。

“姐姐,你冷静一点!”关山大喝一声,然后抓住她的一只手,沉声道,“不要怕,还有我在呢。”

关岚那充满疯狂和杀戮的气息一顿,原本不稳定的情绪和人格又渐渐平复下来。现在的她似乎处在某个临界点上,是出现转机还是彻底迈向深渊,仅在一念之间。

“嗯?”男人的脸色沉了下来,本来那满满的甘甜气味忽然被一股子酸臭味给掩盖住了。姐姐?弟弟?像是十几年前的老戏码一样,到了现在还在给我演么,真是恶心。恶心透顶,比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还要让人受不了!

“你,去死吧。”冰冷和话与冰冷的刀同时对着关山发出,那于手心里暗藏着的锋刃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绚丽的银色光芒。

下一秒,鲜血如玫瑰花一样绽放,又于顷刻间凋零,描绘出令人窒息的唯美。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