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18:请求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8/1/27 22:05:13 字数:3272

李维听得心惊,鬼面两只手抓住了他的两个胳膊,言语中带着某种煽动性:“我们只是组织里的棋子而已,他们用完了就会丢掉。自从加入他们以来,我们做了多少坏事了,虽然那都是我们自已选择的,可这些真的是我们想要做的吗?

没有自由,没有希望,我们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被压着。是的,或许我们都不是什么正常人,都是别人眼里的疯子,怪胎,精神病。可这并不是我们被人无条件利用的理由。

或许我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是个反社会主义者,可你不同。李维,我知道你是个有着自己原则的人。我知道你曾偷偷放掉那些组织要求杀死的人,也知道你经常接济那些孤儿和可怜人。但是,只要你一天还在为阴司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你就永远也摆脱不了黑暗和罪恶。

即便你做了再多的善事,可只要你有一天还在双手沾满鲜血,还有人因你而死去,你的灵魂就永远也得不到救赎!”

鬼面的一番话说下来,李维的脸色有些发白,这每一句话都说到了他的心里面。老实说,李维和组织里大部分成员都不同,他没那么多花花肠子,也不想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可面对现实,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法选择自己的生存环境,有时候被逼无奈,只能违背着本心去做事情。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恶人在佯装善人,也有很多好人在做着坏事。或者说,善恶与好坏,本来就无法单纯定义。

就像是李维所说的一样,他和鬼面,都是无从选择的人。从一开始,命运就将他们逼到了角落里,逼到了生存与死亡的边缘。但鬼面的天才和冷漠,让他可以不顾及太多人的生死,他不在乎其他人到底怎么样。可李维做不到,他的心始终有一种愧疚感和负罪感。

可在组织待了那么久,畏惧之心早已根深蒂固,想一时间破除是很难的。但是这一次,李维觉得或许可以一试。至于失败…自己早已是死了的人。无亲无故,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呢?

一直以来把鬼面当成唯一的朋友,无论对方承不承认,至少李维是这样想的。既如此,不如就搏一次吧。

“好吧,我听你的。”

听到李维终于做出了决定,鬼面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还有一种急迫感。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刚才他所说的话里到底有多少水分。

先不说和顾墨笙联手根本就是扯淡,天晓得他是怎样把那样大义凛然的话给说出来的。他是个自私的人,永远都是。他不在乎这个世界怎么样,也不在乎那亿万蝼蚁的死活。他唯一在乎的,只有自己想要完成的事而已。

无论是父亲的研究,还是舒亦辰,都是他宝贵的成果,绝不允许任何人随便伸手去碰。谁敢碰,那就剁了那只爪子。别说区区一个黑无常,哪怕是阎王,也休想!

如鬼面这种性格的人,不可能真心效忠于任何一个组织,对他来说,一切都不过是踏脚石而已。当初选择阴司,也不过是因为他们能够给予自己更好的条件,现在既然他们贪婪得想要夺走自己的一切,那么就毁了它吧。

电话打不通,鬼面只能给舒亦辰发了个警告的短信,让他千万不要吃下之前拿到的药。那种远远超标的剂量,吃了不死也得废掉一半吧。所以当组织突然提出要加大剂量时,鬼面是直接拒绝的。在他看来,这已经不是研究了,而是**裸的杀人。

公然拒绝组织的命令,这也是黑无常盯上他的原因之一。而另外的原因,自然是觊觎他手里的那份资料。不过这件事到底是如何暴露的呢,还有他父母当初的死,鬼面知道这后面必然有一双手在操控着。

自己早晚会找出来的,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解决黑无常。鬼面唯一能够想到帮忙的人,就只有顾墨笙而已。

想要找到顾墨笙,鬼面想到了一个地方,老谢的酒吧。

夜晚的酒吧永远是那么热闹,与白天的清冷完全不同。在这里,大家不讲身份,不讲来历,也不讲身份。一杯酒下肚,所有的暂时抛却脑后。哪怕是生死大敌,也先干了这杯,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再拼个你死我活。

老谢的酒吧,就是这么一个奇特的地方。

“我找顾墨笙。”开门见山,鬼面知道老谢和顾墨笙是旧识,也不想隐瞒什么,直接把所有来意表明。

“虽然作为这里的老板,我所信奉的准则就是满足客人的一切要求;但作为一个朋友,我必须得为友谊负责。如果你是想要对顾墨笙出手的话,我想我可能会阻止你的。”老谢,这个光头男人始终秉持着绅士风度,也从未有过凌厉的眼神或摄人的气势。但鬼面觉得,这是个极为危险的男人,比顾墨笙要危险得多。

“我只是有事情想和他谈,就在这里。如果我有什么不轨之意,也走不出这个酒吧不是么?”鬼面用眼神示意了下四周那些表情不善的酒客们,这里的人都会卖给老谢几分面子,有一部分和顾墨笙关系也不错。如果鬼面敢惹事,恐怕会吃不了兜着走。

“你明白就好,我这就去打电话,你老实一点。”老谢用威胁的口吻说道。

在老谢给顾墨笙打完电话二十分钟左右后,那个带着烟草气味的男人就过来了。不得不说,他身上的气质和这个酒吧非常搭。尼古丁与威士忌,简直是绝配。

“两杯丁诺。”没有多说什么,顾墨笙直接点了两杯度数不高的酒,大喇喇的坐在了鬼面的旁边。

无论是这个动作,还是那很快便摆在面前的酒杯,都让鬼面不禁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是觉得这种酒只配给女人喝吗?老实说,喝度数太高的烈酒,你还有点嫩了。等你什么时候品尝过女人眼泪的辛辣,才能驾驭得了烈酒。”

将大玻璃被中的液体一口饮进,虽然这玩意对现在的他来说和白开水没什么区别。可喝酒更多喝的就是一种感觉。

而鬼面则是仅仅浅尝了一小口。酒精这种东西对大脑有害,而且还会让人神志不清,影响思维,他是从来都不沾的。

“你不会喝酒?那还真是可惜了。”顾墨笙就像是在看亲戚家不成器的孩子一样,对于男人来说,酒量可是和气量成正比的。

“我要杀一个人,需要你帮我一把。”鬼面直截了当的说道。

“哦,凭什么?”顾墨笙没表现出多大的惊讶,只是低头玩着手里的杯子。好像不是曾经的敌人请自己帮忙杀人,而是不太熟的邻居找他借一百块钱一样。

鬼面道:“阴司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对下面人的工作进行审查,并对不及格的施以惩罚,对背叛者或者阻碍者进行清除。负责这项工作的被称之为黑白无常。你如果想要更多了解有关阴司的事情,唯一的办法就是从组织里地位更高的人身上获取。

那些鬼王们都有着崇高的地位和身份,而且非常神秘,你很难找到他们。黑白无常的你最好的机会。我会布局把他引出来,到时候我们联手解决掉他。”

鬼面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无论你相不相信,我已经叛出了阴司。能够想到与我一起对抗他的人就只有人,所以才会来这里。”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鬼面觉得这句话是有道理的。无论怎么看,这件事对他们都有好处,即便顾墨笙不相信,也应该会感兴趣和他好好谈一谈的。可惜,让鬼面失望的是,顾墨笙听完之后完全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难道说,自己想错了?还是他根本就不相信自己,觉得这是圈套。虽然本来也知道这件事有些扯,可鬼面实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放手一搏。

还好,就在他已经失望,想着该如何脱身的时候,顾墨笙总算开口了。

“可以,我不想过问你为什么忽然背叛了阴司,不过我有一个条件。”顾墨笙拿出蓝色胶囊来,“我研究了这种药物,却无法做出缓释剂来。我想让你解除那些孩子们身上的药瘾症,我知道你能做到。如果不答应的话,这次的事情就免谈了吧。”

“好,我答应你。只要解决了他,那么就会全力制作出缓解副作用的药物来,想办法让他们脱离药物的控制。”对于顾墨笙的这个要求有些惊讶,不过这对自己来说根本不是难事。

在鬼面临走前,顾墨笙问了一个问题:“这一次的事情,和舒亦辰有关系吗?”

鬼面的目光闪动了一下,然后沉声道:“不,没有任何关系。他不过是我众多实验对象中的一个而已。我想要保护我父亲遗留下的东西,也想捍卫我自己的研究成果,仅此而已。我不是什么好人,也从来都不会在意别人的死活,他也不例外。”

说完大步离开,只有一个瘦弱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不真实。

是么…为什么我觉得你是个不坦诚的家伙呢。顾墨笙掏出手机,上面还有一封舒亦辰发给他的信息:请你帮我救救鬼面,他可能有危险了,拜托你!

人,复杂的生物。顾墨笙揉了揉太阳穴,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让他的大脑有些混乱。一条条线纠缠不清,剪不断,理还乱。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关系,也是这样子吧,纵横交错着,彼此牵连着。想断,断不了;想留,留不住。似有还无,若即若离。

“老谢,我想拜托你,这两天帮我照顾一个人。可以让他在你这里打打下手什么的,是个非常卡哇伊的妹子哦。”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