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8/1/31 22:06:38 字数:3516

我想我应该再多说说关于祝九,关于李佳玉,以及所有于此有关之人的事情。毕竟,他们虽然只是这本书里匆匆一幕的过客,可于这段故事中,于这段人生里,却是有血有肉,有着鲜活生命的存在。

他们的故事可能乏味至极,却也可能比我所讲述的更加精彩。浮世万千,每个人都是一本文笔细腻,婉转流长的书。

……

开头或许还得从那场葬礼说起。在火中,在雪里,舒亦辰终于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间。原来,无论一个人生前拥有多少:美丽,财富,地位,爱人……最后也不过是化为了飞灰,被埋进土里。

就像我们来时一无所有,去时也是孑然一身。干干净净摆两头,却非要满身泥淖走一遭。也说不上是可笑还是可悲。

当一切尘埃落定,如泡沫般的梦境惊醒,世事繁华在眼中变作了虚无。他们亲眼看着走在这条道路巅峰的人逝去了,还未来得及真正实现所谓梦想,这个梦就破了。

美丽呢,如此之短暂真的值得用一生去换取吗?

爱情呢,在世人凡俗的目光里就像是一个笑话。

自由呢,或许这是他死后唯一真正得到的东西。

面面相觑,他们能够从彼此眼中看到的就只有迷惘。稀里糊涂走上了这条路,可路的终点在哪里,这一路走下去会怎样,他们中没人想过。

可在这一天,被埋进这片土壤里的或许不仅仅是舒亦辰而已,一同被埋葬的,还有许多丑小鸭的天鹅梦。

不久后,鬼面做出了缓释药物,又有更多的人退出了这个群体。

祝九看着群里仅有的几个名字,再看看已经是个清秀小伙的自己,那段当药娘的日子好像做梦一样。直到现在,他还常常想起当初在医院门口初见舒亦辰时的惊艳,想起他曾陪着自己去看医生的经历。

还有可爱的兔子君以及群里的大家,那时无忧无虑,把不切实际的梦当成了生存的意义和动力。如今,风干了胭脂,擦去了粉底,像个男人一样扛起了生活的重负。才懂得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那藏在床底的黑色箱子,里面有自己所有的回忆。无论是苦是甜,是可笑是感动,它们都是自己曾经那样活过的证明。还有那一夜,曾经救过自己性命的男人,那时的声音和模样,以及那股淡淡的烟草味道,都永远留在了祝九的记忆里。

在多年以后,朝花夕拾,它也是一段青春的记忆。

画板上的墨迹还未干,纸张上描绘着悠悠的日常。他虽已不再是什么职业的画师,却总喜欢在闲暇时将脑中忽现的景象通过画的形式留下来。在忙碌的生活中自娱自乐,或许这才是甘之如饴的人生吧。

那些放弃了继续做药娘的人渐渐回归了现实。事实证明,人是很容易便被周围同化的生物,或许开始有点困难,但在日复一日的消磨中,他们还是成为原本该有的模样。终有一天,他们会娶妻生子,有自己的事业和家庭。青春时那点荒唐事,谁还记在心里呢。

当然,放下并非每个人都能够做到。

比如失踪已久的李佳玉,此刻正被自己的弟弟关在一间封闭的屋子里。每天的这个时候,他都会来给自己吃药。过量的雌激素和孕激素,让他的身体开始变得有些畸形。当那明显鼓起的胸部分泌出了乳白色的汁液时,李佳玉几乎疯掉。

可是他的嘴巴被堵住,四肢也被紧缚着,除了用喉咙发出呜呜的声音外,什么也做不到。

“我给你带来了新裙子哦,只要乖乖吃药,我就会亲手帮你穿上。”

在李佳玉的眼里,自己的弟弟已经变成了一个恶魔。这是上天对自己的惩罚么,惩罚自己做出了有违人伦道德的事情。

口中的塞物被取出,可不待李佳玉说话,两根手指便直接**了他的嘴巴里,一直到了喉咙处,才将夹着的药丢了进去。

他想呕吐,可是却被死死固定着脖子,直到他将药物全都吞咽下去为止。

“好了,现在我就为哥哥换上漂亮的新衣服吧。”弟弟拿出一把剪刀来,将李佳玉现在所穿的衣服全都剪成碎片,然后再为其套上那件他精挑细选的白色长裙。在穿衣过程中,由于触碰和挤压,李佳玉的胸口处的衣服明显看见被弄湿了一块。

胀痛和酥麻的异样感让李佳玉痛苦不堪,随着药物的刺激,他的身体只会继续异变下去,最后变成一个不男不女的畸形怪物吧。

但这一次服药后,李佳玉却感觉和之前完全不同。他的心脏跳动得非常快,血液在身体里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流窜着。胸口在发烫,大量的汁液被喷洒出来,他的鼻子流出了鲜血。

紧接而来的是超乎想象的疼痛,他的大脑好像被炸弹给炸开了一样,所有的脑浆都混成了一团浆糊。皮肤像是刚从热水里烫出来的,通红无比。瞳孔一圈圈放大,全身的骨骼在作响。

李佳玉感觉自己好像下一秒钟就要死掉了一样,他最后的意识消失了,赤红,黑暗…两种色彩在他的大脑中交互着。

“你怎么了?”看到李佳玉现在的模样,弟弟似乎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他惊疑不定的看着手里装着蓝色胶囊的药瓶。没有人知道,这是他之前去参加舒亦辰的葬礼时捡到的,应该是放在遗物里面不慎掉了出来。

鬼面已经不再给他们提供药物了,除了服用缓释剂解掉,然后放弃继续做药娘外,就是像吃过去的那些药物。可是那些药物怎么够呢,即便激素能让李佳玉的胸都开始发育,可是却依旧达不到他的理想效果。

在捡到这个药的时候,他就在想,或许自己能够创造出一个不亚于舒亦辰的药娘来呢。抱着这样疯狂的幻想,他把自己的哥哥当成了实验的小白鼠。他才不是因为喜欢自己的哥哥呢,他只是想从哥哥身上得到成果再用到自己身上而已。

舒亦辰既然已经死了,那么能够超越他的就只有自己。他要万众瞩目,受到所有人的喜爱和追捧。

在看到舒亦辰站在药娘的巅峰时,他的心里面充满了羡慕和嫉妒。大家都是抱着共同的理想来的,凭什么你能够得到那么多荣耀呢。还好你已经死了,受尽嘲讽的死去了!

一阵类似于野兽的低吼声将他的注意力吸引过去。那是他的哥哥李佳玉,此刻双眸如血,浮在表皮的血管一根根鼓起,甚至可以看到血液在里面流动着。狰狞,可怕。

居然变成了这副丑样子,那不就失去了培养的价值么。他的心里面有些烦躁,狠狠打了李佳玉一巴掌。

“闭嘴,你这个私生子,下贱东西。真的以为我劝父亲接纳你是因为可怜你吗?你不过是我手里的一个玩具而已。你这个野种!”其实他很讨厌自己的哥哥,只因从第一次见面时,他就发现,自己的哥哥穿上女装后更有魅力。

该死的,为什么每个家伙都比自己好看。为什么他们拥有自己所不具备的条件,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

“我说了,安静点!”一脚将李佳玉踹倒在地,反正也只是个野种而已,现在也没什么用了,即便死掉也无所谓的吧。只要做成意外死亡的假象就可以了。爸爸那么爱我,是不会怪罪我的。

说道爸爸,他对李佳玉的厌恶更多了,杀意也更加坚定。因为李佳玉居然也得到了爸爸的欢心,把本应该独属于自己的宠爱分走了一部分。

该死,你真的该死!

捡起地上的剪刀,他已经决定了,就在这里把李佳玉杀掉。反正玩具,试药鼠这种东西,要多少就有多少。家里有那么多的佣人,实在不行也可以去外面找。只要拿出钱来,那些下流低贱的货色们自然会乖乖跪在本小姐的小脚下。

话说回来,倒是好久没有和男人上过床了……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潮红。

举起剪刀,用锋利的片刃对准李佳玉的脖子。你就去死吧,别怪我,谁让你从出生就注定是个低贱的野狗呢。本来看你有点姿色才收留你的,可是现在变成这副模样,连最后的价值都没了。垃圾,是没有存在的意义的。

“噗”

鲜血绽放,却不止是李佳玉一个人的血。剪刀的一片刺进了李佳玉的肩部,而他却将自己弟弟的一只耳朵给咬了下来。

“啊!”一只手捂着鲜血直流的脑袋,缺了耳朵的地方血如泉涌。

“混蛋,居然敢咬下我的耳朵,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啊!”没有了耳朵,自己将会变得多么丑陋,别人会怎么看待自己。

极度愤怒疯狂的他却并没有意识到现在的状况,等待他的是已经陷入了彻底疯狂,如同凶兽一样的李佳玉。

当死去的时候,他的脸上全是不敢相信和惊恐。一直被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家伙,居然会变得如此可怕,居然会真的杀死自己。他满身伤痕,大多都是咬伤,有些地方深可见骨,就像是被狼啃食过一样。

他亲手造就了一个怪物,然后这个怪物把他杀死了。

最后停留在他脑海时的,却是第一次见到李佳玉时的场景。那个躲在爸爸身后,脸上带着腼腆的男孩。

这个被他蛊惑,成为伪娘,成为药娘,成为自己床笫之间的伴侣和玩物的家伙,杀了自己。

他的眼角,划落一滴不知是后悔还是怨恨的晶莹泪滴。

而看着这一片狼藉,本应没有自我意识的李佳玉双眼之中却也流出眼泪,这泪水被血染红,最终成为了血水。

“谢谢你答应父亲收留我,还给了我母亲赡养费。我会报答你的。“虽然在李佳玉面前的是个比他年纪还要小的小不点,可是李佳玉知道,如果不是这个小家伙,父亲不可能会接纳自己。

“是么,那你就成为我最忠诚的玩物吧。我可是非常喜欢你哟,我的哥哥。“

当时的李佳玉真觉得,弟弟笑起来就像个天使。那个时候,他下决心,要用一辈子报答他,保护他,爱他。

现在,弟弟被自己杀死了,他也要兑现诺言,继续在黄泉路上保护他了……

当两人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开始腐烂了,李佳玉的手牵着弟弟的手。我想,他大概是到另一个世界中去履行自己的誓言了吧。

在这条行差就错的道路上,还有多少迷路的人儿……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