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7:微爱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8/2/8 20:33:20 字数:3311

为了爱,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然后灵魂在尘埃里开出花来。

亲吻你,拥抱你,在每个夜晚与你合为一体,这是爱;杀死你,分解你,在某个雨夜将你亲手埋葬,这也是爱。

明明已经做好了与你一起去死的准备,为什么你会选择抛弃我呢?难道这个充满了虚情假意的世间就那么令人不舍么?

后背在隐隐作痛,无情的一推让我从楼梯上滚落,身体像是散了架一样,而你却没有多看我一眼。脸上带着冰冷和决然。

良木,快听,我们的女儿在哭呢,他想让你再抱一抱她;而我的脸上则带着笑容,此刻卑贱得就如同最低微的奴仆。至少,带着我一起离开吧。我们可以躲到天涯海角,到一个没有人找得到,认识我们的地方去好么。

“签了它,把你自己卖了去还债。”桐生良木拿出一张合同,用我的手指沾了一点因碰破头而流出的鲜血,然后用力按在了纸上。

“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为什么每一次要在我好不容易以为得到幸福之后再狠心夺走呢?这个世界就那么讨厌我吗,就那么不想让我得到幸福吗?一次次折磨我,一次次践踏我才开心吗?告诉我啊!

这个时候,良木已经无视我的质问,向着房间里走去,我们的女儿正在哭泣着。

“这孩子,今后也会像个过街老鼠一样吧,干脆也一起交给组织培养吧。”

我不知道良木是怎么狠下心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可是我们的女儿啊。曾经那么爱着我们的你,曾经那个好丈夫,好爸爸,去哪里了呢?当关系到自己性命的时候,一个人居然可以变得这样自私,这样冷漠无情吗?

就因为被偷钱的组织找上门来了吗?即便一起去死又能怎样呢,即便是瑞惠还是我都是不会惧怕的啊,我们一家三口,即便死在一起也可以到黄泉继续作伴吧。

可是此刻,这个男人为了自己的生路,却要将自己的妻女全都当成商品一样送给黑社会吗。

当回过神来的时候,良木他已经死掉了,就在他抱起女儿的时候,我从背后给了他许多刀。

他的眼睛鼓得好大,像是青蛙一样呢,真是可爱!

就这样,把他的身体一点点弄得支离破碎,分装在不同的袋子里面。与那些腐烂坏掉的水果蔬菜一起,全都埋在了某个地方。如此多的养分,到了哪一年的春天,这里会不会发芽,然后长出一朵美丽的花儿来呢?

若是如此的话,那一定是纪念着我们爱情的花朵吧。

绫小路薰的梦境是在这里结束的,可竹久时子不幸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良木的失踪没有引起什么关注,在这样的一个年代里,每天都有人死不是吗?可能是自杀,可能是因为欠钱而被人做掉了,也有可能偷渡去了国外。

而在几天后,那个帮派里的人找到了我。我变卖了水果店,将女儿托养给了一户还算说得过去的人家,然后到了夜总会工作。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在男人们粗重的呼吸和口哨中卖弄着**。

每个晚上我都会被灌醉,醒来时在一个不认识的小包间里,身旁睡着一个或几个陌生的男人。也有时会是女人,不过这种情况很少就是了。

那个时候,我真的觉得我的人生完了。可没想到,时代居然变了。战败后的经济大萧条开始出现扭转,政府重新整治起社会治安来,虽然不能说将黑暗势力完全打压下去,但至少人们过得比过去好多了。

在一次扫黄活动中,我被警察抓捕并脱离了那个帮派。当被告知,我拥有了重新选择人生的机会时,当我走出警厅的大门时,那一刻觉得阳光好刺眼。

我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并觉得自己有义务去找到她并抚养她成人。虽然作为一个母亲我是不够资格的,但我希望看到我的女儿。

颇费了一些波折,我才重又找到那户寄养的人家,他们已经搬去了很远的地方。当我见到瑞惠的时候,她已经长得那么高了,从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婴儿长成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今后也一定会是个大美人吧。

“阿姨,你是谁?”

“我是你的妈妈哟。”我的话一定让她感到非常惊讶吧,看她的小样子就知道了。我忍不住将她抱在怀里,即便已经过去了好几年没有再抱过她,即便她也和婴儿时完全不同了,可是这份来自血液的悸动,这份安心感是不会错的。

如果是我们母女二人的话,如果是瑞惠的话,或许我会努力工作养家,把这个孩子给带大。

可是这一切却被瑞惠的养父母给拒绝了。

“这是为什么呢,我是瑞惠的亲生母亲,而且当时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我会出所有的抚养费,只是将瑞惠暂时寄养在你们这里而已。”

“老实说吧,我们之所以搬家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就是想躲开你。抚养费我们可以不要,但是瑞惠是不可能还给你的,再说了,你也不想自己的女儿知道她的亲生母亲居然是做那种工作的吧。”瑞惠的养父口中带着某种威胁的意味。

“你一个人带着瑞惠也没法安心工作,你能够照顾好她吗?倒不如先将她继续放在这里,等你有了稳定的工作以及家庭之后,再来将瑞惠领走吧。”瑞惠的养母唱起了红脸来。他们之所以这么无所畏惧,无非是我曾经有过不良记录,在警察局里有了备案。这样一个杀过人坐过牢还当过妓女的人,想要再次拿到孩子的抚养权,是一件不那么容易的事情。

“当然了,这期间你可以随时来看望她,毕竟你是瑞惠的亲生母亲,我们不会阻止的。”

那一天,我没能领走我的女儿,她好像很恋我,在我走的时候依依不舍的与我道别。从那天开始,我便四处求职,并不断存钱。我告诉瑞惠,等妈妈存够了钱,就会带她走。我会给她把房间装扮得很好看,为她做飘亮的衣服。

那个时候,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在河边的草地上抱着她看夕阳,与她一起嬉戏,和她聊着各种各样的事情。

可是,我终究还是食言了…她一定很恨我吧,那个时候她的眼神,我能够看到全部都是失望,红红的眼睛一定是哭了很久吧。

这个世界欠我什么我不知道,但我欠瑞惠很多很多,比如完整的爱和完整的家。

......

这一段故事一直被绫小路瑞惠藏在了心底,没有人知道。她之所以那么拼命工作,努力存钱,坚持一个人抚养自己的女儿绫小路薰,或许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受到了自己母亲的影响吧。

那个曾经说要将自己带走的女人,那个说要给自己一个家,说要好好抚养自己的女人。她努力工作存钱,结果所有的钱却全都被男人给骗走了。多么可笑,多么愚蠢,当自己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不能置信。

绫小路瑞惠知道自己的母亲曾经是什么样子,知道她被男人欺骗过的经历,知道她坐过牢,知道她当过妓。这些,全都是自己的养父母告诉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疏远她。

可是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根本不介意这些,自己知道母亲到底承受了多少痛苦,她一定是非常非常不容易吧。可是最不能原谅的就是,她那样作践自己,居然还会傻傻相信那种男人的话,相信那样的满口谎言的生物会再带给她幸福。

结果呢,被骗走了所有,一脸颓然地告诉自己,她没有办法带自己走了,没有办法抚养自己了。然后又自甘堕落的去红灯区站位了。

可是自己根本就不在意过怎样艰苦的生活,也不在意有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漂亮房间或精致的衣服,自己只是想和母亲待在一起而已啊。就算辛苦一些又怎么样,不是还在一起吗?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能理解呢?

我已经不想再看你一边被人指着脊梁骨骂一边还把出卖自尊换来的钱再交给养父母了。我也不想再看到你那躲躲闪闪畏畏缩缩的样子了。

所以,我不会像你一样的,我会保护好我的女儿,我会竭尽全力照顾好她,不会让任何人将她从我的身边夺走。即便为此而不得不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又如何呢,即便为此要为那个组织卖命就如何呢,即便为此要伤害别人的生命,我也在所不惜!

在绫小路薰看到的那封信最后有这样一句话,这句话竹久时子在离开绫小路瑞惠前也曾留给过她: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她一生爱的太多,爱的太用力,于是便如塑料袋一样变得廉价。那些人一边享受着它(她)所带来的便利,一边还要骂着它(她),将它(她)用过了便随手丢弃。

可塑料袋也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情感,它(她)努力撑开自己的身体,想包容更多,想容纳更多,想将自己用力填满,无奈最后里面剩下却永远只有空气。

竹久时子爱着自己的女儿绫小路瑞惠,却因为过度泛滥的爱而离开了她;绫小路瑞惠爱着自己的母亲竹久时子,却因为不能理解这份爱而选择了憎恨她。

可竹久时子的爱却在绫小路瑞惠身上以另一种方式变为了对绫小路薰的爱。究竟这爱是对是错,是深是浅,又何以去丈量呢?

爱本身伟大,却因为我们人类自身的渺小而变得卑微起来。

竹久时子如传教者一样将爱贯彻原初的纯洁,坚信,无所畏惧的去付出,直至它泛滥为止,最终收获的是人心变质后的自私。

谁爱的最深,爱的最真,爱的最无私,这个世界就会给他最大最响亮的巴掌。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