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16:贫穷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8/2/18 21:49:17 字数:3218

人随着成长总会忘记很多很多东西,过去的人,过去的事,都在一种半模糊的状态中渐渐消散。但有些事情,却总会牢牢印刻在你的记忆里面。这种难忘的事情,有美好的,也有不那么美好的,通常是后者居多一些。越是不想记得的事情,就越是难以忘却。

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国度,连语言都不通,心中难免升起一种彷徨和害怕。这一点无关年纪与性别,而是作为人天生就有的。人,都是怕生的动物呢,哪怕再开朗的人也不例外。

此刻陈铭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便有这种感觉。明明热闹非凡,可是心里面却是一阵没由来的空虚和恐惧。大概是因为这段时间一直被关着,和外界接触太少了吧。他在心里面这样安慰自己。

可随着每一步的迈出,心里面的这种感觉就更重一分,腿上好像绑了铅块一样,是那样沉重,那样压抑。抬起头来看看蓝天和白云,希望借此来使得身心变得空灵一点,可天空中哪有什么云彩,只有一轮烈日当空,阳光刺痛了眼睛。

起因是由于阮筱筱生病了,突如其来的高烧连一点预兆都没有,聪明如她也只能乖乖躺在床上任由病魔的折磨,这在陈铭看来倒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不过想想自己被强迫服下的毒药,这一丝丝报复的**便马上化为乌有。

如果阮筱筱挂了,那么他也差不多要跟着一起陪葬了。离开了她,陈铭可不认为那个恐怖的组织会同意把解药给自己。估计到时候不手起刀落再弃尸荒野就算是大发慈悲了吧。

无可奈何,陈铭只能先将阮筱筱放在宾馆里,然后自己跑出来找医生。可,问题是除了“雅蠛蝶”,“一库”这些之外再不会别的霓虹语的他,要到哪去找医生啊扑街!之所以能找到川玉来还是多亏了阮筱筱略懂一点霓虹语。可是现在已经彻底指望不上她了。

于是,陈铭想到了干脆自己逃回国,凭借现在的医学水平,他不相信解不开身体里的毒。这个想法一生出来就止不住了,抛弃阮筱筱这个把自己折磨得生不如死的女魔头,对陈铭来说一点点愧疚感和心理压力都不会有。相反,除去这个祸害,自己是为人民和国家立下了汗马功劳!

可是打通长途电话之后,陈铭接到的消息却是晴天霹雳。

“陈铭,你算是想起给老娘打电话了啊!”电话那头传来陈铭女朋友的声音。

一听这语气,陈铭就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失踪,肯定又惹她升起来,连忙在肚子里打好了一万字的草稿,准备先忽悠一番让她消消气。可谁知话还没出口,对方已经提出了分手。

“你在哪里我也不想管了,老实说在你失踪之前我就已经有这样的想法了,现在算是正式告诉你一声,我们分手了。”对方说的是分手了,而不是分手吧,意味着她早已做出了决定,再也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余地。

“顺便一提,你已经被我爸的医院给开除了,调职的事情自然也不必提了。你无故旷工造成的损失问题,等你回国后自会有医院和律师找你处理。”

当电话挂断后,陈铭还没从惊愕状态中恢复过来。女朋友吹了也就吹了吧,可是这工作也丢了算是怎么回事?即便凭他的学历和资质依旧可以找到好工作,可是辛辛苦苦那么些年的努力就因为这么一句话就没了?

他马上拨通了院长的电话,可对方只给回了一句话:“我的一切将来都是我女儿的,你以为我还会留着你这么的碍她眼的东西在医院里继续待着吗?别的我也懒得追究了,滚吧!”

这一句话,算是将陈铭彻彻底底打回了现实。或许是这些年来太过于顺风顺水了,以至于他都忘记了,这个社会的本来面目是什么样子,那些坐在高位上的人又是什么样子。管中窥豹,既然他可以借着院长的女儿上位,那么人家也可以一脚将他踢下来。

什么学历才华,在这个人情社会里全是放屁!

当初不就是因为看清了这一切,他才会不择手段往上爬么。是不是因为爬得太快,所以忘记了下面是怎样的风景呢。不站在山顶处,永远没法俯视,而在山脚处,方知仰望高处的苦涩和无力。

“MD,都是一群混蛋!”可是,自己又何尝不是呢?陈铭嘴角露出苦笑,这还真是因果循环,倒也算得上是报应吧。

可是,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从出生就站在了大多数人的终点,如顾墨笙那样的天之骄子,生来便拥有一切。财富,相貌,天赋,全都不缺少。可他呢,他陈铭又有什么?

他永远都忘不了,因为没有钱长期治疗和用好药,母亲居然就从不是很严重的肺病发展成了肺癌,最后撒手人寰。自己的老父亲呢?那个没有读过太多书的老实人,辛辛苦苦赚钱,在母亲住院后去索要该得的工资,居然就被开发商打断了腿。又因为没有钱及时治疗,只能看着它瘸了。

告状呢?

不过是一场官商相互,打压农民的把戏罢了。

钱钱钱,什么都是因为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钱寸步都难行,没有钱谁会尊重你,没有钱,你连自己亲人的命都不保不住。没有钱,你连基本的话语权都没有。

从那个时候,他就发誓,他要做个有钱人,做个有地位有权利的人,哪怕是不择手段。因为只有这样,别人才会高看你一眼,你才能抬头挺胸去做人。才能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坐进大腹便便满面油光的中年富豪的宝马车里;才能给自己身边的人该有的公平和想要的生活。

别给老子提什么一生淡雅是清欢的P话,也别跟老子扯犊子喂鸡汤谈人生大道理,说什么唯心主义。当你的亲人在医院里没有钱动手术的时候,当你的孩子因为贫穷被人数落被人欺负的时候,你再来跟我说一分钱和一百万的价值吧!

是的,这就是我陈铭,老子就是这么一个十足的小人。在陈铭的记忆里,印象最深刻的,最无法忘记的,就是没有钱时候的窘迫,就是面对强权时的无奈,就是被人指着脊梁骨欺负时的悲愤!这些,他一生都不会忘,永远也不会忘!

所以,他不是真的讨厌顾墨笙,他只是嫉妒他而已,嫉妒他为什么那么好命。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承受了多少痛苦,才一点点从社会的最底层爬上来。可他呢,什么都不用做,就拥有了一切。哪怕他在年少时蹉跎了太多的岁月,都可以用金钱权利和天赋弥补过来。

嫉妒使人丑恶是吗?可我本就是一个丑陋的人啊,哪怕今天的我西装革履,出入上流。可真正的我一直都是穿着打补丁的衣服和父亲去捡酒瓶易拉罐,去挖野菜回来煮着吃的丑陋的穷小孩……

不想再回忆那些事了,不想再过那样的生活了,不想再感受到那种无力了…...母亲握着自己的手变冷,父亲脸上憨厚的笑容变黯淡。在那天,我曾发誓,绝对不会再让贫穷从我的身边夺走任何东西。

如果就这样回去的话,那么面临他的无疑是失去一切,虽然之前的电话说得随便,不过以他对那女人的了解,对方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算了。恐怕曾经给予他的会更多倍的拿走。

那么,自己现在可以依靠的又有什么呢?哈顿大学的毕业证么,还是自己的医术呢?然而它们并不能直接从困顿之中将他拉出来。

阮筱筱……此刻浮现在陈铭心里面的救命稻草,竟然是这个他畏之如虎的女孩。不过有一点他必须承认,阮筱筱的才能和背后隐藏着的巨大价值是毋庸置疑的。那个号称白无常的女人,也就是给他喂下毒药的女人说过,只要他乖乖听阮筱筱的话,那么将会给他意想不到的好处。

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不过却是可以一试。再说了,阮筱筱身后还有一个顾墨笙,借着这次的人情,或许也可以请他帮忙。

俗话说穷则变,变则通。在即将失去一切再度变为穷鬼的关键时刻,什么都可以往后放,那点个人的小情绪更是不值一提。能拿到手的好处才是最实在的。

既然已经决定借助阮筱筱,陈铭也不再含糊。费了不少劲,终于在几个华国游客的帮助下为她请到了医生。

在退烧针药的作用下,高烧终于得到了控制。原本红如虾壳的皮肤渐渐恢复过来,舒缓过来的脸上带着恬淡的神情。如同恶魔一样的女人也有着这种可爱的时候么,陈铭帮阮筱筱将冷敷的毛巾换下来,安静睡觉的她好像一个瓷娃娃般,惹人怜爱。

不过醒来之后又会恢复原来那个让人害怕的样子吧。平时疯疯癫癫加腹黑也就罢了,真正令人畏惧的是,阮筱筱有时会忽然变成另外一个人,那股冷冽和几乎要爆发出来的杀意令人畏惧。

一个肉体却承载着那么多个自我,这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呢?

想想我们自己一张脸上戴着那么多不同的面具大概就能体会到了吧。浮世的虚晃遮住了我们欲看清真相的双眼。就如陈铭一样,他想要的到底是怎样的幸福呢?我们离不开金钱的摆布,为了幸福快乐和理想,把脸染成五颜六色。只有带着金钱的颜色,手握着权力的重柄,才能活得理直气壮。

所以,我们都是名为陈铭的穷小子。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