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18:麻烦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8/2/20 22:21:24 字数:3474

寻找结果的途径往往像是拼图,东一块,西一块,南北再几块,看似无联系,可一张张拼上去,早晚会真相大白。

这一路走来,虽然得到的线索并不是太多,那个神秘的阴司在顾墨笙的印象里依旧模糊如云雾之山,不得见全,可终究是有了几分轮廓。顺着道路去走,早晚能够一览众山小。

既然从绫小路瑞惠口中有了一个方向,那便顺着它去找。虽然不至于全信,但总可以抽丝剥茧一根根理清楚的。

暂且不提顾墨笙等人抓住目前手上的线索进行着调查,在川玉县的一家小宾馆中阮筱筱总算是苏醒了过来。

感受着酸软无力的身子,阮筱筱有些发楞,虽然在药物的治疗下,这高烧是退了下去,但是身体却没有那么快好起来。俗话说得好,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不继续静养个两三天是没法彻底恢复以前生龙活虎的样子。

扭头看了看在一旁和衣而睡的陈铭,一只手里还攥着为她冰敷的毛巾。这些时间他是尽了心的,阮筱筱之所以能恢复得这样快,与陈铭没日没夜的照顾也是有很大关系的吧。

透过折窗的缝隙,阳光呈波浪状洒进房间里,在陈铭的脸上留下几道明几道暗,光影交替再加上他没怎么打理过的胡须,看起来颇有几分滑稽。

阮筱筱就这么盯着陈铭,却没有半点想笑的意思,反而在心里面升起一股莫名的烦躁来。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烦躁,她说不上来。自她真正懂事以来,在记忆里似乎并没有得到过什么人的悉心照顾和关爱,唯一感受过这种温暖的也只有在顾墨笙的身上而已。

如今陈铭的悉心照料给了她一种很别扭的感觉,说不上讨厌,可也绝非喜欢,而是有一种类似欠了人钱的不爽快。这种别扭的感觉让她非常难受。为什么偏偏是这个家伙呢,如果是顾墨笙的话,她就一定不会有现在这么不舒服的感觉了吧。

“嗯嗯…”发出无意义的呓语,陈铭的嘴巴动了动,就像无牙的婴儿在嚼花生一般。这个二十七八的男人,在睡着以后没了平时的小人嘴脸,反而多了点童趣,倒是令人看着不禁想笑。只是看着这个样子的他,阮筱筱心里面的烦躁更加厉害了。

乒乓一声,那放在身旁不远的水盆被掀起来,里面的冰水洒了陈铭一头。

“是谁?!”陈铭被冷水一激直接从榻榻米上跳了起来,警惕地看着四周,最后看到躺在那里的阮筱筱正用一种非常不耐烦的眼神打量着自己,这才彻底清醒过来。

“我说…你就不能喊我一声么,非得用这样的手段叫醒我?”陈铭摸着湿漉漉的头发有些无奈地说道,他是不敢跟这一位发什么脾气,否则到时候说不得自己连怎么挂的都不晓得。

“饿了。”阮筱筱没有理会陈铭幽怨的眼神,只是冷冷吐出了这两个字。意思非常明显,准备早餐!

直到陈铭一边唉声叹气抱怨着去弄早餐,从阮筱筱的视线里彻底消失之后,她心里那股烦躁才算消失。虽然不知根由是什么,但是阮筱筱已经打定了注意,待找到顾墨笙,利用完陈铭的剩余价值后就把他给一脚踹掉。

其实,这种心理不止是阮筱筱有,几乎所有的女人都有类似这样的心理。女人为什么喜欢找备胎?还不就是因为这种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便利么,当榨干了所有价值后,一脚蹬掉就是了,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好像花心是男人的本性,找备胎也是女人的本性。

当然了,陈铭这个备胎并不存在感情方面的意义,他对阮筱筱来说唯一的实用价值就是个跑腿的。

买来了清粥和一点点不知什么名字的早点,在阮筱筱不小心打翻了一碗后,陈铭便只能一口一口地喂给她吃了。

清粥就是大米粥,早点吃起来有点像是豆沙包的口味,不过在霓虹这点心应该叫做馒头。相比于华国而言,霓虹的馒头和包子似乎都是可以带着馅的,这里面究竟是有什么不同,如陈铭这种不曾接触过ACG文化的人来说是决计不了解的。

只是在喂食的过程中,两人难免有了一点身体上的接触,阮筱筱这个萝莉以上御姐未满的少女身材,还是颇有那么一点料的,几天没洗澡身上也没有什么怪味,**净的被褥一捂,倒是多了一些洗衣粉的皂角味。说不上多好闻,但也另有一番风味。

只是怀抱佳人,陈铭却不敢有半点不良心思,他绝对相信,如果某个地方不老实的抬起头来,那么下场只能是被咔嚓掰断。而且,在整个过程之中,陈铭都能够明显感觉到从阮筱筱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浓浓的威胁气息,几次看她的时候,都似乎能够隐隐约约看到余光里带着一丝丝杀意。

这可真是欲哭无泪了,老子辛辛苦苦伺候你,你却动了杀心,有没有这么恩将仇报的?不过和阮筱筱讲道理讲仁义…呵呵。

在各种不自在中,这个暧昧(压抑)的早餐总算是吃完了。

陈铭还在想着该如何打破这个尴尬僵硬的气氛时,阮筱筱就率先开口了:“我们不能再待在这里了。虽然来的路上尽量避开了摄像头,也足够小心隐藏踪迹。不过这个世界上哪有万无一失的,只要有心总能找到蛛丝马迹。而且那个组织的能量你也清楚。长期待在一个地方怕是不会安全。”

“可是,你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陈铭有些担心地说道,“万一中途再突然倒下了,那岂不是更加糟糕吗?”

阮筱筱道:“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有数。高烧已经退了,虽然身体还有些无力,但不碍事,这不还有你吗。”

很快,陈铭便知道了自己的另外一个用处。当背着阮筱筱走在街上被路人的视线洗礼时,陈铭心里面只有一句MMP。

就这一会儿陈铭已经被路过的警察询问了三遍了,眼看不远处又一个巡逻的警察朝着自己这边跑了过来。即便阮筱筱已经解释过了,可那警察依旧用充满审视的目光在陈铭身上上下打量着。

估计要不是阮筱筱再三声明,陈铭是自己的“亲叔叔”而不是什么“怪蜀黍”,他已经被请进屯所吃那传说中的猪排饭了吧。

毕竟,两个人的造型实在是太惹眼了。阮筱筱一副被拐卖的可怜少女模样软趴趴地在陈铭的背上,苍白的脸色有一种病弱少女的即视感。至于陈铭呢,乱糟糟的头发,乱糟糟的衣服,还有满下巴的胡渣子和一对典型的死鱼眼。活脱脱一个问答无罪里的痴汉模样。

两个人搭配起来,那简直就是某些岛国大片的故事前情。只怕会脑补的观众已经在想着痴汉把迷晕的少女背到家里后,用标志性的红绳将她捆绑起来,然后从床底下拿出各种带声音的小玩具和装满印度神油的小瓶瓶…哔哔哔!

那碎了满地在阳光下熠熠发光的是什么?不就是某些家伙的节操么!

“我说,这样到处瞎碰耗子也不是个办法啊,川玉县虽然不算什么大城市,可人口也算不少。我们就这样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找,鬼才晓得要找到什么时候。而且,说不定顾墨笙那家伙已经回国了也说不定呢。你都失踪了那么久,也没听说他来找过你……”陈铭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

“够了!”阮筱筱的脸色黑了下来,“不准你说他的坏话,墨笙他一定也在拼命找我呢。”

“是是是,他最好了。我只是心情不好吐槽吐槽罢了。”陈铭有些带着醋意说道。这种醋意自然不是因为他喜欢阮筱筱,只不过是人之本性罢了。

如果你的身边有一个异性,对你爱答不理的,反而不断惦念着另外一个人,相信无论是谁心情都不会好的吧。

无缘无故被阮筱筱牵扯进这么麻烦危险的事情里来,陈铭一直当牛做马的伺候着,可阮筱筱却连正眼都懒得给他一个,满心所想的只有顾墨笙。他那颗心要是还能摆正那才叫奇了怪了。

“你在这里坐着,我去买点喝的。”陈铭不想继续纠缠这点,刚好看到一个推着汽水饮料卖的老头,便拿了钱过去买。

不会霓虹语省去了讨价还价的戏码,拿两瓶水直接丢下一张千元面额的票子,只等着对方给找就可以了,还能彰显一下有钱任性的豪爽,满足那小小的虚荣心。实际上却是,人家连理都懒得理你这种装B人士,甚至有些黑心肠的可能还想坑你一下。

这不,这位老大爷看陈铭人傻钱多又是个外国人,便起了敲诈的心思。直接对着陈铭又伸出了手,意思很简单:这位爷,您给的钱,不够!

陈铭直接傻了,这一千丹面额的钞票,虽然不算太多,但买两瓶水难道还不够吗?(注:一千霓虹币大概相当于六七十软妹币)

想了想,于是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五千面额的票子丢了过去。拿了这一张,那老板对陈铭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推着小车走了。

走了…….等等,这六千霓虹币就特么买了两瓶水?

就算陈铭再傻也知道自己被坑了,直接拉住了那老头。

“你大爷的,居然敢坑老子,快给我把钱交出来,否则信不信我教训你!”陈铭撸起来袖子,露出砂锅一样大的拳头。

老大爷见势不妙,直接大喊了几声,把路边的警察给引了过来。然后叽里咕噜的不知道说了点什么,一副手铐就这么铐到了陈铭的手上。

虽然陈铭听不懂警察说的话,但是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却是很透彻。

总而言之就是:“先生,请你跟我回局子里一趟!”

……

PS:这件事情,本人旅游的时候亲身经历。买两瓶脉动花了四十元人民币,一要理论,对方直接叫人,那些保安什么的自然维护当地人。我听同学说,他们去国外(日本)也被宰过,那些警察什么的也是维护本国人。这就是大家常说的歪国人素质高。

其实说白了,到哪里人都差不多,有好人也有坏人,但更多的是唯利是图的人。一件小小的事情,就把人性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表现得透透彻彻,清清楚楚。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