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29:疯子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8/4/3 21:23:45 字数:3059

距离那件事过去已经一周了,对于之前所发生的一切,花间舞与绫小路杏两人都不曾再提起过,似乎已经全部遗忘掉了。当然,那是不可能真正忘掉的吧,一生也不会。

而两人的关系呢,依旧亲密无间,但似乎往一种更加正常的方向发展。

“你的如意算盘似乎落空了呢。”难得有打击阮筱筱的机会,陈茗怎么可能选择放过呢。这段时间以来,通过得到的信息和自己的推测,陈茗也大概猜到了阮筱筱的算盘,只不过如今这算盘看来是打不响咯。

“是吗?”阮筱筱的表现出于预料的平静,倒是让陈茗有些意外。

“我说,你就不怎么担心么。要知道,顾墨笙他们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回国了。拖得越久,你的机会就越少。你之前的算计都打了水漂,花间舞和绫小路杏都不能成为除掉浅雪宫幽的那把刀了。人家现在可是站稳了女主地位,你就一点也不着急?”

“这不是正合了你的心意吗,为什么现在倒是表现得比我还要急迫?”阮筱筱似笑非笑的看着陈茗问道。

“什么合我心意…我现在不是站在你这边的嘛,替你着急也是理所当然的。”陈茗将目光移开,有些不敢直视阮筱筱那对深如幽静的双眸。

“哦?”阮筱筱拖着长音说道,“你不是喜欢我么,如果我没法回到顾墨笙的身边,你不就可以备胎上位了吗?”

“什么备胎上位,我才不喜欢你呢!”陈茗转身欲走,可却被阮筱筱一把拉住,将他的身子硬生生给掰了回去。

“记住,我是不可能会输的。还有,丢掉你那不切实际的妄想,做好你狗腿子的本职工作。否则,可是会死得很惨哦~”

两边的嘴角拉扯开来,嘴巴如同倒悬的红色弯月,眼睛里带着令人心悸的光波,阮筱筱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

“我说…你现在的样子很像一个反派来着……”吞了吞口水,陈茗壮着胆子说道,和一个情绪多变,反复无常的精分待在一起,天知道他要承受多少压力。

“额…”一只小手直接**了陈茗的嘴巴里,然后握住了口腔里的那条温热湿漉的舌头。

“你说,如果我把它割掉,你的废话是不是还会那么多?”

“唔唔唔……唔唔…”陈茗拼命摇着头,脸上露出如同哈士奇一样的祈求之色来,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一条可以摇摆乞怜的尾巴。

冷哼一声丢开陈茗的舌头,将沾满口水的手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擦。阮筱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道:“都怪你非要绕圈子弄那么多麻烦的事情,早就说了全交给我。根本不必那么麻烦的,只要将其掌握在手中,后面再慢慢调教就可以了。这一点,你可真该跟花间舞的哥哥好好学习学习。”

低声自语完,阮筱筱又对陈茗说道:“你负责将顾墨笙引开,其余的不需要多管了。办成这件事情,我会让小白把解药给你。不然的话,你也就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了。”

陈茗点了点头,有些畏惧的看着阮筱筱。一样的外表,一样的坏,可是现在眼前的这个却比过去的那个更令他害怕。以前的那个阮筱筱虽然是个疯子,但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理智,可从现在的这个,他能感到的就只有恐惧了。

一个没有枷锁的野兽远比一个尚且心存顾忌的坏女孩要可怕得多。

共存与斗争,两个不同的人格在同一具身体之中。交叠着,转换着,又互相抢夺着,此刻身体全部的控制权终于彻底到了那个最黑暗最疯狂最无所顾忌的人格手中。

吩咐完陈茗后,阮筱筱便直接找到了花间舞,这个让她大失所望的棋子,也是时候发挥她最后的作用了。

“按我所说的那样,将浅雪宫幽带到这个地方去。”阮筱筱给出了指示。

“你会伤害她吗?”花间舞本能地想要拒绝,可是她没有拒绝的权力,也没有拒绝的能力,更没有拒绝的勇气。

“我可以保证的是,自此以后,她会完完全全属于你一个人。你不是很喜欢她吗,这是唯一的机会。”

“如果我说,现在我不想得到她了呢?”

花间舞的话音刚落,一双手便卡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是在逗我玩吗?”阮筱筱的声音低沉而阴冷,眼中充斥着杀意,“我不是在和你谈条件明白吗?这是命令,如果不遵从的话,我就会杀了你。不仅仅是你,还有叫绫小路杏的那个女生。我和你哥哥那个低贱的臭虫可不同,我没有和你玩游戏的心思,惹怒我唯一的下场就只有死!”

花间舞瞪大了双眼,喉咙被紧紧掐住,空气缺失让她的脸色渐渐变紫。

“扑通”

在阮筱筱松开双手后,跌落在地的花间舞如同一条狗般伸长舌头大口喘着粗气。

“记住了,按照我所说的那样,把她带到这个地方来。到时候,我会把绫小路杏也带过去的。如果我看不到她,那么你会看到一具冰冷的尸体。”

阮筱筱的话如同寒冬的冰雪般,让花间舞全身都在发抖。这个不久前还拯救过自己的女孩子,此刻却变成了撒旦的使者。透过这可爱的外表,那里面装着的是一个可怕的灵魂。

这样就对了嘛,真是搞不懂为什么要那么麻烦,一件小事非要磨磨唧唧的,难不成这些个废物都是某个扑街写手派来水文的不成?

每个细节都要讲清楚?

难不成我人格分裂,为什么会忽然变成这么个德性也得给你解释清楚不成吗?

拜托,你要精神病和你解释,你要精分解释为什么性情大变,忽然简单粗暴,让前面的布局伏笔都变成了放屁。那你不是脑子有问题吗?

是哦,布局嘛,设计嘛,如此才显得高智商,才显得有水平。

哈哈哈,可笑啊。让我来告诉你,杀人就两个人,只需要一把刀,白色进,红色出,这件事就这么了解了。然后把你喜欢的男人给夺过来,脱光他的衣服把他绑在床上,最多喂点药,便可以为所欲为了。

得到他的人还是得到他的心?

有区别么?

当你得到他之后,一边骑在他身上一边掏出他胸口里那颗心来吃的时候,再和我讨论这个问题好不好啊拜托!

猩红的舌头舔过同样猩红的唇,鼻子里似乎已经嗅到了那股子血液的铁腥气味。今晚的月色挺美的,暗红色的光芒映照整个纯黑色的人间。有多少个生命悄无声息的离开呢?

那犯罪者的刀尖是不是已经饮饱了,那无辜者的呐喊声可还动听吗?

是少女的呻吟,是孩童的哭泣,还是老人的悲叹?

阮筱筱听着自己的脚步声作响,“踏踏踏”,那既是为对手送葬的钟声,也是迎接幸福的钟声。

“呐,我自己哟,我知道你正在里面听着,看着。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想得到一切的唯一办法就是用杀戮和占有来解决。”老实说说,她真的有点痛恨那个略带软弱的自己。当年想杀死父母的时候,也是她拼命阻拦呢,想杀死医生和护士的时候也是呢。

啧啧,那些令人不快的目光,至今想起仍旧如此火大。如果此刻他们就在我面前的话,我一定会拿起刀来,剖开他们的肚子,砍下他们的头颅,再用剪刀将里面的血管肠子全部剪碎掉吧。

凭什么呢,你们有什么资格叫我异类呢,有什么资格叫我怪物呢。就因为我的智商高一点吗,就因为我不合群吗,就因为我说的话你们不能理解吗?呵呵,人类,自以为是的东西!

曾经的遭遇,造就了阮筱筱偏激的性格,当人格分裂之后,这所有的疯狂便都被其中的一个全部继承。她对这个世界大概只有恨意吧,恨着所有人,也恨着自己。

当一个人足够独孤的时候,他便会开始讨厌所有人了。

第二天终究还是到来了,夜不甘地被从西边赶下,至于那些阴暗的见不得人的,则全都隐藏在虚伪的笑容下面了。

“猎物什么时候会到呢?”阮筱筱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杀死浅雪宫幽,抢走顾墨笙。这样自己会觉得开心吧,会觉得幸福吧。开心和幸福……从未体会过的感觉总是令人期待不已。

这颗仇恨的心想要鲜血,这颗空洞的心想要填补,这段交织缠绵的灵魂想要一点东西来暂缓那痛苦。什么都可以,什么都行的,哪怕只有一刻钟也好,让我不再那么恨这个世界,不再那么恨自己,不再那么孤单,不再那么空虚。

想到浅雪宫幽那渐渐凋零的生命,想到顾墨笙身体的温度,便忍不住颤抖起来。另外一个自己究竟是如何忍受至今的呢,傻子,真是傻子。

“啊,快点来吧,让我好好享受一下,这所谓活着,这所谓生命,这所谓幸福吧。”

脸上带着娇羞的红晕,手中握着杀戮的刀子,心中藏着空虚的口子,灵魂哼着孤单的调子。这样一个别人眼中的疯子,曾几何时是个孩子。

别害怕,别可怜,别爱恋……她是病娇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