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深渊(中)

作者:我跳预言家求首刀 更新时间:2018/3/15 11:30:19 字数:3720

2028年11月22日。01:26:53

……

不知过去了多久。

也许只是一小会儿,但也仿佛是一个世纪,左飞蝶只感觉到很累。

左飞蝶不懂,也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在五年前的时间里,自己都已经做的那么决绝了,但为什么…为什么却还是无法逃脱,这些恶魔的手心呢?

对,这些家伙们…都是一群恶魔…

恶魔…

恶魔…

恶魔…

恶魔……

感受着身体上那难以忍受的疼痛,左飞蝶轻抚着身体上的伤痕,缩在笼中的一角,心中已被绝望所填满。

……

“吱嘎——”

就在这时,书库远处的大门,悄然打开了。

“?!”

趴在铁笼中的左飞蝶,身体猛然间反射性的抖动了一下,用胆怯的眼神看向大门的方向。

相当的符合书库的奢华风格,镶满了各色宝石的大门,散发着流光溢彩,被轻轻的推开了。

“轰!”

厚重而华丽的大门很快的就被被关上,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隔着铁栅栏看着这个人,左飞蝶的心中布满了疑惑,也布满了恐慌。

因为,出乎了左飞蝶意料的。

他,不是左飞蝶记忆中的任何一个曾在她的未来中出现男人。甚至,没有在五年前见过。

而是一个全新的,陌生的男人。

……

在头顶的灯光下,一头飘逸的金发明亮动人,脑后竖着一条不羁的长马尾,随着书库高处吹来的风,而徐徐摆动。

耀眼的灯光镀在他纯白无暇的面孔上,仿若从另一个次元走出的虚拟角色一般。

一双碧眸如两潭清幽的深泉,倒映着笼中的那抹金色,仿佛她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高挺的鼻梁完美到了极点,如刀削一般,如血的红唇更是让人为之着迷。

一身华丽的青蓝色宴会服装,沿用了欧式的风格,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名贵的丝绸与花纹,在灯光下所闪烁着的异彩。

一对灰褐色的小皮靴,军旅式的风格,很是严肃。

这个男人的诞生,仿佛就是为了迎接左飞蝶的存在,两人共同为这个世界,呈现出了最为绝美的容颜。

……

“……”

左飞蝶的眸光开始抖动着,她的心,紧随着这个金发碧眼的美男子的出现,而加深了绝望。

左飞蝶可以肯定,自己是第一次见到他。

而且,与穿越到被变态男囚禁以及被徐天衡禁锢的未来时不同。

当时的自己,会对他们两个人产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但不知为何,对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左飞蝶没有产生出这种感觉。

或许是‘女人的第六感’在作祟,左飞蝶的心中还是有股若隐若现的直觉在告诉她,这个男人,并非与他的外表一样看起来那么温柔。

他是不可忤逆的,一定要听从他一切的话。以他的意志而活,以他的意志而生。

否则的话,就会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

就像…

自己身上的伤痕……

……

左飞蝶只能从五年后的自己所处于的情绪中,感觉出这么一点点有用的信息了,毕竟她只是五年前自己的意识,并没有这五年间的记忆。

……

2028年11月22日。01:30:07

“……”

男人穿着皮靴,无声的走在柔软的地毯上,像是在悠闲的漫步。

左飞蝶看着这个惊若天人的美男子,心中却不停的对自己发出着疑问。

这个人究竟是谁?自己明明根本就不曾见过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产生与他的未来呢?

难道自己对于有关未来的猜想,全部都是错误的吗?

所谓未来的‘判定物’,其实并非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即使改变了已知的事件,但未知以及未发生的事件,难道也依然作为‘判定物’,被计算其内吗?

还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是命中注定的,命中注定和这些该死的恶魔纠缠不清?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命运吗?

不…不…不……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命运?

不会的吧,为什么…

为什么?凭什么?

……

左飞蝶的心在不停的沦陷着。

一个漆黑的空洞出现在左飞蝶的心中,如一个恐怖的黑洞,把左飞蝶的心残忍的绞碎,再一丝不留的吸进去。

直至左飞蝶那颗鲜活的心脏,彻底消失不见为止。

……

“吱——”

金发男人不知何时走到了铁笼前,顺手解开了挂在铁笼外的铁链另一端,将锁住了左飞蝶的铁笼打开。

“可以出来了,小蝶蝶~”

如一股涓涓细流般清澈而温柔的声音,很难想象声音的主人正是无情的鞭打了左飞蝶,并且残忍的凌虐了她的人。

很温柔的声音,却让左飞蝶浑身颤抖,头皮发麻。

……

左飞蝶往铁笼出口的反方向缩了缩,不敢出去。

“啊…也是呢,毕竟是我下手太重了……乖,小蝶蝶出来吧,不要再哭了。我保证,再也没有下次了。”

男人绕到了左飞蝶蜷缩着的那个角落里,轻声在左飞蝶的耳边呢喃着,温柔到了极点的语气,仿佛像是在哄着小孩子一样。

……

左飞蝶一脸恐惧的表情,看着这个绕到了自己旁边的男人,再次往旁边的方向缩了缩,想要远离他。

这个男人,看起来是个很温文尔雅的美男子,但左飞蝶却感觉,好寒冷。

寒冷无比。

此刻,这冰冷的铁笼也变的不再冰冷,仿佛它才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场所,最宁静的安身之处。

左飞蝶心中隐隐浮现着一种感觉,她现在要做的应该是立刻听话的出去才对,而不是忤逆这个男人。

但左飞蝶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它们已经被吓的瘫软了,任左飞蝶的意志如何想要去驱使,也无法动弹。

……

金发的绝美男人,看左飞蝶没有听他的话,却并没有发怒。只是缓缓的蹲在了地上,淡淡的凝视着左飞蝶这幅绝望而恐惧,又隐隐带着无尽的哀伤,足以令任何人心碎的表情。

五年后的左飞蝶,与五年前的她相比,更加的魅力无穷,成熟的风韵也颇具雏形,再加上那一丝丝未脱的稚气,一颦一笑都能摄人心魂。

“……”

“你真美,一如我们初见时的那个夜晚。”

凝视着左飞蝶半晌后,男人用双手撑着下巴,抬起头,碧蓝色的眸光,开始遥望着书库上方的星夜,思绪好似飘回到了过去。

“那个让我感到陌生的国度,那荒凉的城市边缘,夜风很冷,你的眼神也如现在这般的迷人。”

“How charming……”

男人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同样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感觉。脱离了‘帅气’一词的桎梏,成功达到了‘美’的程度。

“原本,失去了一切的我,如一具浮尸一样,在那人海中漂泊着。但那晚,你看了我一眼,笑了……是那笑容,救了我。”

“失去了一切的我,在那时沦陷了。”

男人站起了身,一边笑着,一边感叹着,一边走到了铁笼的入口处。

……

“我为你那…充满了绝望的眼神~而沦陷了,我变的爱上了它。啊~爱上了它。”

男人一手捂着胸口,一手张开,自然而潇洒,如颂唱着一场黑暗的话剧。

“你那笑容的力量,正如老神甫所灌输的知识,又如那无尽的财宝。”

“让我如~基督山伯爵一般,燃起了复仇的火焰~击垮了我的仇人,碾碎了我的政敌~踏着鲜血,终于登上了这王座~我,拥有了一切,一切!”

“I am glad it's all over…All this cannot be achieved overnight……For all this I have only you to thank。”

男人双手向上张开,紧紧的握拳,沐浴着水晶灯所散发出的灼热光芒,充满着优雅的力量感。

让左飞蝶有些听不懂的英文,流畅而又富有美感的腔调,从语气中,不难听出他好似在赞颂着什么。

“因此,我回到了那个陌生的国度~找到了你~我要用接下来的一生……”

“来享受你的绝望。”

温柔的话语,却如极冰一样,深入骨髓的冰冷。

……

恶魔…

恶魔…

恶魔…

这是一个真正的恶魔,比变态男更加变态,比徐天衡更为扭曲百倍的疯子!

疯子。

疯子疯子疯子——!

疯了的恶魔!

“……”

蜷缩在铁笼一角的左飞蝶,连牙齿都已经止不住的抖了起来。心越跳越快,几乎已经快要破开胸口。

男人将手伸入笼子,一下子抓住了左飞蝶那布满了伤痕的脚裸,开始用力的把左飞蝶往外拉。

……

“啊啊啊啊啊啊——”

“不!不、不、不不不————!”

左飞蝶的心理防线,早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给冲垮,被男人这么一拉,终于忍不住拼命的喊叫了起来。

拼命的拽着一侧的铁栏杆,用另一只脚狠狠的踢着男人的手,不让男人把自己给拖出去。

“……”

看着不听话的左飞蝶,男人松开了手,站起了身来,笑眯眯的看着左飞蝶。

“呼…呼…呼……”

左飞蝶不停的喘着气,收回被抓出了痕迹的脚裸,重新蜷缩到了铁笼的一角。

……

……

2028年11月22日。01:46:54

可是,好景不长。

“?!”

“滋啦啦啦——”

“咦啊啊啊啊啊啊啊——呃呜呜呃呜呜呃呜呜呜呜呜呜呜——————”

身体忽然间不停的在铁笼中抽搐起来,左飞蝶瞳孔极度缩小,视线开始不停的晃动着,手下意识的伸到了脖颈前,扭曲的惨叫了起来。

只感觉脖颈处的项圈上,一股强大的电流袭来,左飞蝶开始被强烈的疼痛刺激着。

电流由项圈内的铁丝上涌现,连接着链条,通向铁笼外。

持续了一小会儿,电流停止了输送。

“额啊啊啊…啊…唔……唔呜呜……”

口中胡乱发出了娇软的颤音,香舌微吐,左飞蝶的意识开始变的有些模糊,眼皮直打颤,已完全丧失了反抗的能力。

这样的左飞蝶,被微笑着的男人轻而易举的从铁笼里拖了出来。

原本就身处地狱,而男人的这番拉扯,随即就把左飞蝶给拉入了深渊之中。

……

披头散发的躺在红色的地毯上,左飞蝶的瞳孔微微向上翻起,身体不停的痉挛着。

左飞蝶久久未从凶狠的电击中缓过神来。

男人将左飞蝶下半身,那半透明的薄纱衣物给扯开,左飞蝶也没有反应,瞳孔涣散的躺在柔软的地面。

脖子上的项圈依然限制着左飞蝶的行动,项圈的另一端,则被男人握在手中。

“……”

男人默然的将身上的华丽洋服缓缓褪下,动作优雅的搭到了一旁,那用来关左飞蝶的铁笼之上。

“哗啦——”

“呃…嘎啊…啊……”

站在左飞蝶的身前,猛然提起手中的项圈,将仍模糊着意识的左飞蝶,给强行拽到了自己的怀中……

“诶…嘎诶…啊…”

伸出两根细腻的手指,男人温柔的笑着,轻轻的拽起了左飞蝶在无意识下微微露出的粉舌,在其之上轻抚了几许。

男人收回手,左飞蝶的粉嫩小舌又软绵绵的跌落了下去。

随后,男人将沾满了左飞蝶唾液的手指,放进了自己的嘴里,不断的吸吮着。

“啧……”

长长的银丝,从半空断开,自左飞蝶的樱唇上滑落,进入了男人的嘴里。

……

……

……

躺在毛毯上,被男人不断的推动着,左飞蝶忘记了疼痛。

那失神的蓝眸中,印出了房顶天窗外的浩瀚星空。

星光虽然繁多,但却显得孤寂而又冷清了些,天空泛起的银色光海,温柔怡静,令人遐想无限。

金碧辉煌的书库,富丽堂皇,但却被悄然染上了一层污浊的色彩,书香中好似开始掺杂着其他的气味。

绝望…

糜烂。

……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