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落脚

作者:我跳预言家求首刀 更新时间:2018/3/28 11:13:13 字数:2935

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些事情,不存在与人们的掌控之中。

想要摆脱也好,极力去面对也罢,总是会纠缠不清。

然而到最后,人们才发现,有时,无论自己是否去理会它,它都会消失。

或是被他人所解决,或是自己莫名其妙的消失。

明明不希望这些事情出现,然而,自己对此而付诸过的尝试与努力,以至于自己的存在,仿佛都因此而变的多余了一样。

真是可笑。

而无情。

……

……

周围的一切,好模糊。

仿佛身处于黑暗的深处,任何的光亮,任何的音波也无法传达到这里。

寂静的有些恐怖。

……

“他在哪?!”

他…他是谁?不…不知道。

……

“他到底在哪?!”

不…别问了,真的不知道。

……

“最后再问你一次,他在哪——?!”

求求你别问了…别问了…别问了……

……

别问了————!

……

……

“啊…!”

左飞蝶猛然间张开了手,瞪大了双眼,大声的惊叫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一条洁白的手臂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中,光滑而又细腻。

身体有些凉凉的,感觉有点奇怪。

“呼……”

鹅黄的被子猛然间扬起,又悄然间落下,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息,很是轻盈。

自己盖着的,应该是一张太空被。

“……”

捂着头,左飞蝶整个人从紧绷的状态中瘫软了下来,眸光开始变的有些涣散。

没错。

他,亦是她。

……

……

2023年12月9日。17:57:32

这里是…

……

左飞蝶从失意中抬起头。

日渐黄昏,血色的残阳从窗口的一端照射进来,将半个房间染红。看起来只是很普通的一间卧室,不过该有的东西却一应俱全。

一张很大的床,坐在这上面,只会让人感觉到柔软无比。

木色的墙壁,在赤色的光芒下显得滑腻而又明亮。

青色的天花板,其中蕴含着一抹湛蓝,构成了天空的颜色,并在赤红的阳光中微微泛紫。

乳白色的吊扇悬挂在头顶,一眼就能够看到。

白色的铁制书桌,不是很高,桌面上很干净,什么东西都没有。仔细去看的话,像是谁刚刚把东西从那之上挪走,并且仔细擦拭了一遍似的。

一个嵌入式的木质衣柜,很大,紧贴在墙面上,独特的花纹均匀而鲜明的罗列在其上,大大的加强了其观赏性。

……

2023年12月9日。17:58:46

已经这个时间了吗?

……

大床正前方的墙壁上,固定着黑框的液晶电视。

电视荧幕的正上方,挂着一架款式不太常见的时钟,六棱柱型的钟身,看起来好似具有着什么特殊的含义,指针的正中刚直的扭曲着,颇有一番朋克风的气息。

目前的时间,正是从它指针所指之处得知的。

而荧幕之下,则放着一个小小的玻璃柜,里面好似放着一些零散的小东西,隔着玻璃,看不清到底是什么。

左手边的墙角,用专门的电脑桌安置着一台电脑。标准的深蓝色网线,从墙壁中扯出,直入电脑的机箱。借着阴暗,能清晰的看到那黄绿相交的光点在闪烁。

地面上铺着沙黄的地毯,填充了地面上每一寸冰凉的角落,直通房间的门口。

而门口处,立着一台高高的饮水机,上面的灯亮着,正处于绿色的保温状态。旁边居然还悬挂着一台小型电冰箱,只是不知里面都放着些什么。

……

异常舒适的一个房间,这里的主人绝对是一个非常懂得享受的人。

这里充满了安逸之感,让左飞蝶觉得这里平平无奇的同时,不会注意到其实它完美的没有一丝缺憾,该有的全部都有一样。

……

“……”

左飞蝶好奇的环视了一圈周围,这里好像是一个卧室,但她并不记得这里存在于自己的记忆之中。

只记得,她好似是坐在直升机上睡着了。和高泽一起乘上了那架黑色的直升机后,左飞蝶身体上的所有疲惫,在猛然间的放松下,一齐袭来了,困感眨眼间便占领了神经中枢。

虽然在直升机关上了舱门后,噪音减少了许多,但依然很是嘈杂。可当时的左飞蝶实在是太困了,精神已然到达了极限。

……

首先,当天凌晨,左飞蝶在未来的过度惊吓中,强行顶着万分的忧思与压力,根本就没能入睡。

其次,白天又没有休息,东奔西跑了一整天,任她左飞蝶再能熬,也已经快要挺不住了。

然而,在那个时候,左飞蝶又碰上了李未寒提前派来追她的那些,身穿黑色便衣的人。

不得不说,昨天真的是一场灾难片。但也因此,左飞蝶也更加确定了自己对未来的想法。

如果自己,在不知道这个未来的前提下,当然会继续那个宾馆里落脚,待到12月10日的凌晨一点多,就会被李未寒的人找上门来,毫无反抗之力的抓到李未寒的身边。

而自己从那里跑掉了,碰到了高泽这个同样神秘的家伙,并在其的帮助下,逃脱了这个厄运。

自己的思考方向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这样下去,未来一定可以一点点的好起来。

可要好好谢谢高泽这家伙,话说…他人呢?

……

“呼……”

左飞蝶掀开了鹅黄的太空被,离开了这张软绵绵的大床,赤果着娇躯,向门口走…

走…

……

等等。

画风有点不对。

……

“呼——”

“咳啊…咳…咳——!”

被猛然间吸进肚里的空气给呛到,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停在了原地,左飞蝶的头微微勾了下来。下一秒,左飞蝶的脸忽然间黑了起来。

一对还未发育完全,只是略微有些高耸,但却白皙圆润的**,极具刺激性的映入了左飞蝶的眼帘。

两颗粉红色的小樱桃极其可爱,暴露在红色的夕阳下,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简直是在引人犯罪。

至于下半身,左飞蝶甚至都不敢去看了。但她可以确定,现在,自己全身上下,百分之百都是光溜溜的,什么衣服都没有穿。

……

就在刚才,左飞蝶还在好奇,自己向门口迎面走去时,为什么会有凉嗖嗖的气流不停的摩擦着肌肤,痒到让自己浑身不自在呢。

原来自己没穿衣服?

刚才还坐在床上的时候,自己究竟是有多么走神?连身上没穿衣服都没注意到,也没感觉出来?!

……

啊,总之,总之,总而言之,左飞蝶现在的心情,可以总结成六个字:

握、了、个、大、草、啊——!

高泽啊…高泽?

高、泽,自己拿他当兄弟,结果搞到最后,这混蛋居然想上自己?

啊?

“……”

左飞蝶感觉,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爱与正义可言了。

不过还好,下半身并没有那种传说中,女性初次经历人事的痛感传来。所以,左飞蝶心中明白,自己并没有被高泽按在床上摩擦起火,这家伙好歹还有点人性。

但左飞蝶初步估计,自己的身体多半已经被看光光了。

……

“踏、踏、踏……”

左飞蝶面无表情的走回了床边,拿起了轻便的太空被,将其披在身上,以用来裹身。

很轻盈的太空被,完美的遮住了左飞蝶的全身,将其裹成了一枚人肉粽子。

披在身上几乎感觉不到任何一丝重量,与纱衣一般无异。

“踏踏踏踏踏……”

随后,左飞蝶黑着脸,以更快的速度走到门前,将手放在门把手上。左飞蝶要趁着双方各不相欠,好好的找高泽算算这笔账。

以左飞蝶的判断,这里多半是高泽家,或者高泽帮自己找的住处。等算完账,她左飞蝶拍拍屁股走人,大家好聚好散,再也不见。

免得变成几天后,左飞蝶的意识穿越一来,两人又特么在五年后的未来里见面了,还一脸懵逼的,又被高泽按在什么花样百出的铁笼子里摩擦,那她左飞蝶找谁哭去?

……

“……”

正准备拧开门把手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左飞蝶的脸色忽然间露出了一种无法隐藏的恐惧。

不行。

就算是给自己开玩笑,也不能去往这方面想。不行…实在是太过痛苦了,已经…忍受到极限了。

左飞蝶已经不知道,如果下一次,或者下下次的穿越,仍然都是那种悲惨未来的话,她在哪一次回到现时后,会不会疯掉。

也许…会吧。

……

摇了摇头,左飞蝶强打起精神,压下了心中的恐惧,将其再次掩埋在内心深处,不再去想它,强行无视掉它,开始考虑有关高泽的事情。

自己身体被看了就算了,毕竟高泽这家伙从公园的重重包围中救了自己,这就当做是报答他了又如何?

作为一个‘女性’,左飞蝶表示,她还不至于就因为这件事,就不讲道理的和高泽闹翻。当然,这其中也包含着一些,左飞蝶有点怕打不过他的原因在内。

……

“嘎吱……”

这么想着,披着太空被的左飞蝶,继续黑着脸,推开了这间房间的门。

“蛤…蛤……?”

披的厚厚的,如同一只带壳的乌龟,左飞蝶站在原地,有些傻傻的看着眼前的景色。

只因它,太过壮丽了一些。

……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