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持续的存在

作者:我跳预言家求首刀 更新时间:2018/4/14 23:18:34 字数:2347

……

光芒逐渐开始变淡,昏沉的远空,被城市中那梦幻般的灯火染红,扬起了微白,伴着落雪,呼应着大地。

抬头远眺,连绵不绝的山脉,在白雪的衬托下,更显苍茫与秀丽。厚实的白雪,连结着天空,遮掩住了一切。

静籁的世界中,仿佛只剩下了这一种颜色。

低洼的山涧,一条蜿蜒崎岖的山路,孤独而又笔直的通往模糊的远方。

能够清晰的发现道路上,并没有什么厚厚的积雪,唯有一滩滩被碾碎呈污黑状态的雪渍,残破不堪的堆积在那里。

“……”

“呼——”

寒风拍打在车窗上的声音很冷,让人的心也忍不住变的冰冷。

与之相反的,车内这片小小的,并不拥挤的空间,与之相比起来却是显得很暖和。

“唰————”

巴车的前行声,碾碎了地面那已残留成碎沫的积雪,隔着一层薄薄的铁皮,发出了强有力的推挤声。

不绝于耳。

……

2023年11月30日。22:36:28

“……”

“……”

天色已经不早了,但雪还在下。

不会错的,这正是那场毕生难忘的旅途。像是乌云也在跟随着自己的脚步,一起远走他乡。

接连看了三天的雪景,心中也变的一片苍茫,当时,不自觉的就扣心自问着。

自己…真的就逃开这一切了吗?

虽一直为此而不安着,但还是觉得,应该没事的吧?

对。

自己,毁掉了所有,跨过了山与海,远远的逃离了。自己生命的轨迹,绝对也改变了吧。

可没想到…

到头来,却也仅仅只是那样罢了。

……

“……”

车厢内很安静,一些人在戴着耳机,捣鼓着手中的小小荧幕,而另外一部分人已经睡着了。

他们的呼吸声很细微,在车胎碾碎积雪的噪音下,很难以将两者辨识开来。

自己的手机已经早早的关机了,并非没电了,原因,左飞蝶并不想说。

左飞蝶的心情有些沉重,她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的一片漆黑。

如果不是那天空的光亮还存在着,且隐隐揭示了大地的表象,左飞蝶绝对会开始怀疑,现在的场景只是自己大脑的回光返照罢了,又或者是一场短暂的美梦。

好真实的美梦…

拜托...这千万不要是梦…

……

左飞蝶不明白,她为什么又会穿越回来,这未免有些不合理过了头。

如果…

如果现在这不是梦,如果自己真的获得了这宝贵的重来机会。那么…它究竟是基于什么,才导致出现了这种情况呢?

原本自己一觉醒来就变成了一名女性,这已经是相当不可思议,完全无法用任何常识来解释的事情了。

可随之而来的意识穿越,更是让左飞蝶摸不着头脑。

就像之前意识的穿越,每隔七天整,在即将步入第八天的凌晨时分,在那根本无法察觉到的一瞬,穿越到自己未来的五年后。

但这些,都还是有迹可循的,是固定的。

……

作为一个立志成为,全面发展的推销业界高手,在一路的成长中,左飞蝶学到,并且了解的东西很多。

虽然也是为了迎合客户的喜好而被逼无奈,但这些东西在某些特定的时候还是能多少给予左飞蝶帮助的。

其中,也包括能够解释这一切奇怪现象的‘量子力学’。

虽然自身变成女性,无法用它来解释,但穿越的这种现象,倒还勉强可以。

严格意义上来讲,自己可能并非是穿越到了未来。这一切,可以看成是一种对未来的映射。

自己是在‘精神’,又或者是‘意识’层面,以某种形式,感知到了根据自己现在的状态而进行的选择,在五年后继而得出的未来式。

或许以‘波’的形式,又或是以‘粒子’的形式。

总之,即使自己在未来死亡了,依然可以回归到穿越之前那个时间点的后一秒。

而经过这几次的穿越,可以发现,这两个‘时间’,每当一个时间采取了‘进行中’的‘波函数增长’时,另外一个时间点,好似是‘不变’的。

在自己于未来中所了解到的信息,意识在七天后回归‘不变’的五年前,所采取了改变措施。

而这时,根据自己在五年前的‘曾经’,经由某种效应,做出了改变,而未来也发生了改变。

这显然可以用‘洛伦兹不变性’的实质来解释。

……

基于‘洛伦兹变换说’,根据某两个‘匀速运动’之间变换的坐标,代入两个不同的时间段,即S系与S ′系。

两者的坐标轴相平行。

当时间朝着某个方向运作时, S ′系与S系的坐标原点,将会重合。自己的穿越,则正符合这一公式的平行时间。

比如说,以一个月30天为准。

自己在穿越时,是2000年2月7日凌晨时分。而下一秒,自己将会出现在的时间,是2005年的1月30日凌晨时分,而并非是2005年的2月8日凌晨时分。

穿越持续七天,也就是说,直到2005年的2月7日结束。

当穿越结束,时间的推演倒退五年,自己回到现在的时间,仍然是紧接着穿越时的2000年2月8日凌晨继续前行。

这…完全符合同时性的相对性,时间长度的收缩,与延缓。

……

但是,因自己的穿越是一前一后的关系,中间出现了某种不可逆的断层,无法轻易的用‘波函数坍塌’这种理论轻而易举的来解释。

引用‘特修斯之船’的道理。

一艘可以在海上航行几百年的‘特修斯之船’,归功于不间断的维修和替换部件。

只要一块木板腐烂了,它就会被替换掉,以此类推,直到所有的功能部件都不是最开始的那些了。

问题是,最终产生的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特修斯之船,还是一艘完全不同的船?

如果不是原来的船,那么在什么时候它不再是原来的船了?

……

正如现在的自己,打破了不可逆且持续性的诡异穿越,开始处于了一个不明的‘位置’。

难道自己成为了某只‘半死不活的猫’?成为了一种在普遍认知上‘被观测’的存在?

这不可能。

……

左飞蝶感觉,自己这次的穿越,陷入了一个逻辑上的死局。

左飞蝶总感觉,好似有什么变的不一样了。这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无法用任何的话语描述出来。

“……”

心中隐隐泛起了不安,很强烈。

并非被那些变态的男人所逼迫,而引起的不安。

而是真真切切的开始对自己,对自己这种诡异的状态,开始了不安。

左飞蝶撇起了眉头,静静的看着车窗外的飘雪,维持着自己的坐姿,聆听着冬日的声响,静默不语。

眼角的泪花早已风干,浅蓝色的眸子异常迷人,但却有些黯淡。

明天,看似又是新的一天。

……

……

2023年11月30日。23:19:38

“呼————”

断断续续的飘雪,再次下大了。

每一片雪花落地,这个世界,都将不再是上一秒的模样。

一瞬的雪,一瞬的花,一瞬的世界。

它时时刻刻的在变化着。

这场雪不知何时会结束,而下场雪,又不知何时会到来。

这未知,而又神秘的一切…

好似…

都将没有着终点。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