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男人们的悲哀

作者:有希哥哥 更新时间:2018/6/1 0:54:01 字数:5347

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儿呢?

憧憬的偶像,心中的女神,怎么就突然降临在了这小小的不起眼的病房当中呢?难道说是为了给予我治愈吗?为了给予这饱受摧残的身体,遍历磨难的灵魂以救赎而来的吗?

佐佐木忽略了自身完全不需要任何同情的健康身体状况,自发地进入了感动的妄想当中。以至于对方所提出的问题——请问工藤源先生是住在这间病房吗——也被他华丽的无视掉了。

人类作为生物那种趋利避害的本能此刻在佐佐木身上完美的体现了出来,因为不愿意正视自己所倾慕的对象其实是为了找同房的兄弟而来的事实,他的耳朵自动地屏蔽了琉璃所说的一切台词。

语言作为人类最为伟大的发明之一,却不能在方方面面展现出其优越性。所谓言多必失、祸从口出,大约都是此理。深谓“沉默是金”这句格言的佐佐木一,在心中确定了绝不开口与偶像交谈的方针。究其原因,无非是在他之前的大半人生中,因为口出狂言(大多是变态发言)而引来女生白眼的次数,大概比他屋里那管家大叔头上的白发还多——当然,从外貌上是看不出来的,十分重视自身形象的管家大叔,不只把头发,连胡子都给染得乌黑发亮了,这是题外话——总之,自认为跟三次元女孩儿活在不同次元的佐佐木,丝毫不会在意她们的白眼。

但琉璃是不一样的。

他一见到她就脸颊发热,喉咙发干,血液会噗噗地发出沸响——这还只是对着屏幕上的琉璃时的状态。如今,真人就在眼前,佐佐木的心情早已激动得飞向云端,与其说他不愿说话,不如说他已经灵魂出窍难以言语了。即使能说,又该说点什么呢?一不注意就会暴露自己是个无可救药的宅男,引来偶像的厌恶吧。

所以,他决定只是看——

以灼热的热情的情欲的目光,在琉璃身上贪婪地扫视着。

琉璃的美已经超越了次元。即使在虚拟的美少女角色中,也难以找到能在外貌上与她匹敌的人。在“星野琉璃”这个名字大行其道的两年,她几乎就是所有日本男性梦中情人的代名词,大量的、号称对三次元全无兴趣的御宅族,也彻底折服在了琉璃的魅力之下……佐佐木不过是那千万分之一而已。

天使般的可爱脸蛋,修长而丰满的完美身材,嫩白到仿佛能挤出牛奶般光滑肌肤,以及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大家闺秀般温柔贤淑的气质。如果举办“全日本最具大和抚子气质的女性”的投票的话,琉璃大概会以九成以上的得票获得优胜吧。

——前提是琉璃的母亲没有参赛的话。

当然,作为一个偶像,单凭一个属性,难以刺激到人们心中的“萌点”。所以,星野琉璃的偶像设定里,还加入了“禁止接触”的女王脾性,“邪恶诱惑”的魅魔能力以及“知无不言”的天然属性……每一种琉璃,都是能让人高呼“萌啊!”的存在。

此刻,琉璃自然注意到了病床上那个男人发射过来的,几乎等同于“视奸”的视线。到底是曾经见过许多大场面的知名偶像,琉璃对于这种流氓似的视线早就习以为常了。反而,那视线激发了她体内的“偶像之魂”,令她不自觉地露出了邪邪的微笑。她轻轻地拉了拉自己那松松的毛衣领口,甜美的声音自朱唇中轻启而出:

“医院的暖气开得好强啊~弄得人家好热呢~”

噗噗——!

下一瞬间,佐佐木鼻血狂喷地倒在了床上。那是一副超越了人类极限和想象力的画面,若非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在人的鼻孔里塞入两根能喷出血色尾焰的火箭那样的感觉。毫无过错的白色床单,瞬间被染上了一片血污。

佐佐木一的住院理由一下子就充分了

——失血过多。

在跟奈奈子那小妮子胡扯乱侃了一通过后,我从厕所的单间里走了出来。在洗手台旁打理形象的一位矮胖大叔,正巧抬头与我对上了视线,他立马慌张而尴尬地将眼神躲开了……瞧他那窘迫的模样,莫非听到了我刚才那句“即使要**,我也不会拿乳臭未干的高中生作为的对象的!”的发言?拜托,绕了我吧,这不又被人误会成变态了吗?

因为我既没有小便也没有大便,更没有做奈奈子期待着我会以她为对象来做的事儿,所以直接省略了洗手步骤,快步地离开了已经留下自己污名的是非之地。

刚打开病房门,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便扑面而来。一群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将佐佐木的病床团团围着,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他们的口中不时地发出诸如“止血钳!止血钳!”“可恶,血包又用完了!快去血库再拿几升来!”“为什么?为什么止不住血啊?”之类的绝望呼喊……而在房间的另一角,我那可爱的学妹兼后辈——水野琉璃,活像个做错了事儿的孩子一般,蜷缩着身子,用婆娑的泪眼茫然无助地朝我看过来。

“……前辈……”她的语音里带有些微的哭腔。

在我出去接电话的几分钟里,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惨剧才会弄成现在这样啊?

呼——冷静冷静……我得先了解状况才行。

“不要慌,琉璃,慢慢地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前辈隔壁床那位先生,人家只是想跟他开个小玩笑而已……没想到……没想到……呜……”她说着说着又泫然欲泣了。

玩笑?什么玩笑能搞得人达到需要抢救的地步啊?

我利用身高上的优势从医生们的背后往床上望去,只见佐佐木摆着一张仿佛刚刚**结束的清爽脸庞,嘴角上翘,牙齿外露……说实话,那笑容十分猥琐,猥琐到我既不想正视,更不想多花笔墨来描述。

两道血痕从他的鼻孔中不住地往外流着,医生们正手忙脚乱地使用各种器具对其进行围追堵截,但是那血流量丝毫没有消退的意向,还把床单都染红了大半。

见到如此场景,我对导致佐佐木血流不止的原因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不过还是确认一下吧。

“琉璃,你到底跟他开了什么玩笑?”

“……额……就是……就是……”琉璃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然后脸颊泛红,吱吱唔唔地说道,“像……像这样……”

她把自己毛衣的领口往外拉了拉……

噗——!

突然上涌的血气差点从我鼻孔中激喷而出,我连忙捂住鼻子仰起头,才没有落到跟佐佐木一样需要抢救的地步……这、这简直就是犯规级的杀伤力啊!因为我比琉璃要高上一头,站得也离她很近,就在刚才她拉开领口的一瞬,我差点没被直接淹死在那“马里亚纳海沟”里……

号称对三次元全无兴趣的佐佐木,也会折服于琉璃的魅力呢。

现在可不是感慨的时候啊!得想个办法帮佐佐木止血才行。

虽有句老话叫“解铃还需系铃人”,但现在如果再让琉璃在佐佐木身边去晃悠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所以我先让她暂时离开了房间。

接着,我找到那个腐女护士,向她讨了个东西。虽然我想她八成会有那玩意儿,但随身携带这点还是让人有些吐槽无力。她乐不可支地从护士站的抽屉里将东西拿出来,递过来时还意味深长地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知道讨要这东西肯定会让她对“工藤源是‘同志’”的误会越发坚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身正不怕影子歪,管她怎么看我呢。

没时间来浪费了,我赶回病房时,医生们还在忙于输血抢救。我绕过他们,把借来的东西塞进了DVD机里——

被佐佐木赞誉为“全屏马赛克”的电视机画面上(我倒是觉得画面还好,算不上模糊,作为资深宅男的他对影音方面的质量标准要求过高了),出现了烫金式显示的制作公司图标,我先向上帝保证!我之前绝对没有看过这个标志!

冗长而不知所谓的片头之后,影片正式开始了——

在一个充满了健身房感觉的房间中,首先登场的是一位肌肉虬结的阳刚猛男。真不巧,这个男人我可耻地知道他——比利·海灵顿,2CX论坛上的著名兄贵大叔,他的片子经常被作为制作视频的搞笑素材,不过原片我确实是第一次看到。比利大叔独自站在镜头中央,摆了几个展示其雄壮肌肉的姿势,不一会儿,另一个肌肉大叔推开门走了进来,比利大叔转过头,两人相视一笑,然后以几乎**的三角裤装束抱在了一起……

他们居然开始摔跤了!

这里的“摔跤”没有任何特殊意义,就是字面意思上的摔跤。

【啊——!呼——!呀——!】

电视机响起了杀猪般的嚎叫。两个精壮的汉子在屏幕上相互扭打着,如同肌肉组成的战车一般撞得啪啪作响……

医生们狐疑地循声望去,然后朝我抛过来一片凶恶的,带着“把电视给老子关掉!烦死了!”这种意思的眼神。

你以为我愿意看啊?!这俩兄贵大叔吵得我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

我连忙抓起遥控器把电视关掉了。

突然,一个医生发出了喜出望外的惊呼:“血止住了!”

“啊?止住了吗?终于止住了啊……再这么流下去就该出人命了。”另一老医生作抚心状。

“刚才一直都止不住的,怎么突然就止住了?”

“我到比较关心他是怎么大出血的。”

出血的原因无非是看到美女后陷入激情的桃色幻想乡无法自拔罢了。要抹杀这种幻想,兄贵们的“基情”呼喊是不二选择。我瞟了一眼佐佐木的脸,跟刚才那舒爽的表情不同,此时的他,活脱脱一副痛苦不堪的,五官挤成一团的纠结模样。他的美梦,由于听到兄贵的咆哮而变成了噩梦吧(笑)。

主治医生开始招呼人们收拾器具,“收工收工,讨论的话回办公室再说,别打扰病人休息了。田中,让护士再补两袋血过来吧。”

“是。”旁边的实习医生点了下头。

由于佐佐木还在持续昏迷中,我才敢把琉璃重新召回病房。万一再让他对上琉璃,估计要直接爆体而亡了。

“……前辈,这是我做的健康午餐……”琉璃坐在我床边,变戏法般摸出了一个篮子。

“啊~刚好刚好,我正愁午饭没人送呢。”我满面春风地接过篮子。

琉璃真是个好妹子啊!雪中送炭啊这是!长得这么漂亮,身材又好,还会做菜,最关键的是每当你遇到麻烦时,总能提供给你最合适和体贴的帮助,简直是作为妻子的不二人选……唯一的遗憾就是那个天杀的“接触恐惧症”!我在此再次诅咒创造出这种症状的上帝不得好死!(作者掩面而走……)

一边品味着琉璃所做的美味佳肴,一边欣赏她微笑着看着我吃饭的幸福模样,我被那种幸福所感染,也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啊——这气氛真好呢,感觉就像新婚的夫妇一般——开个玩笑而已,呵呵。

“……总感觉,好像我是新婚的妻子一样呢……”琉璃满脸绯红地把食指并在胸前摩挲着,小声地说出了上述的台词。

喔!实在是受不了了!我鼻腔间再次涌起一阵像佐佐木那样把鼻血狂喷一气的冲动。

我转头看了一眼躺在旁边的佐佐木,心中暗忖道:对不住啊,兄弟。就算你很喜欢琉璃这一类型,我也没有理由拱手相让不是?

琉璃大约跟我闲聊了半小时后,她的专属女仆来接她了。

“小姐,差不多该回去了喔。”开门进来的,身穿女仆装的高挑女人,是我和琉璃都很熟悉的人。

“你来啦,千条。”

“嗯,东西已经买完了。”女仆亮出了手里的两大袋杂货。

“好久不见了啊,千刀师父。”虽然是时隔六年的再会,我依然没有忘记当年对她的“尊称”。

“再这么叫我的话,我可真会用一千把刀把你钉死在十字架上哦,你这小鬼!”

“这说的哪里话?我是因为对师父的使刀技术十分敬佩,才会使用这样的尊称啊(笑)。”

“别叫我师父,我可受不起。不过教了你些战斗的方式,那只是皮毛而已……谁让你自个儿跑东京来上大学了?”虽然是已经年过三十的人,但千条师父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皱纹,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钢板样的严峻。那种冷峻,跟我依稀记忆中父亲的脸庞有几分相似。

“我的错,我的错,”我一脸赔笑地说,“要不,我重新再拜回您门下?”

“以你现在的战斗力,独自打趴十来个人不成问题嘛。你还想要有多强?”

我拍着拳说:“男人永远不会嫌自己的拳头太硬的。”

“打架的技术已经没什么好教的了。杀人的技术倒是还有很多,你要学吗?”千条师父冷面道。

这么说来,千条师父年轻时的确做过杀人相关的职业,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好细问……肯定是很血腥的经历就是了。

“杀人什么的还是算了,我可是和平主义者。”

“如果你算和平主义者,那美国总统都可以拿诺贝尔和平奖了。”

“……千条,你不是说要回去吗?”琉璃受不了我们把她冷落在一边,嘟嘴抱怨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这就走吧,小姐。”面对琉璃的时候,千条师父的冷面瞬间便转换成了一张笑脸。

“走了哦,小鬼。有空再叙吧,反正也在一个城市。”对着我,笑脸又切换成了冷面。

“慢走啊,千刀师父。琉璃也是。”

啪!

只听得一声脆响,一把小刀擦过我的鬓发插入了后面的墙中……乖乖,这可是水泥墙面啊!整个刀身都插进去了耶!不会是豆腐渣工程吧。

“再这么叫,就左偏十厘米了哦。”

“额……是是,您慢走,千……条师父。”

高挑的女仆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往门那边去了……

两只手都提着东西,那刀怎么飞出来的?

“……我就先回去了啊,前辈。好好养伤,公司的事儿,我会帮你打理的。”

“嗯嗯!”我感激地猛点着头。

等佐佐木苏醒过来,大概是快到傍晚的时候。

正在我无聊地切换着电视台时,睡我旁边床的他突然坐起身,差点把输血的管子都给扯飞了。

“琉璃酱!”他起身的同时如此大叫了一声。

啥?他知道中午来那人就是当年的美浓琉璃?应该不可能看得出来吧……他们有在其他地方见过面?

“什么‘琉璃酱’啊?”他对琉璃过份亲密的称呼让我觉得有点儿不爽。

“就、就是星野琉璃啊!传说中的超级偶像啊!刚才她来我们病房了耶!!!”一提到感兴趣的东西,佐佐木登时就来劲了,完全不像一个数小时前才失血过多到濒临死亡的人。

“星野琉璃?那是谁啊?”我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居然不知道星野……”佐佐木刚提高嗓门,立马又降了八度,“对哦,琉璃酱出道那两年,大哥正好在国外留学呢。”

“所以说,什么‘星野琉璃’啊?你是不是发白日梦了?”

“唔——大概是吧……琉璃酱没理由突然出现在这病房里啊……”他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我为什么在输血啊?”

你才发现啊?难道你也要树立个天然呆的特性吗?

“你上厕所时撞到门上,差点儿因大出鼻血而丧命……啊呜——”我打着哈欠回答道。电视里记者和导播的声音如念经般在我耳边低颂着,新闻确实是种不错的催眠药……

“我差点因为这么悲催的方式死掉?”

“谁知道呢。”我拿起床头的苹果削了起来。

【为您播报下一条新闻——就在半小时前,原定在新年之际举行首场魔术公演的著名魔术师远坂青尘之女——远坂奈奈子,于魔术演习现场遭遇重大事故,魔术师本人受伤严重,目前已送往最近的医院抢救。主办方已经表示将终止年初的演出,并开始进行退票……】

我大概已经彻底傻掉了。

连刀子削入了虎口都没有感觉到。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