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勇气的轻音LIVE

作者:有希哥哥 更新时间:2010/12/25 19:23:08 字数:0

“真的非常抱歉啊,你看我这手,实在是没法帮你们弹吉他了。”工藤源亮出自己缠满绷带的右手,露出苦笑的表情,“虽然不是啥大不了的伤,不过周五的迎新演出是肯定赶不上了。”

“怎么这样~前辈——你明明答应好我们的~”轻音部长清水百合子撅着嘴,一脸不满的样子。她是个长相普通,梳着短发,颇有中性气质的女生,但是声音很甜,甜到完全无法与她的外貌联系到一起。

“是啊,源哥。为了跟您同台演出,我从一周前就开始日间禁食了。”担任鼓手的男生认真地说。

“你当这是要参加啥大型宗教活动吗?”工藤源准确地进行了吐槽。

“前辈~想个办法嘛~吉田(轻音部原配吉他手)现在还在医院里住着呢,前辈不帮忙的话,我们实在找不到其他人代替啊……呐~前辈~前辈啊~”百合子摇着工藤源的胳膊,用她那甜得发腻的嗓音撒娇道。

“停停停!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工藤源忙打住百合子的行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长相不出彩的女生比可爱的女生撒娇的成功概率要高。可爱的女生撒娇时,男人总会忍不住多欣赏一会儿,迟迟不会回应她。不可爱的女生撒起娇来,绝对能让人冷汗直冒鸡皮疙瘩一地一地地掉,还不如赶快答应她,以防其撒娇不止。

工藤源对着部室门叫了一声,“可以进来了。”随后,门开了条小缝,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

“打扰了。”

和着这声稚音走进房间的,是个体格娇小、可爱得好像布娃娃般的孩子。

百合子眼睛里突然放出了金光,如猛虎扑兔般冲过去抱起那孩子,开始在自己脸上狂蹭。

“哇哈!好软!好可爱!啊呼!鼻血都要流出来了!”激动的百合子活像头**的公牛。

“你、你干嘛啊?”百合子怀中的孩子惊恐地挣扎起来,但一个孩子的力量能有多大呢?他只好眼角挂泪,以求助的表情望向工藤源,“大哥~”

“别怕别怕,这姐姐没有恶意的。”工藤走过去,强行将那孩子抢了回来。“清水学妹,你先冷静一下!”

“……额!对不起对不起,我失态了!”

工藤源摸了摸那孩子的头,温柔地说:“没吓着吧,勇气。”

“还、还好啦,大哥。”

“前辈前辈,这孩子是?”百合子忙不迭地问道。

“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个是我的弟弟——工藤勇气。”

“弟弟?!”轻音部四人一起发出了惊呼。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百合子摇着头,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虽然留的是短发,穿的是男童装,但这张可爱的脸,实在很难跟男生联系在一起啊。”

“你这么说很失礼耶。对吧,勇气?”

“是、是啊,我可是大哥的弟弟的说。”

百合子沉默了片刻。

“——啊!受不了啦!这简直就非人类的可爱啊!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再让我抱抱啦!”百合子又作出了要冲上来的架势,勇气吓得连忙躲到了工藤源身后。

“清水学妹,你再这样一惊一乍的,我就把弟弟带走了哦。”

“……对不起!我会忍耐的!”

其他三个男生部员在旁边小声地讨论着他们部长的性取向问题。

“萝莉控吗?”

“也许是正太控。”

“说不定是幼齿控。”

“而且还有百合取向。”

“……我重来没如此庆幸过自己是个男人。”

“确实,被盯上就糟糕了。”

“……”

“……”

百合子回头瞪了三人一眼,他们立马打住了谈话。

“咳,”工藤源轻咳了声,道,“简单说来,我是想让我弟弟代替我上场。”

“不是吧?!”四人再次异口同声。

“这语气是啥意思,看不起我弟弟吗?”

“没有没有!”百合子连忙摆手,“可是,这么小的孩子,连吉他都抓不稳吧。”

“这孩子可是我训练出来的,我有给他准备特制的小吉他。”

“可是、可是……”

“别可是了,实际见识一下你就知道了。勇气,你的吉他呢?”

“靠在门外边呢。”

“拿进来,给哥哥姐姐们展示一下。”

“没问题,大哥。”

十分钟后……

“……”

“……”

“……”

“……”

“怎么都不说话?发表点看法啊?”工藤源得意地笑着说。

“这个、这个实在是太萌/燃(两者日语发音一样)了!”第一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是百合子。

“绝对没问题!这水平已经相当专业了!”贝斯手竖起大拇指道。

键盘手附到百合子耳边,悄声说:“如果是这孩子的话,说不定可以唱那首歌哦。”

百合子恍然大悟般拍了下自己的额头,激动地说:“能行能行!前辈!请务必将你弟弟借给我们!”

“可以倒是可以……”工藤源眯起眼睛,“但是,我要听到弟弟说你又对他作出刚才那种非礼行为的话……”

“放心放心,我绝对会克己守法的!”

“听你这口气,像是已经做好犯法的觉悟了啊。”

“没有没有!绝对是你的错觉!”

“姑且相信你吧。我就把弟弟留在这儿,你们一起练习下吧。”话毕,工藤源走到挂着小吉他勇气面前,捣着他的头发说,“大哥忙完学生会的事情就过来接你,乖乖听哥哥姐姐们的话哦。”

“嗯!”勇气点了点头。

“这几天都会让这孩子陪我们练习吗?”鼓手问。

“当然。我会把他带来的。”

“他上课没关系吗?”

“放心,没问题!(大丈夫だ,问题ない!)小学生假期很长的,他们下个周才开学呢。”

离开轻音部室后,工藤源在楼梯拐角遇到了等候多时的小野咲夜。

“搞定了吗?”咲夜如是问。

“搞定了,”工藤源一面拆着手上的绷带一面说,“弄得这么麻烦,你就是让我去帮个忙的话也没啥啊。”

“要是让你在学校里表演的话,我要处理的东西数量会激增的。”

“什么东西要处理?”

“秘密!”咲夜边说边戳了下工藤源的额头。

开学后第二周的周五,是京都西町高校举办新生欢迎演出的日子。这个活动的主要目的,与其说是为欢迎新生,不如说是为了帮在校社团拉拢人气。大多数社团都会较劲脑汁地在演出里排出节目,吸引新生眼球,以此作为招收新人的筹码。

轻音部也是一样。

除了部长外的其他成员都是三年级生,过了今年就会离开了。到时候轻音部就会因为成员不足而陷入废部的危机。

关于这点,部长清水百合子必须自我反省一下。要不是她的过分骚扰,搞得去年入部的女生全体退部,一向作为人气社团的轻音部也不会落到这青黄不接的窘迫局面。

所以她决定了,今年必须要以优异的表现来拉回轻音部的人气!

站在幕布后的她紧握着话筒,手心里渐渐渗出了汗水。

我能做到吗?我能做好吗?

她在心中默问了自己几遍,情绪越发紧张起来。

“没问题的,百合子姐姐。如果是姐姐的话,一定可以表演得很出色的。”站在旁边的勇气仿佛看穿了百合子的紧张一般,抬起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注目着她。

一瞬间,百合子的紧张便消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打算把眼前的可爱生物抱入怀中的强烈欲望。她深呼吸着克制了这份冲动,微笑着朝他回道:

“勇气酱也加油哦!”

“交给我就是了!”

幕布外响起了主持人的声音——

“感谢足球部的漫才(类似于中国的相声)表演!下面为大家带来的,是轻音部的演奏!”

台下掌声一片。

以现场秩序维护者的身份坐在二楼看台上的工藤源正百无聊赖地嘬着茶。因为前面的无聊节目,他几度陷入昏昏欲睡的状态,好不容易才捱到了弟弟的出场。

随着幕布的拉起,台下声音瞬间由掌声切换成了尖叫。

“好可爱!”

“是人偶,是人偶吗?”

“萝莉啊!萌耶!”

“……”

看着台下的激烈反应,百合子露出了得意的微笑——你们这些凡人们,拜倒在我精湛的化妆技术之下吧。

与之相反,在幕布拉起的同时,工藤源突然把一嘴的茶全喷了出来。要问原因的话——他的弟弟——工藤勇气,正戴着银色的假发,穿着黑白相间的蕾丝花边裙,挂着用银器装饰后的小吉他,成了个活脱脱的哥特风萝莉。

百合子转头向身后的部员发出了指示,再低头看了看身边的勇气。在她点头三次之后,音乐响起了。

(插入曲:秘密ドールズ 出自:惊**莓)

轻快而空灵的音符在礼堂里跃动起来,百合子红着脸,咬了咬嘴唇,同勇气一起唱出了那令人心跳不已的歌词。

“さみしいと さみしいと”(空虚寂寞 孤独难耐)

“こころが騒いだ”(心中骚动不安)

“いけないわ”(这样可不行)

“奪われる 罪深さを夢みてる”(梦见了被你诱惑这深重的罪孽)

“永遠ください 指を噛んで”(请给我永远吧 与我十指相扣)

“誘惑待つのよ硝子のドール”(等待着你的诱惑 如同玻璃的人偶)

“腕の中 こわれたい”(想要破碎在你的手中)

“あなたが運命”(你就是我的命运)

“やさしく触れる だけじゃ足りない”(仅有温柔的触抚 已无法使我满足)

“泣きたい泣かれたい”(愿意为你哭泣 愿你为我哭泣)

“涙にキスして”(让我吻去你的泪滴)

“そうっと開いた扉ふたりだけの秘密”(轻轻将心门打开 装入属于你我的秘密)

在键盘和鼓点敲起的轻快节奏中,百合子与勇气相互凝视。她们从架子上取下话筒,牵着彼此的手,轻轻两步走到台前。

“はなれないはなれない”(决不放手 决不离开)

“想いはひとつと”(我的心里只有你)

“誓いましょ”(对天宣誓吧)

“月明かり白い肌を隠してね”(在月光下 互相掩盖彼此雪白的肌肤)

“自然に情熱捧げながら”(毫不做作地献出对你的热情)

“このまま素直にとけて行くのね”(就这样慢慢的融化在你的手心)

“やめないね甘えたい”(不要拒绝我 任我撒娇吧)

“あなたに恋して”(我已深深地爱上你)

“透明なった自分が変わる”(透明纯洁的我将为你而改变)

“咲きたい咲かせたい”(愿我绽放 愿你绽放)

“瞳に映った”(映在那眼眸之中)

“私が見る私知らない女の子”(我所看见的自己 已不再是我所熟悉的女孩子)

百合子搂过勇气的纤纤细腰,让他倚着自己的手旋舞起来,扬起的黑白花边裙,如同拍打着的蝴蝶翅膀般美蔓。看着勇气的可爱模样,红云再次不自觉地爬上了百合子的脸庞。

“腕の中こわれたい”(想要破碎在你的手中)

“あなたが運命”(你就是我的命运)

“やさしく触れるだけじゃ足りない”(仅有温柔的触抚 已无法使我满足)

“泣きたい泣かれたい”(为你哭泣 为我哭泣)

“涙にキスして”(让我吻去你的泪滴)

“そうっと開いた扉ふたりだけの秘密”(轻轻将心门打开 装入属于你我的秘密)

“やっと気付いた私女の子の秘密”(我终于察觉到了 这属于女孩子的秘密)

在百合子的低吟浅唱、键盘的灵动乐符、以及鼓点的律动节奏和勇气的吉他伴奏中,轻音部的演奏花上了句号。

演奏中一直沉默着的观众们,突然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

“太漂亮了!”

“萝莉赛高!”

“轻音部赛高!”

在喧闹的中心,百合子与勇气相视一笑,其他轻音部的成员也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整个礼堂里还黑着脸的,只有工藤源一人——

那个可恶的幼齿控变态!不仅把人家的弟弟打扮成了萝莉!还唱的是这种百合情愫满载的擦边球歌曲!你让我以后用什么样的心情才能看着萝莉向的作品SY啊!

这件事,直到多年后的现在,依然让工藤源耿耿于怀。回想起来,弟弟的女装癖之魂,说不定就是被这件事激发出来的。

如果真是这样,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了。

微笑也是没有用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