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樱花散落的道路(二)

作者:有希哥哥 更新时间:2011/2/1 14:43:27 字数:0

“唧——(视线盯着看的拟声词)”

工藤源把凳子往左边移了移。

凶恶而充满敌意的眼神跟了过来。

工藤源又往右边靠了靠。

视线依然紧跟着他。

“看个屁啊,你这死大叔!”——虽然很想这么说,但考虑到自己是寄人篱下的身份,根本没有任何发火的底气,工藤源也只好闷头喝着味噌汤。

“真是的,都这么大个人了,还吃小孩子的醋。”爱子无奈地笑了两声,并轻轻敲了敲丈夫的碗,“好啦,别看啦,早饭都凉了。”

“什么吃醋啊?我只是在观察这小子会不会有啥不轨倾向而已。”男人黑着脸将食物送入嘴里,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双眼始终没有离开工藤源半刻。

“爸爸,你这样对小源很失礼啦~”咲夜终于受不了父亲的举动了,她嘟着嘴,不满地向父亲发出了抗议。

“别生气啊,乖女儿,爸爸这不是担心你吗?”男人在女儿面前顿时便没了脾气。

“小源是我的好朋友,不许你这么恶狠狠地瞪着人家看。”

“好好好,就按女儿说的办。”

爱子微笑着看完这一幕,调侃地说:“一夫,你好歹也拿点父亲的威严出来看看嘛。”

“这是两码子事,父亲的威严跟父爱并不冲突。”

“是是是。快点吃你的饭吧,今天不用上班吗?”

“我请假了。”

“啊?为什么?身体哪儿不舒服吗?”

“有这小子呆在家里对我的女儿虎视眈眈,我全身上下都觉得不舒服。”

“……我懒得管你了……”爱子默默地把筷子横在了碗上,“咲夜,小源,吃完便一起上学去吧。”

“什么?他们要去上学?还是一起去?”男人突然从桌上暴跳而起。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他们本来就在一个学校上学啊。”老公的反应让爱子觉得很好笑。

……

然后,就变成了一夫驱车送两个孩子去上学的局面了。

“不管我老婆是怎么想的,反正你这小鬼是没机会的。乳臭未干的小子就该滚到妈妈怀里去吃奶,别老想着跟女孩子打情骂俏。”开着车的咲夜父亲还在絮叨着不明所以的废话。

由于一夫的强烈要求,工藤源被一个人安排在后座上……如果可以的话,那男人甚至想直接把工藤源塞后备箱里去,当然爱子阿姨是不会允许他这么做的。

“你就少说两句嘛,爸爸。”咲夜把脑袋从副驾驶席的靠背边伸出来,对工藤源道歉道:“对不起啊,小源,我爸爸有点神经质。”

我看他是神经病吧——工藤源在心里吐槽道。

“把安全带系好,乖女儿……还有,不要跟除爸爸以外的男人随便说话啊,那些男的都是坏家伙。”

“爸爸,小源是好人啦(悲剧发卡)。你再对小源失礼的话人家就不理你了。”

“好蛋坏蛋得由我来看。好吧,我答应你不找他的茬就是了。”

这成年人还能跟孩子较真呢,如果在动物中有这样的父亲,会大大地影响种族出生率吧。

……

年轻的老师再次用袖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她此时正面临着担任教师职务以来最严峻的考验。

算上刚才那次,这已经是这堂课被指出的第三个知识性错误了。

而指出这些错误的,是一个坐在教室最后与现场环境格格不入的胡茬大叔。

他的脸让她想起了自己面试时的那个考官,看似普普通通随和可亲,一双慵懒的眼睛里却时时刻刻散发着深不可测的幽邃感。

她完全看不清对方的想法,也无法忽视对方的存在。

捏在手里的粉笔头已经被汗水浸湿,她舔了舔嘴唇,咽了咽口水,反复将接下来的台词在心里揣度了几遍。

一开口就可能被指出错误,她现在是抱着这样觉悟站在讲台上的……

因为讲台上的老师已经沉默了超过两分钟了,学生们渐渐骚动起来。

“老师怎么了?”

“嗓子痛吗?”

“……”

尚且年幼的孩子们并不太理解“面子”这样的东西。在他们眼中,被指出错误不过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或坚决改正或一笑了之,无论如何应对,都不会觉得有啥好丢脸的。

作为成年人的老师却很在意“面子”,为人师表的职业如果被指责成误人子弟的话,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好受的。她需要挽回颜面,重新树立起老师的睿智形象,那么接下来的话便决定了!

“这个……”

“继续讲吧,老师,不用在意我,我就是观摩一下而已。”男人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老师刚出口的话被生生噎了回去,那感觉比把呕吐物吞回肚子还要憋屈。

教室里的气氛尴尬的就像男女厕所间的墙被凿穿了一样——虽然觉得尴尬的只有老师和咲夜而已。

咲夜走到父亲身边,苦着脸说:“爸爸,我肚子疼……”

“啊啦啊啦,这可不得了!来,爸爸抱,我们马上去医院!”一夫一把抱起女儿,如风一般离开了教室。

工藤源从窗口(主角专位,后排靠窗)往下望,很快便看见了一溜小跑朝校门而去的咲夜父女。

老师的危机算是被解除了,咲夜的肚子痛是假的吧。

工藤源再次趴回桌上睡觉,其实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让老师的尴尬无限地延长下去。

咲夜在午休时间又回到了学校,不过这次是一个人来的。

于是两个孩子像平时一样,聚在屋顶吃便当。

“来,小源,尝尝这个。”

“唔……咲夜,你也吃吃看这个。”

“啊……(嚼嚼)真好吃。”

如果说是不一样的便当,互相喂着吃尝尝不同口味也就罢了。可今天明明是爱子阿姨准备的两份一模一样的便当……

“咲夜,你爸爸怎么没来了呢?”

“他啊,根本就没请假,老板一个电话就把他叫过去了……”咲夜抬头望天,“我爸爸老神经了,小源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啊。”

“噗~”

“这有什么好笑的?”

“不是不是……我是觉得你爸爸真的很可爱呢。”

“就算他那么不友好地对待你?”

“比我家那父亲大人可温和多了。”

“是吗……”

“干嘛那么讨厌你爸爸呢?我觉得他就算有那么些不良癖好,但作为一个父亲,他是绝对合格的。”工藤源语气中带有几分羡慕,“你有点生在福中不知福哦。”

“你喜欢他,那我们交换就是啦。”咲夜不高兴地嘟起了嘴。

“那敢情好……我家那位基本上可以算是不存在的人物,有总比没有好吧。”

“?”

“我想想啊,去年跟他在一起有几天呢?好像不超过三天吧。今年我还一次都没见过他……要不是家里把他的照片挂得到处都是,我怕我都忘记他长啥样了。”

“小源……很寂寞?”

“哪、哪有啊?那种不负责任的父亲,有没有都一样。”工藤源把头摆向旁边。

四周的空气都静默下来了。

“其实,今天是我爸爸这个周第一次回家……”咲夜淡淡地说道。

“哦……是吗……”

“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平时住哪儿,在干什么。只知道那些家伙们来讨债的次数,比我爸爸回家的次数还要多。”

“至少,他很在乎你,不是吗?”

“那只是他觉得愧疚的表现而已,他对不起自己的家庭,不是吗?”

他们互相都拿出了等同于诘问的语气。

明明是愉快的午餐时间,为什么会搞成这么僵的氛围呢?工藤源扪心自问了一通——像这样比谁的父亲更差劲更不负责有什么意义呢?父亲便是父亲,血缘上的联系是切不断的。作为孩子的一方,他们不能选择父母,不能选择环境,甚至连是否出生都不能由自己决定。降临于怎样的家庭,有怎样的双亲,这是再不满也无法改变的事实。会为了这种事情较真,只能说明自己还很幼稚罢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呐。”工藤源总结似的说了这么一句。

“噗~”

“笑什么啊?”

“小源你刚才的样子好像老头子耶。”

今天的晚餐时间,一夫很准时地回到了家。

跟往常比起来,像这么密集的回家频率确实已经相当难得。

所以,当他准时出现在家门前时,爱子也着实惊讶了一下。

“亲爱的,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我回来你不高兴?”

“哪里的话,人家巴不得你天天回来呢。”爱子主动将红唇献了过去。

一夫将妻子拥入怀中,覆上她的嘴唇热吻起来。

“这就是亲嘴吧。”

“不,应该叫做KISS。”

两个孩子从客厅门边探出个头,偷窥着这对夫妻的亲昵举动。

“快进来吃饭吧,我们也才刚开始。”爱子为丈夫摆好了鞋子。

俩小孩飞速地回到了饭桌边。

一夫刚进饭厅,就一惊一乍地大呼起来——

“为什么你这小子还在这儿啊?!”

“亲爱的,我不是说过小源会在我们家住几天吗?”

“这……这样啊,是这样吗……”

咲夜白了父亲一眼。

接收到女儿的视线一夫顿时就疲软了。

“好吧好吧,我们吃饭。”他家的两个女人都向着工藤源,一夫只好妥协了现状。

“亲爱的,洗澡水已经放好了,你先去洗吧。”(日本标准洗澡顺序,家主>孩子>主妇)

“哦。”一夫放下了手中的杂志,往浴室走去。

他足足在浴缸里泡了一个小时,一天的疲劳也完全被泡走了。

当他走出浴室时,发现走廊上的挂画有了五度左右的倾斜。

他会心地点了点头,将挂画重新摆正。

这便是小野家夫妻亲热的暗号了。

一夫回到卧室,百无聊赖地打开了电视。要行房事的话还得等孩子们睡下,老婆洗完澡之后……嗯,在老婆洗澡时偷袭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正在一夫进行桃色幻想时,楼下突然传来工藤源的声音。

“咲夜,不能摸尿尿的地方啦,那儿好脏的。”

“所以我要帮你洗干净啊。”

一夫带着恶鬼般的气势冲向了浴室!

唰!(浴室门拉开的声音)

“啊!”

“呀!”

浴室里的俩孩子同时发出了惊呼。

“你们、你们怎么会在一起洗澡啊!!!”小野一夫如同赛马时被爆了冷门般大呼一声后瘫倒在地,嘴里喃喃地说:“女儿,不要用手去抓男生的小JJ啊……”

“怎么了?”爱子闻声而来。

“老婆……他们怎么会在一起洗澡啊?”

“有什么关系嘛,他们都还是孩子而已啊。”

“我们的女儿刚才用手抓了那小子的下体耶!”

“没问题的,还没到发育年龄呢。”

“问题很大好不!我在楼上都听到那小子暗爽的声音了!”

既然是“暗爽”,还会有声音发出来吗?

“好啦好啦,快回卧室去等着,别在这儿瞎掺和,我一会儿就来。”爱子拍着丈夫的背把他往外推。

“我、我还要再洗一次!”一夫突然如此宣布道。

结果变成一个大人和两个孩子挤在一个浴缸里的局面了。

“爸爸的JJ,跟小源的差别很大呢……”

“那是自然……喂,别对这种奇怪的地方感兴趣啊,女儿!”

“能过去点吗,大叔,你这块头很挤耶。”

“哦,真不好意思……喂,我干嘛要让你这个小鬼啊!”

三人浴在愉快地进行着。

叮叮叮……

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响起了。

“老婆,接电话!”

爱子的脚步声从走廊上经过。

“喂喂,这里是小野家……是莉香啊,你怎么在哭啊?好好说好好说…………”

然后响起的,是话筒掉落木地板的闷响。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