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樱花散落的道路(四)

作者:有希哥哥 更新时间:2011/2/17 0:40:57 字数:0

在这之后过了一周,莉香带着那个连父亲的模样都还没能好好记下的婴孩回到了家。

该哭的泪水早已流干,莉香已经从失去至爱至亲的悲恸中解脱出来。死者已矣,活着的人还得继续努力地活着,她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还有十年的房贷要还。

她从很早以前就已经深刻认识到——工藤敬一郎既不懂温柔也不懂浪漫,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父亲和好丈夫,但他的确是个真汉子,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刺激女性荷尔蒙分泌的男人味。他勇猛而果敢,对正义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坚持,为贯彻自己的信念,我行我素,毫无顾虑。

这次也是一样。如果他能稍稍考虑下跟在身边的妻儿的安全的话,或者自己的生命对她们来说的重要性的话,就不会出头去跟歹徒搏斗了吧。对方怎么说也是持有凶器的五个人,就算工藤敬一郎再厉害,也才放倒三个,自己却身受重伤……

真是个笨蛋啊……

想着想着,流水又从眼眶里渗出来了。莉香轻轻擦了擦眼睛,再拍了拍脸,重新换上了和善的表情。

可不能让那孩子,看到自己丢脸的样子呢。

抱持着这样的想法,她怀抱着婴孩,打开了家门——同时也是通往新生活的大门。

“我也是……笨蛋啊……”她自言自语地说道。

初春的阳光和煦地照耀在工藤源的眼脸上,温柔得如同爱抚。萦绕在鼻间的洗发香波气息令人陶醉,垫在头下的纯棉百褶裙布料柔软而舒适。此时的工藤源,正躺在学校角落的长椅上,枕着咲夜的大腿小憩。

“啊,舒服得让人好想就这么睡死过去啊。”他懒洋洋地说道。

咲夜轻轻地捋开工藤源额前的刘海,微笑着说:“怎么感觉上了初中以后,小源变得喜欢撒娇了呢?”

“只有对你才会撒娇啦,连我妈我都不会这样对她的哦。”

“说、说什么呢……”咲夜的脸上飞起一抹红云。

女孩子普遍比男孩子早熟,即使刚上初中,咲夜也已经觉醒了一些女性意识了。

“对着自己的奶奶,撒撒娇也是没有关系的嘛。”工藤源补充道。

突然站起身的咲夜将工藤源整个从长椅上掀了下去。

“呜啊!……痛痛痛!咲夜,干吗突然站起来啊?”工藤源捂着后脑勺,露出一脸无辜的样子。

“我想站起来就站起来呗,要你管!”咲夜将手叠在胸前,愤愤地说着,连正眼也没甩给工藤源一个。

“玩笑啦玩笑,咲夜怎么可能是我的奶奶嘛。”工藤源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灰。

“那你觉得我是你的什么呢?”咲夜一边用手指卷着自己垂下的鬓发一边害羞地问道。

“青梅竹马。”(其实作者很想说“优乐美”来着)

“其他呢?”

“无可替代的挚友。”

“还有呢?”咲夜坚持不懈的追问着。

“这个……这个”工藤源实在搞不清咲夜为何会对这种问题如此执着,也不知道她想要自己回答什么,考虑了半天,他终于想到了个折中的方案。

“姐姐?”

工藤源果断被赏了一个爆栗。

“为什么打我啊?”

“今晚到我家来吃饭,明白了吗?”咲夜话锋一转,用命令的口吻说道,“我爸爸说很久没见到你了,甚是想念,说今晚要亲自下厨来招待你呢。”

咲夜他们在这几年搬了两次家,现在离工藤家并不算太近。

“可是,我还得去幼稚园接弟弟回家……”

“一起接到我家就是了,跟伯父伯母说一声吧。”

“……”工藤源沉默了一阵。

咲夜注意到了自己的失言,忙补救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提‘伯父’的……他对你好吗?”

“没啥好挑剔的,作为父亲,他的表现堪称完美了。”

咲夜口中的‘伯父’和工藤源口中的父亲,是在工藤敬一郎死后半年与工藤源母亲再婚的对象,拥有“藤原金刚”这种霸气名字的男人。不过实际的本人却与那名字大相径庭,只是个戴着眼镜,有些文绉绉气质的外科医生而已。据工藤源所知,母亲之所以能很快脱离丧夫之痛,当时正巧在抢救工藤敬一郎那家医院工作的藤原医生功不可没……乘虚而入是有的,挖墙角还算不上,毕竟工藤先生已经身故了。

工藤源对那个男人并没有多少抵触情绪,但也不想跟他产生任何交集。藤原医生对他来说只是“妈妈的夫君”,跟他既没有亲缘也没有血缘,犯不着跟他多打交道。不过出于礼仪,对内对外,他都会好好地称呼藤原金刚一声“父亲大人”。

话虽如此,工藤源却坚持不随父姓。母亲要改嫁,跟那男人姓是理所当然的事,但自己跟弟弟可不是嫁妆,没有理由要跟着改。所以,莉香虽然变成了藤原莉香,不过工藤源和工藤勇气依然如故。

为这件事,工藤源跟母亲还发生过一次争吵。最后,工藤源来了一句“要用你们的姓,自己再生一个去就是了!我和弟弟是工藤敬一郎的孩子,所以只能姓‘工藤’!”令两位家长只好哭笑不得的放弃了为他们改名的打算。

“想什么呢,小源?”咲夜在工藤源眼前拍了下手,打断了他对往事的回忆。

“没什么。”

“我也有段时间没看到勇气了,那孩子现在成什么样儿了呢?”

“越来越机灵了,将来肯定会成为跟他哥一样优秀的男人。”

“少自大了你。”咲夜娇笑着戳了下工藤源的脑袋。

放学后,咲夜在拍着工藤源的课桌反复强调了三次“一定要来哦”后,便匆匆赶回去准备迎接他了。

工藤源胡乱往包里塞了两本书,然后踏上了前往弟弟就读的幼稚园的路途。

考虑到接送方便的问题,那个幼稚园离工藤源的学校不过十来分钟步行路程。但为了不让弟弟多等(幼稚园放学比初中早),工藤源通常都能在五分钟内赶到。

今天他花了四分二十九秒,比昨天还快了四秒。

“哥哥~”还隔着老远,工藤勇气便开始亲昵地呼唤起工藤源,接着一溜小跑地扑到了他怀中。

“勇气酱,今天有没有乖乖的呢?”工藤源怜爱地抚摸着弟弟的头。

“嗯,午餐全部都吃完了,连牛奶也喝光了。”

“乖乖,勇气酱真是个好孩子。”怀抱弟弟的工藤源活脱脱是一副父亲的样子,“今天跟哥哥一起去咲夜姐姐家里吃饭,好吗?”

“一切都听哥哥的安排。”

在前往咲夜家的路上,工藤源牵起勇气的小手,用不至于让他感觉到疼痛的力量紧攥着,生怕他走丢。大脚一步,小脚两步,高低不一的两条身影映射在夕阳色的道路上。

“碰!生日快乐(X3)!!!”

工藤源刚走进咲夜家门就被射了一脸的彩带。他愣了愣,好不容易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他已经有几年没过过生日了。

面对着咲夜一家的善意欢迎,工藤源一时眼角发酸,几欲大哭而出,最终还是忍住了。

“谢谢……谢谢……”他用颤音重复地说着这句话。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啊,今天可是大叔我的手艺哦,绝对能让你大开眼界大饱口福。”一夫乐呵呵地拍着工藤源的背说。自从敬一郎死后,一夫对工藤源的态度从一开始的不共戴天转瞬变成了亲密无间,不知道的人甚至会以为工藤源才是一夫的亲生儿子。死了亲爹,却得了个比亲爹还亲的干爹,对工藤源来说,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呢?

“亲爱的,你还真是大言不惭呢。要不是人家在旁边守着,估计你得把厨房给炸了。当然,要是真炸了,那确实是‘大开眼界’。”爱子掩嘴轻笑道。

“老婆,在BOY面前你别掀我老底啊,这样多伤人面子~”一夫转脸对工藤源苦笑着说,“别听你阿姨瞎吹,大叔做这晚餐的过程虽然很惊悚,但成果还是很圆满的。”

“好了好了,都别站在门口啊,快进屋来吧。”咲夜开口道,“怎么没看到勇气弟弟呢?”

工藤源这才把一直躲在他身后的勇气邀到了咲夜他们面前。

“一夫叔叔,爱子阿姨,咲夜姐姐,您……您们好……”勇气羞羞答答地打过招呼后,又跑回来贴上了哥哥的大腿。因为太过紧张,他甚至用上了异常夸张的敬语。

“这是勇气酱吧,有两年没见了,长这么大了呢。”爱子俯下身,疼爱地捏了捏勇气的脸,“还能记得阿姨的名字,阿姨很高兴啊。”

“是啊是啊,变成相当可爱的孩子了啊。”咲夜不甘示弱地捏起了勇气的另一半边脸。

虽然不至于痛,但脸被哥哥以外的人捏来捏去的感觉让勇气十分不好受。不一会儿,他眼里便噙起了泪花。

看到勇气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爱子和咲夜同时停下了手。

“对不起对不起!姐姐捏疼你了吗?”

“乖乖,不哭啊,是阿姨不好。”

一夫没有表现出对勇气的亲昵举动,只是站在一旁摸着下巴,反复审视着勇气的外貌。

发质柔顺,眉毛细长,眼睛明亮而缺乏英气,鼻子小巧而过于精致,唇色粉红而晶莹,肌肤嫩白而光滑……

“BOY,这真是你弟弟?”一夫忍不住发问道。

“那还能有假?”工藤源不明白大叔为何突然冒出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总、总觉得这家伙……不像是个爷们儿啊……”

“他只是长得比较秀气罢了。”咲夜说,“对吧,勇气。”

勇气拼命地点了点头。

“不对不对……来来来,让我脱了裤子来验明正身吧。”一夫边说边作出了要抓住勇气的动作。

勇气吓得连忙躲到了哥哥身后。

工藤源果断拦下了一夫的行为。

“我说,大叔啊……”

“嗯,干嘛拦着我?我只是想验证一下这家伙是男是女。”

“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一个很残念的女儿控加萝莉控而已……”他停了一会儿,仿佛在蓄力一般,紧接着大声吼出:“没想到你还是个正太控!不!是幼齿控啊!”

“……”一夫当场被吼得一愣一愣的。

“这个可是相当不得了的变态兴趣!绝对是犯罪,是犯罪啊!”

“不,你误会了……”

“老公有这么变态的爱好,做妻子的我已经无地自容了。”爱子捂着脸道。

小野一夫已经开始呈现石化现象。

“爸爸……真差劲!”

灵魂!灵魂从嘴里飘出来了!

总而言之,玄关处的闹剧就这么收场了。最后,咲夜勉为其难地在一夫脸上“啵”了一下,才终于让他恢复了元气。

正如小野一夫所言,他做菜的过程虽然很惊悚,但做出的菜肴确实算得上精美——垒成金字塔形的寿司卷,切得薄细均匀的生鱼片,炸得金黄酥脆的虾子以及煮得噗噗直响的牛肉火锅……只是闻着那味道,就已经刺激得让人食指大动了。

“大叔还真会做饭呢,而且味道还不错,太让人意外了。”工藤源边吃边赞叹道。

“这算什么话?你大叔我可是单身到三十岁的男人,结婚前一直都是自己做饭吃的啊。”

“咦?这么说大叔你已经超过四十岁了?”

“呵呵呵,看不出来吧。”一夫颇有几分得意。

的确,他的脸看上去要比其实际年龄小上五六岁。

“唉,人家就已经人老珠黄了哦。”爱子抚着自己的脸感叹道。

“哪有,老婆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貌美啊,如果穿上水手服,绝对会被以为是高中生的。”

“少拍马屁了,油嘴滑舌的。”爱子的笑容却暴露了她并不讨厌丈夫的奉承话。

虽然被误认为高中生是不太可能,但爱子若好好打扮一下的话,被当成美女大学生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你们俩不要打情骂俏了,今天的主角是小源啊。”咲夜打断了父母的对话,然后举起了装满橙子的杯子,“来,为庆祝小源生日快乐,干杯!”

“干杯!”

够不着大家杯子的勇气,努力地站上凳子,然后双手捧杯向哥哥送出了自己的祝福。

从他记事以来,虽然哥哥一直在为他过生日,但他却从没见过哥哥过生日。要不是因为咲夜一家,他可能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日子里都不会知道哥哥生日的时间,甚至会以为哥哥是没有生日的吧。

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就得好好把这个日子记下来呢。

4月22日。

在爱子收拾碗筷的过程中,一夫神秘兮兮地朝工藤源打了个手势,然后两人一同来到了咲夜家的后院仓库前。

“BOY,这是为了恭喜你正式踏入中学,同时也是送给你十三岁的生日礼物,好好睁大眼睛瞧瞧吧!”一夫满脸自豪地推开了仓库门。

仓库里的灯泡如魔法般随着一夫的开门动作而明亮起来,沐浴于白色的光芒中,展现在工藤源眼前的,是一辆造型别致的摩托车。

除了黑色的坐垫和轮胎以外,车身通体包覆在银色的流线形外壳中,其车座较普通摩托车更低,车身却要长上一截。巨大的龙头如高傲的雄鹿鹿角般耸立于前轮之上,后轮两侧一边两根共计四根的排气管道彰显着这辆车非同寻常的动力。

从看到这车的第一眼,工藤源便被它的外形牢牢吸引住了,一种天生的热情在他胸中激烈地澎湃着。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出现了自己驾驶着这匹“银色猛兽”,在高速公路上飞驰而过的情景,甚至感觉到了极速之下所产生的暴风刮过脸颊冰寒刺激……

“一晃过去了二十来年啊……大叔我年轻的时候可是曾经驾着这家伙跑遍了全日本哦。它的大多数配件我都换过了,漆也是才上的,连发动机都是全新的——拥有1000CC的排气量,就算跟哈雷摩托比起来也丝毫不会逊色。”一夫自豪地夸耀着自己的爱车。

沉浸在幻想中的工藤源根本没怎么听进去一夫的话,只是“嗯”或“啊”的应和着。

一夫猛一拍工藤源的背,把他打回了现实。

“从今天起,这车就属于你了。”一夫如是说。

工藤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抬起头,试探性地问道:“真的?这是送给我的?”

一夫坚定地点了点头。

工藤源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上去抱住了那辆摩托,开始在那光滑的外壳上乐不可支地抚摸起来。

“别太激动啊,BOY。要我把车正式交给你的话,也得等你学会如何驾驭这匹悍马之后再说啊。”

“我学我学!”工藤源连声答道。

一夫走上前去,如同真正的父亲般慈爱地捣了捣工藤源的头发,然后说:“那,要不要先跟大叔出去体验一把呢?”

工藤源点头如捣蒜。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