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在那个女孩的眼中(五)

作者:有希哥哥 更新时间:2011/8/18 13:55:20 字数:0

(因为是时隔一个月的更新,所以作者本人觉得有必要加入前景提要——上回我们讲到……唉?讲到哪儿了来着?(赶快翻回去看一下)……对了对了!上回讲到工藤源与奈奈子比翼双飞地从楼上跳了下来,我们的主角身受重伤,住院时间进一步延长。之后,因为好兄弟的探视而心情稍微好转的源,却因为奈奈子的一个电话再次被打入了痛苦的深渊——那小妮子,爬上东京铁塔是要干吗?)

货车,轿车,客运车……无论是同向还是逆向的车,都在以飞一般的速度朝我身后退去,如果我此刻能多一些闲情逸致的话,肯定会为坐我右手边那司机的卓越驾驶技术感到讶异吧。

全部思绪都被奈奈子的身影填满着的我,没有关心或考虑其他事情的余地。

远坂奈奈子,十六岁,性别是“**”,就读于樱华高中,与我那变态弟弟是同班同学兼挚友(大概只是普通的那种关系),其家族为魔术师传承世家,父亲名叫远坂青尘,是个连不怎么看电视的我都知道的名字。其他家庭成员还有一兄长,名字尚不得而知……

然后,我突然发现,自己对奈奈子的了解便到此为止了。

她的生日,兴趣,喜欢的食物,讨厌的饮料,努力的目标和将来的梦想,我一个都不曾听闻。直到今年的十月之前,她的人生都跟我毫无交集可言。这个少女所经历过的,幸福的回忆或是苦涩的过去,我同样一概不知。

我目前所知道的只有一点——她在重复着伤害自己的行为。为了让目中无人,唯我独尊的父亲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是她所能想到的,唯一的,也是最愚蠢的方法。

我不经回想起昨天那张呢喃着我的名字,含着泪点着头的笑脸……

……

开什么国际玩笑!

明明答应得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变卦了?尼玛翻脸比翻书还快啊!这小妮子,非逼得我打破“不对女人动手”的原则,把她那自残倾向的木鱼脑袋揍回正常不可吗?

“骗子!(砰!)”。我边咒骂着,边一拳捶到了车门上。

“这位客人,虽然你打算付的车费很高,但也不要随便糟蹋我的车好吗?”

“啊?”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坐在计程车上,“抱歉抱歉,如果打坏了,我会陪给你的。”

“哼。”司机用鼻子轻笑了一声,道:“现在的年轻人,以为‘有钱能使鬼推磨’在哪儿都好使吗?”

他的语气听起来很刺耳,但我没有反驳他,只是死死瞪着窗外流淌的霓虹,不发一言。

“小伙子,你是从医院逃出来的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吧……可我不想回答他。

司机见我不说话,便不再自讨没趣了。

这躺不算太远的行程只持续了几分钟时间,对我来说,却犹如几年般漫长。

车子停定后,司机转过头,面带微笑地对我说:“一共2200日元,我速度开这么快,收你3000日元不算过分吧。”

“这是什么话?说好的一百倍就是一百倍……”

正掏着钱包的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件很严峻的事儿……

“我刚才就想问了,小伙子你来得这么急,该不会是忘记带钱包了吧?”

“……”不幸被他言中了。

“说什么一百倍?你连这本来的两千多都付不出来啊。”西装革履的司机将手叉在胸前,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活像个黑社会的打手。

“这个……”我实在没有时间耗在与司机大爷的理论中。“那这样吧,我把我的电话告诉你,你之后再来联系我……”

“那可不成,我怎么知道你给我的是不是真实号码?就算是真的,回头你把手机号一换,我上哪儿找人去?”

靠!为了点打车钱,老子至于废这么大事儿吗?——本来就心情烦躁的我,差点把这样的话脱口骂出了。

我没有回话,只是径自拿过放在车台上的笔纸,刷刷地写了一阵,然后放回了原位。

“我刚才在上面把我的名字,身份证号,电话,所属公司,家庭住址全写上去了,你什么时候来找我都成,爱信不信!我也把你的车牌号记下来了,是56-XX对吧,如果过段时间你还没来,我会去找你的。”话毕,我直接开门下车,头也不回地往东京铁塔跑去,连双拐都不要了。

别以为我这是坐霸王车,既然下了承诺,我之后肯定会把钱双手奉上,而且是按一百倍的二十二万来付。

至于那司机会怎么想,我懒得去管了。

对于工藤源的行为,司机既没有出手阻止,也没有出声大骂。他看上去好像很痛苦似的用双手捂住脸揉了一阵,等他再放开手时,那张脸已经赫然变成了远坂青尘的模样。

“真是的……维持伪装相当消耗魔力啊。不过,难得乖女儿向老夫提出愿望,满足一下她又有何妨?”

他微笑着目送工藤源远去的背影,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

突然,由远及近的警笛声传入了他的耳朵。

“不是吧,这都要算老夫超速?……嘛~超速就超速吧,Hydra!我们就陪他们玩一玩!”远坂青尘露出了如顽童一般的笑容,轻轻打了个响指。随着啪的一声,他所乘坐的的士在没有任何操作的情况下兀自发动了。

“Let’s go!”

黑色的本田轿车在主人的命令下绝尘而起。

这天晚上,东京都的交警们见识了地狱……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四十分。整个东京塔,除了装饰用彩灯还亮着,其它的一切都已沉寂,它如同一个发着光的孤独巨人,矗立在那儿,仰望着即使以它的高度,也无法触及的夜空。

首先得想法子进去。正门已经关上了,肯定没辙,要是强行突破的话,去追超速送我过来那司机大叔的警察们就该倒过头来追我了。那就找找侧门吧……

皇天不负有心人,绕了半天,终于让我找到个员工出入用的小门。理所当然是锁上的,但对我来说,这种程度的阻碍完全不值一哂,只需一脚便可搞定!

砰!

铁门应声而开,却没有给我带来任何成就感,反而令我痛苦得捂着胸口退了几步。呜……好痛!仿佛有断裂的肋骨刺中了心脏,真正意义上的锥心刺骨啊!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带伤之身,要是再来一次强烈的冲击,我大概会当场吐血而亡吧。

身体如何无关紧要,当务之急是确保奈奈子的安全。

我猛抽了两口冷气,待痛觉缓过去后,迈步走进了大楼。

走廊上很黑,一盏灯亮着的灯都没有,我只能借着手机发出的微光小心翼翼地前进。按常理说,塔里至少也该留有几个值班人员,这一路过来却寥无人迹,整个建筑物内安静得出奇。如果不是因为担心奈奈子而扰乱了思绪,我本应注意到——在我刚才破坏入口的瞬间,理应响起却没有响起的警报系统的异常。

奇怪和矛盾的地方还有很多,我统统都无视了。关心则乱,大概如此。

虽然对电梯还在运行状态的情况没抱有太多期望,但实际看到那黯淡着的指示灯时还是会很失望。难不成只有走楼梯了?没记错的话,到中央瞭望台起码有五十层楼高,到塔顶特别瞭望台的话……接近百层。要是我状态良好,爬上去也无妨,但以目前的身体状态,这高度对我来说基本等同于绝望。

呼……先联系一下奈奈子再说吧。

【嘟——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关机?这小妮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恶作剧——这个词汇在我脑中浮现出来。就奈奈子的个性而言,这种可能性有七成以上。平时就以玩弄我为乐的恶魔少女,其话语的可信度实在不高。

但是,如果我不去的话,说不定明早就会看到【血染红色高塔,少女坠塔身亡】为标题的报道了。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上去看看为好。要真是恶作剧,老子回头非打烂她的屁股不可!(SM啊!!!!)

呼……呼……

凭借一股子冲劲,一口气爬到了中央瞭望台,并没有发现奈奈子的身影。应该还在更高的地方吧。

哈……呼……呼……哈……

之后的路程,便如同煎熬了。

每踏出一步,全身的体力都在流失……不,与其说流失的是体力,不如说流失的是生命力。胸腔中似乎晃动着积血,呼吸都充斥着血的腥味了;脊椎里像流淌着电流,手脚都麻痹得不听使唤了;关节间如同注入了铅块,连弯曲的简单动作都变得异常困难了。

但是,我不能停下。

这双手还能握紧,这双腿还能迈步,这大脑还能思考……明明是可以做到的事,明明是开口就能改变的未来,伸手就能改写的结果,却因为懒惰了而没有去做,犹豫了而没有开口,恐惧了而没有伸手……肯定会在之后的人生中,为自己当时的错误决定而后悔不已吧。

那个在脑中重复了千遍的场景,万遍的台词……

“对不起……工藤你……帮不了我……”

我不想在现实中遇到第二次啊!!!

待我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已经爬到了特别瞭望台的所在。这个二十平米的小空间,如同远离尘世的空中楼阁,即使是城市的喧嚣,在此处也遥远得不可听闻了。

在这种时间站在这种地点欣赏东京市夜景的机会,以后应该不会有第二次了。很可惜,绝无仅有的机会,我却没有享受它的闲情逸致。

由于空间很小,再加上从窗户透进来的塔身照明灯的光亮,让我一眼就确认了自己是这个房间中唯一的人类。

怎么回事儿?奈奈子人呢?

在我担忧着最坏可能性的选项时,上衣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如同见到救命稻草,飞也似的抓起了手机。

呼——是奈奈子打来的。

我安心地长吁了口气,然后接起电话,劈头盖脸地问道:

“你现在在哪儿?”

【哥哥大人的声音听起来好凶☆!】

“能不凶吗?我累死累活地赶过来了,你人在哪儿呢?玩儿我是吧?”

【人家也没想到哥哥大人会来得这么快嘛☆~那就快到特别瞭望台的顶上来吧,等着你哦☆!嘟————】

然后是电话挂断的忙音。

这家伙太让人火大了!

我已经攒够了满腔的怒气,待会儿上去,便一口气地喷发给她吧。

顺着楼梯继续往上走,本以为还要再破坏一道铁门(通向高处露天场所的门一般都有锁上),不过那功夫已经让奈奈子帮忙省下了。

我长驱直入地来到了特别瞭望台顶上的空旷地带。在特别瞭望台之上,还有几十米高的铁架是供给电视台发送信号的装置。

“我已经到了,没见你人呢?”我再次拨通了奈奈子的手机。

【哦呵呵呵……真亏你能来呢,工藤源!】手机听筒里响起了女王样的笑声。

“对不起我打错了。”

【哎哎哎!别挂啊!哥哥大人☆!】

“你到底在搞什么飞机,奈奈子?”我重新将手机放回耳边。

【因为,现在的场景好像动画里的一样呢,所以人家不自觉地就开始模仿起最终BOSS的形象了☆~】

“我不是跟你说这个,把我叫到这么高的地方到底是想干啥?”

【嗯——这个啊……怎么说好呢?哥哥大人知道‘吊桥效应’(自行百度吧,不过我想大多数人都该知道)吗?】

“知道啊,怎么了?”

【那么,在这么高这么危险的地方,会不会有心跳不已的感觉呢☆?如果这时候奈奈子向你告白,会不会很容易就成功呢☆?】

“心跳不已的感觉好像没有,想把你屁股打开花的怒火倒是燃得正旺啊!”

【呜~哥哥大人是好SM这口的吗☆?嘛~反正人家也不讨厌啦☆。】

“别跟我打哈哈了,快滚出来!站这儿一秒钟看不见你我就篸得慌。”

【啊哈~哥哥大人这么想我啊☆?】

“不是想你想的,而是冷风吹的。为了赶快来找你,我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披了件外套就冲出来了。”

【那还真是抱歉咯,让哥哥大人久等了,奈奈子这就闪亮登场☆!请抬头吧☆!】

在我抬起头的同时,上方铁架的某处横杆位置,突然发生了好像灯管爆炸似的烟火效果,待火花散去后,奈奈子的身影,赫然在那儿出现了。

我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据目测,奈奈子站的位置离我这儿至少有三十米,也就是十层楼高,先不考虑她是怎么爬上去的,这万一要掉下来,可不是人类能够生还的高度。

“你,你爬那么高的地方去干吗?”

【是不是开始有点儿心跳不已的感觉了呢?】

“你!”我已经快怒火中烧到难以思考了,但又怕语气太重会吓到她,只得拼命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尽量和颜悦色地说:“奈奈子,你先下来,我们有话好说。”

【哦?那么……奈奈子这就跳下来吧☆。】

“等等等等!你给我待着别动!!!”

【哥哥大人真会戏弄人,一会儿叫人家下来,一会儿又叫人家别动☆……】

“给我有点常识好不好!这种高度跳下来的话……”

【放心吧……】

奈奈子发出了我重来没听过的语气和语调。那声音,仿佛出自幽谧森林里湖之妖精的口中,充满着难以言状的神秘感。

【不会有事儿的……】

“不会有事,怎么可能?这可是十层楼的高度啊!”

【因为……有哥哥大人在下面嘛。我相信哥哥大人可以接住我的。】

“你当我是金刚吗?!”

奈奈子华丽地无视了我的吐槽。

【哥哥大人……你……相信过奈奈子吗?】

“如果我不相信你,怎么会站在这寒风中瑟瑟发抖呢?”

【没错……就算是满口谎言的我,哥哥大人也一直信赖着呢……】

“就结果看,你也没骗我几次,不用在意啦。”

【那今后,哥哥大人还能继续相信我吗?】

“如果你保证,能抬头挺胸地面对‘今后’的话,那我可以保证,‘今后’一直都会相信你的。”

【谢谢你,哥哥大人。那么,现在就拜托你再相信一次——相信自己可以接住落下来的我吧……】

奈奈子仰躺着,从三十米的高处以自由落体的形式坠了下来……

连犹豫和思考的时间都没有,身体凭着本能的反应冲了出去。不去接会怎样,接到后会怎样,接不到会怎样……这些事通通都不重要!物理的法则,数学的定义,宇宙的公理,那些东西又能算个啥?我只是想要接住她,一定要接住她,能够接住她啊!!!

“奈奈子!!!”

预想中的冲击并没有出现。随着奈奈子落在我臂弯间的同时,我只感觉到,这具柔若无骨的躯体,如同羽毛一般轻盈。

“这、这到底是?”

“是魔法哦☆!哥哥大人☆!”躺在我怀中的俏皮少女,对着我调皮地眨了下眼睛。

看到她面孔的我,一时间竟无法言语。

奈奈子左眼处的绷带早已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拥有犹如“海洋之心”般璀璨的蓝瞳,流淌着名为“希望”光华的,绝美的眼睛。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