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有希的酒精脾性

作者:有希哥哥 更新时间:2011/8/22 23:21:15 字数:0

凭借奈奈子的飞行魔法,我们成功地从二十层高的酒店房间潜逃了出来。

奈奈子将降落地点选在了附近一栋大楼的楼顶。

“呼☆~终于逃出来了☆~这下可以省不少钱耶☆。”奈奈子放开我后,边擦着汗水边如是说。

啪!我出手弹了一下她的脑门。

“好痛☆!哥哥大人你干吗啦☆?”奈奈子捂着额头抗议道。

“你白痴吗?酒店是实名制登记吧,像这样跑出来马上就会被找到的……”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经典手机铃声)

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了。

“没事儿没事儿,我登记的是哥哥大人的名字和手机号啦☆~”

……别用这么得意的表情来说这种丝毫不值得骄傲的话好不?居然还选的是最高级的酒店,你这不明摆着坑我吗?

我接起手机,果然是酒店打来的。

“哦,是,我是工藤源。……嗯嗯,我知道。……今天早上突然有点儿急事要办,就没来得及退房,等我这边忙完就回去……嗯?刚才在我房间有女孩子接了电话?哦~大概是昨晚那个Callgirl吧,不用在意她了(笑)……你能理解真是太好了,呵呵……麻烦你了。多出来的时间我会把钱补上的……好,最迟两个小时后我就回来……嗯,再见。”

当我挂断电话时,发现奈奈子正一脸讶异地盯着我看。

“嗯?怎么了?我脸上沾了什么吗?”

“没有没有☆!”奈奈子如拨浪鼓般地摇了摇头,“奈奈子只是因为突然发现了哥哥大人的新特征觉得很惊讶罢了☆。没想到……哥哥大人相当擅长说谎啊☆~”

“是吗?哪儿看出来的?”我饶有兴趣的反问道。

“说假话时脸不变色心不跳,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也能立马胡诌个理由给对方搪塞回去,这种心理素质和随机应变的能力真不是盖的啊☆~”

“你指这方面啊……其实很容易做到啦。即使是在说谎,只要你深信着自己所说的话,就能以很真诚的态度表达出来,自然能让别人感觉妥妥的。至于随机应变的部分嘛,不过是提前罗列了一下对方可能抛出的问题,事先想好了回答方式而已。如果突然遇到什么稀奇古怪的问题,肯定也要想一会儿才能回答上。”

“……那么,哥哥大人是很‘真诚’地觉得,奈奈子是个Callgirl的☆?”

“你不就给人这种感觉吗?”

啪!这次换我被弹了个脑崩儿。

“哥哥大人大笨蛋!别把奈奈子当成见了男人就**的**好吗?人家明明就只对哥哥大人才会那样的!但是……但是……即使人家那么努力地引诱哥哥大人了,哥哥大人却一次都没有对人家展现过男人该有的**!人家……人家……呜呜……”

这、这有什么好哭的?你那些引诱不都以玩笑居多吗?要是我真**爆发对你做了什么,我怕你现在哭都哭不出来了。

“我知道的,奈奈子是个好女孩儿。”我伸出右手,在奈奈子的头上轻抚着,说,“刚才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你当什么真?”

“哼☆!不要以为装成一副温柔的样子,奈奈子就会原谅你了☆!”奈奈子嘟着嘴,把因激动而显得绯红的脸偏向一边。她的眼角尚且挂着泪痕,看上去有种楚楚动人的风情。

“呼——我败给你了。说说看吧,怎么才能原谅我呢?”

“嗯……那么……”奈奈子考虑了一会儿,然后道,“先声明啊,哥哥大人都吻了奈奈子三次了,就算人家要求你当我男朋友都是不过份的哦☆!”

明明就是你强吻了我两次!

“但是,奈奈子不想强迫哥哥大人,所以就……”她贴过来附在我耳边低语了一阵。

“这个……如果时间排得开的话……”

“那就这么说定了☆!”奈奈子娇笑着从我身边跳开,“奈奈子的病房已经退了,因为家里那边还有很多事儿要处理,人家就先走了哦☆。哥哥大人也去把病房退了吧,你的伤应该已经完全好了才对。”

“奈奈子!”我出声叫住了正准备起飞的她。

“?”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呢?天底下好男人多的是,为什么要执着于我呢?”

奈奈子将双手背在身后,背朝着我,幽幽地问道:“那,为什么是奈奈子呢?世界上可爱的女孩子多的是,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地帮助奈奈子一个呢?”

理由……说不出口。

我沉默了半响,最后还是拼出了一句话,

“我不想再后悔了。”

“是吗……那么,奈奈子跟哥哥大人的理由,是一样的哦。”

“……”已经无法再继续追问下去了。这不过是毫无意义的互揭伤疤而已。

我就这么呆呆地站在原地,一直目送着奈奈子飞出我的视野。

之后,我到医院退掉了病房,理由是回家静养。

久保美里护士在帮我办手续时多次表达了自己的不舍之情,殊不知那只会让我更想快点离开。眼不见心不烦,快点给我消失吧,你这重口味腐女!

阿一则表示他要继续住院直到家里不再跟他提相亲的事了为止。就我看来,他越是这么拖,他家里肯定会催得越急。

随他去呢,反正跟我没多大关系就是了。

“一晚上就花了三万五,真不愧是最高级的。”此刻,刚从酒店退房出来的我,正一边编辑短信一边走在前往电车站的路上。除开住院费和住宿费,好歹还留有些坐车回家的零线,我该庆幸奈奈子没有点总统套房吗?

【我已经出院了,待会儿就回去。 收件人:弟弟】

说实在的,有点儿,不想回去啊。

自从那天过后(就是再次跟有希提出去治疗内分泌失调症后,具体是在本卷第二章),小鬼便再也没有来医院探视过我了。虽然那个时候我所受的并不是太严重的伤,但还是希望有亲人来关心我嘛……由此看来,小鬼这回怕是真生我气了。说不定回到家就会看到摆在茶几上的——

【我回老家去了!最讨厌了!笨蛋老哥!】

写着如上内容的纸条。

而且是让人完全感觉不到傲娇气息的那种口吻。

先跟家里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吧。

“喂,您好,我是工藤源。”

【看号码就知道是你了,用得着特别报上姓名吗?】

“是父亲大人啊,近来身体可好?”

【呼~真拿你小子没法……俺这好着呢,你妈也活蹦乱跳的。就是前段时间做了个阑尾手术,不过现在已经完全好了。俺操的刀,你尽管放心。】

“你们都很好,那我就放心了。”

【这次打电话回来什么事儿呢?莫非……】

“莫非?”

【没什么……你说吧,无论什么事儿俺都会听着呢。】

父亲大人的语气有些奇怪,仿佛抱持着某种巨大的觉悟一般。

“其实没啥大事,我就是问问,最近几天勇气有没有回家呢?”

【那家伙不是在你那儿吗?难道失踪了?】

“没没,应该不至于吧。我这几天去出了躺差,现在正在回去的路上,就想他会不会无聊一个人跑回去了。”

如果我是匹诺曹的话,鼻子估计都能绕地球一周了。不过,要是把我住院的事儿告诉双亲的话,他们肯定会叨叨个不停。

“既然他没回来,想必还在我的公寓里吧。多有打扰了,父亲大人。”

【哪有哪有,我们巴不得你经常打电话回来呢。这大过年的,你要有空就回来玩玩嘛。】

“如果能空出时间,那就回来叨扰一趟了。”

【说‘叨扰’什么的……唉,反正你小子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那就这样吧。父亲大人多多保重,还请代我向母亲大人问安。”

站在自家公寓门前的我,正确认着自己手里的“装备”。

嗯,左手——特大号超豪华水果起司蛋糕。虽然不觉得一个蛋糕就能哄住他,但买他喜欢吃的东西肯定没错。

额,右手……最新款超紧身李维斯牛仔裤。我还是对买女装给弟弟有很大的抵触情绪,作为折中,就买了牛仔裤这种男女都能穿的衣物。

为了买这些东西,我还特别跑了躺银行。

衣装和头发已经在电梯里整理完毕,如果再拿上一束玫瑰,就这样去见女朋友也没问题。不过,一路上小鬼连条短信都没给我回,说不定还在气头上,我也不清楚这些努力能不能平息他的怨气。

“我回来了!”

我进门的同时夸张地大叫了出来。没人应答。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哦!”

“谁他丫的在老子门前鬼叫啊?!”

虽然是在期待着有人回答,不过确实没想到回答我的会是惊雷般的暴喝。

跟随在暴喝之后出现的,是我那残念的女装癖变态弟弟……

穿女装就罢了吧!为什么会是女式的情趣内衣啊!!女式情趣内衣也就罢了吧!!!为什么是上身女式情趣内衣,下身却穿着学校运动短裤的猎奇装扮啊!!!!

虽然在某种意义上,学校运动短裤等同于情趣内衣……靠!我在想啥呢?先得搞清楚状况吧!

“你是……勇气?”

“不准直呼老子的名讳!你这混账!”

啊——突然感觉好爽啊。

等等等,千万不要往奇怪的方面误会了。我可不是因为被美少女模样的弟弟大骂而产生了快感,只是因为弟弟的语气和台词太过爷们儿,一时间让我欣慰得有些语无伦次了而已。

这口吻,倒是跟我当年混暴走族时有几分相似。呵,到底是我的亲弟嘛。虽然这家伙没啥喉结,声音听起来不像男人,但只要把个性方面的变态扭转过来,其他的治疗不是问题。

“嘛嘛,别生气了啦。看,大哥买了你最喜欢的蛋糕哦。”我笑容可掬地靠了过去。

这、这气味是?

我这才闻到了小鬼身上所散发出的——冲天的酒气。

再看他的脸,眼神迷离,双颊陀红,嘴里还不停地打着酒嗝,确是喝醉了无疑。

我说怎么口气突然变这么狂野了?原来只是在发酒疯而已。

……

…………

“你居然敢偷酒喝!!!”(在日本,对未成年人禁酒相当严)

我怒从中烧,一把抓住他的手往屋里拽去。

唰!小鬼将我的手甩开了!

我转头朝他狠瞪了过去,小鬼居然不甘示弱地瞪了回来!

“老子喝了又怎样啊!”

死不认错呐……很好……很好!

“……居然敢跟我杠上……老子今天要教训你啊!!!”

我抢身上前,轻松地将小鬼扛到了肩上。

“放老子下来,你这混账!”小鬼在我肩上拼命地挣扎捶打,可惜凭他那点儿力气,完全无法对我造成伤害。

“自己说!错了没?”我张开腿坐在客厅沙发上,而小鬼则被勒令跪坐在我跟前。

“老子没错!明明就是混账老哥的错!”小鬼翘着嘴巴,呼呼地喷着酒气,一脸的愤愤不平。

如果是女孩子,我只会采用说服教育。但男孩子的话……

果然还是要用打的啊!

我不再多话,而是直接把小鬼揪了过来,强行把他扳倒在我腿上趴着,之后抡起巴掌便往他的屁股抽去!

啪!

我自认还是用了几分力气的,小鬼却忍着一声没坑。

啪!

富有弹力的肉感在我手上散发开来。

啪!

“啊~~~呜~~~”,小鬼终于还是痛得叫出声来了。

啪!

运动短裤的布料很柔滑。

啪!

“嗯~~~啊~~~~”,小鬼的呻吟持续着。

啪!

……………………………………我竖旗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我的确是在教训偷酒喝的弟弟没错吧!然而,这个美少女一样的脸庞,美少女一样的曲线,美少女一样的肌肤触感,美少女一样的柔顺长发以及美少女一样的诱人呻吟,居然让我产生了施虐的快感!虽然只是打打不听话的弟弟的屁股而已,我起了反应的话不就变成SM现场了吗?!

已经无法再继续下去了。我如泄气的皮球般,把手软软地垂了下来。

“呵呵呵……”

“你笑什么?”

小鬼从我身上撑起身,屈膝跪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

“……咯!(酒嗝声)想起了小时候的事儿呢……”他伸手擦着因疼痛而渗出的眼泪,脸上却绽放着笑容,“小时候,也被哥哥像这样子……狠狠地打过呢……”

语气又恢复到平时的样子了,看来是清醒些了吧。

“犯错的孩子本来就该打。”

“是啊……因为哥哥,爱着勇气(有希)嘛~”

“突、突然说什么呢?”

不要用美少女的样子来说这种好像要告白一样的话啊!你是我的弟弟耶!

“不……是吗?”

“如果是说‘关爱’的话……”我挠了挠自己有些发烫的脸……这不是害羞!只是怒火的余温而已!

“哥哥,不会不管我的吧……不会弃我不顾的吧……”

“当然。”

“有希……真的好怕……哥哥不在身边的时候……一个人……好怕……”小鬼环抱住自己的双肩,全身瑟瑟地发着抖。

虽然室内有暖气,但穿成这样肯定还是会觉得冷,特别是酒精的发热作用下降后。

我脱下外套,将小鬼的身体包裹起来靠在自己身上。

我不在这几天,想必他一个人折腾得够呛吧。身心俱疲,再加上醉酒,小鬼不一会儿便沉沉地睡去了。

虽然有很多想要问他的事……暂时让他先安心地睡一觉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