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人偶们的小夜曲(上)

作者:有希哥哥 更新时间:2012/10/20 8:56:23 字数:4274

碎片大厦,座落于泰晤士河畔,是全英国乃至全欧洲最高的建筑物。其外形犹如拉尖的金字塔,虽然其中并没有沉睡着法老王。

“虽然没有木乃伊的腐臭,金钱的铜臭倒是随处可闻呢。”右手端着盘子的少年用擎着叉子的左手食指勾了勾燕尾服的领子,那过于正式而紧缚的装束限制着他的食道大快朵颐。

站在他旁边身裹黑色连衣裙的银发美人,手执葡萄酒杯,透过那猩红的半透明液体目视着豪华宴会上衣冠楚楚的贵人们,轻轻扬起了嘴角,“少年,仇富可不是好孩子该有的想法,轻财者终为财所困,我们不也是为了钱才接这个单子的吗?”

“单子啊单子……(咀嚼中)……这么说来,刚才跟十六夜姐通话的是雇主吗?”

“正是。”

“雇主到底是什么人啊?”

“随随便便去打听雇主的消息——我有这么教过你吗?”美人的表情没有变化,声音中却透露着威严。

“对不起。”

她轻叹了一声,低声道:“对方到也没打算隐瞒,告诉你也无妨。这次的雇主,怎么说呢,很有钱的中二少女,那样的感觉吧。”

“中二?那是什么?”

“在脑海中幻想自己有超能力会魔法的二货,简称‘中二’。”

“喂喂喂,十六夜姐,跟着这种二货办事不会出问题吗?”

“你搞错关键词了,少年。‘中二’不是重点,重点是‘很有钱’。”

少年放下盘子,将袖口紧了紧,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了解了,任务是把这里的人全杀光吧?”

回答他的,是银发美人赏在他头顶上的一个爆栗。

“蠢货。先别说这里藏了一大队的警察……就算杀了些权贵,顶多造成社会混乱而已,但雇主要求的可不是‘混乱’,”她停下话语,把杯中所剩无几的葡萄酒一饮而尽。

“而是‘毁灭’。”

雷斯局长已经有一个周没离开警察局了。自收到DOLL组织的犯罪预告起,上头的提心吊胆就没一刻停止过,他们的每个电话每封电报都令局长大人如坐针毡。雷斯年逾六旬,升职无望,按理不至于为了几个高官的呵斥而七上八下。用他的话来说,「我已经过了需要依靠阿谀奉承来过活的年纪了。」。那要问起他为何还为此心神不宁,持续奋斗在战斗一线的话,答案只有一个——为人民服务,可不是因为干满四十年工龄有更多退休金的缘故……大概是吧。

从DOLL以往的犯罪经历来看,他们瞄准的目标大多是权贵和土霸,若以此把他们当成惩奸除恶的义贼却大错特错。那些家伙视仁义如儿戏,弃人命如草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杀一人可屠一城,是无可争议的最为穷凶极恶的国际罪犯。

要是让DOLL在伦敦搞出什么乱子,祸殃人民,勤勤恳恳保护了伦敦市几十年平安的雷斯绝对身败名裂。身败名裂事小,开除职务事大,在临退休时遭遇这么一出,可谓晚节不保。所以他必须拼尽全力去保护人民,特别是那些有权利开除他的“人民”。

「偏偏在这时候还搞什么庆功宴会,真搞不懂那些大人到底是心惊胆战还是游刃有余呢。」雷斯满脸惆怅地端起了咖啡杯。他把杯沿放得很低,以免朝向摄像头画面的视线被阻挡哪怕一瞬。

突然,一道优雅的中年男声从他右后方传来,「那些大人当然是因为相信局长的能力才让宴会如期举行。」

「终于来了啊,小子。」雷斯脸上露出了释然的笑容,却并没有转过椅子让对方看见。以他的年纪,称呼对方为“小子”倒也恰如其分。

「鄙人路过此地,顺便过来看看。要是继续闷不吭声,盟友会笑我大英帝国无人的……那位谁来着?」来人彬彬有礼地脱下帽子,在门旁的木架上挂好后,悄无声息地来到了雷斯身旁。显示器的光芒映射着他铮铮发亮的褐发,那挺直的鼻梁保养得不露一丝毛孔,尖俏的下巴打理得不见一根胡茬,**的面部装扮得不显一点杂色……只可惜,那深深凹陷的眼窝和浓厚如墨的黑眼圈败坏了这张俊脸,令他看上去如顶着个骷髅头般诡异。

「一个杂种小鬼而已,名字是里昂·兰佩洛基。」局长大人话语中尽是不屑。

「这位里昂阁下现在何处呢?」

雷斯狡黠一笑,「大概还在某个宾馆的床上跟露易丝打滚吧。」

「此计甚毒。」

「啧,老头子我才不信那些个美国佬会诚心诚意来帮忙,表面是FBI,实际是CIA(美国中央情报局,养间谍的)也说不定。说实话,老夫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借助他们的力量,留他下来不过是给上头面子。为免他妨碍我们,让他两腿发软,动弹不得就好。」

「这也算是种“软”禁。」

「呵呵,如你所言。」

正在此时,局长桌子上的电话响了。外形古老的拨盘式电话,铃声尖锐而刺耳。

「啊——又来了,上头这些家伙到底烦不烦?」雷斯抬起右手挥了挥,「夏洛特,你来接。」

「怕是不合适吧。」

「合适得很。要是知道你坐镇在此,他们肯定会安心许多。」

「那,失礼了。」夏洛特接起了电话,「你好,这里是伦敦市警察局,鄙人夏洛克·柯南·道尔,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吗?」

【「啊啊,终于接通了,局长大人的电话号码可让人家好找,你就是局长吗?真是好名字呢,一听就感觉是超厉害的侦探呐。你的名字人家都很喜欢哦,局长大人~」】电话听筒里传出了甜得发腻的女声。

夏洛克提高了几分警觉,「鄙人不是局长,只是警探而已。你是何人?」

【「唉~~~难得人家特地花大功夫去查局长的电话,怎么不是局长本人呢?让局长来接,否则人家可不说~」】

夏洛克捂住话筒,躬身附在雷斯耳边,压低声音道:「是个女声,变声过的,八成是DOLL的人。您牵制她一下,鄙人来找出她的所在。」

雷斯郑重地点了点头,如承接圣剑般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接过了话筒。

「老夫便是局长,雷斯·布莱恩特,请问有何指教?」

【「噗~」】

「……你刚才笑了吧?」

【「哪里哪里,人家才没有想到蕾丝(女同)去呢。」】

「你说了吧!蕾丝!」

【「没有没有,绝对是你听错了,人家说的是LESS,Laparo-Endoscopic Single-site Surgery,单孔腹腔镜手术来着。」】

「别当老夫是傻子!一个个都拿这茬儿嘲笑我!你以为老夫想要这名字啊?爹妈给我起这名字时,压根没想过它会被用来指代“那个”……」

【「错错错,“蕾丝”这个词的出现时间,远在你出生之前才对。」】

「当时就没人这么叫好不!甚至当时就没什么人知道同性恋!」雷斯歇斯底里地叫出了声儿。

在旁边看到局长突然大吼大叫起来的夏洛克差点儿吓个半死,忙打手势示意局长冷静。

「咳咳,老夫失态了。不好意思,能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唉~老年痴呆症可真麻烦,又要再说一次了。」】

「你压根就没说过好不!」

(冷静冷静!局长!)

【活这么大了,你待人接物的态度就这样?天国的老妈会伤心流泪的。】

「呼呼——(怒火中烧,用力深呼吸几口才平静下来)对不起,是老夫没听清楚,能再说一遍吗?」

【「那就听好了,人家是所向披靡、惩奸除恶、爱与和平的化身——DOLL组织一员。编号是161,人称“小夜子”是也。」】

……

就在雷斯局长与电话那头插科打诨时,夏洛克也在紧锣密鼓地指挥着其他警员追查对方下落。

「探长大人!有了!」接到通信部门反馈消息的警员甲立刻上报了情况。

「找到对方信号所在地了?在哪儿?」

「贝克街的公共电话亭。」

「马上联络附近的警员,让他们立刻赶到现场!」

「离得近的只有两位,要他们先过去?」负责人员分配的警员乙问道。

「才两人?」夏洛克连忙拉过警力配置图来看,「怎么分布得这么散?人都哪儿去了?」

「回探长大人,今晚是碎片大厦竣工的庆功宴,有很多重要人士到场,大半的警力都分配过去了。」

「局长是笨蛋吗?为了保护那百来号人,把保护伦敦八百万市民的警力都扔过去了?」

「探长大人……局长就在那边耶……虽然他正聊在兴头上好像没听到……」

「不管了,先让那两人过去。告诫他们,万万不能打草惊蛇。」

「了解。」

夏洛克痛苦地捂住了额头,有一股强烈的不详预感在他脑海里翻涌着。

两位警察到达目标地点只用了三分钟,他们远远地瞧见了尚在电话亭里的人影。

「这里是汉克,我与贝尔已到达指定地。目前离目标距离一百米,对方状态安定,报告完毕。」

【「继续监视,等待支援。」】

关闭对讲机后,俩警察边监视边聊了起来。

「汉克,你说等会儿支援来了,咱们上吗?」

「别开玩笑了,那种亡命之徒!你知道对方是谁吗?」

「国际罪犯嘛。」

「那可是DOLL!你知道吗,之前也有大批警察去围剿一个DOLL的情况,那个DOLL,单凭几把匕首,就把荷枪实弹的三十多名特警全部干掉了!那些家伙根本不是人类,简直是杀人机器!」

「当然知道咯。所以说,我绝对不上的,只不过提醒你别头脑一热就冲上去了。」

「喝,别人愿意抢这个功就让他们去吧。」

「探长大人,到达现场的警员已有十人。」

「好!准备收网!」夏洛克手执指挥大权。

与此同时,局长那边……

「哎呀呀,不就是被姐姐骂吗?我家姐啊,二十年前就见马克思去了,走得比老夫爹妈还快,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孩子,可得珍惜当下啊,趁你姐还在,好好相处喔。」

【「嗯嗯,谢谢老伯,你人真好……你们来招待的人也不少。那人家先挂了,等会儿再打过来~」】

「呃,回头见。」局长怅然若失地放下听筒,「那孩子,跟老夫的孙女还蛮像的……」

「像你个蛋啊!」一直维持着绅士风度的夏洛克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你以为对方是邻居家的小媳妇,你是隔壁的老太太吗!连家常闲话都聊着去了!你们是不是还要讨论一下明天早餐吃什么啊?」

【「探长大人,目标从电话亭出来了!」】夏洛克捏着的对讲机中传来呼喊。

「抓住他!」

对讲机那边传来的是人声嘈杂。

十秒过后。

【「报告探长,目标跟丢了!」】

「搞什么!怎么会丢了呢?你们到底离了多远啊?」

【「目测没有人进入到五十米以内。」】

夏洛克的头部微血管爆裂了两根,「你们这像是要抓人的样子吗?」

【「报告探长,我们一致认为,至少应该保持在手枪有效射程以外。」】

「……」夏洛克气得差点儿连眼珠都突出来了。

局长的电话再度响起。

被夏洛克怒目直瞪的雷斯局长畏畏缩缩地接起了电话。

「你好,这里是雷斯……叫我蕾丝就好了……」

【「局长大人吗?真是抱歉,刚才只顾聊着家常,把正事儿都给忘了……」】

夏洛克小声问道:「是刚才那人吗?」

局长点头。

「马上探查这个信号的发源地!」夏洛克当机立断。

片刻之后,探测结果便出来了。

「报告探长,信号的位置在欧芹公园!」

怎么可能!贝克街和欧芹公园,两地间隔至少有十五分钟以上的车程,怎么可能几乎同时在两地出现?

「马上派人过去!配备狙击手,允许开枪,就地正法!」夏洛克咬牙切齿地从齿缝间迸出了命令。

「等等!」局长捂住话筒,出声劝阻道,「小夜子……小夜子她还是个孩子,况且她还没有犯错,我们不能对她开枪!」

「你们聊着聊着还聊出感情了?鄙人这是防范于未然!你口中的“小夜子”,就算她现在还没犯事儿,过去的前科也是罄竹难书!非要等她伤害到我们的人民时才对她进行制裁吗?」

两人在争执之间,不小心按下了电话的免提键。

【「虽然觉得会给你们造成很大的困扰,但还是跟各位明说为好。想来这个时候,姐姐已经把绑着热毒素(最为危险的生化武器)瓶子的遥控炸弹,安放在碎片大厦的某个地方了吧。就是这样了,各位,有缘再见吧,要加油工作哦~嘟——————」】

百余警察,全场肃静。偌大的空间内,只有挂断电话的忙音回响着。

「夏洛克,此事你怎么看?」

「鄙人可以拿到火箭筒的申请吗?」夏洛克边说边点上了一支烟。

「老夫现在觉得,就算用核武器炸飞这群狗X的都不算过分了。」

夜色,越发浓郁了。

她的视线穿透过碎片大厦最顶部的镂空玻璃,将传奇伦敦的夜景尽收眼底;她的银发收束在长筒礼帽最深处的黑暗空间,使俊美脸庞的曲线轮廓分明;她的风衣激荡于一月时节最寒冷的猎猎北风,那看似柔弱的身体微微颤抖。

「我现在的模样,大概像极了闻名世界的怪盗吧……阿嚏!果然还是有点儿冷啊,任务完成,交货闪人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