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无遮拦 Ⅲ更

作者:私君 更新时间:2018/4/18 23:44:40 字数:2304

轰然爆裂的尖啸声,引得众人纷纷捂住耳朵,与此同时,毕多克的拳锋也已经来到瑟雷斯的面前!

“嘭——”

随着一声低沉的闷响,毕多克暴涨而出的紫色武息猛然一凝!下一秒,它便有如狂风吹拂下的烛火一般,骤然熄灭!

一只白皙的手掌出现在了瑟雷斯面前,同时也挡住了毕多克的全力一击!

“怎,怎么可能!”毕多克瞪大双眼,满脸惊骇地看着突然显现在自己面前的黑发女孩!

“胆敢冒犯主人者,死!!!”翻涌咆哮的恐怖气息犹如滔天巨浪般席卷在场的每一个人,尤耶高举的左手划过一抹耀眼的金芒,凡是看见这束光芒的人无不感觉如坠冰窟!

毕多克本能地想要逃跑,但是他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拳头竟然已被死死锁住!见状,他立刻放声求救:“大人!!救我——”

瞬息而至的凌厉杀意打断了毕多克的话,正当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那束耀眼而又致命的金色光芒却始终没有落到自己头上。

“尤耶。”瑟雷斯从尤耶的肩膀上抽回手掌,轻声道。

“主人——”

“哈哈哈哈!”突如其来的狂笑声打断了尤耶的话,毕多克一边笑,一边朝着瑟雷斯狠狠地啐了一口,“什么样的主人养什么样的狗!怎么,我刚才说异族种都是野兽,你好像很不开心?在场的谁不知道,你瑟雷斯什么都不爱,就爱和野兽乱-搞!令人作呕的变-态!逃兵!懦夫!”

此话一出,围观群众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这毕多克肯定是被吓傻了,才这么口无遮拦。人们纷纷后退,将场地给空了出来。

“哎……”一直沉默不言的黎安娜忽然叹了口气,“尤耶,杀了他。”

黎安娜清冷的声音让毕多克稍微恢复了一点理智,但是,还不等他有所动作,黎安娜又说道:“传信给你的手下,告诉她们,在明天午时之前,我要看到毕多克全族一百三十五口的人头全部插在帝都广场的围栏上!”

这个决定,让喧闹无比的拍卖会场瞬间陷入死寂。

黎安娜起身走到瑟雷斯的身边,以睥睨的姿态俯视着毕多克,然后说道:“尤耶是名女仆,所以你看不起她?不把她的话当真?好,那就由我来亲口告诉你,同样也告诉在场的每个人。胆敢冒犯兄长大人者,杀!无!赦!”

黎安娜的话语回荡在每个人的心头,而其强硬的态度也让众人明白,这位看似柔弱,实则可怕的女公爵是认真的!

望着颤抖不已的毕多克,黎安娜扬起一个平和的笑容:“想必,你今天这么做,是受了他人的指使吧?也对,毕竟,你只是一条任人驱使的疯狗而已。没关系,你不会孤单的。尤耶,把二王子的头也砍下来,但是不要插在围栏上,直接当众喂狗就可以。”

尤耶抬头看向二楼的贵宾席,问道:“现在吗,小姐?”

“我们是来参加拍卖会的,可不能砸了米洛塔家族的场子。”说着,黎安娜再度坐回原位。

“公爵大人!!!!”

尤耶挡在毕多克身前,冷声道:“到明天之前,您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侯爵大人。”

眼见求饶无望,毕多克也不说废话,他踉跄着步子冲开围观的人群跑了出去。因为,他猛然想到,有一个人或许能救毕多克全族的命!只要他和同样被点名的二王子一起去求那人,一定能得救!

对!一定!

怀揣这股坚定的信念,毕多克和同样溜出拍卖场的二王子一起向帝都的最东方跑去。

“耽搁了大家的时间,实在抱歉。”瑟雷斯微微躬身,说道。

接着,他看向拍卖场的老管事,说道:“贵行今天所有的损失都由蔷薇花补偿。”

“殿下客气了,”老管事急忙赔笑道,“让您受惊,是我们的失职。作为补偿,您可以从今天所有的拍卖品中任选一样,绝不收费!这权当米洛塔家族的一点心意,恳请您不要拒绝。”

身为管事,自然是要维持会场秩序的。但是,刚才那种情况,无论是毕多克代表的王室,还是瑟雷斯代表的蔷薇花,都不是区区米洛塔能惹得起的。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有闭嘴旁观,等到事情解决后,赶紧上前对老东家示个好而已。

“哦?”瑟雷斯扬眉,笑道,“任选其一?也包括那名高阶血族吗?”

“这……”老管事擦了擦汗,同时暗骂自己疏忽大意。

然而,就在他准备硬着头皮答应下来的时候,瑟雷斯却说道:“别在意,开个玩笑而已。不过,除了那名奴隶以外,其他的东西我可不会客气!”

老管事赶忙应道:“当然,当然。您一定不要客气!”

瑟雷斯刚坐下,一旁的黎安娜就立刻凑了过来,嘻笑着说道:“抱歉咯,老哥。”

“怎么了?”瑟雷斯撇嘴,问道。

“我做的那些决定,你不会怪我吧?”黎安娜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你做的每一个决定我都支持,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相信。”瑟雷斯笑道。

“话又说回来,”黎安娜正色道,“你不应该阻止尤耶的。这样,别人会以为我们好欺负。”

“要动手也应该是我来。”瑟雷斯说,“他侮辱的是全体蔷薇花女仆,那就该由我这个做主人的讨回来。”

“可你根本不想杀他,”黎安娜穷追不舍,“你只想狠狠地教训他一顿而已。”

“如果他没有继续大放厥词,我应该只会给他一巴掌而已。”瑟雷斯耸肩,道。“不过,后面的事由你接手了,我也不方便再说什么。更何况,我没有继承任何爵位,只有‘皇孙’一个虚名。但你不同,你是全彼欧西斯唯一的女公爵,说出的话可比我的有分量的多。既然如此,交给你来处理岂不是更好?”

黎安娜忽然露出一个挑衅似的笑容,不怀好意地说道:“老哥,我可是点名要杀二王子欸。他可是女王殿下的干儿子,等你娶了女王,他也算是你半个儿子了!你不心疼?这样,只要你肯求,我就留他一条狗命。”

“狗……命?”瑟雷斯微微皱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妹妹。

意识到不对劲的黎安娜急忙改口道:“是命!不是狗命!所以说,你要不要考虑求求我?”

瑟雷斯不以为然地说道:“杀就杀罢,谁让他不知好歹,非要招惹你。”

黎安娜翻了个白眼,兴趣缺缺地说道:“你就不能放低姿态好好求我一次吗,兄长大人。”

“休想。”瑟雷斯不假思索地说道。

“你不求我没关系。但他们肯定去求女王殿下了。如果女王肯放低身段,给你写信,甚至是亲自来求你放过他们,你打算怎么办?”

“烧信、不见。”瑟雷斯再一次脱口而出,“对我来说,妹妹可比老婆重要多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