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花

作者:私君 更新时间:2018/5/2 20:07:07 字数:3056

这些新奇的特质混杂在一起,还是别有一番魅力的。

但是,瑟雷斯显然不那么喜欢引人注意。

对于众多想要与他共舞的小姐们,他只能一边道谢,一边婉言拒绝。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尤耶的出现才得到了缓解。

“抱歉,各位尊贵的小姐,”尤耶挡在瑟雷斯的面前,以冰冷的目光扫视周遭人群,“主人他不善与人共舞,拒绝小姐们的美意实属无奈,还请你们能略作体谅。”

在场的女孩们惊讶于尤耶傲慢冷酷的态度,但同样也畏惧于此。为了不自讨苦吃,她们只好悻悻而退。

月色朦胧,寂静无声,丁香花的淡雅清香自远处徐徐飘来,溢满整个花园。

“谢谢。”走出城堡,远离人群之后,瑟雷斯才低声道谢。

“这是我的职责,主人。”尤耶说道。

瑟雷斯没有接话,俩人彼此无言地漫步在花园小径。

“坐下吧?”瑟雷斯指着一旁的草地,邀请道。

“好。”尤耶点头。

他们并肩,席地而坐。

这时,瑟雷斯忽然笑了起来:“我记得,在我们初次相见的那天晚上,就是坐在这里聊天的。嗯……至今已经十三年了。”

“时间过得真快,”尤耶轻声说道,“我们已经二十岁了。”

瑟雷斯微笑,接着转移了话题,“我不在的这两年实在是辛苦你了。”

说着,他摊开右手,一朵玫瑰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掌心。

这正是瑟雷斯先前拍下的不败之花·冰岚玫瑰。它的外貌和普通的玫瑰差别不大,但是每一片花瓣的边缘都镀了一层蓝边,花蕊也呈冰蓝色。仔细感受,还能察觉到流露其中的丝丝凉意。

瑟雷斯将之递到尤耶的面前。

但尤耶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并没有接下玫瑰。

瑟雷斯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于是,他急忙道歉:“对不起,我忘记了。”

遵照彼欧西斯古老的传统,赠人玫瑰的时候,必须得说点什么才行。否则,被赠与之人不能接受这份礼物——因为,行为上的表达需要言语的衬托才能显现出更加真挚的感情。

这看似简单不过的事,可难坏了瑟雷斯。这二十年,他全部的时间几乎都用在了修行和照顾妹妹上,根本无暇顾及男情女爱,你侬我侬的事。

虽然他前几天在餐桌上对尤耶说过类似的爱慕之语,但那可是他绞尽脑汁,费了好大功夫才想到的。现在一想起那一幕,瑟雷斯就尴尬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不过,玫瑰既然已经拿出来,就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对每一位彼欧西斯男孩来说,被拒收礼物可是一项莫大的耻辱!更何况,赠送的对象还是自己相处十几年的青梅竹马!

不管了!大不了这张脸我不要了!

瑟雷斯强忍着心底爪挠般的羞意,低缓磕绊地说道:“嗯……我希望,我们能永远彼此相伴。”

尤耶掩嘴轻笑,然后收下了玫瑰。她明白,这句话已经是瑟雷斯所能表达的极限了。

遵照传统,她应该作出回复才行。但她没有。因为很多事,不是她所能左右的。

瑟雷斯同样清楚这件事,所以他没有追问。

尤耶轻嗅手中玫瑰,笑道:“谢谢你的花。它很美,如果能有花香就更好了。”

“想要永远绽放,总得付出一点代价才行。”瑟雷斯说。

听到这话,尤耶的笑容忽然敛没,她话锋一转,以异常严厉的口吻说道:“那你呢?你付出的代价还不够多吗?”

对于这突然转变的态度,瑟雷斯表情一僵,随即露出恍然的神情!

原来你一直在等我这句话!

“黎安娜——”

“不要再用这个理由来搪塞问题了,瑟雷斯!”尤耶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语气中充斥着明显的焦虑。

“我……”错愕的瑟雷斯将目光从尤耶的脸上挪开,他感觉自己完全无法承受那双月色也遮不住的明亮双眸中所流露出的真挚情感。它太重,好似高耸山峰一般要将他压垮。

“我把你的现状告诉陛下了。”尤耶的声音又沉了下去,带着某种不起眼的黯然。

尤耶会这么做,瑟雷丝完全不意外。

“所以,祖母说什么了?”他说。

“陛下似乎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步境地。”尤耶说。“她告诉我,想要救你,唯一的办法就是圣灵魂息。”

“你知道我不会那么做的。”瑟雷斯低头,随手揪了一把青草。

“我知道,”尤耶重重的叹了口气,“可全世界能救你的人只有两个!但我不认为圣皇陛下会抽出自己的圣灵魂息给你治病。不然的话,她所计划的一切都将失去意义。”

“如果圣灵魂息被抽走,小安娜很有可能会死去。”瑟雷斯立刻反驳道。

“她死,总好过你死。”

尤耶以极低的声音说完这句话,紧接着便起身说道:“我还有事要忙,就不陪主人了。”

虽然声音被刻意压低,但瑟雷斯还是听到了。或者说,尤耶本来就是说给他听的。

然而,瑟雷斯仍旧没有感到意外。因为他很清楚,这个世界不再有哪个女孩会像尤耶这般全身心的系于他一人了——就算黎安娜也要差半分。

看着尤耶失落而又悲戚的目光,他意识到,自己必须该说点什么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的一声惊呼骤然打断了瑟雷斯刚欲脱口的话。

尤耶循声望去,同时说道:“是露可莉的声音。”

“过去看看。”瑟雷斯急忙起身,和尤耶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快步走去。

“请,请您不要这样……”名为露可莉的黑发女仆此时正被一名贵族青年堵住了去路。

“真是没想到,蔷薇花居然有这么多姿色上乘的女人。”青年试图去摸露可莉的脸颊,却被躲开。

神情胆怯的露可莉一边央求,一边闪躲想要逃开。

然而,这里是偏远的长廊,专注于舞会的人们几乎不可能会来这里闲逛。

看着露可莉害怕的模样,青年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他想要去抓露可莉的胳膊,却又被一巴掌打开。

青年不怒反笑,说道:“我就喜欢这倔性子!不妨告诉你,我是狮鹫家族的人,更是下一届‘龙殿密卫’的有利人选!能被我看上,算你走运!”

“谢,谢,谢谢您的好意!但,但……”露可莉低着头,缩着肩,结结巴巴地拒绝道。

青年冷哼一声,说道:“搞清楚你的身份,别给脸不要脸!整个彼欧西斯渴望对我投怀送抱的女人数不胜数!让你跟我,是你的福分。别以为在蔷薇花做事就了不起,你永远只是个贱佣而已!”

“她是什么,由我说了算,还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更何况,你只是一名不值一提的私生子而已,莫格阁下。”赶来的瑟雷斯快步走上前,将露可莉挡在身后。

尤耶也紧随其后走了过来。

随着尤耶的出现,莫格的目光登时被吸引了过去。

无可否认,相比于柔软胆怯的露可莉,冷艳高傲的尤耶更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然而,莫格的所有欲望都在露可莉的一声“女仆长”中灰飞烟灭。

他或许可以打打普通女仆的主意,但蔷薇花的女仆长……还是不要自取其辱了。

“莫格先生,鉴于你的出格行径,我需要很遗憾的通知你。根据蔷薇花宾客协议中第一分类的第三条例,你刚才分别用右手强行碰触了露可莉的脸部和手部。作为处罚,我们将会打断你的右臂,并驱逐出蔷薇花领地,且永远不准踏足。”

这番话让莫格浑身一颤,他无比清醒地意识到,这绝不是玩笑。因为尤耶的语气已经冰冷到仿佛能冻碎他的骨头。

说实话,莫格真的是不走运,偏偏选在这个时候犯错。要是放在平时,在未酿成祸端之前,尤耶都会对犯事者宽大处理。

只可惜,刚才她和瑟雷斯谈话时,憋了一肚子怨气,但她显然不能朝瑟雷斯发。

这样一来,不幸撞到枪口上的莫格自然是成了尤耶发泄情绪的对象。

莫格急忙求救般的看向身为主人的瑟雷斯。

“我是她们的主人。”瑟雷斯冷冷的说道。

深感不妙的莫格决定自救,于是他放声大喊:“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蔷薇花也会以多欺少!”

这里偏僻幽静,再加之城堡内正在举行舞会,如果只是普通喊叫,根本不可能会有人听到。然而,莫格却在自己的声音中掺入了一丝武息!这样一来,他的声音就会猛然放大,迅速波及到蔷薇花庄园的每一个角落。

很快,嘈杂的吵闹声自四周响起。循声而来的人们发现了瑟雷斯等人。

“刚才的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吧?听起来好像是狮鹫家,莫格的声音。”

“哎?居然是卡奥奇茨殿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不清楚。看样子,似乎是莫格惹上了点麻烦?”

……

见到人群汇集,莫格顿时松了口气。

即使蔷薇花再如何强横,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断他的手脚吧?如果他们执意要做,他肯定拦不住。但是,蔷薇花的名声必然会因此受到损害!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