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

作者:私君 更新时间:2018/5/16 23:51:35 字数:3003

“北境人的力量又增强了?”瑟雷斯饶有兴致地问。

“好几倍!”库克的声音猛地一提,略显恐慌,“他们不仅派出了中阶魔兽和中阶术士,甚至还有两名绝影者也参战了!那种绝望的局面,您一定难以想象!哎……我们掌握的情报和敌军的真实实力出入太大了!打了二十年,我们一度以为北境人的力量只有一群蛮人和低阶魔兽组成的粗劣兵种!结果呢!术士和绝影者他们全都有!”

“那两位绝影者有什么来头吗?”瑟雷斯问。

“没见过,”库克遗憾地摇了摇头,“他们是主修肉体强度的绝影者,防御力惊人!我们这边当时也有三名绝影者和一位高阶术士在场,可是根本拿他们没办法!别说是造成伤害,就连他们的防御都破不了!”

瑟雷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中阶魔兽、术士,绝影者……“役神”的神息不足以培养这种层级的武力。他们应该是晋级召唤了“铸神”。

“不过,好在‘龙殿守护者’及时赶到才遏制了颓势。不然的话,后果肯定要更加惨重!”

龙殿守护者?

听到这个名字,瑟雷斯下意识地笑了。

“现在前线的局势怎么样?”瑟雷斯问。

“除了小规模的骚扰以外,北境人的攻势基本停了。”

谈话间,两个人已经走出了漫长的甬道,来到了矿山的内部。

整座矿山自下往上呈螺旋状,最底部建有几个用以临时休息的木屋,除此之外,每一层都分布着数个大小不一的矿洞,以及数以百计的重甲枪兵。为了保持现场的完整,死去的工人的尸体也没有搬动和处理。

当卫兵们看到瑟雷斯两人的时候,纷纷立正行礼。

“让他们去休息一下吧。”

瑟雷斯提了一个对库克来说,非常奇怪的要求。

不过,基于对瑟雷斯的信任,库克还是照做了。

他摆了摆手,示意部下们都出去。

瑟雷斯这个要求的用意,凭库克八阶武者的水平,无法理解也是正常的。

确定所有士兵都已离开,瑟雷斯才抬脚走向第一具尸体——一名倒在木屋门前的男性工人。

一朵小而刺眼的血花在这名死者的心口处绽放。

“从背后一击毙命,伤口呈圆孔状,出血较少。”瑟雷斯用武息划开死者的上衣,目光不停地在其各个部位跳动。“应该是类似于钢刺,这种细而长的武器。”

检查完毕,瑟雷斯又走向下一个尸体。

“割喉、伤口短小而致命,武器是匕首。”

“嗯……心脏被刺穿,同样的手法。”

……

瑟雷斯仔细地检查完了现场的每一具尸体。

“凶手应该是两个人,”瑟雷斯看向一直跟在身后的库克,“手法高超的刺客,大概在八阶上下。”

库克露出质疑的目光,“只看了几眼伤口,您就能判断出凶手是几阶?”

瑟雷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不值一提的小天赋而已。”

库克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查探伤势和分析凶手实力,这项工作其实是由“灵阅术士”来负责的。即使强如绝影者,也不可能仅凭伤势就能推测出凶手的实力。

库克忽然觉得自己似乎自始至终都低估了这位性格温和的皇孙。

指挥军队,可以归类为富有军事才能。可是,把分析凶手这种只有专业术士才能解决的问题也归类到富有天赋,未免也太牵强了一些。

尽管疑惑重重,但库克仍然保持了一位军人该有的作风:不该问的绝不问。

接着,两个人来到正对甬道的最大的矿洞。但洞口已经完全塌陷。

“凶手杀光工人之后,炸毁了主矿脉的入口。”库克急忙解释,“这里恐怕一年内都无法继续开采矿石了。据初步估算,这次袭击造成的损失大概在三百万金币左右。”

瑟雷斯可不关心亏了多少钱。在他眼里,全世界只有两样东西是不能割舍的:妹妹和女仆。

幸运的是,原本被指派来负责监工的女仆在第一时间就撤离了。所以说,蔷薇花唯一的损失只有一笔微不足道的钱而已。

不过,王室可就有得受了。这三百万金币里,有一半可是他们的。抛开税收,这笔数额可是他们全年总收入的三分之一!

不得不说,哈尔洛为了除掉瑟雷斯这个心头大患,是真的下了血本!

当然了,瑟雷斯肯亲自接招,纯粹是为了出来透透风,顺便杀点人放松一下心情而已。

“进去看看吧。”

话音落下,瑟雷斯随手打了一个响指。

面前的碎石堆当即开始颤抖,片刻之后,整个场面就犹如时间倒流一般,石块全部回到了原先的位置!

坍塌的矿洞,眨眼间,就恢复如初!

库克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别在意,将军阁下。”瑟雷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这是祖辈们遗传下来的天赋,每一位蔷薇花子嗣都会。”

看着瑟雷斯泰然自如的模样,库克不得不再一次重新审视这位皇孙殿下。

可他很快又意识到,凭自己的本事,已经无法继续审视瑟雷斯了!自己连瑟雷斯用了什么招数都不知道,又有什么资格去继续评价!

好小子!竟然藏了这么多真本事!不愧是圣皇之孙!不负圣皇之名的好小子!

能看到瑟雷斯的强大,库克是由衷的开心——他可是一名坚定的圣皇派!凡是对圣皇有利的事,他都会拥护和支持!

库克跟随瑟雷斯走进矿洞,同时他也绷紧了心神,随时准备好各种突发状况。

矿洞内部十分宽敞,黑曜石簇密密麻麻地错列在矿洞的两侧、墙壁和顶部。

他们走了一会之后,来到了最内部。

这里是阳光无法触及的地方,只能藉助挂在墙壁上的火把所释放出的微弱光火进行观察。

沉闷,狭窄的空间让库克有点不舒服,他做了一个深呼吸来缓解这种感觉。

这个地方没有任何一块黑曜石,四周的空气夹杂着一股难以察觉的刺鼻的臭味。

瑟雷斯深吸一口气,接着又摸了摸坑洼不齐的石壁,“魔能石……袭击者使用的是微型魔能石炸药。威力不大,搞破坏倒是绰绰——”

骤然涌现的不详气息犹如一张猛然收拢的铁网一般扑向瑟雷斯!

他们一直在等待!等待自己的猎物踏入陷阱中央!

铺天盖地的气息瞬间封锁了瑟雷斯所有的退路!略慢一步的库克迅速拔剑,他本能地抓住瑟雷斯的手臂,意图将之护到身后!

来不及了!索命黑影已经扑向瑟雷斯!

见势不妙,库克立刻爆发出积蓄已久的武息!他转身对着瑟雷斯狠击一拳!

“铛——”一声脆响,弹射而出的漆黑匕首在空中画出几个花旋,最后笔直地刺进了坑洼的石壁!

瑟雷斯则是倒飞出去,落在了十几米远的地方。

“这就是老子为什么讨厌刺客的原因!每次出手都是两把匕首!嘶……真他妈的疼!”库克捂着血流如注的右下腹部,重重地跌坐在了地上。

显然,库克在救下瑟雷斯的同时,自己也被暗算受了重伤!

“库——”瑟雷斯刚欲说话,却被库克瞬间呵停:“殿下!快走!!!他们的目标是你!!!”

与此同时,一股耀眼的紫色光芒突然从他的体内迸发开来,瞬间照亮了整片矿洞!

轰!!

库克用仅存不多的武息炸毁矿洞,意图为瑟雷斯争取到足够多的逃跑时间。

虽然他见识到了瑟雷斯的奇特能力,但他仍然不能肯定瑟雷斯到底有多强,他同样也不敢擅自拿未知的东西去赌。万一瑟雷斯真的只会一些小把戏,那后果将是无法挽回的。

他不怕死,但是,他害怕连累家族跟着自己一起死!

所以,在短暂的权衡利弊之后,他毫不犹豫地献出自己的生命,来为瑟雷斯争取时间。

开始塌方的矿洞暴起阵阵浓尘,碎石接连不断地从上方坠落。

瑟雷斯转身向洞外跑去。

才两个人,还不够!

就在瑟雷斯前脚跑出矿洞,后脚乱石就封死了洞口。

他故作疲惫地喘着粗气,同时又满脸惊恐的回身望着浓尘滚滚的矿洞,一副劫后余生的庆幸模样。

演技浮夸而又拙劣。不过,在这种紧要关头,却往往很有效。

这时,一黑一白两束雾团突然冲出矿洞,接着分别落在了瑟雷斯的左右两侧。

雾气升腾而起,最后化作人形。

黑白各一的两个人,他们全身笼罩在兜帽之下,只能看见一张嘴巴。

“你逃不掉的,皇孙。”两人一同说话,声音似男似女,阴冷低沉,好似冬季刮起的凌冽寒风。

看到敌人追来,瑟雷斯收起糗态,他双手抱胸,语气遗憾地摇了摇头。“我本来挺好看你们姐妹的。不过,以后大概是没什么机会合作了。”

两名刺客登时沉默下来。好一会之后,左侧那名刺客才说道:“你逃不掉。”

她的声音也恢复到正常的女声。

然而,就在她话音落下的同时,两名刺客突然发起了第二次攻击!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