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望的好戏。

作者:私君 更新时间:2018/5/29 19:46:30 字数:1980

“回去之前需要先把这里打扫干净。”瑟雷斯环顾四周。

整座矿山早在刻柏洛斯大帝出现的时候,就被夷为平地。现在,这里空无一物。

瑟雷斯再度打了个响指。

一股凭空出现的强大力量瞬间笼罩住矿山。

下一秒,现实世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变形,直至变得模糊不清。

这种异样的状况仅持续了片刻就消失了!

然而,出现在面前的景象让猝不及防的科罗曼姐妹倒吸一口凉气!

消失的矿山竟然原封不动地回来了!!

“你们还杀了库克将军。”瑟雷斯忽然说。

这句话可把科罗曼姐妹吓坏了,她们试图解释,却又发现无言可辨。

“别慌,”瑟雷斯笑道,“我们去找找他的遗体。”

“您能令人起死回生?”科罗曼姐姐惊讶的说。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和妹妹似乎捡到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生和死只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而已,没有什么特殊含义。更何况,我和冥神很熟,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她都会满足我。”

科罗曼姐妹跟着瑟雷斯来到主矿洞的最深处,早已死去的库克将军被一堆碎石掩埋了半个身躯,他的脸上满是灰尘和干涸的血迹。

瑟雷斯第三次打起响指,紧接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瞬间溢满整个矿洞!它很温暖,就像夏季午后的一抹阳光。这股力量逗留片刻,然后窜了出去。

“主人,您要复活所有死去的人?”科罗曼姐姐猜测道。

瑟雷斯扬起微笑,说:“我们蔷薇花之所以从来都不发抚恤金,是有理由的。大概再过两个时辰,他们就会醒了。”

“那赫尔米娜呢?”

“她是最后一个要处理的问题。”

丧失了全部力量的赫尔米娜此时仍处在昏迷之中。瑟雷斯先是把她被撕毁的衣物全部复原,然后才蹲下身来检查伤势。

“龙息和魔力全都被榨干,甚至还透支了一部分生命力来弥补龙息不足的空缺。”瑟雷斯微微皱眉,“不留任何余地……看来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在战斗。”

瑟雷斯不做思考,直接从体内凝聚出一团至纯龙息,将之送入了赫尔米娜的体内,“就当是一点小小的谢礼吧。”

过了好一会,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赫尔米娜终于醒来。

“你醒了,赫尔米娜小姐。”瑟雷斯语气平和地说。

“这里是……”她皱起那对精致的眉毛,茫然地扫视了好几圈。

“矿山。”瑟雷斯简短的说。

赫尔米娜一愣,随即追问,“奴尔巴和曼斯兄弟呢?”

“死了。”瑟雷斯平淡的说,“被我的守护者杀了。”

瑟雷斯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扯谎了。

“是他救了我们?”

“或许算是?”

“我能见见那位大人吗,我想当面道谢。”

“他走了。不过,在临走前,他让我转告你。如果继续使用龙息,你可能活不过五年。”

赫尔米娜并不意外,她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

然而,正当赫尔米娜准备起身的时候,瑟雷斯忽然伸出右手,用拇指轻轻擦拭了一下她的嘴角。

“一点灰尘。”瑟雷斯伸出拇指,证明自己并不是趁机占便宜。

“谢……谢。”赫尔米娜的脸顿时涌上一抹绯红,她急忙瞥向一边,不再与瑟雷斯对视。但她嘴角上扬,欣然一笑。

然而,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却让赫尔米娜自己大吃一惊!她完全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反应!

“她们……?”看到科罗曼姐妹的刹那,赫尔米娜的双眸立刻闪过一抹强烈的警惕。

“她们是蔷薇花新聘的女仆。”瑟雷斯急忙解释。

赫尔米娜深深地看了瑟雷斯一眼,点了点头。“我还有事,需要先离开。皇孙殿下,请你替我向那位大人道谢。”

“会的。”瑟雷斯笑着躬了躬身。

不谙世事,但又强大高傲——这是瑟雷斯为赫尔米娜打下的第三条属性标签。

不知为什么,瑟雷斯总感觉自己肯定还会再见到这位守护者。

“您刚才的行为,或许会给自己造成一些……情感上的麻烦。”科罗曼姐姐说。

瑟雷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您为什么要把珍贵的‘至纯龙息’送给她?”科罗曼妹妹小声发问,“她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为您而战。”

“我们没必要太计较得失,”瑟雷斯忽然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然后转移了话题。“快要正午了,我们去帝都的中心广场看场好戏。”

“我们是帝国的通缉犯……”科罗曼姐姐说。

瑟雷斯随手给她们加了一个高阶的“扭曲结界”。这样一来,即使是高阶术士也无法看透她们的真实身份。

“走吧。”

……

此时的中心广场已是人满为患。毕竟,很多人从昨天就开始期待,黎安娜在米洛塔拍卖行放出的那番“狂言”会不会成真。

人们倒不是真的关心两大家族之间的斗争,他们只想在枯燥乏味的平庸生活中找点乐子而已。

幸运的是,他们已经有了足够的谈资笑料。

因为中心广场的铁质围栏的顶端,已经插满了各式各样的头颅,男女老少皆有。而广场中央也在上演一出好戏——一条猎犬正在摆弄身前的人类头颅。

那是二王子的脑袋,他的表情凝固死前一刻——双目大睁,布满惊骇。

瑟雷斯和科罗曼姐妹站在远离人群的角落,他粗略地看了一眼,说:“走吧。”

他还以为大王子哈尔洛会派兵清理现场,驱散人群。显然,哈尔洛并没有这么做。

期待的一幕没有出现,瑟雷斯自然是没了观赏的兴致。

……

回到家,把科罗曼姐妹交给专门负责的女仆之后,瑟雷斯朝城堡三楼快步走去。

他在三楼的一个房间站定脚步,然后敲门,以恭敬的语气问:“露可莉奶奶,您在吗?”

没人回应。

瑟雷斯又敲了一次,还是没人回应。于是,他轻轻推门。

“嘎吱——”房门应声而开。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