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出嫁 Ⅱ

作者:私君 更新时间:2018/6/9 22:38:48 字数:3085

特别说明:我在第一卷更新了一张人设图。

————————

“十倍?”诺曼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

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蔷薇花在梅尔席林共和国的产业,几乎都是垄断性质的。利润之高可想而知。而且,诺曼负责的索达斯斯克斯郡是那片区域的贸易中转站,人口密集,流量巨大,商贾不绝。它每年都能为蔷薇花带来近百万枚金币的纯利润!在这笔利润中,有三成是依靠诺曼的个人能力赚来的!

如果真的按照瑟雷斯说的来为诺曼赞助嫁妆……

三成的钱,翻三倍,再翻十倍……

这么一算,诺曼会感到惊讶也就不足为奇了——如果不参加类似于瑟雷斯所热爱的顶级奴隶拍卖会,那这笔钱可以让诺曼衣食无忧几百年。

“当然,这笔钱不会一次**到你手里。”瑟雷斯摊手,“这是出于某些防患措施。”

“我明白!”诺曼感激地连连躬身。

其实,瑟雷斯的开明大度是建立在两个基础上的:一,诺曼是个人类;二,诺曼不是他买的,而是应征来的。所以,瑟雷斯才答应的这么爽快——如果尤耶向他提这种要求,那局面就可想而知了。

这时,黎安娜带着尤耶和菲雅回来了。

“主人。”她们齐齐行礼。尽管遭到惩罚,但她们的表情和语气仍旧是真诚而恭敬的。

“嗯,”瑟雷斯点头,“尤耶,诺曼准备结婚,我已经批准了。一些后续事宜,需要劳烦你来解决。特莉塔,我想来杯红茶,能否辛苦你一下?”

“请帮我带一份芝士馅饼,谢谢。”黎安娜赶忙补充道。

菲雅微微躬身,退了出去。

尤耶看向诺曼,说:“终于下定决心结婚了?”

“嗯!”诺曼用力点头,“谢谢您一直以来的支持!”

“你早就知道这件事?”瑟雷斯神色惊奇地问。

“嗯!”诺曼说,“如果不是女仆长大人的鼓励和支持,我和他肯定走不到现在!”

“咦?”瑟雷斯顿时更惊讶了——在外人眼中,犹如万年寒冰般冷漠的尤耶,居然还会开导和鼓励她人维持爱情,的确是蛮令人惊讶的。

尤耶轻咳一声,故作平静地说:“适时的开导女仆,是女仆长的基本职责之一。”

“可女仆长守则中,并没有这一条。”瑟雷斯调笑道。

“老哥,你真恶心!”黎安娜瞪他一眼,鄙夷地说,“刚处罚完尤耶,就说骚-话撩人。你的脸皮真够厚的。”

“我这叫公私分明。”瑟雷斯不以为然地说。

黎安娜嗤之以鼻的“啐”了他一口

“主人,”尤耶忽然说,“我可以开始工作了吗?”

“当然。”

尤耶板起脸,以平静而又略显冷漠的语调说:“诺曼,我们长话短说。根据《蔷薇花女仆出嫁守则》,你有义务处理和维系好夫妻之间的关系,否则,蔷薇花将会采取强制措施,代替女仆修正关系。举个简单易懂的例子,如果你的家庭出现家暴现象,且是男方施暴于女方,那么,蔷薇花就会采取措适当的措施来帮助你。”

深谙蔷薇花行事风格的诺曼,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瑟雷斯对女仆抱有的热爱和真诚,她早有耳闻,也同样为此深感庆幸。

但她还有一个疑问,“女仆长大人,如果……我是说如果!女方施暴于男方,该怎么算?”

“不算。”尤耶简短地回答。

“啊……”诺曼无言以对。

这哪是守则,分明是为了保护女仆们而设立的霸王条款!

“小姐,您的芝士馅饼。”

“谢谢。”

“主人,您的——”

“谢——”

瑟雷斯的话还没说完,一个柔-软湿润的香吻忽然落在他的脸上。

菲雅轻笑一声,接着贴在他的耳边,温柔细语道:“这是您的早安吻,希望您能喜欢。”

“谢谢,”瑟雷斯微笑回礼,“我很喜欢。”

菲雅将茶放在桌上,随即退到瑟雷斯身后。

“那么……”瑟雷斯双手交握,撑在桌上。“要说的就这些。作为主人,我希望每一个女仆都能找得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和快乐。诺曼,蔷薇花永远都是你的家,并且随时向你敞开大门。如果想我们了,就回来看看。”

“哦,对了,”瑟雷斯立刻补充道,“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诺曼拭去感动的泪水,哽咽着说:“三个月后……”

瑟雷斯想了想,然后摇头,遗憾地说道:“抱歉,我可能没办法到场。”

“没,没关系!”诺曼大声而又急切地说,“确切的日子还没定下来!婚期可以随时改!不管怎样,您一定要来!我想让您做我们的证婚人!”

“未来半年的时间我都要处理北境的事。”瑟雷斯无奈地说。

“那我们的婚礼定在第七个月!”诺曼立刻接话道。

“诺曼,”尤耶忽然插话,“如果没有其他事,你先出去等一会。我和主人有事要说。”

“是……”诺曼急忙行礼告退。

尤耶忽然叫住准备离开的柯琳娜,说:“你留下。昨天我教你的,都忘记了么?在没有特别要求的前提下,主人走到哪,你就必须跟在哪。”

柯琳娜停住脚步,然后毕恭毕敬地连声应诺。同时,她又在心底不停地告诫自己:一定要忍住!忍住!这只母猫刚被放出来,心情肯定极度糟糕!我可不能被她抓到小辫子!

这时,尤耶挥动手臂,一道无形的隔离屏障瞬间笼罩整个房间。

“主人,”尤耶说,“请您原谅我的无礼。”

“有什么事要搞得这么严肃神秘?”瑟雷斯笑道。

“诺曼的未婚夫可能有点问题。”尤耶直奔主题。“最近一年,他都在每个月的月底参加一场舞会。”

“打着舞会的幌子,偷偷举办的某种灵魂形态上的宗教集会?”瑟雷斯扬眉,说。

尤耶点头。

“灵魂形态”,顾名思义,就是用自己的灵魂体参加集会。普通人和武者是无法察觉到灵魂的,而术士想要查探灵魂体则需要极其繁琐的步骤。这在很大程度上为集会提供了保密措施。

很多宗教(特别是被各国通缉的邪教组织)都会用这种方式来举行集会,以便秘密的向信徒传达指示。

“诺曼知道这件事吗?”瑟雷斯问。

尤耶摇头,说:“不知道。而且,我猜测,暗影小队在调查‘斯克夫’,也就是诺曼的未婚夫的时候,他似乎是借用了某种方法掩盖了自己真实的一面。”

“暗影小队的成员全是绝影者,”瑟雷斯说,“这样看来,这个斯克夫的背后势力似乎挺深?你有什么头绪吗?”

“抱歉,主人。”尤耶轻轻摇头,“诺曼要结婚的消息太过突然,而且,自始至终我都不认为他们能走到一起。所以,我没来得及查……”

“喔,”瑟雷斯故作惊奇的说,“你既然不认为他们会走到一起,那为什么还要鼓励诺曼呢?”

“因为我想尝试了解更多关于‘人’的信息,”尤耶面容平静,认真严肃地说,“只有更加熟悉何为‘人’,我才能更好地侍奉主人。”

“这种事没必要的,”瑟雷斯无奈地摆了摆手,“你就是你,没什么好改变的。而且,我所热爱的尤耶,绝不是一个为了某个人,即使是我,而强行改变自己的女孩。我说的对……嗯?你们怎么都看着我?”

迎着众人忽然不约而同投来的目光,瑟雷斯下意识地挠了一下脸颊。

“老哥,”黎安娜咽下嘴中的馅饼,说,“才回来几天而已,你的脸皮就厚到这种程度了?”

“我……怎么了?”瑟雷斯疑惑地皱起眉头。

“刚回来的时候,对尤耶说句好听的话,都要踌躇扭捏半天。现在,居然已经可以当着我们的面,一口一个‘爱’了么?”

包括尤耶在内的,其她人的脸上也是一副“对,没错!就是这样!”的表情。

“你……”瑟雷斯深呼吸,“能别扣我的字眼来断章取义吗?”

“女人心,海底针!我们可是感性动物,不会拿理性来和你讲话的!”黎安娜甩了甩手中的叉子,一脸不屑的说。

“算了,我们还是回归正题吧。”瑟雷斯无奈叹息,放弃抵抗。“尤耶,你打算怎么办?蔷薇花可不会让任何一位女仆置身于危险之中。”

“我即刻启程,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您答复,”尤耶躬身说,“如果斯克夫有问题,我会适时的采取应对手段。”

“就这么办,诺曼那边——”

菲雅忽然打断了瑟雷斯的话,“主人,不如就让我去看看吧。我很擅长这种事的。”

“你什么时候学会侦察情报了?”

这时,对桌的黎安娜忽然用力咳嗽了两声,脸上随即浮现出一丝尴尬,“菲雅不是擅长收集情报,她……擅长,嗯,擅长勾-引。”

话音刚落,瑟雷斯的脸色登时阴了下去,他转头看向菲雅,以命令的口吻沉声道:“说,怎么回事。”

强烈的怒意在瑟雷斯紧皱的双眉之间翻涌,他说出的每一个字符都裹挟着直刺心扉的可怕力量!

见势不妙,黎安娜急忙跳出来打圆场。

“喂喂喂,你可别误会!菲雅可没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更何况,你们之间不是有契约吗!契约没问题,不就代表没事的嘛!”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