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出嫁 Ⅴ

作者:私君 更新时间:2018/6/12 23:52:16 字数:3137

“对不起,忽然有事耽搁了一会。”

快步走来的斯克夫朝众人躬身致歉。

“没事。”瑟雷斯微笑,他环视的家具,摆出一副赞赏的表情。“您的品味很不错。”

“谢谢。”斯克夫的笑容依旧真诚。

“斯克夫,”诺曼忽然说,“你什么时候开始戴眼镜的?”

“抱歉,”斯克夫娴熟而自然的推了推压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说道,“刚才工作用的,一时着急忘了摘。诺曼,我戴眼镜好看吗?”

“嗯!”诺曼使劲点头,开心地应道。“你永远是最帅的王子!”

热恋中的女孩都这么傻吗?一旁的柯琳娜微微皱眉,心中颇为疑惑。

“听说您是做皮毛生意的?”瑟雷斯转移了话题。

“是,”斯克夫礼貌的点了点头,语气平静地说道。“主要倒卖一些魔兽皮毛。运气好的话,还能顺便卖点质量上乘的魔兽兽核。”

“我们家也做点皮毛生意,但并不红火,偶尔还会赔本。”瑟雷斯笑道,“所以,我非常希望,您能在和我妹妹完婚之后,来家族帮帮忙。”

“妻子的家,就是我的家。”斯克夫语气诚恳地说道,“这种事我当然义不容辞!”

听到这话,诺曼登时俏脸一红,望向斯克夫的目光再度平添两分蜜意。

“很高兴听到您这么说。”瑟雷斯故作满意的说,“还有一件事我很在意。”

他略作停顿,继续说道:“关于您所信仰的宗教。家父是一位坚定的无信仰者,我指的是不信仰那些所谓的‘神明’。所以,他同样不允许身边的人加入任何一个教派。我想……您明白我的意思。”

“如果想娶诺曼,就必须放弃我的信仰?”斯克夫情不自禁地抬高了音量。他那满是错愕的表情之下还隐藏着一丝隐忍的愤怒和不解。

“对。”瑟雷斯简短地说道。

“这……”斯克夫的目光变得闪烁不定,他看了一眼诺曼。但诺曼却低着头,没能回应他。

他深呼一口气,用尽量平静的语气低声说道:“请问阁下,这算是一种考验吗?”

“是,或者不是。”瑟雷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如果真要有一个明确的界定的话,我更喜欢将之称为‘威胁’。您要知道,对我们这些传承许久的家族而言,族规和家族荣誉都是同样重要,且不容置疑的一部分。”

“您,或者说您的家族真的很强势,”压抑下的强烈不满使斯克夫的呼吸变得粗重而低缓,“我不禁怀疑,在这种家庭下长大的诺曼,真的幸福么?”

“如果不幸福的话,她可不会称呼我为‘兄长’。”瑟雷斯不置可否地说道。“况且,我这人除了爱宠着妹妹以外,倒也没什么其它优点了。”

他扬起一个柔和而又自信的笑容,然后摸了摸诺曼的脑袋。

这亲昵的模样却是让斯克夫脸色一沉,他微眯的双眼更是骤然划过一抹阴郁怨毒之色。

而诺曼却是在心底沮丧地叹了口气。她知道,瑟雷斯那些话根本不是对她说的。

全世界没有哪个女孩不想拥有一位像瑟雷斯这般贴心而强势的兄长——大概吧。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阁下?”斯克夫忽然说道,原本强硬的语气变得软弱了不少。

“有,”瑟雷斯毫不犹豫地点头,说道。“你可以尝试去面见未来的岳父大人,并且尽你所能地说服他接受自己。他是一个……嗯,非常有原则的人。理论上来说,一般人想说服他,几乎没有可能。但阁下你不同,你是诺曼相恋两年的恋人兼救命恩人。再怎么说,他的宝贝女儿可是欠着你一条命呢。一条命换一次破例,并不过分。”

“我对诺曼的爱是不计回报的!您这样说,完全是在侮辱我!”斯克夫极为不满地纠正道。

瑟雷斯似笑非笑的抿了一下嘴角,然后以非常敷衍的口吻说道:“我为刚才的话深表歉意,斯克夫先生。那么,您考虑的怎么样了?是跟我们回去面见家父,还是就此放弃诺曼?”

“您太自私了,”斯克夫冷声道,“自始至终都没有询问过妹妹的感受。您连最基本的尊重都做不到,又谈何……宠爱?”

“你三番五次的转移话题,尝试拿诺曼压我。”瑟雷斯起身,从胸前的口袋中抽出手帕,擦了擦手,然后将之丢到桌子上——这是客人对主人的傲慢无礼感到忍无可忍的时候,才会做出的行为。

“现在的您,和畏首畏尾的懦夫有什么区别?”瑟雷斯冷笑一声。“我以为诺曼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到头来,终究又是一个懦夫罢了。”

又?!这个看似无意的字眼犹如重锤般狠狠地砸在斯克夫愤怒到濒临失控的心头!

他猛然起身,大吼道:“给我站住!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浑身颤抖不止,强烈的愤怒更是浸红了他的双眼,“诺曼!这就是你所谓的‘初恋’?!这就是你所谓的‘今生挚爱’?!你到底跟多少男人说过这种话!我到底又是你经历过的第几个‘懦夫’!!”

“我——”

“回答我!!!”

柯琳娜扬了扬眉,心想道:真是个容易被激怒的家伙,从灵魂的波动来看,似乎不是装的。可是,这情绪却又不像是出自这具身体……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瑟雷斯目光淡漠地看着他,冷声道。“跟我走,还是放弃诺曼?”

“走?!”斯克夫略显扭曲的面部突然涌上一股凶厉之色,他狂笑着说道,“走!你们谁都别想走!谁也不能从我身边夺走诺曼!”

话音落下,骤然而起的彻骨寒意自四面八方冲向瑟雷斯!

“嘭——”

“铛——”

“喀嚓——”

……

伴随着接连响起的数道不同的声音,瑟雷斯的脚下已是凭空多了四具蒙面尸体。

这四名身穿红衣的刺客的胸膛上均插着一把匕首,但他们真正的死因是——颈部断裂。

“不错的安排。”瑟雷斯挑衅似的掸了掸袖口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微笑道。

“皇孙殿下,你果然不止六阶!仅用半息的时间就解决掉四名六阶刺客,这身手至少是九阶,甚至是绝影者了吧!”斯克夫一脸怨毒地狞笑道。

同时,他立刻绷紧身体,随时准备战斗,或者逃跑。

“斯克夫?!”诺曼忽然惊呼一声,她试图冲上前质问自己的爱人,却被柯琳娜猛地钳住了手腕。

刚才那一幕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当诺曼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斯克夫居然想杀主人?!他知道主人的名字,难道他接近我的目的是为了蔷薇花?!我难道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被利用的工具?!

无数种可能,无数种结果,无数种声音,同时猛烈的激荡着她的大脑。

一个普通人所能承受的刺激能有多大?所以,她晕了过去。

好在,柯琳娜及时扶住了忽然软瘫下去的诺曼。

“祖毕卢尔克?”瑟雷斯露出嘲弄的笑容,“您还真是一点都不避讳,虔诚的赎图教派教徒,斯克夫先生。”

“我很庆幸自己没有低估你的实力,皇孙殿下。”斯克夫不置可否地说道,“更庆幸教派相信了我的判断,为我提供了足够的支援。”

话音落下,一道道猩红身影自四周的墙壁和天花板上徐徐浮现而出,又有三道身穿蓝衣的人出现在斯克夫的身后。

“喔,”瑟雷斯扬眉,故作惊讶地说道,“三名七阶,四名八阶,两名九阶,以及……三位绝影者。为了杀我,赎图教派似乎是下了血本?”

“血本?”斯克夫冷笑一声,轻蔑而狂热的大声说道,“在伟大,无所不能,至高无上的神明,“真之内神·祖毕卢克”的帮助下,我们已经拥有了足以颠覆世界七国的力量!一旦完成最后的仪式,众生的救世主,祖毕卢克就会降临世间!到时候,你们蔷薇花赖以生存的圣皇也会臣服于真神脚下!”

“那还真是蛮吓人的。”瑟雷斯耸了耸肩。“虽然我很好奇,那所谓的‘最后的仪式’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我又不能在这个节骨眼浪费时间。毕竟,让那只幼-女老师等太久的话,我可就麻烦大了。”

说完,瑟雷斯一脸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你面对的可是教派内最强的四位绝影者!虽然结局不会改变,但也请皇孙殿下你务必多坚持一会,为我们提供足够多的乐子之后再死!”斯克夫冷笑道。

“四位?”瑟雷斯环顾四周,故作疑惑的说道。“最后一位是修行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能力吗,我怎么没见到他?”

斯克夫冷哼一声,怒斥道:“有眼无珠的狂妄之徒!”

说罢,他对着桌子上的绛红色盒子隔空一划。盒子当即横切两半,他送给诺曼的礼物,那一枚戒指和一串吊坠当即飞落到他的手中!

斯克夫猛力捏碎它们,伴随着自其指缝间乍现的刺眼红芒,整个房间内的气息突然开始躁动不已。

斯克夫的表情因而其变得狂热扭曲,“尊敬的皇孙殿下,你将是第一个见证祖毕卢克的真神之力的凡人!”

感受到那股溢满整个房间的暴烈气息,瑟雷斯无奈地摇了摇头。

真神之力?不就是一丁点弱化了上万倍的『拟化之力』么……

——————

装-逼是我快乐,虽然写的并不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