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几近覆灭的远征舰队

作者:淮名秋水 更新时间:2020/7/16 10:00:05 字数:2087

虽然身为原型舰的我已经拥有了永恒的生命,可这并不代表我就不再惧怕死亡了——纵使心里再怎么清楚就算被击沉也顶多进入沉睡,可是在我过去的人类生活中,珍惜自己的生命早就成为了我的一条人生信条。

这个世界上还能换取我生命的,文明未来算一个,种族存亡算一个,剩下能换的,基本不多了。

如今的我,正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蹦蹦跳跳地向指挥官办公室方向前进着。

好吧,既没有蹦也没有跳,但我现在愉悦的心情却是隐藏不了的。毕竟一想到自己身上居然隐藏着如此庞大的力量,说不高兴那是假的好吧?!

“秋水?你居然提前被放出来了?”

仅凭音色,我就判断出叫住我的正是昨晚将我送到阿芙乐尔的罗德尼。

“早上好,阿,罗?”我突然有些纠结我应该如何称呼面前的舰娘。原先的我并不知道镇守府上真的有一个隶属于北方联合叫做阿芙乐尔的舰娘,于是就按照罗德尼被改名后的名字称呼她,但如今,我已经知晓了阿芙乐尔的存在,那么,我是否还应该称面前的舰娘为'阿芙乐尔'呢?

“如果纠结的话,叫我'阿芙乐尔'就好了,当然,现在叫我秘书舰也是可以的。”似乎是察觉到我的疑惑,'阿芙乐尔'主动向我说道,“阿芙她。。。一般不会离开那里的。”

不知道为什么,'阿芙乐尔'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神中透露着一丝落寂。

我虽然察觉到了,却也不想深究。毫无疑问,在以前阿芙乐尔和罗德尼之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但那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一向不喜欢掺合别人的八卦之事,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别人胡乱打听自己的事情的。

更何况。。。我昨天还言语威胁了她,这让我们之间已经产生了一道看不见的隔阂了。虽然可能碍于我原型舰的身份不敢表现地过于明显,但是我可不觉得这件事就算是这样翻过去了——毕竟虽然按照这个世界法律似乎我就算真的冤杀了指挥官人类也不会拿我怎么样,但是心里的愤懑肯定是不可避免的。

“嗯,那我就还是叫你阿芙乐尔好了。”我抱以微笑,“对了,阿芙乐尔,你接下来是要去指挥官办公室吗?”

“是的,我有一份,唉。。。”'阿芙乐尔'的脸色顿时变得不是很好,“一份情报要和指挥官汇报。”

“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讲讲吗?”难不成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了?

“我不清楚能不能告诉你,这要看指挥官的意思。而且说真的,这并不是件好事。”'阿芙乐尔'没有直说能或者不能,而是借助指挥官做了下缓冲。看来她并没有能力或者说是权力自行判断我能否知晓这份情报。

“能够看得出来。”

只要观察能力正常一点的都能察觉到发生了不太妙的事情吧?我又不是星际玩家!

'阿芙乐尔'似乎是明白了我的意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道:“其实按理说,我并不应该这样一副模样的,可是。。。”

虽然'阿芙乐尔'没有说完,我也清楚,恐怕有大事情发生了。

“不过,如果是我们自己港区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我倒是可以和你讲一讲,毕竟很快,这件事就人尽皆知了。”'阿芙乐尔'突然话锋一转,向我说道,“你有兴趣了解一下嘛?”

“那前面的情报?”

“那个我暂时无法判断,毕竟情报要求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说是怕引起恐慌。那份情报和这件事有关,但联系又不是很紧密。”

“更让人在意了啊!不过,先告诉我马上人尽皆知的事情吧。”'阿芙乐尔'这是向塞壬学习嘛?怎么说的话这么云里雾里的。

“远征,知道吧?”

“知道吧?”

“远征就是一种特殊类型的委托。”似乎是猜到我对这种概念还不太熟悉,'阿芙乐尔'解释道,“我们的远征任务主要是给一线镇守府运送资源,因为航程距离往往较远,所以被冠以远征之名,其本质还是委托罢了。”

“我明白了。”简单来说委托有长有短呗,远征就是长的那种。

“远征虽然要穿越重重封锁线到达一线镇守府,但因为远征往往是由比较强的舰娘组成的编队,所以安全性反而比常规委托有些许上升。”

“那就是说。。。这次远征出事了?”我一下子反应过来'阿芙乐尔'的意思,要不然她怎么会费这么多口舌跟我讲远征是什么?

“嗯,我早该想到的。近年来,由于一线镇守府实力的增强,防线也不停向前推进着。但是,有实力的镇守府就那么多,防线一拉长,势必会有更多漏网之鱼。”

“所以我们的远征队被'漏网之鱼'打了?”

“是啊,如果真的只是小鱼也就罢了,可是,这次居然漏了条'虎纹鲨鱼'过来。”

我自然清楚这所谓的虎纹鲨鱼并不是真的虎纹鲨鱼,只是一种象征罢了。

“当时那支编队已经运送完物资正在返航的路上了,返航途中碰巧收到了一条莫名的求救信号。据唯一的幸存者提尔比茨所说,当时她们和那条求救信号联系上后,得知对方编队的实力尚在自己处理范围之内就火速赶往救援,结果却遭到了塞壬的袭击。”

“塞壬出现的海域天气不是会出现异常情况吗?”我忍不住提了一句。

“一般来说是这样。但是,塞壬中有一种特殊的型号个体,她们擅长在一片海域里建立特殊的规则,而天气,正是其中一种属性——她们用这种方式掩饰了自己的存在。我们从未和这种类型的塞壬直接交手过,仅仅只是有过远远观察到的情报而已,于是我们就按照其特性和已知塞壬的命名方式将她们称作伪装者。”

“伪装者?还挺贴切的名字呢,不过总感觉差了点味道。”我慢慢消化着'阿芙乐尔'给予的信息,突然,我意识到了一件不太妙的事情,不禁惊呼,“等等,你说唯一的幸存者!?”

“是的,”'阿芙乐尔'叹了口气,“一支由十二位舰娘组成的满编远征队,除了提尔比茨以外全军覆没。”

“嘶~”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