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别告诉我这是游戏特性啊!

作者:淮名秋水 更新时间:2020/8/4 17:30:01 字数:3169

虽说现在我应该先再次进入'万里长征'关卡看看能不能遇见观察者α从而向她问清楚情况,但我突然想到上一次我登录指挥官模式自带的虚拟港区的时候,在新生引导的帮助下将一枚紫色驱逐核心投入了组装池。

我觉得现在也是时候去迎接一下我的初始舰娘,顺便去做做后面部分的新手任务了吧?鬼知道后面有没有类似这样的等待任务。

“也不知道我的初始舰娘会是谁呢,不过无论是谁都很棒就是了。”我怀着期待的心情进入了指挥官模式的虚拟港区。

然而待我进入虚拟港区时,我就被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到了,因为此时的我并不是位于我所设想的组装池面前,而是居然在,在海里啊!

为什么我知道这是在海里?因为我已经尝过了水的味道。我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形,直接就被突然出现的海水呛到了,几乎一瞬间,浓厚而略带咸涩的味道在我嘴中绽开。更让我难受的是,不少海水还已经冲入了我的气管之中,异物的出现让我不听的咳嗽,可是却有更多的海水借此契机涌入我的体内。

更加难受的是,由于我毫无防备,眼睛自然被海水狠狠地'清洗'了一番,剧烈的疼痛让我难以忍受。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危机,隐藏在我体内的求生本能被激发了,我的脑子高速运转,瞬间想出了最佳的解决方案,那就是——退出游戏!

随着一阵白光闪过,我又回到了空中平台上,身上干爽的衣物和毫无阻碍的呼吸让我不禁怀疑先前的濒死体验只是一种幻觉而已。但我很快摇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不管怎么说,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我指挥官模式下的本体在虚拟港区的登录位置毫无疑问已经被定在海里了,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刚才发生的一切。

“话说这游戏做的那么真实做什么啊。。。我差点以为自己凉了啊。”我不禁有些后怕。虽然在曾还是人类的时候我并没有发生过溺水的事情,但我还是有被海水呛到过的,毫无疑问,刚才的那番体验让我回想起了一些不太妙的回忆。

也幸好我的脑子还没有瓦特,能清楚地认清自己是身在游戏之中,不然可就麻烦了。虽然不会真的死亡,但再怎么说这种即将死亡的感觉还是十分痛苦啊!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我的虚拟港区会变成这样?按理说,我离开港区以后,我下次登录所在的位置应该和我上次离开的位置一样啊?怎么会是在海里呢?这是哪门子的恶趣味啊!

难不成出bug了?

虽然我想要找客服反应一下,但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并不清楚客服的联系方式,而且更关键的是,我要怎么向官方解释我明明是一位舰娘却能进入虚拟港区呢?按照当时科隆教官的说法我似乎并没有权限进入指挥官模式才对的啊。

这样看来的话我要依靠自己来解决这个问题了。

不过刚才我只是被突然出现的情况吓到了而已,虽然这个世界我还没有用这具身体下水游泳过,但我本身是会游泳的——反正最基础的游泳知识我还或多或少知道一些,载凭借舰娘超乎正常人类的身体素质,我觉得游泳应该问题不大。

诶?不对?那我直接展开舰装让悬浮装置把我送上海面不就行了?好像我不用考虑那么多啊?

原来我刚才最正确的决定应该是展开舰装浮出海面吗?我顿时感觉自己就是个傻瓜。

于是我深吸一口气,然后进入指挥官模式的虚拟港区。

不出任何意外,我又被海水淹没了,不过此时的我并没有任何慌张,淡定地在心中默念一声'舰装展开',然后等待悬浮装置带我回到海面。

然而过了一会儿我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我非但没有感觉自己正在上浮,反而觉得自己还在不停地往下沉。

难不成水里无法展开舰装?!

一个糟糕的想法在我心中产生,我连忙开始奋力往上游,然而由于刚才等待了太久,我感觉自己的氧气似乎快要耗尽了。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再次退出了游戏,再次出现在空中平台上。

“这下麻烦了啊,难不成我就要凭自己每次进去的那一口气不停地往海面上游么?”我突然意识到如今的情况很是不妙,“话说水里怎么可能展开不了舰装?这不科学啊!如果水里无法展开舰装的话潜艇要怎么办?”

我还真不清楚水面舰娘能不能在水下展开舰装,毕竟我并没有试过,自从成为舰娘以来,我都是跳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展开舰装了的,从没有一不小心落水过。

“话说我现在应该是驱逐舰形态吧?我要不要出去换个潜艇形态再进来?”我小声地自言自语着,但很快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换个潜艇形态进来再扫描舰体的时候恐怕就要出事了,毕竟先前注册战舰世界,啊不,是舰娘世界的时候'秋水'已经被认为是“舰娘名”了,这就说明我的资料应该已经被人类收录了。

我要是潜艇形态进来,恐怕我能随意转换自身舰种这件事情就会暴露了啊!虽然我并不保证一定会暴露,但我并不想冒这个险。

至于原因嘛。。。刚才我仔细思考了一番,觉得自己应该不要暴露自己具有转换自身舰种的能力比较好。

先前和'阿芙乐尔'的交流让我想了很多别的东西,很明显,按照这个世界的观念来看,想要改变舰种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恐怕有心人都能猜到我这具身体的来历应该不简单。而面对这种无法解释的情况,往塞壬那个方向思考肯定是十分合理且正常的,毕竟塞壬的科技的确很难解释,就比如说从塞壬那边意外得到的心智魔方。

和先前'阿芙乐尔'和我讨论的记忆不同,这个可是实打实的证据。毕竟按照指挥官和'阿芙乐尔'的说法来看,他们大致是猜想我能和寻常原型舰舰娘不同能够保留以前的记忆肯定是要付出相应代价才能做到的,那么记忆错乱也能够勉强作为一种解释。但这个能够轻易改变舰种,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一旦被证实我的'塞壬奸-细'身份恐怕就坐实了。

话说好像加入塞壬也没有什么问题吧?毕竟都有那么多原型舰舰娘(指赤色中轴)加入塞壬了,多我一个也不多吧?不过看样子塞壬似乎希望我继续留在人类这边,要不然'万里长征'里面观察者α应该会邀请我加入她们才对。毕竟她们既然能够给我这么一具身体,只要她们表示在我身体里留下了隐患,并借此要挟我加入她们似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她们并没有这样做,就相当于默许要我继续待在人类这边。

虽然就算被认为是塞壬奸-细人类这边明面上应该也不会对我怎样,但那终究是一件麻烦的事情,所以我要尽量避免这种事才行。这么看来,我主动告知指挥官自己舰种事情,似乎有点过于愚蠢了啊。。。

现在想想刚才也是好险啊,幸好刚才要进入碧蓝航线前为了省事让我原先负责这件事情的小精灵帮我连接网线而切换了形态,要不然我恐怕已经空亏一篑了。现在想想可真是后怕,果然是因为意外见到赤城加贺有些惊慌导致行为变得有些鲁莽了吧?

反正,以后舰种肯定是不能轻易变换了,指挥官那边最好也想办法糊弄过去,我可不想因为被当作塞壬奸-细而被人监视着。

“看来真的只能慢慢游了啊。。。”我轻轻叹了一口气,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也不知道我现在离海面还有多远。”

虽然我也能选择暂时不做理会先去舰娘模式玩玩,但我并没有这样做,反正迟早有一天要面对这种情况的,还不如今天直接搞定。

于是我就开始了自己'漫长'的游泳之旅。

'漫长'只是我自己擅自觉得的罢了,如果仅仅只是从时间角度上来看,这个时间并不算很长,但是,客观时间的流逝速度和我主观的感觉并不一样,反正我觉得我自己在海里游了很久很久。

所以,当我吸到海面上空气的时候,我是那么的激动。

“哈!”\^O^/

吸完后我又潜入了水中。

并不是我有多么怀念在海中的感觉,只是我的游泳技术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好,做不到和那些擅长游泳的人一样能够保持头一直位于海面之上罢了。

而且经过这次经历,我深刻意识到了泳镜是一件多么伟大的发明——眼睛好疼啊!弄出这个bug的程序员快给我拉出去祭-天啊魂淡!(ノ=Д=)ノ┻━┻

不要给我讲这其实是一种特性啊!

终于,劫难结束了,我成功登陆了离我最近的一块陆地。当我站在沙滩上时,我是多么的感动。要不是深知自己其实实在游戏之中,我可能会跪下来亲吻这片大地。(此处运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

如果下次再出现这种魂淡特性(bug),我就再也不玩这什么指挥官模式了!这算个什么事啊!

“话说这样游戏算是回到正轨了吧?不要告诉我我的虚拟港区在海的对面啊。”我一边不耐烦地自言自语,一边在沙滩上行走着,“不要告诉我我要把个模拟养成游戏玩成荒野求生啊,难不成以前看贝爷生存了解的生存技巧居然有被我用到的一天嘛?”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