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秋水:我怎么又成重樱啦?

作者:淮名秋水 更新时间:2020/8/30 22:25:36 字数:3209

可以说,明石和女灶神工作的效率还是非常可观的,她们终于在天亮前将'秋水'给吊到了维修工厂。

'秋水'被吊到维修工厂以后,才反应过来一个十分可怕的事实——科隆岂不是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差趁机将自己的身份告诉指挥官吗?!如此看来自己先前做的不都是白费工夫?到头来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还白白丧失了战斗力!是的,被拆卸完舰装的织梦者,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了!

'麻烦了啊!'织梦者顿时感觉情况不妙。现在她由于强行展开舰装失去了逃离港区的机会,又被明石给卸下了舰装,完全变成任人宰割的模样了!

更关键的是!她还失去了指挥官作为人质!恐怕现在科隆已经将真相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指挥官了吧?!

织梦者这一次确实猜对了,科隆的确在秋水被明石她们转移走后就立刻联系了指挥官,向她说明了事情的真相——包括先前秋水试图杀人灭口以及想要拿指挥官性命来威胁她的事情。

为此,指挥官自然大感震惊,如果科隆的信息属实,那么秋水毫无疑问就是她们的敌人!

“科,科隆。。。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指挥官的语气有些颤抖,他很难相信,之前那个会为自己身为原型舰舰娘所拥有的特权而感到不安的秋水居然投靠了塞壬。

“是的,我实在想不出秋水强行展开舰装的第二个理由了。”科隆的语气中透露着坚定,“所以,我认为她就是在身份暴露后想要击沉我来杀人灭口。”

“秋水她是驱逐舰啊,怎么可能打的过你?”这也是指挥官最感到匪夷所思的事情,“如果她真的暴露了,为什么不直接逃跑?反而要做出这样不明智的选择?”

“。。。我不知道。”科隆思考片刻,终究没能找出一个合适的理由。秋水最强大的武器就是她的专属舰装了,可是在陆地上鱼雷根本无法发挥任何实力,这就导致了秋水的武器只有她手中那可怜的小口径火炮罢了——而那根本无法对科隆教官造成多少威胁。

“再说,如果她真的是卧底,刚才为什么任由明石拆卸她的舰装?要知道,这和卸下她的武装没有区别——如果她真的背叛了,为什么还傻乎乎地让明石将她的武器装备全部卸下?难不成她就这样简单地被我们俘虏了?”

“这,我,我不知道。”科隆突然也有些动摇了,按理说秋水背叛的事实应该已经证据确凿了才对,那为何她还要任由明石她们拆卸自己的武装——她就不怕被强行关押起来进行审讯吗?

“所以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指挥官斩钉截铁地说道,这不是没有理由的,他知道秋水是一个特别容易被情绪影响的舰娘,先前秋水误解明石的含义而愤怒这件事情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也是指挥官不愿相信秋水背叛的原因,那么一位敢爱敢恨的舰娘,怎么可能背叛人类呢?

所以指挥官认为科隆和秋水之间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就像当时明石和秋水之间因为沟通而存在的误会一样。

“科隆,你设想一下,如果你站在秋水的角度上,作为一名塞壬的卧底,被一位舰娘拆穿了自己的身份,你会怎样做?”

“我的话。。。会迅速跑离港区吧?”科隆沉思了片刻,说出了自己所认为的比较理想的答案,“凭借舰娘的体质,只要不被近身,在港区完全没有提前准备的情况下远距离截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跑到海边,离开港区就是一件相当轻松的事情。更何况展开舰装以后,高达39节的航速几乎可以保证没有多少舰娘可以追得上,最多就是被迅速反应的航空编队用飞机击沉,但那至少可以不被俘虏。”

“那么,秋水为什么没有这样做?”指挥官向科隆问道,“先前秋水指挥的新生演习你也看到了吧?秋水自身的智慧先不说在人类中怎样,但在舰娘中绝对是趋于顶尖的,你觉得她不可能想出这样的计划?”

“秋水的智慧,我是认同的。”因为指挥官提到了新生演习,科隆也回想起当时秋水的表现,毫无疑问,秋水当时的战术素养已经丝毫不亚于被誉为'军师'的天城了!更让人感到惊讶的是,秋水当时仅仅只有个位数的等级,这意味着她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战术教育!

可这更让科隆感到越发疑惑了,如果是这样的话,秋水究竟是为什么会朝自己出手呢?

“科隆,我有个猜想。。。只是这个猜想或许十分疯狂。”就在科隆纠结的时候,一旁沉默已久的指挥官突然开口道,“但是,这可能是对秋水怪异行为的最好解释了。”

“指挥官说出来便是。”相对于自己的智慧,科隆自然更愿意依靠认为人类的张海一。

“其实,我感觉现在的秋水有些不对劲。”指挥官的眼睛中发出睿智的光芒,“原本我还以为秋水原先的记忆渐渐恢复所以她开始恢复自己小恶魔的本性,但仔细一想,有很大的违和感。”

“这句话从何说起?”

“秋水说过自己的心性更偏向人类男性吧?那么,如果是因为记忆复苏所带来的性格改变,她应该性格越发接近人类男性了吧?东煌有句古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并不觉得秋水会改变。”

“嗯,确实如此。”科隆认同了指挥官的说法。想要改变本身就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无论是人类还是舰娘。不过科隆到时听到一个传闻:似乎秋水这两天变得'开放'起来,一直在调戏舰娘。

“可是,她却向我告白了。虽然那带有一定玩笑意味。”

“那指挥官你岂不是不得不答应了?”科隆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下巴都快吓掉了。要知道,为了能够更好的拉拢原型舰舰娘,人类政-府可是在几乎所有方面提供条件所允许的最好的服务,其中自然包括原型舰舰娘的婚姻。

身为人类的指挥官,是没有任何权利拒绝原型舰舰娘的求婚的——哪怕他并不喜欢那位舰娘,也要为了全人类答应下来。

这或许有些可悲,但古今往来可悲的事情可多了去了——早在封-建社会时期,就有为了攀上原型舰舰娘的关系,不顾子女意愿将自己孩子嫁给她不喜欢甚至见都没见过的男人,就因为那位男人是那位舰娘的曾曾。。。曾曾曾孙!

“是啊,当时我知道很难相信秋水会那样做,因为我早先和时雨交流的时候,时雨就表示,认为自己是人类男性的秋水是绝对不会喜欢上同为男性的我的,那是秋水亲口向时雨说的。”指挥官解释道,“当时我实在太慌乱了,所以没有仔细考虑其中的不对劲——将心比心,如果让我去向一位男性求婚,哪怕只是假装的,我也绝对不会做的。因为这是身为男人的尊严,是男性的底线。”

“emmm。。。不是很难理解。”

“当然这只是第一个怀疑的地方。”指挥官自然不指望科隆能够理解那听起来有些略带可笑的'尊严'问题,“第二个事情是,为什么秋水会晕倒在街上?要知道舰娘和人类可不同,对于你们来说,对睡眠的需求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科隆,你现在已经多少天没有睡了?”

“快。。。半个月了吧?”

“那么,你现在精神状态如何?”

科隆没有回答,因为她知道指挥官非常清楚。

指挥官似乎也没有指望科隆回答一样,继续自顾自地说道:“秋水来到这个镇守府才几天呢?就算她像拉菲她们一样喜好睡懒觉,但也决定不可能直接晕倒——晕倒可意味着身体状况达到了极限,已经无法维持身体继续行动了。可是,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秋水在身体状况达到了极限之后,并没有经过多长时间的休息,反而在十来分钟后又再次恢复了精神,也是在那个时候,秋水的性格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这样看来,确实奇怪的很。”

“当然,我无法排除秋水是那种无法维持长时间精神状态但每次睡眠时长极短的舰娘,因为说不定秋水的体质就是这样的。”指挥官坦然地说出了自己所无法明白的地方,“所以,我有些怀疑,我们现在看到的'秋水',可能不是原来的'秋水'了。”

“这?”

“我觉得,秋水所说的可能是真的,她原先确实是一位男性人类,这从她能提供全舰指挥这一点就能大致判断出。而且你先前所说的观点没错,以人类目前的技术确实无法将一位活生生的人类改造成舰娘,所以秋水确实是塞壬制作的产物。”指挥官说出了自己'大胆的假设',“不过,塞壬的技术或许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高,她们或许是采用了'融合'技术,将秋水的意识和一位叫做秋水的原型舰舰娘融合在了一起,只是我们先前看到的是以人类秋水为主导意识的秋水罢了。”

“这。。。”

“科隆,你想想,如果让你判断一位名叫'秋水'的舰娘是哪一个阵营的,你第一直觉会觉得她是哪个阵营的。”

“秋水,秋水,”科隆嘴里念叨着秋水的名字,“秋月?重樱?赤色中轴!”

“没错,这就是我的猜想。”指挥官点点头,“所以你明白了吧?”

虽然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然而如果秋水本人听到指挥官和科隆的对话,估计会被气的吐血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