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总而言之就是未来可期

作者:淮名秋水 更新时间:2021/11/3 17:30:01 字数:3389

“雪风大人再也不管你了nanoda!”在雪风生气的咆哮和同伴们的告别中,秋水独自一人走出了战术学院。

虽然感觉有些对不起雪风,毕竟要不然就别来,来了又走了是什么意思——这自然会引起雪风的不快。所以雪风生气也不是不能理解。

“就不能上完这一节课再有选择性地上课吗?这样算是惹雪风生气了。”走着走着,秋水随口说了一句,不知道是在埋怨副舰长还是单纯的自言自语。

“按理说确实应该如此,但没有必要,她们终究只是过客。”副舰长对此很是坚决,“你可能觉得我是在破坏你快乐的学校生活,但你是来学知识的,不是来摸鱼的。你看这课程,一眼看上去课程好像挺多的,安排的满满当当,但真正能学到的还能用到实际上的知识又有多少?这个话题先告一段落吧,走都走出来了。话说,今早那个'意识碎片'有没有特意刁难你?她提出了什么愿望?”

“你没有偷听?”秋水一脸狐疑地看着副舰长。

“这个真没有。”副舰长满脸无辜地提了提肩,“'意识碎片'进来以后我才继续偷听的,这是我们提前说好的。”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副舰长笑着回答道,随即,她话锋一转,“不过。。。我只是答应她们不偷听,直接向你问又不算偷听。”

“。。。”

“好了好了,快告诉我,其实我也挺好奇的。”

“她想知道她们这些'意识碎片'存在的意义。”

“?”副舰长诧异地看了眼秋水,她好奇地问:“这叫不刁难?你最后给的答案是不是还不是她们说的算?”

“嗯,她也知道这不实际,所以就改为拜托我问问这个镇守府的舰娘们对她们自己存在的意义有什么认识。总之不管结果如何,只要拿到答案就好。”

“好吧,这样的话其实还好,那正好现在就去找舰娘问问吧。”副舰长点点头表示了然,“别的舰种我不管,反正驱逐这一块能拿到尽快拿到,你现在的实力太拖我后腿了。”

“副舰长,其实我现在有个疑问。”

“说吧。”

“你说,反正我又不能同时使用所有舰种,为什么我不干脆专精于一个舰种呢?”这也是秋水心里的一个疑惑,既然自己能变成那么多舰种,为何不选择厉害的形态专精下去就好了?也就是现在打算隐瞒这件事情,要不然她早就让自己成为航空母舰了——再怎么说航母也比驱逐厉害吧?

“好啊,那你专精驱逐舰不就好了。”

“不不不,你要是不能给我个理由,我肯定去练习航母。”

听到秋水的发言,副舰长恶狠狠地蹬了秋水一眼:“那个整天喋喋不休的话唠有什么好的,跟唐僧念经似的,还是说,你指的是那俩个心机腹黑?可别哪天你被她们卖了你都不知道。”

“但是航母厉害啊。”秋水有些汗颜,副舰长和副舰长之间应该算是同胞战友吧?再怎么说也算是'同事'吧?这样评价别人真的没问题吗?

“要塞舰更厉害。”副舰长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你说的有道理啊,那我要不专精要塞舰?”秋水突然反应过来,既然要塞舰是所谓的最终形态,那么自然最厉害。

“你可以试试。”副舰长玩味地看了秋水一眼,“不过就你现在的水平。。。”

“那又有什么关系,现在实力不行不代表以后不行。”

“好,那我去帮你去叫要塞舰副舰长。”副舰长笑了笑,化为蓝光消失了。

等了大约一分钟,秋水开始呼叫副舰长,很快,一位Q版秋水出现了。

“舰长大人怎么突然有心情叫我出来?是要和我叙叙旧吗?”副舰长整理了下衣服,然后在秋水的肩上坐了下来。

“你就是要塞舰副舰长吧?”

“没错,舰长大人找我有事吗?”小精灵点点头。

“我就想问问,要塞舰是不是最厉害的啊?毕竟最终形态什么的,一听就很厉害。”

“确实如此舰长大人,理论上要塞舰就是最强的形态。”

“理论上?那实际上呢?”秋水敏锐地抓住了关键点。

“实际上,就目前而言,还不如舰长大人您刚才嫌弃的驱逐舰呢。”副舰长轻声答道。

“哼哼,你现在知道了吧?”副舰长话音刚落,又一只小精灵出现在秋水肩上。

“驱逐舰副舰长,快回去,现在是我在和舰长大人讲话,请你不要破坏规矩。”

“没有我轮得到你出场吗?我刚才要是随便忽悠个理由舰长她会切换形态?”驱逐舰副舰长不以为然地继续反驳道。

“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在心平气和地和你讲话而不是直接收拾你。”要塞舰副舰长依旧冷冷地看着驱逐舰副舰长,手上时不时抚摸着腰间配剑的剑柄,就算下一刻就会翻脸也不会让秋水感到意外。

“怕了怕了。”驱逐舰副舰长自然注意到了要塞舰副舰长的小动作,她脸色微变,仿佛那个动作勾起了她一些不太好的回忆,“那我先溜了舰长。”话还没说完驱逐舰副舰长便消失了,只在空气中留下余音。

“好了,扰人的家伙已经离开了,舰长大人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要塞姬副舰长脸上再次流露出淡淡的微笑。

“。。。”秋水心里虽然还有不少疑问,比如说为什么驱逐舰副舰长也会出现在这里,但她还是压住了开口询问的念头,假装没有发生刚才的闹剧,向副舰长询问:“为什么你说要塞舰现在甚至不如驱逐舰呢?”

“舰长大人,请问在您看来,要塞舰是一种什么样的舰种呢?”

“什么样的舰种?”这一点秋水还真没想过,在她看来肯定会有一个列表列出她所具有的武器和装备。

不过所幸副舰长并没有打算得到秋水的答案,她自顾自地说道:“舰长大人您先前的疑惑我清楚的,您的意思是既然有一种强度明显高于其他舰种的形态存在,又为何要涉猎如此广泛,选择一种擅长的或者最强的岂不美哉,要是门门涉及结果最终导致谁也比不过,那可就尴尬了。所以您宁愿专精也不愿意每种只是浅浅涉猎,我没有误解舰长大人您的意思吧?”

“确实如此。”秋水点点头,这正是她所疑惑的。秋水深知自己的精力有限,能专精一种形态已经很了不得了,她可不想最终杂而不精。

“舰长大人您多虑了,您所学习的将不会有任何浪费。原本我并不打算同舰长大人您这么快讲述这一切,不过舰长大人您既然问了,那么我自然也会如实道来。”副舰长笑着解释道,“我想,您刚才也在诧异为什么驱逐舰的副舰长会出现在这里,毕竟您现在的形态是要塞舰形态。”

没有等秋水回应,要塞舰副舰长继续说道:“原因很简单,因为要塞舰是所有舰种的终点,为什么要塞舰不是第八形态而是最终形态的原因就在于此。当你的一种形态达到极致,如果用数据衡量的话就是检测结果为120级,这个形态所代表的含义就将融入最终形态之中,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当然,肯定会有一些小小的变化。”

“什么意思?”秋水听得有些懵逼。

“简单来说要塞舰更像是一种容器,一种包容万象的容器,舰长大人您不好奇为什么我们并没有像别的副舰长一样有过曾经一同作战过的证明,也就是'意识碎片'吗?在你十来年的梦境作战生涯中真的从没有使用过要塞舰吗?其实不然,单纯就是现在的要塞舰形态不过是一个空壳,空有其表,除了被动挨打什么也做不到,连动都无法动一步,就像一座真正的要塞一样。”

“其实还有一点可以证明,不知道舰长大人您有没有向他人询问过您目前的核心颜色?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是白色对吧?”似乎是察觉到秋水依旧迷迷糊糊的,副舰长向秋水询问道。

“没错,而且在新生演习里,听圣地亚哥说,10级时多的那一个自由装备栏就是我的最强时期了。”

“圣地亚哥她说的没错,舰长大人您的潜力就是如此。”

“啊,这样啊。”秋水顿时感觉有些扫兴,这时秋水才意识到,如果只是单一舰种的话自己的潜力确实等价于一位普通潜力的舰娘,也就是所谓的白皮。

“舰长大人您应该能猜到是什么原因。虽然舰长大人您已经很有天赋,但那只是相当于人类来说。”

“还有天赋呢,有天赋是白皮。”秋水能猜到为什么自己潜力不高,因为她虽说身体是舰娘,但毕竟不是真正的舰娘,冒牌货终究是冒牌货。

“舰长大人您不要妄自菲薄,要知道,人类哪怕攻击的目标是船型舰,能有1%的命中率都能被人们称为神射手了,而舰长大人您在没有取得'意识碎片'所蕴含的作战记忆前就能凭自己的实力命中舰娘,这已经非常非常了不起了的事情了,这难道不足以证明舰长大人您很有天赋吗?”

“可我现在的视角不是也和人类时期不一样了吗?”秋水可不敢往自己脸上贴金,她之前可是发现了,舰娘视角和人类视角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两公里的距离在她感觉里居然还和脸贴脸一样,这种事情在她还是人类的时候是完全不能想象的。

“确实如此。”副舰长没有反驳,“但能命中依旧了不起,这一点我是认真的。”

“好吧,那我就当这么一回事儿了。”秋水姑且认同了这个说法。而且她也渐渐明白副舰长想要表达的意思了,简单来说,想要专精一种舰种,没问题,但是你秋水的天赋上限就摆在那里,就算有专属舰装支撑你的实力,但本体强度就那样。

“所以说,要塞舰其实是一种综合你其他舰种天赋的一种容器,如果有一天,我是说有一天,如果你真的做到了所有舰种达到极致,那么要塞舰的能力也不会让你失望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