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舰娘杀

作者:淮名秋水 更新时间:2021/11/6 17:30:00 字数:3256

很快,秋水的手上就拿到了六张牌,分别是雷击、闪避、水雷、高爆弹、补给和空袭。

鱼雷:发射一颗鱼雷,造成2点伤害,进行一次判定,若判定结果与自身阵营相同,造成2点漏水伤害,此牌最大攻击距离10km

闪避:躲避一次水面伤害

水雷:当敌人接近自己时打出,造成3点伤害,对驱逐舰无效

高爆弹:命中时造成1点伤害,进行一次判定,若判定结果和自己同阵营,敌人着火,一回合后受到1点伤害

补给:放置一张补给,若一回合后没有被破坏,获得2张牌

空袭:此牌攻击范围无限,对敌人造成2点伤害

“如果有装备的话可以先装备的。”朝潮一边说着一边装备了一件460mm三联装主炮。

460mm三联装主炮:将炮击附加效果的判定生效阵营改为为碧蓝航线和赤色中轴

荒潮则是装备了一件硬化挡板。

硬化挡板:鱼雷和水雷最多造成1点伤害,生效后装备消失

秋水看了看手牌,摇了摇头,表示这个与我无关。

“每个玩家之间的初始距离是20km,换句话说就是每个玩家之间距离4个距离卡片,每一回合玩家都可以选择移动,将左边的卡片放到右边或者把右边的卡片放到左边。当然,也有加速卡片能够缩短或者增加距离。”

作为指挥官的大潮第一步自然是要远离塞壬靠近舰娘,于是她将一张右手边的卡牌放到了左手边。也就是说,现在她距离朝潮25km,距离霞15km。

“每死亡一个角色都会减少距离卡牌,比如说现在如果我出局了,距离卡牌就会减少5张。”朝潮向秋水讲解道。

“什么也出不了。”大潮左看右看,最终丢弃了一半的手牌,“我出完了。”

“回合结束的时候需要丢弃一半的牌 ,向下取整。”朝潮一边说着一边将右边的一张牌放到左手边,“使用引擎过载,扣除一点舰体耐久,缩短5km距离,然后对大潮使用穿甲弹。”

(穿甲弹:命中时造成一点伤害,进行一次判定,若判定结果和自己同阵营,额外造成1点伤害,并扣除除人类和驱逐舰以外的单位1点耐久上限,)

大潮打出闪避,朝潮技能判定为碧蓝航线,闪避成功。

朝潮又打出了空袭。

大潮打出了防空炮。

(防空炮:抵挡一次空袭伤害。)

朝潮再次打出了一张穿甲弹。

大潮打出闪避,朝潮技能判定为塞壬,大潮闪避失败。

“判定是用牌堆里下一张基础牌进行判定的,你看这些牌的背景,有四种不同的图案,分别代表指挥官、碧蓝航线、赤色中轴和塞壬。”朝潮拿着刚才的判定牌和秋水解释道。

大潮无奈地看着霞和荒潮,她需要霞和荒潮进行救援,要不然仅有一滴血的她直接就要出局了。

霞表示由自己和噗噗愿意替大潮承受这一次伤害,于是朝潮对穿甲弹的特效进行判定,判定结果为碧蓝航线,这意味着霞所使用的企业不但失去1点舰体耐久还被扣除1点舰体耐久上限。

最后,朝潮放置了一个补给,然后弃置了2张牌。

现在到秋水了,首先是抽牌,秋水获得了损害管制、灭火器和俩张防空炮。

损害管制:恢复2点舰体耐久,一回合仅可使用一次,驱逐无法使用,巡洋恢复效果减半。

灭火器:装备后免疫一次燃烧,生效后该装备消失。

秋水决定向左边进攻,她首先给自己装备了灭火器,然后将一张距离牌从左边放到了右边,现在她距离使用平海的荒潮只有15km了,而且因为观察者雷达,荒潮的平海无法通过自己10km的隐蔽来躲避秋水的攻击。

秋水使用了高爆弹,荒潮则弃置了一张牌,进行了一次判定,秋水成功造成伤害却受到了1点反伤,可惜没能顺势给荒潮一把火。

接着秋水又打出了一张空袭,不过她攻击的不是荒潮,而是身为指挥官大潮。

然而大潮手中居然还有一张防空炮,轻而易举地抵挡了秋水的攻击。

不过秋水并没有太过在意,她继续放置了一张补给,并将一张水雷也当做补给放了下去,最终留下了一张闪避和俩张防空炮在手上。

接下来到荒潮了,出乎秋水的意料,荒潮不退反进,拉进了和秋水之间的距离。这让秋水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就不丢掉鱼雷了。接着,只见荒潮对秋水发动了俩次空袭,却都被秋水一一化解,只好发动炮击破坏了秋水一张补给。

不过另一边的霞并没有向朝潮冲去,反而向外躲避因为航母的攻击距离是无限,就算想要去支援身为指挥官的大潮,也根本没有必要接近。可惜霞的运气并不好,luck-E判定失败,只能跳过出牌阶段。

大潮也只好继续撤退,同时对朝潮发动了空袭,没有防空炮的朝潮一下子损失了2点舰体耐久。

接下来就是朝潮的回合了,只见她继续追击大潮,然后再次使用了一张引擎过载接近大潮。先用一张高爆弹消耗掉了大潮一张闪避,随即对大潮发动了雷击,霞再次选择了为大潮抵挡这2点伤害,所幸没有漏水。

接着,朝潮再次使用了高爆弹,大潮没有闪避卡牌,为了防止霞的企业着火无法攻击和使用技能,荒潮选择了为大潮抵挡伤害,经过判定,她的身上挂上了燃烧的效果。

现在轮到秋水了,这一次秋水获得了穿甲弹,鱼雷和俩张闪避,补给也给她送来了新的一张补给和引擎过载。

秋水首先对荒潮的平海使用穿甲弹,荒潮经过判定免疫了这一次伤害,接着秋水使用了鱼雷,荒潮不敢赌运气,直接使用闪避躲避了鱼雷。

最终秋水留下了一张防空炮和一张闪避,引擎过载则是当做补给和另一张补给一起放下去了。

接下来轮到荒潮了,只见她对朝潮发动了空袭,朝潮使用防空炮进行了防御。接着荒潮连开两炮打掉了秋水的俩个补给,让秋水好生郁闷。

接下来轮到霞了,霞发动了企业luck-E,判定成功,接着,霞连续对朝潮发动了俩次空袭,没有防空炮的朝潮直接受到了8点伤害,遭到了重创,仅剩下2点舰体耐久。

接着,霞试图使用穿甲弹补刀朝潮,幸好朝潮手上还有一张闪避。

“还好还好,差点就没了,这轮算是撑过去了。”朝潮握着手上仅剩的一张的手牌说道。

“现在轮到大潮的回合,你怎么知道她不能把你击沉?”秋水好奇的问。

“大潮她现在距离我这么远,再加上我手上还有一张损害管制,除非她能抽到俩张空袭,否则。。。”朝潮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大潮小手一挥,俩张空袭被扔到了桌上。

朝潮顿时石化了,她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

随着朝潮的出局,秋水得到了再抽一张牌的权力。虽然秋水的内心很悲伤,但她还是美滋滋的抽牌了。她拿到了一张防鱼雷隔仓。

防鱼雷隔仓:装备后鱼雷造成的伤害减半(不可叠加)

而且因为朝潮的出局,战场被进一步缩小了,现在,秋水距离荒潮的平海仅仅只有5km,往右数的话距离最远的大潮整整45km,当然,从左边数自然不会那么远。荒潮的平海距离霞的企业则是15km,霞的企业和大潮的指挥官则是相距10km。

可以说,玩家们都凑到一块了。

这一回合,秋水摸到了整整三张损害管制和一张穿甲弹。随手将穿甲弹丢给了平海,结果让秋水意外的是,荒潮并没有闪避的打算,最终秋水对她造成了1点伤害。

经过一番取舍,秋水最终使用了一张损害管制丢弃一张损害管制,一张损害管制当做补给放下,还是留下了闪避和防空炮。

接下来轮到荒潮了,之间荒潮连开两炮,直接打掉了两份补给。荒潮打掉秋水的补给并不让秋水感到意外,让秋水意外的是,荒潮居然还打掉了霞的补给。

接下来就是霞了,霞似乎并不是很意外荒潮打掉了自己的补给,她主动向荒潮移动了一步,然后使用了鱼雷。

荒潮手上并没有闪避,于是她弃置一张牌试图使用技能闪避,结果判定的结果却是反伤。即使有硬化挡板也直接失去了2点舰体耐久,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漏水的判定居然成功了!本就只剩4点舰体耐久的荒潮瞬间暴毙,出局了!

战场进一步缩小,四张距离牌被移出场地,现在秋水和霞仅仅只有5km的距离,距离指挥官也仅仅只有15km。

霞的进攻还没有结束,她尝试向秋水发动炮击,可惜被躲避了,回合结束前,霞使用了损害管制。

接下来就是大潮了,不过大潮什么牌也没有出,仅仅只是后退一步,离开了秋水的攻击范围。如果秋水打算追击的话,就要承担霞的手上有水雷的风险。

最终秋水还是没有选择追击,反正她的目标也是全灭,对她来说都一样的。原本她打算使用高爆弹骗取了霞手上的闪避,然后使用鱼雷给霞致命一击,结果没想到霞的手上不知道拿的是什么牌,硬生生吃满了秋水的伤害,可惜秋水没能造成任何额外效果。最后,秋水看着手上的三张牌,又看了看自己的10点舰体耐久,放置了一张补给以后,并留了一张闪避在手上。

霞拿到手牌后,第一时间对秋水发动2轮空袭,造成了4点伤害,然后便过了。

大潮则是依旧什么牌也没有出。

(打牌这样流水账地写其实挺无聊的,不过作者主要就是想表达自己的一个想法,所以简略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