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老兵朝潮

作者:淮名秋水 更新时间:2021/11/8 17:30:00 字数:3138

“我想,你得到的答案,大概是不会。”朝潮没有丝毫犹豫,回答了秋水的问题。

“为何这么说?”秋水对此感到疑惑,“这其中有着半强迫的性质吧?”

“enmm。。。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确实是如此呢。”一旁的大潮插话道,“不过无所谓吧?”

“好了,大潮,秋水她对这件事很认真的。”朝潮能感觉到秋水的态度并不像开玩笑,所以她先前回答的态度也很谨慎。

另一旁的霞似乎对这种问题不是很感兴趣,伸出手轻轻扯了扯荒潮的袖子,没得到荒潮的回复后郁闷地拿起桌子上的卡牌翻看了起来。

“你们不需要抱有太多的顾虑,就说说你们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就好了。”秋水看着眼前的舰娘似乎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自己直接以原型舰舰娘的身份前来询问似乎是一件非常不合适的事情。

此时朝潮也非常纠结,原本她想糊弄过去结果秋水看起来并不买账。站在复制舰舰娘的角度上,这件事情真的不好回答。先不谈别的,光是作为拥有原型舰舰娘提供的舰体数据的复制舰舰娘就不太合适表示这个行为是错误的,毕竟没有原型舰舰娘们的无私付出,就没有她们的存在,要是都像东煌的那些舰娘一样,人类早就撑不住了!再者,从大局上来看,人类确实需要原型舰舰娘的舰体数据,如果就因为自己短短几句话导致一位可能愿意提供给人类舰体数据的原型舰舰娘放弃了这个想法,这毫无疑问是非常糟糕的。

当然,她们也知道秋水是为她们好,想站在她们的角度上考虑她们的感受。

但这样一味着拖延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儿,最终朝潮还是开口道:“秋水,我觉得你可能搞错了一个前提,正是因为原型舰舰娘们,我们才能够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我知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们之所以为原型舰舰娘们而战,为人类而战,就是为了报答原型舰舰娘们的恩情?”秋水思考了下朝潮的意思,秋水她并不是不能理解朝潮的思想,因为她原先世界所在的国家就有一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话,就是封建时期宣扬'孝道'的理论,但理解归理解,并不代表她就能接受,如果她真的信奉这个思想,觉得这是正确的,那她岂不是为了报答观察者α给予她的这副'躯体',要好好报答观察者α?于是她开口表达了自己否定的意思,“你说的也许是你真实的想法,但是,那对我来说并无所谓。现在我的复制舰还并未来到这个世界上。我真正想知道的是,你们是否后悔来到这个世界?如果再给你们一次自由选择的机会的话,你们的想法又是如何?”

“如果是我,我会愿意,至少不会后悔。虽然面对危险会害怕,面对困难会沮丧,面对失去会痛苦,但是能有这么一次机会来到这个世界,我觉得那并不坏,至少我现在有机会去寻找我自己。在这个世界,我认识那么多朋友,结识那么多姐妹,保护那么多人类的人生,这让我觉得我的存在并非没有意义。”面对秋水的疑问,朝潮回答的很是干脆,“况且,我是幸运的。在我们前面,是一线镇守府,原型舰舰娘们带领着无数复制舰舰娘们抵抗在了第一线,她们为了后方的安定献出了自己的一切。在我们的背后,是三线镇守府,在那里,我们的同伴在努力训练着,为了成为我们背后最坚实的后盾。而在三线镇守府背后,就是许许多多的人类。人类,是脆弱的。他们和我们不同,面对危机,他们甚至没有任何自保能力。他们虽然富有智慧,但是上天是公平的,智慧同样是他们的敌人。虽然我前面说我深知我们这些复制舰舰娘是人类和舰娘们为了抵抗塞壬而制作出来的'战争兵器',但我觉得作为兵器也并没有什么不好,身为兵器的我有着足够的实力,也有足够存在的价值。再说,无论说人类,还是原型舰舰娘,他们也并非单纯将我们视作'战争兵器':他们给了我们心智,让我们能感受到自己的意愿;他们给了我们平等的待遇,让我们不用遭受任何奴役;他们给予我们尊重和支持,让我们知道自己被他们需要与信任。”

“朝潮酱你居然是这么想的吗?我都没想那么多耶。”大潮似乎很惊讶自己的姐姐既然如此能说会道。

朝潮并没有说什么,脸上笑了笑,伸出手摸了摸大潮的耳朵,看向荒潮道:“荒潮,你带着她们先上楼吧,我有些事情和秋水说。”

“诶?明明秋水酱是问我们问题,为什么朝潮酱你要和秋水酱单独说话啊?”大潮一脸不快地说道,“难道朝潮酱发现秋水酱的可爱,想要把秋水酱偷偷独占吗?”

“好了大潮亲,我们先上去了。”荒潮似乎察觉到自己应该带着霞和大潮避让一下,一把拉起还在独自一人玩牌的霞的手,招呼大潮一起上楼。

尽管大潮心里不怎么愿意,但是看朝潮和荒潮的样子,自己一定要上去了,便悻悻然叫回了小精灵们,拿起饮料跟着荒潮上楼了。

很快,客厅里便只剩下秋水和朝潮,还有秋水的那只'小精灵'。

“你把大潮她们支开的目的是什么?”秋水没有对朝潮刚才的行为做出任何评价,因为她也不知道缘由。

“因为有些事情,我不想让她们知道。”朝潮并没有派小精灵去看看大潮她们是否有在偷听,因为在她看来,那是她们自己的选择。

“你的意思是?”

“她们已经是我的第二批'妹妹'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听到朝潮的话,秋水的瞳孔微微张大,她自然明白朝潮的意思,第二批'妹妹',意味着朝潮已经和她的'妹妹们'经历过一次'离别'了。

“那你之前说的话?”

“那些也是真的,因为我知道你是认真的。”朝潮叹了口气,“所以,我觉得后面这些也有必要和你说。”

“我曾经去过一线镇守府,在我现在的这些妹妹们还没有来到这个镇守府之前。那时,与我们对接的一个镇守府的指挥官遭到袭击不幸牺牲。我所在的编队因此被上一任的指挥官,也就是现在这个指挥官的父亲征召,派往一个处于一线的名叫'蓝蓝想上天'的镇守府进行支援。也是那一次经历,我知道了,我能在较为安全的地方生活着,就是建立在一线镇守府舰娘们的牺牲上,当然,还有指挥官。”朝潮的眼睛看着桌面,像是在回忆,缓缓地讲道,“等我们赶到的时候,敌人已经被歼灭了,或者说,击溃了。这个失去了指挥官的前线阵地,暂时守住了。”

“或许那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如果我的妹妹们没有在阵亡名单上的话。”

秋水虽然想开口道声'节哀',但终究没能开口。

“那时候,战线还没有像现在如此的长。一线镇守府距离二线镇守府也并不算遥远,哪怕一线镇守府与一线镇守府之间的距离也并不开,一二线之间的海域还是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即使单单由驱逐舰组成的舰队,也能顺利完成运输任务。所以我掉以轻心了,我想着利用这个机会锻炼下她们,结果却成了永别。”

“我的妹妹们并没有丢人,她们奋战到了最后一刻。她们的付出得到了'蓝蓝想上天镇守府'舰娘们的认可,虽然这份认可是以她们的生命为代价。我应该为她们而感到骄傲吗?还是说,我应该为她们而感到伤心呢?”

“但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我是幸运的,我所在的镇守府,是一个二线镇守府。我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哪怕它可能没有正确的答案。”

“后来,我想通了。战争,无论再怎么粉饰,它终究是战争。无论你所处的立场是正义还是邪恶,战争只会带来痛苦与离别。塞壬入侵也好,保护人类也好,无论是什么目的,为战争而生的我们,本身就是一种很可悲的存在。”

“但是,也正是战争,我们才得以存在,所以,作为兵器而生,去回应人们的希望,哪怕为此付出生命,又有什么不好呢?”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秋水尚未开口,她的小精灵就可怜巴巴地看着朝潮,开口问道,“因为他人赋予自己的使命,就要将自己的一切为之献上,而没有任何怨言?若仅仅为了如此,又为何要有心智?又为何要有意识?我们难道单单只是为了他人而存在吗?”

“你说的也许有道理,但是那太过于理想。当我们身处这个漩涡之中,就再也无法按照我们的想法避开这一切。”虽然朝潮有些惊讶秋水的小精灵为何会突然失态,但她还是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说了出去,“我很感谢我的原型舰前辈,她带我来到这个世界看到了希望和光芒,我本是不该存在之物,能来到这个世上体验一番春秋冬夏已是一份幸运。即使是迫于形式,但我仍然感受到了她在我身上倾注的希望能够结束这场战争的期望,而我也愿意回应这份期望,哪怕因此付出我的一切。”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