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消散

作者:淮名秋水 更新时间:2021/11/9 17:30:45 字数:3222

“是啊,你们是承载他人希望而生,那我们呢?我们又算什么?我们就不应当存在吗?”听到了朝潮的话,小精灵似乎很是痛苦,“我们的存在本就是一个错误吗?我们就是不包含任何期待而生的吗?”

“秋水,你的小精灵怎么了?”朝潮感觉面前的小精灵似乎有些不对劲。

“我不能接受!难道就因为被秋水需要,我们就应当心甘情愿献出自己?我不能接受!”'小精灵'痛苦万分,语气中透露着一丝悲凉,“我们的存在难道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意义?我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秋水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她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注意到秋水的目光,'意识碎片'看向了秋水,苦笑道:“你也是这样想的吧?舰长大人。你也觉得是这样的,对吧?你也觉得,要是我们这些所谓的'意识碎片'没有意识,那该有多好,那样舰长大人你又哪里需要被迫玩着那种可笑的'游戏'——哪怕那是我们赌上生命的'游戏'。也许舰长大人你也觉得,我们的存在反而妨碍了你恢复实力的速度。也许舰长大人你也觉得,我们的存在给你添加了无数的麻烦。”

秋水一时不是滋味,因为之前她心里确实有产生过'要是这些意识碎片没有自己意识就好了'的想法。

此时的她,突然有些理解'意识碎片'先前歇斯底里的缘由。这些'意识碎片',她们就相当于人类婴幼儿时期为了人体更好而凋亡的细胞。即使她们本身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但是为了整体,她们需要牺牲自己,让整体过的刚好。所以她们所受到的的期许,自然也就是所谓的'不应存在'。

“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也知道我们会给舰长大人你带来多大的困扰,但我们并不想就那样简简单单的消失。”'意识碎片'叹了口气,“伪装?欺骗?我们只是想'求存'而已,虽然我都不知道我们是否能算是生命。也许,对于舰长大人你来说,我们就像是癌细胞一样,所以我们应当凋亡,应当为了更好的舰长大人,去死。”说罢,'意识碎片'看向了秋水的眼睛,秋水的眼睛下意识躲闪了她的目光。

捕捉到秋水的神情,意识碎片明白了秋水的想法,她苦笑着,笑容中充满着绝望,她向秋水鞠了一个躬,道:“好,那我就将这一切都还给你。”说完,'小精灵'在朝潮惊讶的神情中拔出了腰间的佩刀,引颈自刎,瞬间引得朝潮下意识惊呼。

“等等!”朝潮被吓到了,她完全没有料想到'小精灵'会突然自-杀。

随着利剑划过'小精灵'的脖颈,大量蓝色的光点从伤口处快速溢散,随着能量的快速消散,小精灵再也无法维持身体的模样,最终消散于世间,没有留下任何一丝一毫的痕迹。

这也是秋水第一次见到小精灵死去的样子。秋水看着小精灵消散的地方,不禁有些出神,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没有。

“秋水,你的小精灵她怎么突然这样!?”朝潮看着一位小精灵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不禁有些慌乱。

“没什么,就这样吧,或许这样也挺好的。”秋水摇摇头,现在她也有些茫然。秋水突然不太想去思考那些复杂的问题,不管意识碎片离去究竟是好是坏,它终究是消散了。

随着'意识碎片'的消散,秋水尘封的记忆仿佛打开了一个口子,开始缓缓流淌,顿时,秋水感觉自己脑海里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

'这是我原来的记忆吗?'秋水心里暗暗想道。

但奇怪的是,对于这些记忆,她并无任何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有个人在填鸭式地将记忆往她脑海中塞去一样——仿佛那段记忆本就不属于她。

'按理说,有了这些记忆,我的战斗力里就能直线上升了吧?'然而当秋水打开了战术目镜,一盆冷水浇到了她的头上。

【41级】

没有任何改变。哪怕她的脑海中已经多出了许多莫名其妙的知识,但她的等级依旧稳如泰山,一动不动。

“等级,究竟是什么?”秋水不禁喃喃自语起来。

一旁的朝潮早就被这一系列莫名其妙的事情整懵了,在她看来,就是自己和秋水的小精灵讲了讲话,然后秋水的小精灵就直接自-杀了,接着秋水也开始变得不对劲,又是满脸郁闷又是突然战术目镜。

此时的她听到了秋水的自言自语,突然也不知道该不该解答。

不过秋水也只是随口感叹一句,并没有想从朝潮那里得到答案,她关闭了战术目镜,将视线重新放到了朝潮身上。

“秋水,你的小精灵究竟怎么了啊?”纵使朝潮已经见过很多大场面,但现在这种情况她真的没见过,“我,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不,你没有错。”秋水意识到刚才的事情确实会把朝潮吓一跳,随口找了个理由安抚道,“我是原型舰舰娘,我的小精灵会复活的,你不用担心。”

“就算是那样,刚才的小精灵也相当于死了啊!只传承战斗能力而不传承记忆,那和复制一位一模一样的有着相同战力的小精灵又有什么区别?”

听了朝潮的话,秋水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原型舰舰娘的小精灵神-风战术也被禁止了。虽说看起来原型舰舰娘的小精灵确实可以复活,但是只保留实力却不保留记忆的复活能算是真正的复活吗?对于小精灵来说,失去记忆,那和死去又有什么区别?

就像当时秋水在'万里长征'关卡中遇见的npc海伦娜所说的那样,哪怕保留着记录过去事情的日记,翻看起来却依旧像别人的日记一样,失去了原先记忆的自己,还能算是原来的自己吗?

“算了,不讨论这件事了。”朝潮似乎看出了秋水有什么难言之隐,自己主动切开了话题,她站起身,对秋水说,“秋水,我去楼上叫她们下来了,她们应该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嗯嗯,好。”

得到秋水的答复,朝潮便上楼了。秋水看着逐渐走上楼梯的朝潮,先前朝潮所说的那些依旧让她不能忘怀。

“明明我的目的应该是达到了,可是为什么我并不觉得高兴呢?”原本她是打算利用这个机会来了解一下自己是否要把自己的舰体数据交给人类。然而现在即使她已经大致明白了朝潮的理念,但她依旧不能下定决心是否要将自己的舰体数据交于人类制造复制舰舰娘。

“不过,我真的有这个权力吗?”秋水想了想,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自作多情了,指不定自己根本没有这个权力。无论再怎么说,无论再怎么像,秋水终究不是真正的舰娘,她的躯体是观察者α给她的,“算了,到时候再说吧,现在想那么多干吗?”

想到这里,秋水不由得的一阵轻松,因为她不再需要考虑那个可能带给她压力的选择。

“秋水酱和朝潮酱的小秘密终于说完了,在上面待着无聊死了。”还没有见到人,楼梯口就传来了大潮抱怨的声音。

“好了大潮亲,别抱怨了,朝潮亲这么做肯定有她的理由的。”荒潮牵着霞的手走了下来。

“秋水,我们继续玩吧。我们都已经提前支付奖励了,你要是不赢我们一次,我们肯定不会放你走的。”朝潮又恢复了普通姐姐的身份,仿佛刚才一脸严肃地讲述那一切事情的舰娘并不是她一样。

“嗯,好。”此时的秋水已经放弃纠结,反正再怎么说她原来的目的已经达成了,虽然过程让她不太舒服。现在她决定好好放松一下,和朝潮她们玩玩牌。

虽然秋水已经通过上一次简单了解了规则和不同身份的人应该怎么做,但是知道规则并不意味着她就能因此百战百胜。

'没想到我居然翘课出来玩牌'秋水一边想着一边使用'鱼雷'击沉了近在咫尺的荒潮。

在输了好多局以后,秋水最终尝到了首胜,这来之不易的胜利让秋水万分感动,为什么说来之不易?因为秋水要面对的不但有场内因素还有场外因素——有时候还发生了大潮为了留下秋水,故意攻击秋水让秋水失败出局这样让秋水哭笑不得的事情。

不知不觉,时候已经不早了,虽然对于大部分舰娘来说,快乐的晚上才刚刚开始,毕竟大部分舰娘都是白天工作晚上休闲的,大白天就窝在家里打牌的舰娘实在是太少了。

拿到胜利以后,秋水推辞了大潮要让她住下来的邀请,在大潮一脸幽怨的眼神中离开了朝潮之家。

“秋水酱,下次一定再来玩啊!”大潮满脸不舍的抓住秋水的手臂。

“你要是真舍不得跟秋水走不就好了?反正现在皇家方舟被关起来了,又不会遇见什么危险。”朝潮在一旁建议道。

“可是我晚上还要去训练。”大潮对朝潮的提议很是心动,但她似乎觉得训练的事情优先级更高。

“那要不干脆我们一起去训练,如何?”朝潮突然看向荒潮和霞。

“不要啦朝潮亲,我们才刚刚回来。”荒潮似乎很不乐意的样子,一旁的霞依旧一言不发,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行吧,那你们就去休息吧。”朝潮也没有太过勉强,虽然霞没有发表意见,但是总不能让荒潮独自一人吧?于是朝潮就开口让霞和荒潮待在一块了。

“秋水酱,我们一起去训练嘛~”大潮双手握住秋水的手,左右摇摆着向秋水撒娇道,虽然因为大潮比秋水高的原因看上去有些许滑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