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欺天

作者:不萌的梦 更新时间:2019/1/12 8:13:40 字数:2174

白茫茫的浓雾当中,此刻气流剧荡,仿佛是有台风在这里肆虐。

龙尾似特大号的钢鞭,排开两侧的气浪,凌空落下;拳锋像刺破天穹的长枪,汇聚着漫天的气流,凛然前冲。

待到两者真正碰撞到一起的时候,刹那间画面静止,声音沉寂。

时间仿佛才过去一瞬,又像是持续了亘古。

晃动着脑袋,懵懂的顾彩依突然惊愕的瞪大眼睛。

在她眼前,直径约为数十米的白色圆环猛地扩散开来,轻易地就将周遭全部的雾气给冲散一空。

“噗嗤!”

血肉飞溅的声音在这之后,总算是传入到耳中。

然而,这道模糊的声音却远不如眼前的画面更让人感到震撼。

哀嚎连连的金龙痛苦的扭动着庞大的身躯,整个后半截的尾巴已经消失不见。

从它体内向外扩散的金芒四处弥漫在半空,就像是止不住的鲜血,逸散个不停。

“啧,你还真是弱的让人失望....这也配叫做龙?!”

甩动着手臂,对于这勉强算作是热身的战斗相当不满意,墨尘俯身冲到金龙的身前。

“吼!!”

一对竖瞳愤怒的瞪着眼前的罪魁祸首,金龙张开龙颚就要将他吞入腹中。

“给我闭上你的臭嘴!”

身形闪动,朝准金龙的下颚就是一记上勾拳,墨尘这随手一击,险些就将金龙给打的昏厥过去。

仰望着天空上的惨烈战斗,哪怕是没有亲身参与,顾彩依也感到热血沸腾,

“大哥哥...好强...要是我能这么强,那么坏蛋,来一个揍一个!”

“不过,凭我跟大哥哥的关系...似乎不需要自己动手?”

想到这里,少女的眼珠滴溜一转,顿时计上心头。

等出去,绝对让你们好看!

这边,墨尘还在对着这头金龙进行着惨无人道的蹂躏。

手掌凌空一抓,一道五指印痕就清晰地出现在金龙剩余的半截尾巴上。

“吼吼....”

挣扎,咆哮,任凭它如何发力,都无法挣脱出墨尘这只大手的束缚。

手臂抬起,再落下,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金龙,就像是被拎着的棒槌,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砸落在地。

惊天动地的响声好一会儿才停息,本是平坦的地面,却多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

而被墨尘随手生在一旁的金龙,则是眼冒金花,整个龙首已经变得模糊不堪,就连身体都开始若隐若现。

“果然,这根本就不是实体...区区能量聚集体,看起来...今天有的玩了!”

嘴角勾勒着玩味的弧度,墨尘抬脚就是一踩,直接送这头悲惨的金龙回归自然。

眼看着战斗结束,根本就不知道害怕为何物,顾彩依兴冲冲的跑了过来,

“大哥哥,这是结束了吗?”

“结束?应该是....刚刚开始才对!”

脚步一踏,恐怖的裂隙迅速地以墨尘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的位置蔓延开来。

手掌朝天一握,经历多次吹散的迷雾,终于不堪重负,彻底消散开来。

直到现在,这片祖地的真正面貌,才彻底的展露在他们面前。

乾为天,坤为地,巽为风,艮为山....一座古朴神秘的八卦阵正布置在他们脚下。

而在这片祖地的最中央,则是伫立着一座高台,联通八个方向,进一步形成众星拱月、山水养灵大势。

“这...这里是——墓地?!”

目瞪口呆的注视着立于中央的青铜古棺,顾彩依禁不住失声喊道。

“都到这一步,还是不打算露头吗?”

目光灼灼的盯着那古奥的铜棺,墨尘的眼中前所未有的炽热。

没想到,只是简单的保护任务,却能遇到这么有趣的东西....真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大哥哥,你在朝谁说话?难道是——”

看着在那里自说自话的墨尘,顾彩依忽然惊恐的扭头看向那口存在年份久远的....棺材。

没有在意惊吓过度的小公主,墨尘只是悠然向前走着,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

“让我猜猜,炎煌帝国存续虽说已有数百年之久,可是历代皇帝多进取不足,守成有余。”

“能说得上是雄才大略的,也只有那寥寥几个,可他们的实力根本就不够资格。”

“也就是说,敢有这个气魄来夺天地造化,逆天改命的....似乎只有一个?”

“我说的是不是,初代高祖,顾炎煌!”

登时,诡异的氛围萦绕在这片宽阔的祖地内。

听完墨尘的一席话,宛若是雷霆霹雳,顾彩依的心中可以说是惊涛骇浪,翻天覆地。

“先祖...居然还没死?!”

身形剧颤,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会叫出声来的顾彩依脑海中思绪万千,

“不,这不可能....当初他建国的时候就有百岁之久,就算是宗师之境,也不可能...”

“不对,皇家陵园中的确只有先祖的牌匾,而没有坟墓...这样说的话,祖地的真实含义,难道是——”

言语中充斥着浓浓的不屑,墨尘咧嘴一笑,

“吸食血脉后裔,来窃取生机,你还真是能做的出来!”

要说这世上有什么最伤天和的事情,不是那些毁天灭地的禁术,也不是那些动辄献祭屠城的邪术,而是——

欺瞒世界意志,也就是所谓的天道,的欺天篡命之术。

没有人会嫌自己活得太久,久而久之,那些短命的强者,就想出了这样的方法,来使自己瞒天过海,再多活....一世!

没错,该术一旦成功,将会延寿一世。

直到这时,那口青铜古棺依旧是静悄悄的,仿佛里面存放的就只是一具尸体。

“还不肯回话?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将你这口容身之地,给砸得稀巴烂!”

揉动着自己的手腕,墨尘从未怀疑过自己的猜测。

看着真要动手的墨尘,顾彩依忍不住提醒道,

“大哥哥,这样不太好吧?毕竟死者为大,你这样子....”

可是就在她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幽幽的叹息声突兀的在祖地内回荡起来。

“小友,你这是何必呢!”

沉寂不动的青铜古棺缓缓漂浮在半空当中,从那里面突然传出一道沉闷的苍老声音,

“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恨,为何苦苦相逼?”

(感谢诸位大佬们昨天热情的月票,一下子冲进了前一百,虽然还有个四百月票的目标,但我都不好意思要了,等下周开始爆更我再求,这两天你们随意就好。

看到有人解释断章,我认为一本书要想吸引人,就必须每章都要有吸引人的地方,让你想要一直看下去,这么说来...断章是必要的?

最后,距离上架还有三天,跪求首订啊啊啊!!)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