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死士符华 更新时间:2020/4/2 16:21:25 字数:2115

第一章

为了扩大能量应用而来到这里的符碧鹊。

这里的人或保守或开明;

这里的科技先进也落后;

这里有战争同样有和平;

这里纹耀证明你的地位;

这里没有蠢人类的存在;

但是也有一个神魔存在;

这里就是魁拔的战争世界。

——————正文——————

平静安详的元泱境界,每隔333年,总会有一个神秘而恐怖的异常生物重生,它就是魁拔!魁拔的每一次出现,都会给元泱境界带来巨大的灾难!即便是天界的神族,也在劫难逃。

在天地两界各种力量的全力打击下,魁拔一次次被消灭,但又总是按333年的周期重新出现。

魁拔纪元1664年,天神经过精确测算后,在魁拔苏醒前一刻对其进行毁灭性打击。但谁都没有想到,由于一个差错导致新一代魁拔成功地逃脱了致命一击。

很快,天界魁拔司和地界神圣联盟均探测到了魁拔依然生还的迹象。

因此,找到魁拔,彻底消灭魁拔,再一次成了各地热血勇士的终极目标。

“魁拔啊……我记得这里的能量体系也挺万金油的,而且群体实力高的可怕,一般来讲都是个体强大的动漫世界,也难得有群体强大的时候啊。”

飘在水里面只剩上半截身子的符碧鹊感受着伤口被溪水冲洗的刺痛,许久难得的没有发神经,竟然开始平静得思考起来。

“以我的身体结构和素质应该能在一天后恢复伤势,只要不是突然有陨石砸下来就没得问题了。”

嗯,既然符碧鹊立下了一个flag,那我们就要满足她,是吧?

就在符碧鹊刚刚说完,万里之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随后没过多久,一块看着就十分坚硬的尸体对着符碧鹊所在的位置狠狠的砸了过来。

符碧鹊看着这块“陨石”向自己这边砸过来,眼角不断抽搐,嘴角同上。

随后符碧鹊抬起了断成四节的右手,颤颤巍巍的伸出了一根手指指着天空。

🖕“作者,花Q!”

“磅!!!!”

好了,主角已死,有事烧纸,小事招魂大事挖坟,如有更新纯属诈尸…………

开玩笑的😛🤣

符碧鹊被这块石头正面砸中,直接被砸进了水底并把河床给砸了个大坑。

而那块石头则是很不科学的在水里逐渐分解,放出了里面蜷缩起来的一个孩子。

这个孩子缓缓醒来,伴着水流向远处飘去,飘上一段时间会有一对身份悬殊的男女发现并收养这个孩子,最后这个孩子将会逐渐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妖侠。

然而,报复心理极重特别小心眼是符碧鹊会就这么看着这个,一下子把自己从轻伤砸成重伤的熊孩子直接这么走了吗?

可能吗?

你们说这可能吗?!

是的。

这不可能。

才怪!!

符碧鹊可是很喜欢小孩子的(熊孩子是另一种生物,一种需要灭绝的生物,整整一面墙的手办全都是油漆,超难刷的那种),要说在没有发神经的状态下毁了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

她没看到的时候无意间杀死的孩子先不说,只要符碧鹊看见且还没有发神经的情况下,从来都没有去伤害过孩子的说。

(⊙o⊙)啥?你问小哀是啥情况?还有柯南?

嗯……我就想问,这两个除了身体是小孩,还有哪里是小孩?

两个心智成熟的假小孩而已,又不是和符碧鹊关系很正常很好的人(符碧鹊自认为),她为什么要在意那么多?

总之,符碧鹊眼看着这孩子呼吸困难马上就要憋死了,立马用手推了一把,把这个孩子送上了水面。

“就剩下半个身子,还被你这个小鬼砸出一个窟窿,不把你养的肥肥胖胖彻底养废,我都不配吃鱼!”

嘴上恨恨的念叨着,左手拖着身体在河床上向下游爬,右手把孩子托在水面上,一点一点的前往浅水的河道。

爬了差不多一天,总算是爬出了河水。

符碧鹊宛如水晶般的碧蓝色长发被泥水掩盖,身上的也占满了泥浆,唯有手上抱着的孩子不仅毫发无损干净白皙,甚至都没有肚子饿到哭。

“臭小子,嫌弃啥?老娘我身上扣下来的肉比啥都有营养,喝什么奶水;唉你别往我月匈上凑!老娘没奶喂你!”

也幸亏符碧鹊身受重伤,崩坏能全部消耗殆尽,不然这孩子怕是要变成死士了;生吃律者身上的肉啊!还是崩坏兽变成的身体啊,换做平日里谁敢吃啊!?

“切……睡会儿吧,恢复下伤势。等到有人来的时候…再……想办法喂你……臭小子……”

疯狂千年以来,符碧鹊第一次彻底的放松,不去想任何事,不去计划任何阴谋的,美美的睡了一觉。

睡觉的时候,她依旧将那个把她砸成重伤的孩子,严严实实的护在怀里。

——————————————

迷迷糊糊之中,符碧鹊发现自己的手好像在逐渐被掰开,自己怀里的孩子似乎也被带走。

这突入其来变故让符碧鹊猛地睁开眼睛,带着狂怒的目光形同宝剑一般刺向了打算抱走孩子那双手,将手的主人和站在在一旁的一个女性,吓得瞬间僵住。

符碧鹊的目光缓缓移动,定格在手主人发青的脸上,三秒后又移动到了旁边的女人脸上,最后定格到那个孩子身上。

{是他们啊……}

目光中的狂怒逐渐消失,她直勾勾的看着孩子。

“吉。”

“啊!……啊?”

符碧鹊将目光再次投向手的主人脸上,目光中已经不是愤怒,而是希翼和嘱托的意味。

“这孩子的名,叫做【吉】。”

手主人,一个黑头发的男子看着手上的孩子,低声的念道“这孩子的名字,叫做【吉】吗?”可是随后,这个男人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看向符碧鹊问道“那这孩子的…姓……”

话还没说完,男子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符碧鹊已经闭上了双眼,静静的躺在原地,无声无息。

“啊…也对,这种程度的伤势应该早就死了才对……能撑到现在,就是因为不放心这个孩子吗……”

抱着孩子的男子看着符碧鹊仅有的,如同破布一般遍布伤口的上半身;他不知道符碧鹊是如何撑过来的,但是他知道,这个人值得尊敬。

——————————————

睡了一记回笼觉的符碧鹊看着周围这个四四方方的环境,被精铁盔甲掩盖住的残破身体,以及周围的安静无声,歪了下头。

“我就补了一觉,就把我给厚葬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