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作者:死士符华 更新时间:2020/10/12 20:40:27 字数:3256

第二十六章

————正文————

这些千百年来,这些法力僧都以参加阻止余波的行动为荣,因为那是代表着霓虹百万法力僧法力与地位巅峰的二百人众。

后来,光霸明宗建立,以守护兽矛和培养兽矛使用者为己任之余,还肩负着统领法力僧参与阻止余波行动的责任;可以这么说,为了让其余的法力僧服众,光霸明宗没有一个成员是不会阻隔结界的!

一代又一代的法力僧们,几乎每一个能够连续二十年参与阻隔行送的,都成为了直属与责任者的长老。

当然了,法力僧那边谁当长老和符碧鹊与符华无关;她们现在正打得热火朝天呢。

“嘭!”

“哐!”

符华一拳打在符碧鹊的头上,将符碧鹊直接打得七窍流血,符碧鹊也回身一记龙摆尾抽在了符华左手的拳甲上,将拳甲当场抽裂!

(拳甲:我裂开了!)

如同回合制一样的交锋过后,符碧鹊和符华对立后撤拉开距离,就这样看着对方。

【阿华阿华阿华阿华……】

整条龙都陷入了一根筋模式的符碧鹊,完全不在乎脸上的那点血,也不在乎那流出血液的同时就已经愈合的伤痛,就是以一个至少也是【狂化:B】的状态盯着符华。

符华则是暗暗算计着时间,以及整理着符碧鹊的出招规律以及符碧鹊的动作细节,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

“就是现在!”

【阿华!】

符碧鹊率先按耐不住,飞身扑向符华;符华见此,迅速低身滑铲!

只见符华精准迅速的一个滑铲!

就把符碧鹊给喂饱了!

【嗝~】

符碧鹊飞在半空中打了个嗝,将因为吞下符华太快而一起吞进去的空气释放出来,然后换换降落到水面,任由海水冲刷她逐渐恢复成蓝色的鳞片。

【阿华……】

符碧鹊在水面盘起身躯,将包裹着符华的那部分龙身移到自己面前,看着被符华撑起的龙身,符碧鹊的脸上满是温柔。

【哈~欠~嗯姆~】

吃饱了的符碧鹊抱着龙身的突起部分,也就是隔着一层肚皮的符华,缓缓地闭上了双眼,进入了睡眠。

“唔…还是一股子香水味,不过还好。”

符华像是早有预料一样,微微扭动身躯,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符华改变姿势的动作,引得睡梦中的符碧鹊发出了愉快的低吟。

此时,符碧鹊的身体机能就像是蛇一样;大脑进入较低功率活动,身体进入最低能量消耗,将所有空余出来的能量都提供给了消化器官,以求最高效率的消化猎户获取营养。

“嗯~开始了吗……”

一阵酥软酸麻的感觉浮现在符华的脸上,符华明白现在是符碧鹊正在分泌消化液,准备将她融化吸收了。

“哈~欠~”

符华打了个哈欠,随后也闭上了眼睛,进入了睡眠之中,任由符碧鹊足矣融化任何碳基生物的消化液滴在她的身上,一点一点的累积成池,将符华淹没其中。

一龙一仙就这样一起进入了睡眠,等待着时间流逝,最后功成的时候。

在符碧鹊的龙胃里,符华像是母胎中的婴儿一样,被大量的液体浸泡着全身;唯一的区别,就是一种液体孕育生命,一种液体剥夺生命。

渐渐的,符碧鹊的消化液开始溶解符华。

最开始溶解的,是符华的衣服。

(这里我就不细说了,尊重上仙隐私)

衣服完全消失后,消化液开始渗透符华的皮肤。

顺着毛孔,符碧鹊的消化液一点一点的融入了符华的血液中,跟随着血液的流动导入全身,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溶解细胞之间的联系。

渐渐的,符华的骨骼越来越酥,皮肤越来越软,肌肉越来越黏,像是液体一样逐渐被挤压变形。

最终阶段开始,符华从皮肤开始溶解成粘稠的半固体状,一点一点的被符碧鹊的胃壁吸收掉。

这个过程相比其他阶段的消化,要快的多;仅仅是一小会的功夫,符华就仅剩下头部还没有彻底溶解,但是也坚持不了多久。

果不其然,在胃壁逐渐的挤压下,符华的最后一点痕迹也融入了符碧鹊的身体。

【嘿嘿嘿……阿华……】

海面上,睡梦中的符碧鹊像是梦见了什么一样,痴痴的咧嘴笑着,无意识的蹭了蹭抱在怀里的龙身;很可惜,这部分的龙身里,已经没有任何人存在了。

时间就这样流逝着,过了很久……

大概,是几个小时这么久吧;在即将到达午夜十二点之时,符碧鹊身上的粉红已经彻底消失,不管是头发还是龙角,又或是紧闭的双眸,都恢复成了原本水晶一样的碧蓝。

但这仅仅是表面上的而已。

“噗呲!”

【唔啊啊啊啊!】

一阵肉体撕裂之声穿出,伴随着符碧鹊惊醒过后的痛苦惊叫,一只纤细的手臂从符碧鹊的脊柱处直接破体而出!

在这手臂的手中,还攥着一根尚未褪去粉红的胶状纤维——那是,龙筋!

【额啊啊啊啊!唔咦咦咦!】

伴随着手臂转动弯曲,符碧鹊的龙筋一点一点的被抽了出来,在符碧鹊不受控制的娇喊中,被整根抽出了体外!

【吸哈吸哈吸哈吸哈……】

符碧鹊双眼无神的趴在水面上,像是脱了水的鱼一样不断急促短暂的呼吸,浑身无力的瘫在海上。

“呲啦~”

【哈唉……】

又是一阵肉体撕裂声穿出,疼痛传入符碧鹊的大脑,让已经坏掉的她不由自主的发出痛呼随即重归平静。

原来,在刚刚那条手臂旁,又有一条手臂破体而出,将五指狠狠的抓在符碧鹊的脊骨上。

“咯啦!波~”

【噫……】

手臂抓着符碧鹊一节脊骨,狠狠一扭用力一拔,将脊骨也给拽出来一节;符碧鹊仅仅是发出了一小声悲鸣之后,就彻底昏迷。

“呲——”

“噗啦!”

“哈~~~呼!”

“出来了。”

两条手臂撑着符碧鹊的后背,用力的将其余部分也给提了出来;一个长长的深呼吸之后,手臂的主人也显露了真面目。

符华,像是异形一样,缓缓地将自己从符碧鹊的身体里抽了出来。

符华并非是像寄生虫一样的脱离,而是从符碧鹊的身上直接生长出来,随后离开符碧鹊的身躯。

手里紧紧攥着龙筋和龙脊,符华在海水中简单的清洗了一下身上的粘液,随后打了个响指,在身上变出了一套衣服。

符华将龙筋和龙脊收好,踏空而立的站在符碧鹊身旁海面的上空,一点一点的将符碧鹊缠在自己身上。

“吱——”

缠上符华身躯的龙身,立刻开始了收缩,将鳞片和爪子紧紧地扣在符华身上,将自己固定住。

最后,符碧鹊趴在符华的背上,毫无形象的打着呼噜流着口水,睡的像个宝宝一样。

没错,以上,全都只是符碧鹊和符华之间,不痛不痒的玩闹而已;不管是符华被消化吸收还是符碧鹊被抽筋拆骨,对于她们来说都仅仅是和普通人之间用力拍肩这种程度的玩笑罢了。

抽筋拔骨听起来很痛苦很残忍;但实际上,符碧鹊的神经组成中,痛苦是和快/感同时产生的,任何一方都会引起另一方同等程度的共感。

在加上符碧鹊根本不讲道理的自愈能力,龙筋龙脊啥的都只是拔着玩的东西,对符碧鹊一点效果没有。

符华被消化吸收也是一个道理;符华在这个世界的人设是仙人,而仙人是不死不灭的,哪怕肉体没了也只不过是睡一觉就好的事,想要恢复过来也只是一个念头的事。

更何况。

同样的事情,这几千年里年年都发生,每年符华都会入手一条龙筋一块龙脊,符碧鹊也会安安稳稳的消停一个晚上。

就这样,《龙/性/本/淫》事件,完美结束~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咳咳,一切都已经结束,符华身上缠着符碧鹊踏空来到了法力僧们的面前。

在符华的点头示意之下,法力僧们散去了法力,解除了结界,向着符华毕恭毕敬的鞠躬行礼。

随后,符华随手划开空间门,回到了芙玄院苍月居二人的房间中,抱着符碧鹊钻入被褥,安静的睡下,等待着第二天的天明。

第二天。

苍月潮在这天早上,是饿着肚子去上的学。

为什么呢?

因为一向习惯早起的符华今天早上并没有起床,自然也没有吃早饭,更不可能会在做饭的时候,顺手给苍月潮做一份早餐。

本以为符华来了之后就不用特意早起准备早餐的苍月潮,在即将迟到的危机下,来不及自己动手做一份早餐吃,所以只能饿着肚子前往学校。

同样饿着肚子的,还有阿虎。

只不过他和苍月潮不一样,他是自五百年前就没有再吃过东西,所以一直在饿肚子。

饿着肚子,阿虎发挥的实力也有限,所以才会被尚不成熟的苍月潮碾压;换做吃饱了时的全盛时期,阿虎的实力怎么着都会比使用兽矛时的苍月潮强一些。

终于,在放学后……

“阿虎!”

“干嘛干嘛?好端端的叫的这么亲热……唔诶!你变成这样是想要做什么?”

“昨天晚上,是你干的吧!”

“什么?”

还在犯愁饿肚子这事的阿虎,听见苍月潮这不明不白的指责,顿时觉得十分不爽;平时受气也就算了,这充满怒气的指责是怎么回事?

阿虎以他饿得不行的肚子保证,他几乎无时无刻不想着吃掉苍月潮,除了这点,根本没做任何值得苍月潮指责他的事。

“昨天,是你吧!在施工地上,把工人杀死吃掉了!对吧!”

“哈?!”

阿虎顿时更不爽了;他五百年没吃东西,你苍月潮没分过他一口饭不说,居然还愿望他吃人?

{我要是吃了人,还会被你打成这个熊样!?}

鼻青脸肿离家出走的阿虎如此想到。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