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作者:死士符华 更新时间:2020/11/6 0:08:55 字数:2021

第四十章

————正文————

恶趣味的举动。

毫无顾忌的行事风格。

纯粹按照心中喜好程度做出行动。

如此明显的特征。

这位西方人厨师自然就是符碧鹊啦。

完全不会有意外感呢。

毕竟能看到现在的读者基本都能根据行为猜出来了呢(小声BB)。

话语说回~

只不过一时兴起,在两只鬼的面前导演了一场,放大了心中欲望而导致的“人吃人”的好戏,符碧鹊关掉了6D投影机,收回了昨天餐馆内场景的录像。

“刚刚,都只是过去的影像吗?真是难以置信……”

珠世看着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周围的情景,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毕竟哪怕是血鬼术都没有这种类型的,最多最多也就是有类似分身术(没有实体那种)的血鬼术而已。

把所有吃完东西都客人都打发走,符碧鹊叫上两鬼来到自己后厨。

轻轻拉开伪装成牛头骨的开关,符碧鹊拿上火把带头进入地下室。

“都这个年代了还没接触过这影像类的东西,看来你们这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啊;我还以为你至少知道放映机呢。”

进入地下室的过程中,符碧鹊还稍微感叹了一下。

毕竟霓虹这边接触这类洋人物品要不神州早很多,照理来讲在这十来年左右,放映机一类的应当已经在霓虹的城市里普及了。

虽然只是那种一个城市也就一家店不到三台放映机的程度,但是确实做到了普及。

不过看珠世小姐的反应,符碧鹊估计还要几年之后,放映机才会普及吧。

“所以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你那都快满溢出来的恶意到底是怎么回事!”

抵达了空旷的地下室之后,愈史郎第一时间开始质问符碧鹊的目的,毕竟因为当时的眼神愈史郎已经不止一次梦见珠世小姐被她绑走的场景了。

当然,这个时期的人还是很纯洁的,愈史郎只是梦见符碧鹊绑走珠世小姐要杀掉她而已。

“看我特地起的名字就知道了啊,德瓦沃.古斯特.伊德是洋人名字,音译成洋文再翻译成汉文,就是【吞噬者.噬鬼者】的意思。”

“明白吗?”

说着,符碧鹊伸手打开了地下室的灯,将地下室绝对称得上惨无鬼道的场景展现在两鬼的面前。

“你…你居然……将鬼当做食物吗!?”

看着如同人类困住猎物一样被困在铁笼里一声不敢吱的恶鬼,珠世和愈史郎发自灵魂的感到不寒而栗;恶鬼饥饿的痛苦,珠世和愈史郎都体会过,哪怕远比其他鬼弱的多,也是可以称得上折磨的惨痛。

但是,可以生生逼疯一个人的饥饿感居然被强行压制住了!

在这个女人面前,居然连声音都不敢出!哪怕已经饥饿到快要彻底失去理智,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刚刚的话,也让愈史郎和珠世意识到了,为什么这个西方人厨师既不是鬼也不是人,却会对身为鬼的他们有这么大的恶意——因为她根本就是以恶鬼为食的,鬼的天敌啊!

“你这家伙!难道是想吃掉珠世大人吗!”

“不,完全不想,你们根本就不好吃。”

“咕!”

被符碧鹊一脸嫌弃给噎住的愈史郎,脑袋上爆出的青筋都快要炸开来了,表情更是愤怒和狰狞。

并不是因为符碧鹊说不吃他们所以愈史郎反而不乐意了;愈史郎生气的原因是因为符碧鹊说珠世的坏话——没错,在他眼里珠世小姐就是完美的,哪怕是吃起来的味道也决不能收到质疑!

“真是扭曲呐……我喜欢~”

符碧鹊盯着愈史郎,仿佛看见了一个弱化版的自己;如果愈史郎的经历和符碧鹊一样,估计也会成为一个为祸世界的大反派吧。

“好了好了,回归正题。”

符碧鹊拍了拍手,示意愈史郎冷静,然后带着两鬼来到了地下室右边的隔间,也就是符碧鹊平时消化休息的房间。

房间虽然不是霓虹式的榻榻米,但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柔软舒适家具,让神经紧张不已的两个鬼情不自禁的放松了那么一丝。

“那么现在,我就和你们说一下,我来找你们的理由和原因。”

符碧鹊坐在沙发上,看着愈史郎,开始说愈史郎和珠世小姐最关心的话题。

“正如你们所想,我是奔着狩猎鬼来的,而且不是一般的鬼;我要狩猎的,是身为鬼王的鬼舞辻无惨!”

“纳尼!?”×2

此话一出,还处在近代时期并没有被大量文学作品熏陶过的两鬼立即收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

鬼王鬼舞辻无惨,毫无疑问的,在任何鬼的眼中,在任何知情的人类眼中,都是最强的。

除了当年如同神一般的那个,名为继国缘一的男人之外,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够打败鬼舞辻无惨,哪怕是真正的伤到他都十分勉强。

哪怕符碧鹊是狩猎鬼的生物,珠世小姐和愈史郎也不觉得她能够战胜鬼舞辻无惨;在珠世和愈史郎心中,打败鬼舞辻无惨的方法只有两个,那就是找出将鬼变回人的药,以及将鬼舞辻无惨送到太阳底下,让太阳的光芒燃尽鬼舞辻无惨!

但是前者尚有成功的可能性,后者几乎不存在可能性;鬼舞辻无惨把自己隐藏的太好了,根本没有人能够找到他,哪怕是鬼,在没有特定人员引导的情况之下,也没可能找到鬼舞辻无惨!

可以想象,符碧鹊这番话对于珠世和愈史郎的冲击到底有多大。

毕竟,从战国时期起,立志杀死鬼舞辻无惨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就只有继国缘一这么一个人差一点成功,而且最后还是被鬼舞辻无惨耗死了。

“拜托,你们能不能别那副表情看着我,好像弄死一个鬼舞辻无惨好像很不可思议一样;最大输出都做不到打沉大陆架的小鬼而已,我知道而且认识的一只耿直的呆鹅,空手都能虐的鬼舞辻无惨找不着北!哭着求我们别杀他!”

符碧鹊的话说的很自信,但是珠世和愈史郎的脸上却写着大大的两个字。

【不信!】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