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复仇不归路

作者:zerulr 更新时间:2019/4/25 23:17:44 字数:3056

昏迷了大约三天之后,米莱娜醒了,和她想象中不同,自己并非身处阴暗的地牢,也没有被捆住手脚之类的,而是被安排在了一件舒适的客房内。

房间很大,装饰很高端,显然不是牢房,茶几上还放着水果和餐点,看样子米莱娜随时醒来,随时都可以享用,这显然不是囚犯和人质的待遇。

无暇思考太多,米莱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尝试运作魔力,但是却发现自己无法将魔力聚集起来,全身的气血仿佛被什么东西给阻滞了似的,而且手腕处传来隐隐的刺痛感,她抬手一看,只见两只手腕上都被戴上了一个银色的镯子,她尝试想要将镯子摘下,但是手镯却立刻放出一阵猛烈的电流,没有魔力护体的米莱娜无法承受,手一下子就被弹开了。

这时,房门打开了,扎莫林出现在了那里:“不用试了,那是古川设计,专门用来拘押宗师级以上魔法师的装置,凭你还打不开。”

米莱娜警惕地后退半步:“你是什么人!”

扎莫林笑了笑:“不认识我了,小笨蛋?啊,不认识也正常,毕竟那时候,你还是个在魔法学院里整天被人欺负,躲在角落里哭鼻子的小鬼头。”

“你认识我?”米莱娜狐疑道——不仅是因为对方知道他的身份,更因为“小笨蛋”这个称呼对米莱娜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

“当然,每次陪古川那家伙去学院视察选人的时候,你总会缠着他,让他看看你的特训成果,指点你魔法。”扎莫林一边说,一边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没想到啊,当年的小笨蛋,现在都是骑士团的将军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扎莫林说的一点都没错,米莱娜当年因为在魔法上的天赋很糟糕,所以直到现在都只会使用最基础的圣光魔法,当时她被人当作傻瓜,几乎要放弃作为魔法师的道路,但是古川独具慧眼,发现她体内潜藏的圣光魔力总量惊人,在古川的提点和鼓励之下,米莱娜才有了如今的修为,而“小笨蛋”就是古川对她的称呼。

对方竟然这么了解自己,米莱娜很是吃惊:“你到底是什么人?”

“哦?你还不知道啊。”扎莫林慢悠悠地点燃雪茄“行,那我就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扎莫林,这一片的老大。”

“你就是大海盗扎莫林!?”敌人的头目直接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米莱娜立刻本能地握紧拳头,摆出战斗的姿态“你想怎样?”

扎莫林虽然只是六级魔法师,但毕竟是战将,面对被锁住魔力的米莱娜,他显得游刃有余,态度也很随意:“没事,随便聊聊,我离开帝国太久了,想跟你打听打听几个老熟人的情况。”

“你想问什么?”

“穆特老爷子现在怎么样了?身体还硬朗吗?”

“老将军很好,现在仍然担任净化骑士团的总指挥。”

“那你父亲格罗姆呢?他还好么?以他的能力,怕是已经坐上总督的位子了吧?”

米莱娜面露难色:“父亲战死了,现任的骑士团总督是徐帆元帅。”

扎莫林看上去很意外,或者说是不服:“徐帆?凭什么轮到他当总督?那骑士团算是完了,这家伙打仗虽然是一把好手,但是太贪财了,当个将军还行,当总督?哼,非把骑士团全搞垮了不可,不过想想也难怪,贝琳达就喜欢用这种人……只是可惜了你父亲,他是个有骨气的家伙,虽说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十回有九回要吵架,剩下一回直接动手……呵呵……不管怎么说,他是个人物。”

看扎莫林说话的样子,就好像是在回忆故人,一个海盗为什么会跟自己的父亲和前辈上司这么熟?米莱娜不解:“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认识穆特将军和我父亲!”

“不知道?啊,也对,毕竟那时候你还是个小鬼嘛。”扎莫林坦言自己的身份“我和你父亲以前都是在你爷爷和穆特将军带出来的,你爷爷走了之后,我被调去和古川一起开疆拓土,你父亲则是开始骑士团的筹备建设工作,所以我们是老熟人了。”

“你是帝国的叛将?”

“叛将?”扎莫林脸色瞬间阴沉下来,随后轻蔑一笑“哼,站在你的立场,这么说也没什么错,毕竟我当年如果一直留在帝国的话,说不定帝国海军元帅的位子就归我了,可话说回来了,当年我要是不离开帝国,贝琳达能让我活到现在?哼,估计我早就死于‘意外’了。”

扎莫林的话语中充满了对贝琳达女王的不满,这是米莱娜不能接受的:“你把女王陛下当什么了!”

“这么维护她啊?也难怪,毕竟你是她表妹,跟我们这些老家伙们的恩怨没什么牵连,她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什么意思?”

“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那就别知道了,问太多对你没好处。”扎莫里缓缓起身“过两天,我会派艘船把你送回去,你给贝琳达带个话!告诉她,没了有古川,她什么都不是!就算是我一个小小的扎莫林,也能把帝国的海疆封锁到我死为止!”

直到这最后一句话,米莱娜总算是听出来了,扎莫林对贝琳达女王的态度,是仇恨,深深的仇恨!但是,为什么?

正如扎莫林所说,当年帝国在疯狂扩张时,自己还只是一个在魔法学院里的小鬼,只能从战报上知道那一场场胜利,和一个个功臣的名字,她忽然想起,扎莫林这个名字,其实出现在战报中的频率并不算低,而且还有不少他和古川站在一起的图片。

是他吗?可刚刚那个一脸大胡子,目露凶光的海盗和当年照片上英武不凡的将军,实在是天差地别,唯有相貌,确实是八分相似,米莱娜陷入了沉思……

“他说自己不叛变就活不到现在,难道是指那件事吗?”米莱娜低声自语道——古川的叛变对帝国来说,确实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作为帝国的大功臣,做出残忍弑君,谋权篡位的行为自然是让人有些费解,但当年的事情铁证如山,贝琳达女王都被古川在众目睽睽下一刀刺伤,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此时牵连甚广,所有古川的故旧全都遭到了严惩,轻则入狱,重则处死,就连替古川说话求情,都被罢官免职,而扎莫林和古川的关系匪浅,他的叛逃也是在情理之中了——这么一想,米莱娜的思路似乎清晰了起来,但好像又有哪里不对。

造成这悲剧结果的,难道不是因为古川的叛变吗?古川才是他应该恨的人才对,为什么扎莫林却将仇恨的怒火烧向了贝琳达女王和整个帝国?

有太多的疑问了,而似乎并没有人能够为米莱娜解答这些疑问。

在和米莱娜短暂交谈之后,扎莫林显得有些惆怅,他一个人站在山崖边,看着大海,一股茫然的感觉涌上心头。

路在何方?何去何从?叛逃帝国之后的每一天,扎莫林都在问自己相同的问题,但是仍然没有答案……

贝琳达稳稳地坐在她的王座上,身边都是对她忠心不二的鹰犬爪牙,再也没有人能够威胁动摇她的权威,再也没有向他这样坚定的复仇者,因为当年的大清洗,已经把所有可能的复仇火苗全都扑灭了。

封锁帝国的大海,这话说起来霸气,但是扎莫林自己心里清楚,他是有心无力,自己并不能彻底封锁帝国的大海,为了维持舰队,他必须收取保护费,换取部分商船可以通行,同时也不得不变成被其他国家利用的一枚棋子。

复仇之路是不归路,这一点扎莫林早已想到,却没想到,复仇之路竟也是走投无路,每一天,当扎莫林面向大海的时候,这种绝望感就会涌上心头——他撼动不了帝国,这件事扎莫林嘴上不承认,但心里却很清楚。

这时,有人从身后将一件披风给扎莫林罩上:“大哥,海风冷,吹久了,你的老毛病又要犯了。”

“嘿嘿,谢了。”扎莫林拉了拉披风“玉兰,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啊?”

“因为大哥你只要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回来这里看海。”杜玉兰说道“刚刚从那个帝国女骑士身上问出些什么了吗?”

扎莫林叹息着摇摇头:“唉……没有,就是随便聊聊,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鬼而已,过两天放她回去吧。”

“大哥你……”

“玉兰,大哥对不起古川,对不起你的父亲,也对不起你……大哥实在是……实在是没有能力,真正为你们报仇啊。”

“大哥,你别这么说。”

“不行,我不能这样,我得振作起来,这我知道的。”扎莫林定了定神,自己对自己激励道,他深吸一口气,让心情平复下来“对了,那个新来的假货怎么样了?”

“我来正是要跟大哥说呢,他好像有事情找你商量。”

“好,过去看看。”

如果想要复仇,那扎莫林只有一个机会——劫下帝国运送那批混合魔力的货船。

他并不那么信任叶岚,但他带来的情报,扎莫林想放着不管都难。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