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真存在与假凭借

作者:轻言清语 更新时间:2019/6/12 18:39:24 字数:3127

名为欲望的野兽在黑暗中狰狞低吼,怀曼诺.伯森无言地看着残白,慢慢地向着她走了过去。

他想要狂笑,笑尽古今那些死在残白手下的亡魂,笑尽还在残白的阴影下苟延残喘的弱者,但是,他不能笑,因为黑暗王不曾笑过。

他想要张开双手肆意作秀,他要秀尽天下所有在残白面前无能的废物,他要成为那欺凌不可一世之人的唯一存在,但是,他不能秀,还是因为黑暗王不曾如此。

所以,他要直接动手,让残白真正的失去反抗的能力,让这个女孩永远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而到那时,他就可以肆意做他想做的任何事。

“离开这里……”忽然,那个角落里传来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声音,似乎是在祈求,像极了想要得到怜悯的弱小者。

“嗯?”怀曼诺.伯森嘴角勾起了一个畅意的微笑,顾着不知,只是疑惑地出声,然后继续向残白走去。

“求求你离开这里,求求你……”女孩软弱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这一次,声音大声了一些,也让人能够听到其中的颤意与惊恐。

而这一声听在怀曼诺.伯森的耳里是如此悦耳,让他体验到了销魂蚀骨般的愉悦感,并且点燃他心中积蓄已久的欲望,

我让残白害怕了!我让那个死神残白屈服着哀求了!

此时此刻,还有什么比蹂躏这个女孩更加有吸引力的?有什么比让一个曾经号称死神的女孩跪俯服从更让人心欢的?

更大声地哀求吧,更恐惧地颤抖吧,虽然改变不了我将会你拉入深渊的事实,但至少,你的挣扎可以让我更加的愉悦!

“求求你别过来……别过来……会死的。”残白的声音愈发的惊慌,抗拒。

啊哈哈哈,更加激烈的挣扎吧……嗯?会死的?

突然间,怀曼诺.伯森停顿了下来,身体僵硬了一瞬间。

在听到残白口中的死时,他本能的感到了恐惧,而当他回过神来时,他意识到了自己现在在对一只胆小软弱的羔羊感到了害怕的情绪,这一刻,本以为无所畏惧地他内心逐渐癫狂失控,人性被推向了暴走的边缘。

他将对残白的恐惧隐藏得如此之深,最终却是被她一句“会死的”给吓了出来,明明现在站着的是他,而蜷缩着颤抖的是她!

一丝丝的癫狂充斥入了怀曼诺.伯森的眼里,他无法接受自己再次被吓到的事实,因为现在的他是黑暗王,引起恐惧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现在立刻马上,他就要用毫无反手之力的残白的惨叫声来掩盖自己的那份屈辱,他要彻底的蹂躏这个一度让他感到欲望难止与恐惧的女孩!

“不要……不要……”

感觉到某人的不断靠近,蜷缩着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的残白,身体不断颤抖着,她苦苦地哀求着,但是却得不到回应,也制止不了那人的靠近。

怀曼诺.伯森走到了残白的身前,面目狰狞地笑着,全身的紫息不断涌动,然后向着残白伸出了力量汹涌的手。

这一刻,似乎已经没有人能就得了这个女孩了。

忽然,在这黑暗中,有什么锋利的东西出现了,似那划过天际的流星,切过了这广袤无垠的黑夜,也分开了世界。

怀曼诺.伯森伸向残白的手戛然而止,定格在空中无法再逾越那雷池一步,最后,他全身带着汹涌四溢的血花不完整的摔落在地面。

怀曼诺.伯森瞪大的渐渐无神的双眼,看着前方角落里那个蜷缩颤栗的身体,满是无法置信的眼神,因为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刀痕。

他想要嘶吼,想要质疑,想要继续刚刚他未完成的事,但是,哪怕那女孩近在咫尺,哪怕他能恢复刚刚完好无损的状态,他似乎也做不到蹂躏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只因为她……还是残白。

最后的一丝气息消失,怀曼诺.伯森的头失去了力量向地面扣倒,而这时,他右手中指之上又一次短暂的浮现了一枚戒指,只不过这一次,戒指出现并再次隐去之时碎裂出了一丝缝隙。

紧接着,怀曼诺.伯森的尸体包括他四散飞溅的血液在内,又一次无声无息地化作了点点飞灰。

尚未完全消失的怀曼诺.伯森的尸体前,颤抖着的残白愈发的害怕。

她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她明明已经说了会死了,为什么还要靠近过来?

明明那么多人知道她害怕那个人,为什么还有人穿着仿制那人的衣服还模仿着那人的气息靠近过来吓她?

是为了让她的气息暴露吗?是为了让她被那个人发现吗?还是说,这个人就是那个人派来吓她的?

女孩不知道,她只知道那个人正在接近她,其它的她什么也不知道,她只想着躲着,在那人出现时乖乖地藏起来,或许那个人会因此看不起她,不屑来找她。

她,只能如此祈祷,并且希望不要再有其他人来找她了。

“啊哈哈哈哈,残白!”

然而,现实总是让人绝望的,就在大楼之下,一声不和谐的狂笑声刺透了整个大楼,传进了颤抖无力不想再动手的女孩耳中。

废弃大楼的第一层中,一双茶绿色的双眼肆意而狰狞的巡视着周围,就在刚刚,黑门大笑着喊出那个名字之后,他的全身因为对残白的可能而本能的感到恐惧,战栗的颤抖了一下,但是,那也只是瞬间。

现在,他已经有足够的倚仗去正面面对残白了,完全不慌!

大楼之外围满了能散发出黑暗王气息的人,还有一个穿着“王者之衣”的‘黑暗王’怀曼诺.伯森,在这些威吓之下,他凭什么不能去直面残白!?

嗒!嗒!嗒!

脚步声响亮的在漆黑空旷的楼层内回响,忽然“砰”的一声。

黑门踢开了脚下某个碍事的杂物,于黑暗中露出了一脸不屑的神情,他刻意制造着声响,以此来恐吓躲藏在大楼之内的残白,然后一步又一步毫不掩饰的向着楼上走去。

黑门并不急于找到残白,他就是要慢慢地用黑暗王就在外面这件事恐吓摧残残白的心理防线,也只有在残白精神奔溃之后,他才有能力有机会亲自对死神残白动手复仇。

“残白!”

忽然间又是一声大喊在高楼中回响,回音荡荡,而这一次,黑门也不再像刚刚那样感觉到恐惧,他复仇的怨念已经盖过了对残白的恐惧。

然后,该到的,终究是走到了。

很快,他站着了大楼较高的一层楼内,看到了角落里那个蜷缩着的娇弱身影,于是向着那个角落走去。

在这针落可闻的空间内,脚步声的回响打破了一切沉寂,原本隐隐可闻的心跳声现在也成了无法被察觉到心灵悸动。

“别过来……别过来……”

就像刚刚一样,女孩又一次说出了这样的请求,她不想再动手了,也不敢动手,只因为她害怕的那个王又在数里之外向这里靠近了。

听到女孩的声音,黑门便停下了脚步,但是每过一会儿,他却又是继续前进,知道女孩再一次开口,他才真正的停了下来。

他在试探,试探现在能够接近的距离,他怕太近会直接被杀了,但也要保持在能让残白感到一丝害怕的距离上,他说的话对残白来说才能足够沉重!

“啊哈哈哈哈……”在停下来后,黑门再也止不住内心的兴奋,口无遮拦的大笑着,笑声更是在这宽大的楼层之内不断回荡。

“残白,还记得我吗?”

……

黑门的话没有得到回答,但是,这无所谓,他只要现在的残白记住,此刻为她带来折磨的人是他就够了!

“记住,阿斯瓦隆.布迈朗,这是我的名字,是将要刻在你那光滑细腻的身体上的名字,啊哈哈哈!”

黑门再一次狂笑着,并且刻意在残白的面前笑得无比响亮,他等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这原本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现在真的实现了,这不禁让人感慨人生不可思议的可能!

“黑暗王来了!”忽然,黑门对着女孩喊了出来,而女孩也在他的这一声大喊中身体剧烈一颤。

看到残白被吓到了,黑门兴奋地张开了双手,然后,嘶喊。

“他来找你了,你以为你躲在这里有用吗!?这里已经被包围起来了,你没有逃跑的可能!现在,你就像铁笼中一只待宰的羔羊,哪怕你是残白,也插翅难飞!实话告诉你,黑暗王就在外面,他现在只不过是想要看到你挣扎的模样,因为这会让他无比愉悦!你就只是他的一个玩具,想起你时随便玩弄!”

“别……别说了。”女孩抱着自己的头,美丽的面容上尽是痛苦的神色,她蜷缩着,可怜而又无助。

黑门看到残白这般痛苦的模样,又猛地喊道:“你敢就反抗啊!!!”

嘹亮的声音直接闯进女孩的大脑,挑衅着女孩的神经,但是,女孩根本不敢反抗,颤抖已久的她身体也开始一下又一下的抽搐。

她不知道自己的精神什么时候会崩溃,但是,她知道,她早已被冷汗打湿的娇小身体已经开始乏力,随时可能脱水休克。

她不敢祈求这个世界能够对她温柔,她脑海中唯一能够去期盼的希望,是那个美丽的、伟大的、能撑起这个世界无数人希望的存在。

女神大人,落愿……落愿需要您,落愿不能没有您……请求您救救落愿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