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战争前夕

作者:愚狐丶 更新时间:2019/8/13 23:46:56 字数:3219

布满奇异纹理的大理石地板上,成片的粉红色花瓣被洒在了地上,将整个房间点缀得如同精灵公主的寝房一样鬼魅,桌柜之上装满各色液体的试管烧杯散发出诡异的白烟,并弥散于空间之中,令人疲醉窒息。

一切诡异事物环绕之中,身着黑色露肩法袍的女子菲蕾正舒舒服服地倚靠在软趴趴的沙发之上,她皎白光滑的双腿上则躺着一名穿着女仆服的女孩,如同猫咪般用头部乖乖地磨蹭着她大腿上的皮肤。

“呵~~~我的小可爱她到底去哪儿了呢……心里一直惦记着可真不舒服呢,要是她回来了,一定得好好惩罚一下。”菲蕾轻轻抚弄着女仆的耳朵,自言自语道。

“竟然让主人烦恼,那个女人一定很讨厌吧。”躺在双腿上的女仆抬起头,双眼凝望着主人,企图获得宠爱。

但是菲蕾没有如女仆所愿夸奖她,而是将手伸到了女仆耳旁,狠狠地拧了一百八十度。

“呃呃啊啊啊~~主人请轻一点。”激烈的痛觉不断地刺激着女仆的大脑,让她的身体都跟着耳朵转了一圈,十分痛苦地做出了一个仰头撑的姿势。

“哦?你这是嫉妒她了?”菲蕾慢慢地转过头,温柔地盯着自己腿上痛苦的女仆。

“不,小的不敢。”

“不够诚实呢,需要教训一下才行~~~”

菲蕾将女仆放在沙发上,然后走到柜桌旁,拿起了上面的一只水晶注射器,并从旁边的试管中抽取了许多蓝色液体,最后回到女仆胖,将针管刺入女仆脖子砰砰跳动的动脉中。

“呕~~~”女仆的瞳孔瞬间缩小,双眼充斥着莫名的恐惧,随着蓝色液体的注入,她的身体止不住地开始抖动起来。

“呵呵呵,这下你该知道怎么说话了吧?”菲蕾抽出针管,瘆人的蓝色液体不断地从针孔中冒出并滴落在地面,将大理石地面烧出了一个小坑。

“小~小~的错了,小的再~再~再也不敢撒谎了,小的确实在嫉~嫉妒那个女人。”女仆如同患了癫痫者一样全身抽搐着,十分卖力地将话说完。

“嗯嗯,就是这样。”满意地露出微笑,菲蕾将针管放回了原处。

叩叩叩~~~突然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甜蜜的气息。

“到底是哪个不识趣来打扰我的雅兴?”菲蕾的眼皮微微一拉,面部的表情变得有些阴沉。

一只粗糙的手将们推门开,迎面走入的是名男性帝国信使,肩上的军衔说明他被编制进了帝国军。

“打搅大人了!”信使将右手放在左胸前,朝着菲蕾行了一个标准的帝国礼。

“滚出去,我不想闻臭男人的味道。”菲蕾不由分说就想赶走这个家伙,并拿起了刚才那个灌满蓝色液体的注射器。

“大人请慢,小的有急事相告。”见菲蕾如此不讲理,情急下的信使立刻跪下。

“哦,要是你说的不是急事,待会儿有你好看。”把弄着手中的注射器,菲蕾用威胁的语气警告着面前的信使。

“据息加弗洛城出现了一名年幼的龙族在当地当偶像,特征与我们帝国走失的龙族十分相似。”信使顶着巨大的压力如实禀报了消息,并祈祷着不会被菲蕾惩罚。

“啊?他成了偶像?没想到区区一个臭男人还有这种天赋,之前让她穿小裙子她还不愿意呢,现在这幅光景光是想象一下就让人兴奋~~~”舔了舔手指的菲蕾双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听到菲蕾口中臭男人这个词时,信使愣了一下,他很难想象菲蕾为什么要把一个龙族女性称作臭男人,但不该自己知道的事就得闭口不提,有自知之明的信使选择保持沉默。

“我方已经递出外交请函,希望对方能交出龙族**,不过加弗洛方拒绝了。”信使见菲蕾没有生气,于是把接下来的消息也传达给她。

“什么!就凭他们区区一个城邦也敢拒绝我们帝国!?快去禀报皇帝,告诉他加弗洛拒绝归还战略武器,我相信皇帝会动用该用的手段的。”甩掉手中的水晶注射器,菲蕾大发脾气地吼叫着。

“是!”

…………

巨大的玻璃容器里充满了琥珀色的液体,一颗长满皱纹的枯枝大树浸润其中,庞大的根系和头部的树叶撑满了天花板和地面,输送营养的管道像蛛网一样密集,并由中心向四周扩散,将整个房间变成了一个鸟巢般的空间。

偌大的房间没有一扇窗户,昏昏沉沉的空间中全部依靠四周闪烁着橙色光芒的魔法阵来照明,排布在玻璃罐外围的,是互相连接的杠杆与齿轮,它们被精妙地安排在四周的各种维持生命的仪器之上,卡兹卡兹地发出机械的轰鸣声。

房门被推推开,一名衣着整洁的猪头人来到了玻璃罐之外。

“魔树大人,帝国要求我们交出市民,就是最近的那个龙族新偶像,制造爆炸案伤人的家伙。”猪头人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显得有些焦头烂额。

猪头人之所以如此紧张,是因为他担心未来。

加弗洛是为数不多的愿意接纳外来流浪亚人的国家,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魔树的庇护。

但这么小的城邦很容易被其他势力视作眼中钉,没有魔树这样的力量保护的话,很快就会沦为血腥的墓地。若是那名龙族被交出去的话,也就意味着魔树大人不愿意再庇护城里面的亚人了,这正是猪头人所担心的事情。

“这些人类竟然找到我们头上了,他们不知道我们是以庇护亚人出名的吗?……如果交出一个人,他们就会要走更多人,市民们就会失去安全感,以后也没人敢来这里了。回信他们,说我们拒绝交出任何一名加弗洛的市民,哪怕这名市民是罪犯也不能交出去。”玻璃罐中的枯老大树传来阵阵嗡音,声音不断地回荡在房间之中让人听着充满了神圣的感觉。

“遵命,我这就去。”听到魔树答复的猪头人松了一口气,看来魔树大人面对庞大的帝国也没有屈服,那么自己就能作为一名加弗洛的市民安安心心地服务加弗洛城,而不必担心家人会遇到跟那名龙族一样的威胁,毕竟他的一家早已被原先的亚人国家列为了罪犯。

“先等等,去通知督战总官,让他执行紧急募兵。”魔树叫住了猪头人。

“魔树大人,这?”刚刚踏出门外的脚收了回来,猪头人转过身子面向魔树。

“帝国很早就看不惯我们了,他们就等着找个理由来发动战争,所以要尽早准备。”如同一名智慧的老者一样,魔树的语气中没有丝毫焦躁,仿佛看多了类似的事情。

…………

帝国平整的沙地操练场上,大多士兵懒庸地躺在地上休息,有的甚至用白色的餐布铺起了一块野营用餐地,和周围的人一起享用着美味的食物,毫无曾经纪律严明的训练景象。

“还是在帝都当兵好,最近好一阵子没有战事了,这种闲着混饭的工作真是好。”托尼将一块三明治放入了嘴中。

“呵呵。”威尔操弄着手中的长矛,继续穿刺**着前方的稻草假人,与周围闲散的士兵对比起来显得格格不入。

“笑什么?”托尼放下被咬了一个嘴印子的三明治,不高兴地表露出自己的情绪。

“你以为天底下这么有这么好的事?”威尔的眼神略带嘲讽地看向托尼。

“你干嘛这么悲观呢?不想好的,老是去折磨自己呢?”

“我只是在锻炼自己,等到了战场的时候不至于那么快死掉。”

“呵呵呵哈哈哈,活着的时候竟然会去考虑怎么去死,你这人还真是好玩呐。”

托尼与威尔争吵之时,一个人影来到了训练场的中央。

“全军~~~~~听令~~~~集合!”那人硕大的嗓门如同斗牛场的上的猛牛一样撞破场地围栏,几乎快将周围士兵们的耳鼓膜震破。

“在这种休息的时间点搞什么突袭训练,有必要吗?”托尼捂住双耳,不悦地抱怨道。

“将军有话要说,请各位不要怠慢,立刻集合队伍!”

“将军?”托尼愣住了。

“战争来了,好好准备吧。”威尔轻蔑地撇了托尼一眼,不屑地说道。

“战争,你在说什么呀?没睡醒吧?”

托尼疑惑了,毕竟帝国已经三年没有遭遇战事了,这是因为帝国过去的兼并战争取得了不小的成果,为了让疲劳的军队休整,并没有急着去征服整个世界,毕竟世界上还有很多窥伺帝国的强敌。

作为强大的力量之一,帝国牵制了四周国家的行为,因为获得了短暂的和平,这对于托尼这样年轻的帝国公民来说是十分好的事情,甚至让他以为未来都不会有战争了。

与之不同的是威尔,他是在上次的战役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老兵,历经了战争的残酷,知道要活下来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不等托尼反应,威尔就拉扯着托尼排到了队伍之中,随后一个个由士兵组成的方正如同平原田地一样整整齐齐地排列了起来。

伍海将军缓缓地走到讲台上方,扫视着下方许多的年轻面孔。

“各位士兵,虽然过去三年里相对平安,但新的战争要开始了……”将军的语气中透露着许些忧虑,因为他知道,这些年轻人中的大部分会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

伍海将军内心中并不愿意打仗,更不愿意看到年轻的士兵在战场上失去生命,但是他受惠于帝国皇帝,臣子是不能忤逆君主的,打不打仗并不是由他说了算。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