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我唾弃你的坟墓

作者:李知桃君 更新时间:2019/8/2 7:56:20 字数:2156

“没有直接叫出我的名字……不是香奈儿。”

黑夜中,幽暗无人的街巷,现在四周是鲜有人居住的地域,而少年的脚步迈的很快,手杖以极快的速度点击着地面,不是敲打出来什么节奏,而是这个少年此时依靠这种方式找到方向,并且保持住不跌到。

“有种香味……是个女人。”

一边在黑夜里碎碎念着,像是一个神经质一般的唐宁,继续回想着刚才的一切,月光照在他黑色的头发上,照在他漂亮的脸庞上。

“找到了铁荆棘……难道是通过珍妮?但是已经找上门来了……希拉尔的表现是……还没有供出我来……等等,也不一定。”

在黑夜中穿行的少年,咬着自己的指甲,突然敏感的鼻子嗅到了什么。

他手中的手杖抵到了转角处的台阶。

不遑多想,唐宁伸出手,按在了潮湿的墙壁上,接着扭转身子,如同幽灵消失在了黑暗的,无人的街头。

“哒哒哒……”

靴子踩在地板上的声响,有规律,有节奏,就像是点在街道上的乐器一般。

女人跨着双腿,一边走,一边双手插在口袋里头,眼神就像是猎人一样,顾盼着这个世界任何可能的猎物,她挑起唇角。

“走过的脚印可以被雨水冲刷掉,但是……气味呢?”

米拉的脚步开始偏移,慢慢的,离墙壁越来越近,她贪婪嗅着空气中味道的样子,就像是豺狼一般的贪婪。

眸子中幽暗的光芒,愈加的显眼,瞳孔开始放大。

越接近墙壁。

越愉悦的感觉在她的身上出现。

……

摩挲着指甲上的粉末。

唐宁低着头,平静着自己的呼吸,通过血池的能力极力的压制自己心跳的声音。

靠在这个无人的楼道房间内。

“可以嗅到气味……是什么职阶的存在?还是说……能力特殊?起码……赤铜以上吧?不对……”

唐宁如对方嗅着自己的气味一样,他感受着对方的那股飘在空中,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很奇怪。

为什么这个女人身上会有这样的血腥味,自己没有闻到过,并不如她飘在空中的香气那样好闻,相反,还有点难闻。

是唐宁最不欣赏的那种味道。

是变质的腐肉,过期的海鲜制品。

等等……这个思路的话……

“啊……在这里啊,宝贝,就是这个味道呢!”

沿着墙壁摩挲的女人,微微弯着腰,低着头,像是寻找猎物的鬣狗。

一下子眸子发光。

“就在这里!”

米拉握住拳头,眸子发光的猝然伸手。

“轰!”

墙壁摇摇欲坠。

令人难以置信的,女人的拳头豁然将整个墙壁打穿,看起来纤细的手臂整个深入到了墙壁之中。

“恩?”

米拉脸上贪婪而病态的笑容戛然而止。

她慢慢从墙壁里头伸出手来。

赫然发现,自己握住的,不是那个身影的某一处身体的部位,而是……一顶矮矮的礼帽。

上头虽然有着血迹,但是却没有任何部分。

“不对……这个味道是在这里,我不可能被耍,除非……”

她不敢置信的走过来。

通过那被自己轰出来的破口去观望。

竟然看到之前消失了踪迹的黑发少年,戴着墨镜站在自己的眼前。

他就站在稍微深一点的位置,他的手掌发着光,是一团昏黄的,微凉的光芒,就像是圣力吟唱那样。

米拉感觉有点不对。

此时唐宁慢慢开口。

“没有圣力迹象,更不用咏唱,还没有信仰……你不是圣教十字军,你不是信徒,你更不是……人。”

“哈哈哈哈!”

听到这句话,米拉几乎捧腹大笑。

她笑的脑袋朝后仰,如果唐宁能够看到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女人向后倾着的角度已经快让脑袋掉下来。

手臂以诡异的姿势,反人类的扭曲着,就像是被谁刚刚折断了一般。

“那你……猜猜我是谁啊?”

“呼!”

瞬间。

夹杂着风声。

身体往后仰,仰到无以复加程度的米拉,都快把衣服给扯裂的时候,瞬间如弹簧一样弓起身子来,然后双手朝着破洞里头,极速挥去。

敏锐感觉到的唐宁堪堪一转身子。

“轰!!”

米拉整个人都扎进了这栋无人破旧的楼房之内。

抖落了身上诙谐的女人一转头,就看到了已经站在另外一边的唐宁。

“小乖乖,你还要逃吗?不如我来让你体验一下你绝对没有体验过的绝顶滋味,比天堂更美妙,比信仰更让人上瘾喔,你想试试吗?”

唐宁站在距离米拉不足十步的地方,他静静的‘望着’对方,然后咧开嘴角,一脸笑容,灿烂而漂亮。

然后左手伸到胸前,微微鞠躬,行了一个简单的绅士礼。

米拉开始感觉不对。

这样的行为有些诡异。

而唐宁抬起头来的瞬间,同时有了声音。

“我觉得你没有去过天堂才下了如此草率的决断,你真的觉得有比天堂更美妙的地方吗?”

米拉凝着眸子,愤怒几乎喷吐而出。

“你想送我去天堂试试吗?!”

唐宁谦逊的点点头。

“给您定了现在的车票,请好好享受。”

“你在放什么狗屁!我要杀了你!”

女人愤怒的抬起脚来,就要朝着面前不远的唐宁直冲过去。

而唐宁的表情瞬间瓦解,变得彻底的冷漠。

就像是没有感情,从地狱而来的恶魔。

“血线引爆。”

体内的,消失了一半的血池,连接着一根若有若无的血线,从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破开了口子的指尖流溢出来。

在黑暗之中,瞬间妖异起来的光芒,让米拉不禁侧目。

她就看着那条发光的线条,从唐宁的指尖一直延伸,一直延伸。

延伸到了……自己……刚刚触摸到了那顶沾着血迹的礼帽的手上。

当光亮到达自己手掌的一刻。

唐宁站直了身子。

而女人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长大嘴唇。

“不……!!!”

“轰!!”

比起那两拳,更加轰轰烈烈的爆炸声响彻了天际。

女人的尖叫,惨叫湮灭在了红色的火光和漫天的尘埃里。

唐宁面无表情的抖落了自己肩上的灰尘, 趁着这栋破旧的房屋彻底崩塌之前。

走出了房间,来到了外头,捡起沾染自己血迹的礼帽。

没有戴在头上,而是简单的抓在手里。

唐宁没有回头,只是露出笑容,尽管更加苍白,但却更加的享受,微微歪了歪脑袋。

“没错,的确会有比天堂更美妙的地方,所以我送你去地狱。”

瞎眼少年迈开大步,然后背对着那栋破旧的房屋挥了挥手。

左脚落地。

“轰!”

楼房瞬间崩塌,壮观的坟墓。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