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墨雨成殇 更新时间:2019/6/5 22:50:33 字数:1240

听闻离家两载的少爷归来,庄园大部分住客都暂时搁下手头上的事,甭管真心还是假意,总得来拜访一下这位庄子里名义上的未来当家。书山里的读书人洗了把脸,难得换上一身不那么酸臭的长衫;剑楼里的洗剑客,搁下长剑走出楼外;教书的齐先生早早提着壶碧叶青与烧鸡来到门外。与之同在檐下等候的,还有那位附近结茅修行的元道人,以及两三名端着精致小菜的美侍。

小小宅院,一时门庭若市。但诸多拜访者里,却独独缺了位重要人物。

一名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趴在门缝后往外扫了一圈,没发现期待中的那道胖胖的身影,不由得有些失望。

“死肥猪,儿子都回来了,也不懂得来见个面!”

说罢,她有些担心地看向那名正在泡药浴的少年背影。

庄内专职医师平三指在仔细检查叶秋一身伤痕后,开出了一方药浴,每日一次滋养温补,药方上都是些寻常可见的普通药材。其实庄内从不缺灵丹妙药,山珍奇草,只不过是药三分毒的道理谁都明白,大损之后下猛药大补谁都受不了。平三指开的药方高明之处便在于刚好切实叶秋的身体状况,胜在温和,只需泡上两三回便能舒筋活络,褪尽劳顿,还能反哺滋养筋肌。

少爷下山游荡两年,一身娇生惯养的白嫩身躯也是难得地受了不少雨打风吹,一身伤疤就像是从刀山上打滚而过似的,触目惊心。宽衣丫鬟玉指微颤,目光轻轻拂过叶秋左臂上一道仍淌着脓水的伤口,看一眼都得心疼好半天。叶秋倒是心大,笑嘻嘻地抓过丫鬟温软的小手就要往自己伤口上摸,吓得几名丫鬟花容失色,四处奔逃,最后还是端着炖品的章姨进了房子,这才乖乖钻进浴桶内。

屏退四周丫鬟,一片药香氤氲,叶秋靠在木盆边上闭目养神。听到这位掌管山庄琐碎杂事的章姨抱怨那位老爷不近人情,他沉默半响,笑道:“我和死胖子之间那点破事,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全庄人都知道。他不来也好,省得相看两相厌。我待会就不去大堂给他请安了。”

顿了顿,叶秋又轻声吩咐:“章姨,麻烦你出去跟门外的大伙打个招呼,就说我周途劳顿,实在困得不行,那些好意暂时心领了,隔天我再一一回访诸位。”

妇人轻喏一声,悄悄打量对方侧面几眼。与年离家前稚气未脱的神态有些不同,眼下的叶秋与其说是少年倒不如更接近弱冠青年,眼神也是沉稳了几分。也不知他这几年都经历过什么,遇上些什么人。

但想必不全都是坏事。

房间里响起轻轻的鼾声。章姨最后再看一眼已不知何时已渐入梦乡的少年,眼底滑过一丝暖意,悄然退出,还顺手带上了门,把一院的吵杂都给关在门外。

只留下一个清净的,可以让少年安心睡上一觉的小小天地。

……

月挂柳梢头。

一道黑影悄无声息潜入叶秋所在的宅院。稍后,雕花门窗无声斜开几分,黑影踩着满地漏入的月华,一步步靠近仍趴在木盆上熟睡的少年。

“怎么,都回来半天了现在才舍得来见我?”

叶秋一把抓住那双伸来的右手碗,顺势一扯,这道黑影便滚落怀中。软香入鼻,一双狡黠的秋水长眸眨了眨,嗔道:“哥,你再这样占我这小女子的便宜,小心我喊娘亲了啊?”

叶秋无语。

轻轻松开手,蹭开身子,对方还保持着那个被搂在怀的姿势纹丝不动。

你丫的一个天生蛮力能扛着一头大水牛四处跑的怪胎,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小女子?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