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占山为王

作者:沈时晴 更新时间:2019/8/28 0:26:13 字数:2119

可是,这仙儿闯祸的本事倒也真是不小,到处就爱耍点小把戏捉弄下民间的百姓,要不就是闲来无事的呼风唤雨一下,搞得街道上的人一个个狼狈不堪,为此对于这个总是爱胡闹的女儿,仙儿的母亲也终是忍无可忍地将她赶出了兔精圈。

不过这倒是更好了,画仙儿一下子就成了再无任何约束的脱缰野马,索性开辟了一座荒山,建立属于自己的小天地占山为王,并封此山为“仙山”,她甚至放出话,要去天庭仙境,必须将经过她的“仙山”。

这一举动自是触动了天庭,这一日,天庭最高长官天帝急忙召集众位大臣仙家来商讨此事,商量后的结论是分为了两个阵营。

一个阵营是以太上老君为首的,认为此妖兔无非是多了几年道行修炼成精,没事折腾出点小动静,还借了天庭的名声宣传炒作下自己罢了,但终究不能成什么气候,所以不必太放在心上,随便找个上仙去点化教导她一下也就完了。

而另一阵营则是以二郎真君为首的却认为,此等妖孽必须在他们张狂的初期就尽快赶尽杀绝,以绝后患,因为二郎神之前有孙悟空那档子事放在那里,让他一直揪心且耿耿于怀。

所以如今,一见到这样到处惹是生非的小妖们,二郎神那根敏感地神经线就不能自制地一下子崩了起来。

此时两个阵营为此争执不下,天帝也一阵头痛,不知如何抉择,一直处在中立状态的月老却不禁一边抚了抚胡须,一边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他这一举动到是引起了天帝的注意,天帝不禁连忙追问:“月老,你此时为何叹气啊?”

“啊,回天帝的话,我只是随意叹气而已,并无它意天帝不用放在心上。”可是这正处在两难状态中的天帝,怎可能这么轻易相信这等推脱说辞,于是急忙继续不罢休的追问:“月老儿,你对于天地万物之间的因缘即合深刻熟知,那么有关于此妖兔的来历,你就不想说点什么嘛?”

听天帝这么问着,再望向天帝此时犀利认真地眼神,月老深知自己也不能再推脱,于是只能冲着天帝恭敬行礼,而后快速回应:“天帝,俗话说天机不可泄露,有关于这只兔子,我只能说是,她终将会跟天上人间甚至冥界地府,都有着纠结不清的机缘恩怨啊。”

“哦?”果然,一听到这话,所有的上仙们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望向月老。

“天上和人间,还有冥界,月老儿,你这话会不会说得有些太过夸大其实了,这只不过是个修炼不足百年的小妖兔而已,难不成还能闹出跟当年那只猴子一样的动静啊。”托塔李天王不能理解地连连摇头质疑到。

“呵呵,我月老只是从姻缘方面来说,却并未涉及到此兔精的威胁力啊。”听到月老这么说着,众仙一时间都炸开了锅一般纷纷议论着,一边的天帝却只是默默地抚了抚胡须,心中却感到更加混乱且不知所措。

“既然如此的话,那不如就把这兔子弄上天庭吧,把它留在我们身边,看看这兔子到底能整出多大的动静来。”就在这时大殿外忽然传来了天后的厉喝,一听到这声响,天帝赶忙打了个冷颤随即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只见天后一副雷厉风行地架势快步走入,众仙急忙跟她行礼问好,天后在大殿尽头坐定之后,天帝连带着一脸笑容说到:“那既然天后这样说了,众仙看看谁能去把这兔精抓回来呢?”一听到这话,一脸冷漠英气的二郎真君立刻当仁不让地走上前来,拱手说到:“回天帝,天后,就让杨戬前去吧。”

“回天帝,天后,我也要跟二郎真君一起前去。”一边的哪吒也立刻火急火燎地掺和着,听到这里天帝不禁回望了天后一眼,立刻陪着一脸笑容问到:“那,天后你看,这样可好?”此时的天后娘娘却只是继续黑着一张脸默默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随后二郎神和哪吒两人,便火速退下准备去捉拿这画仙儿回来。

而此时的画仙儿呢,却依旧是悠然自得地躺在自己的洞穴里,吃着早上刚刚在人间集市上,用法术赌博后赢回来的一大堆胡萝卜乐此不疲。

就在这时小弟土拨鼠露着自己的两颗大板牙,慌慌张张,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边跑还边叫着:“大仙,大仙。”最终画仙儿拿着一只胡萝卜还未反应过来,就只听见“乒乓”一声巨响,随即扭头就不见了土拨鼠的踪迹。

正左右回顾之时,忽听闻脚下一阵呻吟声,画仙儿低头一看土拨鼠正一头栽倒在她脚下的石阶上,两颗闪耀的大板牙正好磕在石阶上,那疼得一脸龇牙咧嘴的神情让人一时间竟也是忍俊不禁起来。

“喂喂,你想要磨牙的话也不用这么焦急啊?”看到这里画仙儿一如往常一样,继续边忍住笑意,边不由得又啃了一口胡萝卜故作深沉地问。

“哎呦,哎呦,大仙,我求您了,您就放了那蛇精一家好不好啊,要不然他们的姐姐天天扬言要灭我九族啊。”土拨鼠此时一副万分痛苦又郁闷地神情,缓缓站起身来,冲着画仙儿不满抱怨。

这土拨鼠幻化的人形是一个十分可爱的男孩子形象,常常嘟着一张肉呼呼地小嘴甚至讨人喜欢,一听到这里画仙儿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呀呼,你就不能用你自己的呆萌特质去降服那个长着锥子脸的蛇精啊?”

听到画仙儿再一次没正形的话,土拨鼠小弟气得不禁转过身去不再理她,一张本来就圆嘟嘟地笑脸此刻更是因为生气而通红通红地。

“哎呀呀,不要生气了啊,我只是想教训一下蛇精那一家啊,谁让他们千百年来总是欺负这一带的小动物们,就拿你的兄弟姐妹来说,有多少是惨死在他们口中了,难道你就不恨他们吗?”

听到画仙儿语重心长地解释,土拨鼠小弟却继续气呼呼地回应:“可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嘛,本来蛇吃老鼠就是自然规律,谁又有办法呢。”看着土拨鼠小弟此时一副天真呆萌地神情,画仙儿只好翻个白眼,不由得连连摇头起来。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