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别告诉我这是番外的寻宝篇(三)

作者:黑礁商会房东 更新时间:2013/2/8 21:31:43 字数:3736

请别告诉我这是番外的寻宝篇(三)

“嗯……”孟德听完我们的进一步说明,坐在那里抵着侧脸皱起眉头,另一只手则拿着其中的撕碎掉的其中一张纸片。“祖父的遗产吗……”

本以为她会很生气,亦或是很高兴。毕竟遗产这种东西,如果刨去感**彩的事情不谈的话,还是挺有物质价值的。况且,还是这种高管门第的遗产。

可我从旁边看过去,眼中的孟德却只是半眯着眼睛,且许久没有眨过,脸上的笑容也并没有一开始那么自然。整体看来,她并不高兴,或者进而让我觉得她散发出一种不屑。

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是自己的祖父?

“曹操大人。”

“嗯?”

这个时候见云长和翼德苦着脸同时向孟德那里进了一步,而后都低头拱手着说道,“都怪我妹妹手脚鲁莽冒失,把您重要的遗书给撕坏了。”

“请您赎罪。”

“啊,没事没事。我不在意啦。而且这个遗书也没写什么重要的东西。”孟德的视线从纸片转到妹妹们那里,她微笑着说着,这个时候的笑容也随着视线的转变而越发自然了。“再说,我个人也对我的祖父没有什么好感。这遗嘱撕了也就撕了”

诶?

孟德讨厌他的祖父吗?不,也有可能是为了个云长他们一个台阶下。

“可主公您至少把遗产找到才好……”

“哇!”

“哦,郭嘉你来了吗?”

郭嘉突然从孟德的身后冒了出来,吓了我这一大跳。但孟德本人却丝毫没有被惊吓到,反而是很平常的问了个好。看来,这种事情在孟德那里看来已经司空见惯了。

“不过说的也对,既然是给我的遗产,那就没有不领回来的道理。”孟德说着,便把纸片扔回了木箱之中。随即顺手‘咚’的一声关上箱子。

呼……

见孟德的表情回归以往,且没有再变脸的迹象了,我这才算是最终松了一口气。没有责备云长和翼德,也算是孟德宽宏大量了。

我放眼去看其他的人,见大家的神情也都稍有缓和。毕竟,把这东西未经允许的抬出来又打开来,也不是一个可以说的过去的举动。

“不过啊~~~祖父说的那个‘秘密基地’啊……”而这时,孟德又苦笑着挠了挠头,四十五度角的望着房檐上顶的天空。

“怎么?主公别告诉我说您那个健忘脑子已经给忘掉了在哪里了。”

“嘛,忘倒是没有忘啦。只是那里啊……”孟德的话语断断续续,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啊……”然后就见她看了看我们,嘴角的笑容才焕发了活力。“说来,你们现在没什么事吧”

“诶?”翼德不禁发出了个疑问的声音。

“我们……”云长突然面露了难色,看了看其他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看向大家,发现大家的脸色也都不比云长好到哪里去。真要说的话,又好像时不时的往我这边瞥。

怎么了这是?是自己拿不定主意,所以想让我做决策吗?

既然如此,我就替他们说好了。

“嗯……我们虽然还没吃午饭,但姑且还算是没什么事。”

“喂!!哥哥。”

云长身子一抖,随即小声的恶狠狠地叫了我一下。我看向她,见她在冲我挤弄眼,而其他人也都一脸仇视,等我看向他们时,他们就好像是被傻瓜看了一样的别过头去。

啊?为啥会这样?就连奉先也……公、公祐也……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

“那这样就好说了”孟德叉着腰,笑着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你们来帮个忙吧。”

“啊……不好意思孟德大人,”云长这次抢了一步站在我前头,双手背在身后对孟德说道。而在我这个角度来看,正好可以看到云长那正在不断捯饬的手,“其实我们,啊,还有些事……对吧?”

嗯嗯。

除了我之外的,我身后的全体都点头称是。可我确确实实的不知道,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要去做。他们也并没有马上就告诉我的意思。

难道说,是女同志们的事情?和我这个男的没有关系吗?

“嗯?原来有事啊~可惜了”孟德有些没劲的苦笑了一下。

可惜了?

“孟德是想让我们干什么?去码头搬麻袋吗?”

听着话里有话,我故意正话反说。

“玄德你这玩笑开的也太冷了,”虽然这么说,但孟德还是笑了出来。不,这只是她的招牌笑容而已,“本来是打算让你们帮我一起去找那份遗产的呢,然后分给你们一些……不过,你们有事的话也……”

“我们很闲!!”

云长大步的朝孟德迈出了一步,然后紧紧地握住了孟德的双手。从我这里看,她的身子都前倾了。

“诶?!”

刚才不是还说有事呢吗?

“……钱”“哦~~~看来这次能得上一大笔钱了。”“买张好床应该会成为当务之急吧。”

“嗯,这下子赤兔的饲料钱有了。”

“主公说的是,话说您最近一直都用我的俸禄来交私聊钱是怎么回事?”

“吃的东西……”

“呼~~~~”

喂喂喂,大家这都怎么了?眼睛为什么又泛出让我起鸡皮疙瘩的光芒了?

“嗯,”云长见大家都或多或少的默许了,云长就也点了点头的对孟德说道,“我们愿意。”

“前提是要三七分成。”马上,糜竺就差了上句嘴。看她平时笑**得好像挺好说话的样子,关键时刻绝不含糊。果然专业的就是不一样,让她管财政算是管对了。

不过,人可都够善变的啊……刚才还有事呢。还有,为啥也没人问问我的意见呢?!

虽然我也是表示默许的啦,可好歹也应该让身为主公的我来说“嗯,我们愿意。”才对吧?

嘛,算了。我也早就习惯了。

“不过为啥呢?孟德。”我摊了摊手,“其实没有必要非让我们去吧?孟德手下的大将不也有不少吗?”

“嗯……虽然是这么说没错啦。”孟德哈哈哈了几声,“不过,怎么说呢。多一份人多了一份力嘛……”

嗯?我怎么嗅出了一股子危险气息啊?说来去取个遗产,能非多大的劲啊?

还是说,黄金太多?搬出来费劲吗?可那样的话,用自家的家丁不也够了吗?信不过吗?信得过我们?

嗯……

“没问题,孟德大人您就放心吧。”

虽然我还在想,但除我之外的其他人全都已经站到了孟德的旁边。就好像全是她的家臣了一样。

喂!难懂钱就这么重要吗?!!

我在心底呐喊着,无言的走到了孟德身前。用我最足的力道来表达出我的立场。

“在哪里,咱们走吧。”

我的心底,没有一点愧疚之情。

爱钱之心,人皆有之。毕竟我也有不少想买的东西。

这个时代的肉不是一般的香……阿咳。

“是吗是吗,既然大家都乐意的话那事情就好说了。”孟德用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并且展露出一张怒目的笑容,“好,午饭别吃了。中午我请客。”

“诶?不是现在就去帮你忙嘛?”

而且还说什么请客……无功不受禄啊~

“不,那个事情下午再说。等我的那些将领会合了,咱们再开始。”

诶?为什么还要限定时间?

“这个……”我以为云长他们会欣然接受,没想到她却又支支吾吾了。眼神转着,看向其他的列位。

嗯?……奥,说来孙乾他们好像还特意准备了午饭呢吧。

“云长,没事。咱们的事可以放在晚上弄啦。”

反正菜也还没炒,到时候再炒也没关系吧。

“……”云长看了看我,然后闭上眼点了点头。“如果哥哥这么说的话那就这么办吧。”

“嗯,”我也随着点了点头,“那,走吧~”

其他的都先不想了。孟德请客,不吃白不吃嘛。

不过,该不会还是铜鼎吧?

那个事情之后,其实已经给我烙下阴影了。

我想的有些难受,随着其他人一起出了大门。

“孟德,你能再说一遍吗?”

在我们都吃饱喝足之后,与孟德的部将集结之后,我和孟德走在前头,开始听起了孟德的说明。

而这个说明却让我目瞪口呆,进而骤起眉头。

我是不是听错了?幻听了?

“所以说啊,信里不是说“东西放在我的秘密基地吗?”孟德依旧笑着,丝毫没有紧迫感可言。“咱们现在就是去我的那个秘密基地啊?”

孟德说的那样理所当然,确实,这也是很普通的逻辑。

但是啊……

“可孟德你也没说你的秘密基地是哪里啊?!”我近乎绝望的抱怨着。

我是千想万想也没想到,孟德的秘密基地,居然会高级到这个程度。

我望着甬道尽头的城墙,不禁抱着头痛苦起来。

“想想也能想到吧?”孟德摊开手,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坏笑着,“曹腾是宫里的人,我的秘密基地除了在皇城里,还能在哪里?”

……

这下好了。

我们一个丞相,一个州牧。各带着部将打算半夜进皇宫。还是要去找东西。如果要是被抓了,可是丝毫无法解释的。

我敢打赌,今天必定非常充实。

我自嘲着,不禁长叹一口气。望着眼前跃跃欲试的孟德,回看了一眼后面十几号还毫不知情的部将,不知道下一步要从何做起。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