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告诉我这是袁绍(1)

作者:黑礁商会房东 更新时间:2013/7/1 9:50:52 字数:3106

别告诉我这是袁绍(1)

(玄德视角)

走出酒馆的门,我看了看天空,见到逐渐西沉的太阳时才发现原来已经时候不早了。一想到公祐和子龙愤怒的嘴脸就让我心里有些发慌,打了个寒颤,便赶快跑起了步子。

白马,颜良。

嗯……果然就该到这个地方了吗。

也就是说,如果我随颜良的部队去攻白马就有机会见到云长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会儿我还真要去袁绍那里请命一下。

可,等等……白马之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以失败而告终的吧。如果我去参战,我带来的几百人就将很难保全。

光为我的一己私情而葬送更多的性命,这样好吗?

嗯……果然还是有些不妥吗。

“——啊!”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脚下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一个重心不稳就往前跌过去,“……好疼!”

虽然双手有去够地,但还是重重的摔在了沙石地上。两只手沙疼得很,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擦破了皮。

“谁啊?!跑步还不看路~”身后传来一个高贵典雅的埋怨声音,“嗯?你是……刘备吗?”

我顺着声音回过头去,发现站在那里的少女哈下身子看着我,她面容姣好,皮肤白净,梳起的双马尾辫末端带着些许的波浪卷,穿的衣服极为华贵,甚至到了与这兵营毫不相称的地步。不是别人,正是袁绍本人。

诶……刚才是袁绍绊倒我的吗?不,不能这么说。毕竟真的是我不看路才被绊倒的。

“啊,袁绍大人。真是对不起,刚才我在想事情……嘶。”

本来想双手撑着站起来,但却忘记了两只手上还有伤。刚刚有站起来的趋势,又因为双手的伤痛而不得不复坐于地上。

这下可糟糕了,一会儿还要帮忙搬运辎重呢。

“嗯?你手受伤了吗?”本以为袁绍会就这么走开,没想到她的眼睛却先一步看到了我奇怪的举动,“真是的,堂堂大汉皇叔怎么能够这么冒失呢。”

说完,她没等我推辞,便用双手抓住我的手腕,用尽全力般的把我提了起来。从她用力时胳臂的颤抖程度就能感觉得出来,袁绍并不是一个很有力气的人。或者说,她的身体素质大概只有普通文官的水平。

“啊,谢谢袁绍大人了。”

“有什么好谢的,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袁绍稍显不屑的说着,便别过脸打算离开。但刚走到一半,便又回过头来,“对了,我忘了。好像负责救助的部队明天才会到这里,你的手没有问题吗?”

啊,原来是担心我的手啊。

“嗯嗯,没事。”我赶忙把还在渗出鲜血的手放在背后,“回去之后我让公祐帮我包扎一下就好。”

“包扎……可万一糜烂了就不好了。”袁绍喃喃着,便向我挥了挥手中的折扇,“你过来吧,我帐里有消肿的药膏,你拿去抹点。”

诶?袁绍的意思是,她给我药?

不会吧?袁绍是那种会照护人的人吗?

“坐在床上去,我给你找药。”

走进袁绍起居用的营寨,瞬间便是另一种感觉。营寨里并非是一个床板一个桌案那么简单。地毯,字画,摆放六韬论语等书籍的藏书架,反正是一般住所所有的,这里都有。完全不像是要打仗的意思。

“啊,找到了。”说着,袁绍便转身抛投给我,“接着。”

“嗯~”我慌慌张张的接到手里,惊出一身冷汗来。这药膏价值肯定不菲,如果砸在地上肯定不会是赔钱那么简单的,“……话说是要我自己涂吗?”

听到我这么说话,袁绍露出一脸不明白我在说什么的表情。

“啊?当然是你自己涂……”她话说到一半,才发现我的手没法涂。朝边上看看发现也没有其他的佣人,便皱着眉头朝我这边走过来,“你可要好好感谢我啊,我很少给别人涂药的。”

我想也是呢。

拿过药膏,袁绍坐到我旁边来。用小药匙把里面的粉末给我洒在伤口上。

“好疼!”

“忍一忍,明明是个男子汉怎么还喊疼呢。”袁绍说着,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伤口,慢慢的把药末涂均匀。

我慢慢睁开因为疼痛而紧闭的眼睛,眼前首先看到的便是袁绍这张俊秀高雅的面堂。心想,如果袁绍可以这么对待她的部将就好了。

而就在这时,我想起了一个事情。虽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但好歹可以打破这有些尴尬的沉默。

“说来袁绍大人你和曹操小时候是朋友吧?”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以前确实听到过类似的故事。

而我一说出口,就感觉袁绍的视线有些上挑,但马上又恢复到一开始的视线。

“朋友……吗。如果非要说的话,还算是吧。”袁绍的声音意外的很平静,“毕竟以前的圈子差不多,自然就在一起玩了。”

是嘛,果然是朋友啊。

“可既然是朋友,为什么如今你们还要刀剑相向呢?”

话说出口,我便觉得我的问题有些愚蠢。

利益,领土,荣誉。

可以回答我这个问题的名词要多少有多少。

但下一刻,袁绍不假思索便给出的答案让我不禁有些不解。

“很简单,我只是要让孟德承认我的能力。”

“诶?”

承认,能力。

“从小到大,明明我是那么听话,家人说的宫廷礼仪我都记得明白,先生留得作业我也都好好完成。而孟德恰恰相反,她从小就是个坏丫头,有什么坏事都往我身上扣,有什么麻烦都往我身上揽。”袁绍的声音有些激动了,“但就是这样的孟德,考试的时候却总比我考得好,得到的赞赏也远比我要多。”

好疼!

袁绍的力道越来越重,但我也不好意思也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打断她的话语。

“我有的时候在想,或许我就是孟德的玩具。她从来都没有把我当作一个朋友,当作一个竞争对手般的放在眼里。或许在她眼里,我是个什么都不行的纨绔子弟。”袁绍说着,扭扭着脖子,居然露出一副要哭的小孩子表情,“但这次我就是要让孟德看看,我也走到了这个地步。我和孟德,究竟谁更强一些。”

说完,袁绍一口气把她想要说的话都说出了口。便叹了口气,把药匙放回到药膏瓶中。

其实袁绍的话倒也不难理解。自己的位置在那里,自己又相对来说还算聪慧。可却处处受到比自己地位低的孟德所压制着。会有这样的想法,倒也不难理解。

只是我没想到,袁绍的想法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富有野心。或许,她只是在渴望一个肯定的声音而已。

“啊,谢谢。”虽然中途因为力道的问题有些疼痛,但不管如何,袁绍能给我上药简直是没法想象的事情。

“所以说不用谢啦,”袁绍调整好情绪,背对着我站起身子,“你别误会了啊。我是因为你贵为皇叔才给你上药的。”

说完,袁绍就慢慢走回到她的座椅上去。

嗯?

刚才和袁绍一起走的时候我并未注意,此时的袁绍走起路来有些奇怪,好像左腿受了什么伤一样的一拐一拐的。

难道刚才和我撞面的时候她也摔到了吗?

我坐在床板上,无端的猜测着。

“你怎么还不走啊?不是说要替你的部下搬辎重吗?”

“啊?奥,我这就去。”

“真羡慕你啊~”

我站起身刚要走出大帐,便听见后面的袁绍发出莫名的感叹。

“什么?”

“不,没事。你快走吧。我要办公了。”

我看着袁绍一手还拿着药膏瓶,一手捂着左腿的膝盖。便笑着应答了一声,撩开帘帐走出了营帐。

八成,袁绍是不想让我看到她软弱的表情吧。

我想着,感觉对袁绍的认识稍微有了些许的改观。又想起辎重的事,便不再多想,小心翼翼的跑回到自己营寨那边去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