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冤家路窄

作者:你莫不是在逗我 更新时间:2020/8/6 10:31:05 字数:3100

之后我回到了教室,虽然说也有人关心我发生了什么事,我都是笑着回应没事,毕竟我跟班主任的交易也算是秘密交易。

随后我也顾不得其他的什么,只能看了一眼即将考的科目然后拼命翻书,拿出练习册看错题……呃,没有错题,没关系,拿出课本来看圈出来的重点跟难点……呃,空白的像是新书,不过这都是小问题,最关键的还是看最基本的书的教导啊!只要看书就足够了!

“呼噜噜~”

“达令别睡了,要去各自考场了。”

“小云快醒醒,马上考试了!”

“灵珊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呃,这个,我只会把人弄晕啊,弄醒的话,我也不会啊。”

正当几个美少女对着课本挡脸,趴在桌子上憨憨大睡的少年,一筹莫展之际,另一个少女走了过来在其而边轻轻吹气,少年立马神情有所变化。

——梦中的周熙云一脚踩着老魂淡仰天大笑。

啊哈哈~你个老东西这不是还是被我干翻了?你欺负我跟小雨的时候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现在不吱声了?啊哈哈哈!

少年动作突然变得难以捉摸,挠上挠下。

哎,好痒,脖子,不对,头发,不对,也不是脚掌,不对,好痒啊!痒点到底在哪里啊!!!

“别搞!”

周熙云突然惊醒,本能的右手一挥,不偏不倚刚好一把抓在安白亦的嘴前,食指按在安白亦的左边的脸颊,其他四根手指抓在安白亦的右边脸颊,安白亦死鱼眼平静如水,但还是眉头一挑面露微微吃惊的模样,然后舔了我一下我的手心,我连忙收回手掌,惊讶道。

“安,安白亦?”

我这才发现周围人流不断,这才想起应该是到了即将考试的时间,再转头一看唐伶韵和善的站在我的身旁,林灵珊一脸厌恶的站在唐伶韵身旁,莉织表情有些愤怒,全部都齐刷刷的看着我。

“啊嘞,大家都看着我干什么啊?不去各自考场吗?”

还未等众人解释,背后突然传来老胡的嘶吼声:“老周你在干什么啊,苦莫牙路!”

“啊——!”

——

岂可修,我抓的是安白亦的脸颊,管你胡清秋什么事啊,上来就给我一记友情破颜拳,我的帅脸招你惹你了,再说了我也不是故意抓的啊。

我坐在考场中捂着红润的脸颊十分不解,幸好我脸皮厚加身体素质强,不然估计脸都肿了。

莫名其妙挨了一拳,然后胡清秋就被其他老铁拖走了。

算了,先不管这个了,趁着现在的时间还有剩余看会待会要考的书好了……

啊哈啊~好困……不对!我想起来了,刚才就是书本内容太无趣才睡着的。

我吓的连忙合上书,放到放书处,叹了口气。

趁着老师还没来,干脆看一下考场人员好了。

唐伶韵莉织安白亦她们成绩比较好估计应该都在考前的几个学霸考场吧,我看着周围这些吵吵闹闹的陌生同学,心里不自觉的暗暗叹了口气。

害,果然还是这种活跃的气氛比较有趣,有互相谈聊电视剧的,也有火聊游戏的,居然更有甚者在打打闹闹,就是没有学习看书的,怎么说呢?不愧是这号考场吗?

可惜啊,下次考试我就要离开这个考场去安静平淡的学霸区了,嗯,能答完题后看看唐伶韵,莉织,安白亦他们苦思冥想的样子也不错。

“小姐姐,你是哪个班的啊,加个企鹅一起玩啊!”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这种人在考场之上调戏女同学?虽然我没有多管闲事的意思,但好奇心还是驱使着我回头看戏。

我身后的这个小伙正回头调戏他身后的女同学,本来我也只是个吃瓜路人,但这个背景越看越眼熟。

哎嗨,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我转头之后又低头看了一眼他桌子上的学号跟姓名,顿时一把拍在了他的肩上。

“徐痕?”

正在调戏的女同学的这个小伙,有些诧异的回过头来见到我后,表情先是疑惑不耐,在看清我的模样后转而变成了惊讶见鬼的模样。

“周,周,周熙云?!”

在看到他的正脸后外加他见到我的这副态度我更加确定他是我认识的那个徐痕了。

怎么说呢,这个徐痕,是我一个小学同学,从小就跟他爸学那一套就喜欢招惹人家小姑娘,有一次缠着莉织想要一起玩的时候,刚好被我准备去厕所的途中看到,然后转头就是一顿暴打,基本上就相当于爸爸打孩子一样,把这家伙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后来呢,这家伙恶人先告状,向他爹告状,然后我就被他爸在回家路上的时候堵了被狠狠的修理了一顿,给我打的是鼻青脸肿,然后我回家的时候,被老魂淡看到了。

老魂淡:“怎么搞成这副样子?”

“就是被打了,没什么好说的。”

老魂淡:“活该!”

“他有爸爸,我没有,我的确活该。”

“臭小子敢诅咒老子!”老魂淡怒喝一声,那天我屁股开花伤上加伤,只不过我还是没有哼哧一声,在之后我妈给学校打了个电话,请了两天的假,回学校之后,就听说徐痕这货转学了,虽然我也有问原因,但不管是谁都说不知道,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今天能见到这小子,这我可得好好盘问一下,顺便报个仇。

“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啊,徐痕同学,真是冤家路窄,又是在你调戏女同学的时候被我逮到了。”

徐痕看到我这副生气的表情魂都吓飞了,连忙求饶:“误会,这是个误会!其实我早就改过自新了!”

“少来!时隔多日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吧?”我不给他狡辩的机会,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握力突然加重,这货顿时表露痛苦,嗷嗷着被我按在了桌面上。

“痛痛痛,大哥饶命,大哥饶命!有话好说!”徐痕这货完全就是一软骨头,我稍微用力就立刻求饶,不过我也不管他多能说,对他我可是恨得要死,手上的力气不断加大,咬牙切齿的回应着。

“好小子,叫你爸打完我就转学跑了,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你跟你爸就是学了影分身人数翻一倍也打不过老子了。”

“哎呀,哥哥哥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哪敢跟您打啊,我当时纯粹是智障,您别生气了,我给您解释妹子还不成吗?骨头真的要断了!”

我看徐痕眼睛眼泪都要出来了,也不像说谎的样子,就松开了手,转而抓起他的衣领,一把把他逮到我的面前。

“少给我扯这些,我就问你当时为什么要转学?还连家都搬了?爷连报仇都找不到人报。”

徐痕似乎回忆起什么恐怖的东西,脸色刷一下变得苍白。

我眉头一皱,有些不解:“你干嘛?怎么这副吃了翔的模样?”

徐痕缓缓道出:“报仇?你的报仇还不够狠吗?”

我顿时了解到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刚想追问下去,却很不巧的老师来了。

“呯呯呯!好了,静下来静下来,都回到座位上去。”

喜欢脑归喜欢闹,但老师来了,这些人还是很听话的老老实实的会到自己的座位上做好,做出一副乖学生的样子。

我也是面色不悦的,切了一声:“下课再找你聊,说不出来个所以然,你就等死吧!”

我小声威胁了一声后也把斜着身体转了回来,准备考试。

两个监考老师一男一女分别一左一右同站在讲台上,一个男老师开着卷子封袋,一个女老师郎声讲解:“把你们手上的书都放到前面专门放书的地方来,待会儿我下去巡逻的时候如果看到书的话,直接判零分处理,有小抄的话也劝你丢掉,否则被我发现或者这位老师发现也是直接按零分处理。”

这时齐刷刷一群人将书本放到前面去,这我已经见怪不怪了,我也不晓得为什么这些人明明拿着书为什么刚才不看,这时候还要再拿上去呢?是想混淆视听让老师注意到自己交上去书了,然后让老师放松对自己的警惕然后好开抄吗?

我是无所谓了,反正我的书都已经放过去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先仔细检查了一下我的桌洞,和我一口袋中有没有什么空白小纸条,以防后患,要是换作平时的考试,我是无所谓的,就算被误会了判了零分,我也可以当着老师的面,目不转睛地将所有答案写上,然后轻轻松松取得及格优秀,来证明自己根本没有作弊的必要。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我身上肩负着重任,班主任的幸福生活,我的比赛资格,我不能输!我不能让自己出现失误。

就这样,在两个老师巡逻完之后,试卷一张张发了下来,我接过,拿下一张,传给后面,又让我想起徐痕的事情。

报仇?你的仇还不够狠吗?

他是这样说的,他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有人替我报了仇?才导致他转学的吗?可能是这样吗?那又是谁会帮我报仇?乐叔?坤叔?蛇叔?不对,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们,会是谁?难道被别人看到了?有人替我转告给了叔叔们?

难道是……老魂淡?…不不不,不可能,这老家伙巴不得我快死呢,怎么可能会替我出气……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